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民國之生死狙擊 > 正文 第7章 黃雀在后

正文 第7章 黃雀在后

    哈哈哈……。

    一陣笑聲傳來,趙天元的臉紅了,你看馮靜云的名字多么動聽,結果自己的名字是老臭,一個是風景云和,一個是老臭!

    馮靜云,“你的名字還真是讓我……出乎意料之外!

    趙天元很苦悶,他想說他也很出乎意料!懊植贿^是一個代號罷了,叫老臭也好,老香也好,沒什么差別。再有幾個月,我就給自己起一個大名!

    馮靜云摸著槍,認真地想了想,“我覺得,老香還是比老臭好一點。好了,我看你也懂得不少道理,像是讀過不少書,為什么要來做苦力呢?”

    這個問題把趙天元給問住了,總不能告訴馮靜云,他來做苦力是因為要來踩點打劫,趙天元稍一思索,就想到了一番說辭。

    “其實,我不是一個苦力!

    麻爺幾個都看著他,可千萬不能說實話啊,會被人打死的。

    “我是一名游俠!

    麻爺幾個人老臉一紅,紛紛低下了頭,這牛逼吹的有點大。

    馮靜云,“你說你是什么?”

    “我是一名行走江湖,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游俠!

    “唔!”

    馮靜云莊重的答應了一聲,抬頭看了看天,這年月還有游俠嗎?游俠是什么鬼東西?她對趙天元有了一個清晰地認識,讀奇俠志讀多了的一個神經病。

    “很好,這位游俠,你可以去干活了!

    麻爺拉著趙天元去搬貨,別和這個女人啰嗦了,人家明顯看不上你,還是干正事要緊。幫著搬貨是假,查看貨物才是目的。

    一個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木箱,沒多大,麻爺和五妞去搬的時候,差點把腰給閃了。從微弱的嘩啦聲可以判斷,這一箱子都是銀元。

    “老臭,老臭,一箱子袁大頭,最少幾百塊!

    “真特么有錢!

    接下來,還有大宗的貨物,幾十箱的鹽鐵,還有銅錠,趙天元甚至還發現了幾箱子彈和火藥,這可是軍火。

    都是值錢的好東西,趙天元是真想干他一票,有了這么多錢,什么事做不成?墒菑V義德護衛隊最少就有二十幾支老套筒,還有二三十人拿著砍刀,就憑這股戰力,把黑虎山全都搭進去,也別想沖到跟前。

    “我們不搬了,等下一艘小船再說!壁w天元招呼他們三個,換個小船踩點。

    五妞擦了擦汗,“老臭,搬一半了不搬沒有工錢的!

    “五妞,你是不是傻了,咱們是來踩點的,不是真的來做苦力!

    “哎呀,都搬了一半了,給的工錢起碼能買幾個燒餅!

    他們幾個又蹲在了墻根,他們不準備做這筆買賣,可有人要做這一票,趙天元他們就看到,劉老二手下的兩個光頭已經離去了,在離去之前還留下了藐視的眼神,他們踩好了點回去報信了。

    “麻爺,劉老二能吃得下嗎?”

    “劉老二和廣義德的這票商隊差不多,都有二三十條槍,不過他們拿刀子的人多,還是能吃下的,就是會付出不小代價!

    趙天元拿出了長濟縣地圖鋪在地上,廣義德商號是晉商商號,是要翻過大山回山西的,只有一條比較難走的山路,馮靜云只能從這條路走。劉老二能下手的地方并不多。

    在地圖上找來找去,趙天元最后確定,劉老二一定會在一個叫葫蘆口的地方下手,這個位置剛剛進山,是一個中間大兩頭小的峽谷,劉老二只要兩頭一堵,馮靜云的人一個都跑不出去。

    麻爺好奇地問道,“老臭,你是準備英雄救美?”

    “救不了,葫蘆口這個地形過于平坦,對面有幾十桿槍,無法近身!

    五妞,“你告訴那個娘們,她會在葫蘆口被搶劫,她有錢,讓她給咱們倆錢!

    “就要倆錢?五妞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麻爺和五妞齊聲問道:“那你到底想干嘛?”

    “當然是人財兩得了,你們看地圖!

    麻爺他們仨裝作能看懂地圖的樣子,趙天元指著地圖,“葫蘆口在這兒,劉老二的老窩死人坑在這兒,他搶到了東西要回老窩,就一定要走這條路,這條路上有個沙土溝,我們就在沙土溝動手,搶了劉老二!

    沙土溝的地勢起伏不平,中間一條路是七拐八拐,黑虎山的人只要埋伏在高處,等劉老二來了就一擁而上,可以做到快速近身,然后就拿刀砍,只要做了這一票,黑虎山就有槍有錢。

    地溜子被派了回去,回去告訴趙三橫,帶齊人馬埋伏在沙土溝。

    廣義德的商隊,裝完了貨物,十輛馬車裝的滿滿當當,馮靜云臨走也沒和趙天元打招呼。趙天元卻遠遠的跟在了后面,他要看一看,土匪們的槍法如何,能力怎么樣,搶劫完之后還能剩下多少人多少槍,自己這邊要怎么下手,也好心里有底。

    一路尾隨廣義德的馬車隊,可很快就有一個護衛回過頭告訴他們,“我家小姐說了,你們幾個再在后面跟著,就把你們一槍一個全部蹦了!

    趙天元三人只好消失在商隊的視野中,可依然尾隨著,跟著馬車留下來的印記走就行。到了下午的三四點鐘,廣義德商隊終于進入了葫蘆口。

    在葫蘆口的外面,遠遠地看到一幫土匪拿著火槍和短刀沖了進去,料想在葫蘆口的里面也有一群土匪。

    頓時,槍聲四起,葫蘆口內亂成一片。

    趙天元看到這樣的場面,搖了搖頭,“毫無章法,就是一群烏合之眾,哪有這樣打仗的!

    麻爺和五妞很疑惑,土匪打仗不就是這樣嗎,一窩蜂的沖上去,喊打喊殺,不交出東西就開砍,不這樣還能哪樣?

    “如果是我指揮,就不會讓人直接沖,都把敵人堵在葫蘆里了,手里的槍比敵人還多,那就堵著他們,逼他們投降,不投降的話,槍手散開遠距離射擊,拿砍刀的快速接近,這樣最起碼少死不少人,當然最好的辦法是一直堵著敵人,直到他們彈盡糧絕!

    麻爺聽完,不由得感嘆道:“老臭啊,你的心眼越來越多了!

    “這特么叫戰術!”

    葫蘆口內的槍聲響了那么一會兒,就看到不少人跑了出來,都是商隊的護衛和車夫,他們是四散而逃,跑出來的還不少,也不知道他們在里面打了半天,為什么還有這么多人活著。

    又過了一會兒,就看到土匪們拉著馬車出來了。

    “一個,兩個,三個……,一共是五十八個人,他們進去的時候,這邊有二三十個,里面也應該有二三十人,這出來了還有這么多人,他們的這場伏擊戰,雙方的傷亡都他么不多!

    廣義德的護衛隊跑出來那么多人,土匪也沒有多大的損失,這兩撥人真刀真槍的干了一仗,怎么感覺和鬧著玩一樣。

    “老臭你看,馮靜云被綁起來了,劉老二是個老色鬼,看見馮靜云這么漂亮肯定舍不得殺!甭闋斨钢惠v馬車,馬車上捆著的馮靜云,在別的馬車上還捆著兩個女人,應該是馮靜云的跟班,也被綁了起來。

    雖說離著很遠,可也能聽到馮靜云的叫罵聲,“你們這群草菅人命的土匪,敢動我一根指頭,我父親定會帶人踏平你的匪窩!

    一個大漢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指著馮靜云,“把她嘴給我堵上,眼睛蒙上,今天晚上就和她洞房!

    麻爺,“這人就是劉老二,女人落到他的手上活不了幾天!

    趙天元一看這劉老二就不是什么好鳥,一臉吃人的面相,“我們走,先埋伏到沙土溝再說!

    三個人一路小跑,繞了一個圈,搶先趕到沙土溝,等到了地方才發現,這塊地勢比地圖上畫的還好,這就是一塊山洪沖出來的道路,深深的溝壑,兩邊的沙土堆有三五米高,上面還都長著草,他們就趴在了草堆里。只要黑虎山的人馬趕到,所有人躲在這里,等劉老二來到一起殺出去,這事就成了。

    可他們三個趴了老半天,只看到地溜子一個人跑了過來。

    地溜子跑的滿身是汗,到了沙土溝四處張望,“老臭,老臭你們人呢!

    趙天元從草堆里站起來,“讓你叫的人呢?三橫子怎么沒來?”

    “咱們山寨只有幾個人看門,說三橫子老早就帶人下山準備幫你,也不知道在哪!

    趙天元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肯定是走岔了,沒遇到一起,這下壞了,大隊人馬沒來,就他們四個人。

    麻爺嘆了一口氣,“馮靜云這女娃子沒救了,等過了沙土溝,就沒有下手的機會了,老臭你別想讓她做你的媳婦了!

    趙天元,“我特么沒說過要娶她做媳婦,這女人和我不是一路子!

    他們說著話的功夫,沙土溝的那一邊就傳來了馬車的聲音,劉老二押著車已經進入了沙土溝。

    趙天元把手槍和剔骨刀拿了出來,把麻爺他們三個嚇了一跳。

    “老臭你要干什么?”

    “劫車!

    “我們只有四個人呀!

    “我有槍!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五分彩最稳定方法 贵州11选五5开奖结果今天 体彩飞鱼开奖结果 湖南福彩动物一定牛 河南11选5中奖查询 七位数玩法中奖规则图 北京快三官方开奖 七星彩开奖直播 快三怎么看走势技巧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