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31、別后悔

正文 31、別后悔

    “赤虎叔,都說了別搞這一套,你這是要弄啥啊……”

    再度見到徐赤虎這個故人,方休的心頭一片溫暖。

    然而眉目間,卻是泛起一抹無可奈何之色。

    他連忙蹲下身,將徐赤虎給扶起來,然后側頭朝陳經理笑了笑。

    “都起來吧,以后別這么客氣了!

    徐赤虎卻是神色肅然的搖搖頭,頗為鄭重道:“我徐赤虎已經發過誓,生是你方休的走狗,死也是你方休身邊的鬼!

    “……”

    饒是方休向來開朗,此刻也不禁被徐赤虎給弄得頭疼。

    這個徐赤虎哪都好,偏偏就是一根筋。

    認準了的事情,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而那些奧迪車上下來的人,全都是陳經理帶來的城東樓盤公司高管,此刻也不太明白這個年輕人的身份。

    除了暗暗震驚,一時間不由得紛紛朝陳經理望去。

    “都他媽傻了,方少讓你們起來,就趕緊起來!”

    陳經理胖臉漲紅,低吼了一聲,然后急忙朝方休深深鞠了一躬。

    “方少,今天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沖撞了您,我向您賠罪!

    話音剛落,陳經理滿臉堆笑,右手卻是高高揚起,狠狠扇在了自己的臉上。

    啪!

    這記響亮至極的耳光,聽得黑風衣胖子六人齊齊一震。

    倒像是打在了他們的心頭一般。

    “都過去了,不知者無罪!

    方休點點頭,朝陳經理豎起大拇指,“倒是個狠角色,不錯!

    “嘿嘿!

    哪怕白胖的臉頰上印著明晃晃的一道巴掌印,陳經理卻依然是笑容滿面。

    聽到方休這聲夸獎,頓時笑得合不攏嘴。

    “方少,我們都是赤虎集團的人,以后都聽您的吩咐!”

    陳經理恭恭敬敬道。

    “行了,我都記住了,大晚上的還讓你們都跑過來,辛苦了!

    方休拍了拍陳經理的肩頭。

    兩人身高差不多,都是一米七五左右。

    陳經理此刻卻是連忙把背佝僂得更低,讓方休拍得更容易些。

    “主人,這些家伙交給我來處理吧!

    終于見到了失蹤整整三年的方休,徐赤虎激動過后,此刻冷靜下來。

    又恢復成了冷峻的梟雄本色。

    他側過頭,冷冷盯著黑風衣胖子六人,抬手一揮。

    頓時有幾名西裝革履的男人上前,將黑風衣胖子等人帶進了奧迪車內。

    “方休,不不不,方老板,方少!您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吧!”

    黑風衣胖子此刻渾身哆嗦,傻子都知道等待他們六人的,將會是什么下場。

    他竭力想要掙脫那兩名西裝男的臂彎,豈料對方的力氣大得嚇人,根本令他無法動彈分毫。

    黑風衣胖子一邊哭,一邊發出了殺豬般的嚎叫,不停哀求方休。

    “打昏,別吵到街坊鄰里休息!

    方休淡笑望著他,隨口道。

    這種企圖抓走林婉晴的家伙,方休可是絕對不會手軟。

    話語落下,兩名西裝男點頭回應,隨即抬掌為刀,一下子猛然剁在黑風衣胖子的后脖頸。

    黑風衣胖子翻了翻白眼,嘴里哼唧一下,歪頭暈死過去。

    “別把人給弄死了,先問出他們是誰派來的!

    方休頗為無奈的望向滿眼殺氣的徐赤虎道:“赤虎叔,你現在都是一方集團的老總了,別老是想著打打殺殺的事情!

    徐赤虎繃著臉搖搖頭道:“我徐赤虎只會做這些打打殺殺的臟活,主人要是不喜歡,我可以消失!

    “得,得,我錯了,算我怕你了!

    方休無語扶額,看著周圍這十多輛奧迪車隊,然后看向陳經理。

    不用說,就憑徐赤虎那一根筋,可是想不到這種餿主意,弄出這么大的陣勢來唬人。

    “都回去,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聚聚……問出了消息,第一時間電話聯系!

    方休揮揮手,彎腰抱起昏迷不醒的林婉晴。

    在陳經理等人的敬仰目光中,一步一步朝單元樓里走去。

    “不愧是老大的老大,這步伐都是透著十足的王者氣質!”

    陳經理低聲喃喃,胖臉上的恭敬之色更多了幾分。

    “還是沒辦法繼續低調下去啊,認識的人太多了,藏都藏不住……”

    抱著林婉晴那高挑曼妙的嬌軀,臂彎內滑膩的觸感,讓方休不禁有些心猿意馬。

    不老實的目光,頻頻往林婉晴那挺拔的胸口飄去。

    “靠,自家老婆,還不是想看就看,怎么搞得跟偷窺一樣……”

    方休罵罵咧咧,眼底卻是心虛一片。

    就在他按開電梯,想要繼續偷偷摸摸的垂下頭,一覽某處美妙風景。

    他對上了一雙怒氣沖沖的妙目。

    “哈,婉晴,你什么時候醒的,真是太好了……”

    方休老臉一紅,有種做賊心虛被人當場抓住的窘迫感,連忙滿臉堆笑的問道。

    “放我下來!”

    嗅著方休懷內成熟男子的氣息,饒是兩人已經同住一間臥室許久,卻是從未有過如此親密的接觸。

    林婉晴俏臉發紅,沒好氣的瞪了眼方休,扶著方休的胳膊,這才勉強站穩腳跟。

    “那兩個劫匪呢?”

    她此刻腦袋還有點發暈,迷藥的效果沒有全然退去,小腿都有點發軟。

    “被我三拳兩腳就給打跑了!

    方休樂呵呵的一笑,展示了下T恤下那并不強壯的肱二頭肌。

    “……今晚的事情,別告訴爸媽,免得讓他們擔心!

    林婉晴翻了個白眼,壓根就不信是方休打跑那兩人的。

    就憑方休那瘦胳膊瘦腿,干點家務活都累得直叫喚,還能打跑那兩個身材高大的面罩男?

    雖然不清楚方休是如何救下自己的,不過眼下一切都還好,林婉晴自然也不愿去多想。

    “對了,婉晴你的手表!

    方休一拍腦門,從褲兜里掏出了林婉晴的那塊腕表,遞還給她。

    “你倒是挺細心!

    見這塊腕表都被方休給找了回來,林婉晴俏臉稍平,接過腕表來戴在了皓腕之上。

    回到樓上的家里,余珍珍與林文建正在客廳看電視。

    見到林婉晴兩人回來,不過是詫異的掃了眼,便再沒關注。

    “婉晴,明天你去找城東樓盤開發商陳經理吧,合同事情我已經聯系過他了!

    臥室內,方休扶著俏臉發白的林婉晴躺倒床上,自己則是坐在了地鋪上。

    “你和他聯系過了?”

    林婉晴一驚,隨即狐疑道:“你今天下午把他得罪得夠嗆,他還肯和我們林家合作?”

    “呵呵,這可由不得他,誰叫他的老板,是我的遠房表叔呢!

    方休樂呵呵一笑,眼中有抹異彩一閃而逝。

    別說是讓陳經理與林家簽訂合約了,就算是方休開口,讓陳經理將城東樓盤全都贈送給林婉晴。

    恐怕對方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因為總歸來說,這區區一座城東樓盤,不過是赤虎集團,那龐大的房地產生意之中的滄海一粟。

    而諾大的赤虎房地產帝國,真正的主人,是他方休。

    “好,明天我去城東樓盤那邊找陳經理談談,要是你敢騙我,你以后就去睡客廳,休想再踏進我的房間一步!”

    林婉晴惡聲惡氣的威脅著,一雙妙目之內,卻是泛起了如釋重負之色。

    憑借直覺,她還是選擇相信了方休。

    畢竟這個家伙雖然看似窩囊得不行,但卻是從來沒有欺騙過自己。

    “婉晴,你要不要洗腳,我給你去打洗腳水?”

    林婉晴那睡裙下兩條脆生生的渾圓小腿,就在方休面前晃悠。

    有了之前電梯內那番窺視,方休不禁有點想要得寸進尺。

    “婉晴你別多想啊,我看書上那些上門女婿,都是要每晚給老婆打洗腳水的!

    生怕林婉晴懷疑自己動機不純,方休立刻信誓旦旦道:“我就是看婉晴你有點累,單純的想給你洗洗腳來著……”

    “呵呵!

    林婉晴嘴角抽搐,冷冷笑了笑,翻過身去不理會方休。

    剛才誰在電梯里偷窺自己胸口來著?

    還單純,單純得都快要流哈喇子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三分彩平台 熊猫棋牌游戏中心 资产配置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吉林填坑游戏下载 彩票幸运农场 十二生肖平特一肖 手机炒股软件排名 有没有好玩的游戏棋 幸运农场预测手机软件 1肖一码期期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