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28、拜見青龍

正文 28、拜見青龍

    這場鬧劇,最終以陳經理服軟而告終。

    事情弄成這樣,那些自詡上流社會人的精英校友們,也沒臉再呆下去,一個個急匆匆的離開了。

    88號至尊包廂里,依然是被一層厚厚的大米所覆蓋著。

    怒火萬丈的韓易辰,換到了另外一個包廂里。

    “張經理,你為什么不攔住那些人,就任由他們搗亂?!”

    在韓易辰對面,那名帝豪KTV的總經理坐在一邊,面無表情。

    聽到韓易辰的質問聲,張經理斜了他一眼,嗤笑道:“韓少,你知道那個糧油店老板的來歷嗎?”

    “我管他什么來歷,在你們店里出的事情,你必須得給我一個說法!”

    韓易辰怒氣沖沖道。

    “那就抱歉了,若是韓少覺得本店不安全,以后大可不必來了!

    張經理站起身,向韓易辰與陳經理鞠了一躬,走得頭也不回。

    “媽的,這是什么態度!”

    韓易辰氣得操起茶幾上的水晶煙灰缸,在墻角砸得粉碎。

    “還有你,表叔,你可是代表著赤虎集團在朱城的臉面,你為什么要服軟付錢?”

    韓易辰又瞪向有些茫然失神的陳經理,壓著火氣問道。

    “……這件事有點麻煩,易晨,我勸你離那個方休遠一些,這個年輕人的身份,恐怕不是那么簡單!

    陳經理深深吸了口氣,耳畔還回蕩著方休輕描淡寫,說出“九龍堂”三字的嗓音。

    若是這個年輕人真與九龍堂有淵源,那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恐怕還沒完。

    想到這里,陳經理再也坐不住了。

    準備回去之后,馬上聯絡自家的老板徐赤虎。

    “他不就是個吃軟飯的窩囊廢,有什么來頭?”

    韓易辰不屑的嗤了聲,眼看陳經理的背影匆匆而去,不由得搖搖頭,連帶對那赤虎集團都失望無比。

    原本以為大名鼎鼎的赤虎集團,會在朱城有一番大作為呢。

    現在看到自家表叔這個模樣,居然連一個送外賣的廢物都怕,真是可笑之極。

    “方休,本想著給你帶一頂綠帽子就算了,可是現在,我要是不弄死你,我就不叫韓易辰!”

    想到今天受到的種種屈辱,韓易辰便握緊了拳頭。

    他可是堂堂韓家大少,今天卻是被人用海量的大米,給驅趕到了沙發上站著。

    猶如洪水來臨之時,那些跑到山上躲避洪災的阿貓阿狗。

    憋屈,實在是太過憋屈。

    韓易辰已經暗暗下定決心,林婉晴他要,那棟月亮灣山頂別墅他也要。

    至于方休?

    一定要弄得他生不如死,以泄心頭之憤!

    想到這里,韓易辰當即摸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隱藏的號碼。

    “喲,居然是韓少啊,終于肯和我們合作了?”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漫不經心的嗓音。

    “侯三,替我弄一個人,只要事情辦成,我們韓家今后的沙土運輸生意,統統交給你的那幫弟兄來做!

    韓易辰腮幫子鼓動,惡狠狠道:“那人叫方休,在紅楓路的老孟家常菜飯館送外賣,你給我把他給……”

    他正要說下去,眼角余光卻是掃到門口,有道畏畏縮縮的身形,似乎想要進來,卻是又想退出去。

    “等會兒再聯系!

    韓易辰掛斷電話,冷著臉望向臉色發白的林玉玲,冷哼道:“你都聽到了?”

    “韓,韓少,其實我對方休也是恨之入骨,早就想把他和林婉晴一家趕出我們林家了!

    林玉玲勉強笑了笑,扭著水蛇腰,主動坐到了韓易辰的大腿上去。

    “韓少,其實 人家還有一個更好的辦法,能讓韓少不但除掉方休,還能得到林婉晴的身子呢!

    林玉玲伸出玉臂,蛇一般纏繞到韓易辰的脖頸間。

    見韓易辰沒有抗拒,她的膽子不由得大了幾分,嗤嗤媚笑道:

    “林婉晴每天晚上,都要去樓下喂流浪貓流浪狗,只要韓少找人把她給綁了,隨便下點藥,再叫方休去救人……”

    英雄救美的橋段雖然老套,但往往都是極其管用。

    畢竟是無數的地痞流氓,用著血的教訓總結而出的。

    韓易辰明白過來,不由得將手伸進了林玉玲的白襯衣領口之內。

    他猙獰一笑,將嬌呼出聲的林玉玲,給壓在了真皮沙發之上。

    與此同時,城東樓盤的辦公室。

    黑暗一片的室內,陳經理跪倒在辦公桌前,垂著頭。

    聽得背對著他站在辦公桌后的男人,那明顯有些紊亂的呼吸聲。

    陳經理更是心頭忐忑萬分,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把頭都快埋進褲襠里去了。

    “他真的親口對你說出了九龍堂三個字?”

    男人魁梧的背影好似一道小山,陳經理硬著頭皮抬頭,望向男人的虎背熊腰。

    他低聲道:“是,他的原話是‘徐赤虎的九龍堂,在朱城有沒有聯絡人’!

    男人沉默了片刻,這才嘶啞開口問道:“那個年輕人長相如何?”

    “看起來身子有點單薄,不過力氣似乎挺大,一袋五十斤的大米,單手就能輕輕松松的從肩頭卸下來……”

    陳經理竭力開始回憶,盡量撿一些細節描述。

    “他的眼睛很特別,比普通人要狹長而明亮!

    “整個人也是樂呵呵的,不管別人怎么嘲笑,似乎都不會動怒!

    男人的呼吸聲開始急促了幾分,粗糲的嗓音雖然竭力想要保持鎮定,但還是被陳經理聽出了一絲顫抖。

    “他,他是不是叫做方休?”

    陳經理一愣,當即點頭道:“對對,他叫做方休,是林家三年前入贅的上門女婿,妻子是林婉晴!

    “現在好像在一家,叫做老孟家常菜的小破飯館,當送餐的外賣員!

    說完之后,辦公室內一片死寂。

    只有男人那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

    “老板,這個小子,真的和九龍堂有關系嗎?”

    默然了半晌,陳經理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

    然而回應他的,是一道狠狠扇來的巴掌。

    啪!

    響亮的耳光聲回蕩在辦公室內,聽得人心頭發毛。

    臉頰火辣辣的疼,口鼻之中更是泛起絲絲血腥味。

    可陳經理卻是不敢多說什么,捂著臉頰上那鮮紅的五道指印,渾身顫抖個不停。

    “再敢對那個人不敬,就別怪我徐赤虎不念舊情!

    凄冷月色透過落地窗,映照出男人那刀削一般凌厲的側臉。

    他面無表情,眼眶之中卻是泛起了晶瑩的淚花來。

    三年,整整三年,九龍堂失蹤了整整三年的龍首青龍,終于讓他給找到了!

    “明天,不,就現在,你去準備一下,帶我去拜見青龍!”

    垂下頭,虎目含淚的赤虎集團掌舵人,威震一方的地下梟雄徐赤虎。

    怔怔望著腳下,那道被月色拖得老長的身影。

    七年前的那一夜,也是如同現在這般月色凄冷。

    他懷揣著一把水果刀,守在一條黑暗的小巷口,伺機等待下手。

    他的母親病了,得了癌癥。

    化療不僅讓母親的頭發全都掉光,還花光了他半輩子的積蓄。

    看著醫院的欠費單,再看看病床上哪怕是睡夢之中,依然是神色一片痛苦的母親。

    徐赤虎紅著眼眶,離開了醫院的癌癥看護病房。

    沒人注意到,床頭柜上的果籃里,少了一把削皮的水果刀。

    夜風嗚咽,大半夜沒有一個人影經過這里。

    就在徐赤虎滿心絕望之際,一個罵罵咧咧的少年出現了。

    “這個方芊芊,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大晚上讓我給她買李記的炒板栗,也不知道人家關門了沒有……”

    少年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跑得飛快,眼看就要沖過這道巷口。

    也就在這時,徐赤虎咬牙起身,朝著少年猛然撲來。

    然而下一刻,令徐赤虎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他竟是被這個高中生一樣的少年人,給一腳踹得趴下!

    那心窩上的一腳,可真夠狠毒,徐赤虎痛苦的捂著心口,想到連一個少年人都打不過,還談什么搶劫?

    索性,和母親一并去另外一個世界吧。

    他滿臉絕望,正要去摸掉在地上的水果刀,準備就此自刎街頭。

    可徐赤虎摸了個空。

    “拿水果刀搶劫?爺們兒你可真不夠講究啊!

    那名少年人掂量著手里頭的水果刀,蹲在徐赤虎面前,狹長的眼眸滿是笑意。

    徐赤虎老臉漲得通紅,羞憤交加之下,突然拼命拿頭去撞馬路牙子。

    他沒用,他是個窩囊廢,他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誒誒,你別自殘啊,不就是搶劫嘛,給你給你,這卡里有五十萬,都給你行不行?”

    少年人見到這一幕,目瞪狗呆了片刻。

    隨即回過神來,手忙腳亂的掏出了自己存零花錢的銀行卡來。

    “密碼是卡號后六位,拿著錢趕緊回家去,我還得給我妹買炒栗子呢!

    少年人搖搖頭,將卡丟到呆呆張嘴的徐赤虎的懷里,起身看了看手里的水果刀。

    咔擦一聲,那一寸來長的水果刀,被他輕描淡寫的扯斷成兩截,丟進了路邊的垃圾桶里。

    “你叫什么名字?我徐赤虎一定把錢還給你!”

    徐赤虎從地上爬起,眼眶紅得嚇人,對著少年那漸行漸遠的的背影大喊道。

    “龍城里的一條熱血小青龍!”

    少年人哈哈大笑,頭也不回的舉手搖了搖。

    徐赤虎卻是聽得渾身顫抖,淚流滿面,站在空無一人的小巷口哭得撕心裂肺。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大唐盛世棋牌官网版 追光娱乐老版 山东扑克三开奖走势图 华人彩票一码中特 大地棋牌唯一官方网下载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 二肖八码中特 官方棋牌娱乐 安徽快3遗漏 网络平台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