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67、三司會審

正文 67、三司會審

    事實證明,方休的擔憂并非是沒有道理。

    騎車回到明華小區,已經是下午四點,方休上了樓,剛摸出鑰匙打開房門,便嚇了一大跳。

    只見客廳的沙發上,三雙綠油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了過來。

    “嘿嘿,都在等我吃晚飯啊!

    方休訕訕一笑,心里咯噔一聲,暗道聲不妙。

    果不其然,眼角余光掃到電視屏幕,只見此刻正在播放著某個娛樂新聞。

    畫面中,梨花帶雨的大明星宋憶心緊緊抱著一個穿著外賣服的家伙。

    她明顯情緒激動無比,還大聲喊著什么“我不管你有沒有結婚,我這輩子都是你的女人”。

    “……”

    吧嗒一聲,方休的目光定格在電視畫面上,整個人目瞪狗呆,連手里頭的頭盔滑落在地都沒察覺。

    “方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別告訴我,被宋憶心抱著的那個家伙,只不過和你長得比較像而已!

    坐在沙發上的林婉晴雙手抱懷,對方休冷笑一聲,目光一片森寒。

    她萬萬想不到,自己都沒有紅杏出墻,偏偏方休還出軌了……

    而且出軌的對象,竟然是大明星宋憶心!

    這種憋屈的感覺,讓林婉晴險些沒有當場抓狂。

    你方休算什么東西, 不過是在我們林家吃軟飯的窩囊廢上門女婿,有什么資格出軌?

    平日里覺得這貨還挺老實,沒想到,他是在下一盤大棋!

    居然能夠不聲不響,勾搭上了大明星宋憶心,更讓對方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出如此露骨的表白話語!

    想到這里,林婉晴的芊芊素手按著心口,只覺氣得腰子疼。

    “好你個方休啊,我們林家虧待過你嗎,你這么做,對得起婉晴,對得起我們老兩口嗎?!”

    余珍珍橫眉怒目,狠狠一拍手里頭的蒼蠅拍,看樣子,似乎恨不得直接把方休當成一只蒼蠅活活給拍死。

    “方休,你老老實實說清楚,你和那個宋憶心,發展到了什么地步?”

    一旁的林文建也是把臉拉得老長,頗為嚴厲的質問道。

    眼看這三司會審的架勢,方休后背冷汗淋漓,嚇得亡魂大冒。

    他心里很清楚,要是今天不給這三人一個滿意的解釋,恐怕明天他就得和林婉晴去辦理離婚手續。

    唉,做人難,做一個純潔善良的老處男,更是難上加難……

    “爸,媽,婉晴,你們可千萬要聽我解釋!”

    方休訕訕笑著,開始搜腸刮肚,組織措辭起來。

    “說!”

    林婉晴咬牙切齒,氣得俏臉鐵青。

    “說!”

    余珍珍惡狠狠一揮蒼蠅拍,仿佛揮舞著屠刀的劊子手。

    “你趕緊說!”

    林文建氣得眼皮直跳,恨不得直接沖過去撕開方休的嘴。

    “……其實這是誤會,天大的誤會!”

    方休左看右看,也不敢走過去挨著林婉晴三人坐下,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盤起雙腿,一副北方農婦坐在熱炕上嘮嗑的架勢,一臉委屈道:“還不是怪我那個飯館老板,老孟的餿主意!

    “這事和你老板有什么關系……”

    林婉晴皺著秀眉,打心眼里就不肯相信方休說的每一個字。

    倒是看多了狗血肥皂劇的余珍珍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捂住了嘴,失聲道:“你你你,你那個老板,該不會是私底下包養了宋憶心吧?!”

    “……”

    林婉晴與林文建齊齊扭頭,被余珍珍這奇葩的聯想能力給弄得齊齊無語。

    “咳咳咳……媽,你別胡思亂想,其實事情沒有你們想象的那樣發展!

    方休也是被余珍珍的話語弄得陣陣風中凌亂,就老孟那個謝頂中年男的模樣,再想象宋憶心那風華絕代的姿容……

    這兩人壓根就湊不到一塊去啊。

    他苦著臉道:“老孟不是托關系,把宋憶心還有那個麥田樂隊,請來作為飯館開業典禮的重磅嘉賓嗎?”

    見余珍珍三人聽得入了神,方休頓了頓,繼續編起瞎話來:“但是人家宋憶心是個大忙人,哪怕剛下飛機,也不肯浪費時間!

    “所以她和老孟商量了一下,決定在機場的出口,拍一幕戲!

    拍戲??

    余珍珍三人聽得云里霧里的,一臉懵逼。

    不是在聲討方休紅杏出墻,勾搭上大明星宋憶心的事情嗎,怎么又扯上拍戲的事情了?

    “是這樣的,宋憶心最近有一部新戲,其中有一幕,就是在機場出口的時候,看到一個長相與前男友頗為相似的人!

    “然后她情不自禁,上前抱住了那個陌生人,將對前男友的思念,一股腦的傾瀉而出!

    方休苦逼的指著自己的鼻尖道:“很不巧,我被宋憶心劇組的導演給看重了,讓我臨時跑龍套,客串一下那個神似前男友的陌生人……”

    話音落下,客廳內一時間鴉雀無聲。

    “我怎么覺得,這話跟現編的一樣呢?”

    余珍珍頗為狐疑的盯著方休,上下打量個不停,似乎企圖在方休身上瞧出一絲破綻來。

    而方休則是竭力保持住那副悲憤而又委屈的模樣,一顆心已經開始砰砰狂跳起來。

    “你的意思是,其實宋憶心抱著你,是因為在拍戲?”

    林婉晴的神色變得驚疑不定,一顆芳心卻是下意識相信了幾分。

    想想也是,人家宋憶心是誰?

    那是享譽國際的巨星,風華絕代的佳人。

    就方休這個送外賣的家伙,又何德何能,能夠入人家大明星宋憶心的法眼?

    “我覺得方休說的是實情!

    就在這時,摸著下巴的林文建開口道:“你們想想看,就方休這么個普通人,怎么可能會勾搭上人家宋憶心?”

    “對對,我也覺得這里面有問題,就方休這副人嫌狗棄的模樣,宋憶心怕是發了瘋,才會主動跑過去抱方休!

    余珍珍恍然大悟,丟開蒼蠅拍,不斷點頭道。

    “……這事為什么不提前和我們商量?”

    林婉晴咬著紅唇,心里莫名有些窩火。

    方休雖然只是她名義上的丈夫,但她也決不允許別的女人沾染方休,更別提那個女人是萬眾矚目的大明星宋憶心了。

    林婉晴心頭五味雜陳,好似自己的玩具被別人奪走了似的。

    哪怕這個玩具她并不是很在乎,但旁人一聲不吭就拿過去,還是讓林婉晴心里頗為不舒服。

    “這也不能怪我啊,我剛開始根本不知道!

    “是老孟,對,就是老孟的餿主意,說是讓我去機場接機,可根本沒有提拍戲的事情!”

    方休悲憤的嚷嚷道:“剛才我問老孟, 他才告訴我,說是怕我笑場,所以根本沒打算讓我提前知道!

    “他還說,要的就是這種突如其來的架勢,才能讓畫面看起來更加逼真!

    一口氣說了這么多,方休都有點口干舌燥了。

    他舔著笑臉道:“爸,媽,婉晴,我跟宋憶心真的是清清白白的,要是你們不信,可以馬上打電話聯系老孟,讓他解釋清楚!”

    “……”

    這下子輪到余珍珍三人面面相覷了。

    方休這貨如此的泰然自若,看來事情應該跟他所說的,八九不離十了。

    “這次權且放過你,要是再敢和別的女人勾勾搭搭,你馬上滾出我們林家大門!”

    啪的一聲,余珍珍抓起蒼蠅拍,將眼前一只不長眼的蒼蠅給拍成了肉泥。

    聽著那道脆響,方休只覺菊花一緊,連忙訕訕笑個不停。

    “還有,你不是能搞到門票嗎,再去搞二十張來,我和我的那些老姐妹都說了,到時候請她們去看宋憶心的現場表演呢!

    嚇唬完方休,余珍珍話鋒一轉,大大咧咧的命令道。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我要下载qq麻将 单机千炮捕鱼无限金币版 浙江彩票6十1开奖新闻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 浩物股份股票 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 854222四肖三期必中 广东26选5开奖信息 欢乐捕鱼大战内测版 河南紫幻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