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59、舉世嘩然

正文 59、舉世嘩然

    “皮特,皮特我們該怎么辦?”

    “皮特,皮特你快想辦法!”

    “皮特,皮特你說話啊,周大師是你請來的,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對不對?”

    頭頂傳來鬧哄哄的催促聲,主持人皮特只覺腦袋都要炸了。

    就在他忍無可忍,想要怒吼一聲之際。

    一陣悠揚的笛聲,從舞臺前方傳來。

    這笛聲清逸飄飛,像是一陣陣微風夾雜著的細雨,滋潤了在場之人的心田。

    所有人的情緒,不一而同的慢慢平復下來。

    就連處于暴走邊緣的皮特,都是愣了愣,隨即開始側耳傾聽這笛聲。

    而觀眾席上,那些因為久久等不到周文龍出場,而嘩然一片的觀眾們,也紛紛神色驚異,四下張望,最后相互對視,全都默契的悄聲坐回原位。

    諾大的音樂大廳之內,沒人再敢出聲,全都沉浸在了這空曠高遠的美妙笛音之中。

    眾人的心情與思緒,隨著這笛聲不斷起伏,時而歡喜,時而憂愁。

    時而如同魂飛九霄,漫游渺渺云海,時而猶如海上明月生,碧波蕩漾,浪潮陣陣,令人心生感慨。

    一曲未完,不少人的眼眶已經飽含熱淚,自己竟是毫無所知。

    沉醉在這美妙笛聲之中,最先清醒過來的,卻是皮特。

    他兩眼大睜,透出狂喜之色來。

    周大師,這是周大師的笛聲!

    這老頭果然沒有騙自己,答應了在這音樂圣殿內現場演奏,果然就實現了。

    可,可周大師人在哪兒?

    皮特興奮得差點尖叫出聲,連忙一把捂住嘴唇,在旁人側頭沉醉于笛聲之中,他卻是躡手躡腳,偷偷摸摸走到了舞臺幕布之前。

    沒人,燈光璀璨的演奏舞臺上空空蕩蕩,連個鬼影都沒有。

    皮特不死心,繼續用目光在大廳內掃視。

    既然笛聲是從演奏大廳內發出的,那周大師也一定在這大廳之內才對!

    就在這時,眼角余光掃到大廳二樓的護欄之上,皮特瞪大了雙眼,只覺如同見鬼了似的。

    那個口口聲聲說著不想再努力的糟老頭子,居然以頗為騷包的姿勢,跨坐在了護欄的拱腳之上。

    要知道,那地方可是距離地面足足十多米!

    萬一這糟老頭子一不留神,從拱腳上跌落下去……

    皮特眼前陣陣發黑,只覺一顆心都快要從胸腔里蹦出來了。

    “你大爺啊,耍帥耍得連命都不要了。!”

    皮特哭喪著臉,急得直搓手。

    演奏還在繼續,他該如何勸說周文龍從拱腳上下來?

    這根本就辦不到!

    打擾了那些大人物聽曲的雅興,簡直就跟作死沒有任何區別。

    現在也唯有暗暗祈禱這個糟老頭子洪福齊天,屁股千萬別從拱腳上滑動,不然掉下去,那就不是演奏會現場,而是災難片現場了。

    就在皮特忐忑無比的盯著頭頂上那個老家伙之時,觀眾席上,不少人已經是淚流滿面,哭得稀里嘩啦。

    好多扮相尊貴的女士,臉上那精致的妝容都被淚水沖刷出了道道痕跡。

    然而下一刻,突兀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現場這夢幻般的氛圍。

    笛聲戛然而止,原本雙眼微磕的周文龍,豁然睜開了精光炯炯的雙眼。

    震驚,狂喜,感慨……他的眼底泛起陣陣復雜之色,隨即統統化為一聲朗笑。

    呼啦一下,在那些剛剛從笛聲之中清醒過來的觀眾的注視下。

    滿頭銀發的周文龍,竟是縱身一撲,從那離地十多米高的拱腳上,一躍而下!

    隨即,他掉頭轉身,握著手機一溜煙跑了個沒影。

    跑了,周大師竟是棄現場諸多大人物于不顧,就為了一通電話跑路了……

    頓時間,全場嘩然,陣陣驚呼與尖叫,還有諸多不滿的哄鬧聲。

    “……”

    皮特呆呆張著嘴,整個人都嚇傻了。

    這個老混蛋,每次都要弄得這么出人意料嗎?

    有樓梯不走,非得跟頭大鳥一樣跳下來??

    眼看觀眾席上那些憤怒與不舍的諸多大人物,明顯是沒有聽盡興,皮特頭皮都要炸了。

    這個老混蛋,真是要把自己害死才高興!

    皮特縮著脖子,乘著沒人注意到自己,一溜煙朝周文龍消失的方向跑掉了。

    這場演奏會是通過衛星信號,在全球實況直播,周文龍縱身躍下,隨即跑路的畫面,頓時讓無數屏幕前的觀眾,齊齊張大了嘴巴。

    片刻后,無數的新聞媒體紛紛發稿,引得舉世嘩然。

    可惜這一切,周文龍根本沒有在意。

    他此刻已經來到了大廳的樓頂,臉不紅氣不喘,按下了手機的接聽鍵。

    這個號碼,他只給了一個人,那就是自己的關門弟子,龍城方家的棄少,方休。

    作為師徒間相互聯絡的號碼,整整三年,已經沒有聽到這個號碼被人打通了。

    滿頭銀發的老家伙眼神感慨,可隨即又變得惱火不已。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號碼是空號,請查證后再撥……”

    周文龍啞著嗓子,頗為神奇的發出了年輕男人的低沉嗓音,對著電話說道。

    “師傅,你就別裝了,你那優美的聲線,還有不拘一格的鼻息,已經深深的出賣了你!

    電話那頭,傳來了方休的笑聲。

    周文龍老臉一僵,不由得頗為窩火,這個臭小子果然不像是小時候那好騙了,變得賊精賊精的了!

    “小王八蛋,你還記得有老子這個師傅?”

    周文龍左右掃視,索性一屁股坐在臟兮兮的地面上,盤起腿,如同炕上嘮嗑的農婦一般,開始對著手機絮絮叨叨起來。

    “三年了,你小子就不知道聯系我一下?你師傅再沒本事,難道還罩不住你?”

    周文龍臭著臉哼唧道。

    “我這不是需要一個人冷靜冷靜嘛!

    方休嘻嘻笑道。

    “冷靜個屁,你小子是什么德行,老子一清二楚!

    “你小子向來喜歡的是胸大腿長屁股翹的女人,就方芊芊那豆芽菜的小身板,能勾引得了你?”

    周文龍呸了聲,恨恨道:“也只有方景隆那個老王八蛋,才會相信秦卿月和方芊芊那臭丫頭的鬼話!

    “師傅,咱們三年來第一次聯絡,能別用來聊女人嗎?”

    方休的嗓音里透著股無奈,討好笑道:“下個星期六,我在朱城的飯館重新開業,我想請師傅過來聚聚!

    周文龍傻眼了。

    “方休你個小王八蛋,你隔了三年才聯系老子,就是為了給你飯館開業隨份子錢?”

    老家伙徹底暴走了,氣得滿頭銀發都在不住的哆嗦:“沒錢,要命有一條!”

    啪的一聲,電話被周文龍給硬生生掛斷了。

    “周,周爺爺……”

    周文龍雖然氣得不行,可嘴角分明有抹笑意。

    然而就在這時,身后傳來了皮特那可憐巴巴的嗓音,周文龍嘴角笑意飛速收斂,轉而繃緊老臉,沒好氣的哼唧道:“你跑來干什么?”

    “周爺爺,周祖宗,演奏會,演奏會還沒結束!”

    撲通一聲,皮特徑直給周文龍跪下了, 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道:“要是您老不去演奏完,我會被那些大人物給活生生拔了皮!”

    “……差點忘記了!

    周文龍恍然了下,一拍腦門,然后樂呵呵的盯著皮特看,就是沒說話。

    “……你這次要是想要我奶奶的電話號碼,我也一定給你!”

    皮特咬牙切齒,悲憤得像是要以身誘色狼落網的少婦。

    “不用不用……啊呸,誰稀罕你這個洋鬼子的奶奶?”

    周文龍罵罵咧咧道:“我徒弟的飯館下個星期六開業,我這個做師傅的,怎么也得表示表示,是不是這個理?”

    皮特聽得兩眼一抹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小皮皮啊,我看你們今天搞來的這些演奏團就挺不錯,帶去給我徒弟捧捧場吧!

    周文龍瞇起雙眼,眼看皮特滿臉苦澀,頓時冷哼道:“你要是覺得不行,那就算了,我也不是那種強人所難的家伙!

    老家伙袖子一甩,明顯就要掉頭跑路了。

    “別別別,我答應, 我答應還不成嗎!”

    皮特又要哭了,一把死死摟住周文龍的腳脖子。

    他哭著喊著道:“周爺爺,只要您老把下半場演奏會表演完,您老要什么要求,我都答應!”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德州明德普惠资金流向 股票投资分配? 快速赛车开码 天津11选5万能八码 幸运赛车技巧全攻略 深圳风采最新中奖号码 精准三肖期期中特 陕西麻将下炮是啥 股票入门视频教程全 福彩20选8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