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27、九龍堂

正文 27、九龍堂

    什,什么,還有九十噸?!

    陳經理嚇得臉都白了,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哆嗦個不停。

    現在十噸大米就埋到了腰腹間,要是再把那九十噸大米送進來,豈不是得直接把自己給活埋了?!

    而那些青藤高中的精英校友們,更是一個個臉色劇變,惶惶不安起來。

    “方休,你別太過分了!”

    “我們這些人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要這樣對我們?”

    “方休,你只不過是一個送外賣的,等過了今天,你別想再安穩度日!”

    眾人都是驚怒交加,紛紛對方休威脅。

    韓易辰更是臉色一片冷厲,寒聲道:“方休,你真以為在這朱城之內,沒人敢動你?”

    “區區一個林家,是不會庇護得住你的,你給我等著!”

    楚夢琳也厲聲道:“方休,不光是你,還有你們林家,都要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價!”

    見韓易辰與楚夢琳都開口威脅, 原本呆如木雞的林婉晴與葉可可回過神來,頓時對方休怒不可恕。

    “方休,你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

    林婉晴低聲吼道,俏臉已經鐵青無比。

    別說韓易辰與楚夢琳,她們林家得罪不起,就連那個陳經理,眼下也不能招惹啊。

    那份內裝合約,還等著與人家簽訂!

    只怕今天被方休這么一鬧,那份價值幾千萬的內裝合約,怕是就此化為泡影了。

    “林婉晴,你等著,我一定會把今天的事情告訴奶奶的!”

    林玉玲一直往角落里躲,可是這些米粒無孔不入,地上已經沒法站腳。

    不少米粒都鉆進了她的高跟鞋里,別提有多難受了。

    她也想學其他人那般,到沙發上站著。

    奈何眼下眾人都是抱著這個心思,那沙發與茶幾上,全都被力氣大的男性校友給占據了。

    像林玉玲這樣的女性校友,壓根就擠不過對方,只得一個勁的往角落里躲。

    她們本以為這些衣冠楚楚的精英校友們,會講點所謂的“紳士風度,女士優先”。

    奈何在這被大米給活埋的危機面前,什么紳士風度,統統都是狗屁。

    自己都顧不上了,誰還管這些裝腔作勢的女的?

    屢次三番被這些所謂的精英校友們給推開,林玉玲只得放棄了站到沙發茶幾上去的打算。

    與其他十多個女性校友,擠在角落里瑟瑟發抖。

    見到林婉晴與葉可可被方休事先給拉出了包廂,此刻安然無恙的站在門口。

    林玉玲又是嫉妒,又是窩火得不行。

    她更加大聲的威脅道:“這份赤虎集團的內裝合約黃了,奶奶非得把你們一家四口,給驅逐出林家不可!”

    聽到這話,林婉晴臉色大變,不禁惱怒萬分的瞪著方休:“給我住手,你真要鬧到我們被奶奶趕出林家才甘心嗎!”

    “婉晴你放心,赤虎集團和林家的合作,不會就此斷絕的!

    方休樂呵呵的笑了笑,低聲湊到林婉晴的耳邊道:“赤虎集團的主人,徐赤虎,是我一個遠房表叔!

    “……”

    林婉晴一雙妙目睜得老大,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不信?”

    方休抓了抓鼻尖,朝拼命喊救命的陳經理道:“喂,徐赤虎的九龍堂,在朱城有沒有聯絡人?”

    九龍堂?!

    驀然聽到這個字眼,包廂內其他人還沒有什么過多反應。

    陳經理卻是渾身大震,也不喊救命了,誠惶誠恐的望向方休。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九龍堂,那可是自己的幕后老板,赤虎集團的掌舵人,徐赤虎一手創立的親信團隊啊。

    在這九龍堂之內,傳聞共有九人,分別掌控著整個赤虎集團的九種不同的產業。

    而徐赤虎是赤龍,位居九龍堂第二。

    至于九龍堂的龍首,綽號青龍之人,則是從未現身過。

    唯有徐赤虎見過,并且將其奉為主人!

    九龍堂的存在,是赤虎集團的隱秘之中的隱秘。

    若不是陳經理還算有幾分本事,得到了徐赤虎的重用,讓其來朱城開發樓盤,進軍房地產生意。

    不然以他在赤虎集團之中的資歷,根本不會得知九龍堂的存在。

    此刻聽到這區區一個外賣員,竟是直接道出九龍堂這個名字來,陳經理只覺頭皮發麻,隱隱覺得惹上大麻煩了。

    “老板,今天的一百噸大米,你看是刷卡還是手機轉賬?”

    方休樂呵呵的一笑,饒有深意的瞥了眼臉色陰晴不定的陳經理,卻是對他的問題避而不答。

    “我……我刷卡!

    陳經理滿肚子的疑問。

    可迎上方休那亮得嚇人的眼神,渾身一哆嗦,再不敢多嘴問什么,極度艱難的從懷里摸出了錢夾來。

    “阿麗,進來收錢!”

    方休扭頭朝過道外的糧油店父女兩人喊了聲,胖女孩阿麗頓時歡呼雀躍,扭動著水桶腰進來。

    她將一個刷卡機,丟給了被大米埋得只剩半截身子露在外面的陳經理。

    “總共一百噸大米,都是精米哦,按市價三塊錢一斤來算,總共是六十萬!”

    阿麗小嘴巴拉巴拉說個不停,白胖的臉龐都樂開了花,“老板你真大方,我們就不算你的配送費了!”

    “……”

    陳經理簡直欲哭無淚,自己這是造的什么孽!

    不過是想戲弄一下方休這個送外賣的家伙,給今晚的聚會來點助興節目。

    哪知道對方手眼通天,不但真送來了幾十噸大米,險些把自己給活埋了。

    更要命的是,這個年輕人,似乎與九龍堂還有淵源!

    惹不起,根本惹不起啊。

    陳經理不情不愿的掏出銀行卡,只聽得刷卡機滴的一聲,綠燈亮了。

    六十萬,直接沒了!

    而包廂內眾人,見到陳經理真的付了錢,一個個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城東樓盤的開發商,可是赫赫有名的赤虎集團旗下的啊。

    連陳經理都認慫了……這個方休,真的只是一個送外賣的嗎?

    韓易辰更是臉色鐵青,猛地握緊了拳頭。

    他本想讓方休出丑,弄得林婉晴下不來臺。

    自己再伺機出手,博得林婉晴的感激與信任,一舉拿下這個昔日的青藤高中第一;。

    哪知道事情來了個驚天大轉變。

    林婉晴沒有弄到手不說,眼下自己這些人,更是被弄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好好的一場青藤高中精英校友會,直接被方休這根攪屎棍,給攪黃了!

    “方休,你給我等著!”

    韓易辰英俊的臉龐一片鐵青,在心頭怒吼道。

    “謝謝老板,歡迎下次惠顧本店!”

    阿麗高高興興的拿回刷卡器,望著手機里銀行發來的到賬短信,整個人開心得蹦蹦跳跳。

    她不禁感激萬分的望向方休。

    還是方休哥有辦法啊,短短幾個小時的功夫,直接把好幾個米廠積壓了兩年的陳米,都給賣掉了。

    這一單光是抽成,她們糧油店便能凈賺五萬多塊呢!

    “殷叔,這次麻煩你們了!

    做成這一單大生意,方休也替阿麗感到高興,不由得朝糧油店那個瘦巴巴的謝頂老板道謝。

    “麻煩什么,有錢賺就行了!

    糧油店老板殷叔,正靠在包廂外的過道墻壁上抽著煙。

    在他不遠之處的地板上,還趴著帝豪KTV的十多個保安,正哭爹喊娘叫疼呢。

    “收工了,都喝酒去!

    殷叔彈掉煙頭,朝那些魁梧的黑背心大漢一揮手,便準備離開。

    這些都是米廠的工人,是殷叔找來幫忙的。

    有他們在場,那十多個保安根本不在話下。

    帝豪KTV的總經理臉色發白,站在遠處。

    殷叔朝他點點頭,后者敬畏無比的鞠了一躬,根本不敢多說什么。

    “等,等等!”

    就在這時,還被大米埋著的陳經理,卻是戰戰兢兢的朝方休怯生生一笑。

    “這么多,多的大米,我也吃不完啊……”

    “倒也是,不能浪費糧食,要不老板你捐給山區的那些孩子?”

    方休樂呵呵的笑道。

    陳經理一愣,隨即苦著臉點點頭。

    看來自己這六十萬,只能拿來獻愛心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网址 德甲哪些球队得过欧冠 麻将来了腾讯 平特一肖500赔多少钱 海王捕鱼九游最新版 广东好彩一开奖历史 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 广东36选7走势图走图 李逵劈鱼兑现金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版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