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24、探探虛實

正文 24、探探虛實

    “方少,云盛酒店的大廚已經來了!

    等到方休在老孟飯館外停好電瓶車,西裝革履的老孟老早便迎了出來,恭恭敬敬的笑道。

    “行,給他們先放假半天,熟悉熟悉環境!

    方休懶洋洋的一揮手,進了飯館,直接坐在柜臺后的老板椅上,翻看起飯館那一本滿是油污的菜譜來。

    “重新打印一份菜譜吧,把那個大廚的招牌菜都給印上去,以后你就別進后廚瞎忙活了!

    老孟摸著那顆地中海腦袋,不好意思的嘿嘿直笑。

    他以前是在龍城混道上的,那幾手炒菜的本事,還是因為當初比較怯場,讓老大安排在宿舍里給兄弟們做飯的時候學的。

    雖說做出來的飯菜,倒是不會像方休做的那樣,吃完后能把人弄得上吐下瀉,就跟毒藥似的。

    但若是要拿出來招待顧客,還是有些上不得臺面。

    “老板,我們的刀具已經運來了,隨時都可以開工!

    聽到大廳這邊的動靜,戴著廚師帽的劉胖子,與那四個幫廚的學徒,齊齊從后廚走了過來。

    “你們眼瞎啊,這位方少,才是我們飯館的老板!”

    老孟暗暗抹了把冷汗,怒氣沖沖的對劉胖子幾人呵斥。

    他現在徹徹底底被方休的身份所折服了,哪敢在人家面前自稱老板啊,頂多就算是個跑腿的。

    “他,他不是送外賣……的?”

    劉胖子幾人瞪大雙眼,望著一身外賣服的方向,簡直就跟見了鬼似的。

    “方少喜歡送外賣,怎么了?”

    老孟臭著臉吼道:“看看人家方少,再看看你們,連老板都在奮力拼搏,每天堅持送外賣,你們這些家伙要是敢偷懶,小心你們的皮!”

    “是是是,我們一定以老板為榜樣,努力工作!

    劉胖子聽得冷汗淋漓,忙不迭賠著笑臉道。

    “你們今天剛來,給你們半天的時間,先熟悉熟悉環境,今天不用開工!

    方休揮了揮手,劉胖子幾人頓時千恩萬謝,倒是不敢真的離開,又去后廚里,賣力的擦洗起那些沾滿了油煙的器具來。

    “今天有外賣訂單要配送嗎?”

    方休望向老孟問道。

    “呃……我先看看手機!

    老孟那叫一個汗啊。

    從早上一直到現在,他都在馬不停蹄的為方休做事,還真是沒時間去看手機里的外賣訂單。

    “方少,還真有一單!”

    掏出手機來,老孟頓時有點傻眼。

    對著那唯一的一份外賣訂單,一字一句的念了起來。

    “青椒肉絲一份,配送要求是‘讓你家外賣員順便送點大米過來,要五十斤以上,不給送就差評’!”

    尼瑪,還要送五十斤以上的大米過去?!

    聽聽,都聽聽,這是人說的話嗎?

    老孟的臉,都被這極度過分的配送要求給氣歪了。

    他梗著脖子,氣憤道:“方少,這種配送要求,咱們不用理他,愛投訴就投訴,愛給差評就給差評!”

    “那怎么能行呢,我可是答應過婉晴的,要振作起來,做一個有用的人!

    方休擺擺手,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精光。

    “五十斤大米是吧,接了,我去會會這個家伙!

    很明顯,能夠提出這般非同尋常的要求的,若不是腦殘,那就是在故意針對方休了。

    方休低低一笑,倒是有點好奇起來,又會是誰想要讓自己出丑?

    “去讓劉胖子做一份青椒肉絲出來!

    “……是!

    老孟的眼神驚疑不定。

    雖然明知道這種外賣訂單,用不著理會,但看到方休都同意配送了,他還能說什么?

    心情惡劣的老孟進了后廚,方休則是拿著那張打印出來的外賣配送單,目光落在了送餐地址上。

    “帝豪KTV88號至尊包廂,陳經理……”

    朱城一共有兩家最為豪華的KTV,這帝豪KTV便是其中一家。

    路途不算太遠,約莫兩公里,方休摸出手機翻開導航地圖,查明了路線。

    便拎著老孟送過來的那份青椒肉絲蓋澆飯,騎上電瓶車,往附近的一家糧油店而去。

    “方休哥,好久不見呀~”

    在糧油店門口剛停好電瓶車,店內頓時傳來一道膩聲的招呼,隨即一道兩百多斤的身影興沖沖奔了過來。

    “阿麗,好久不見!

    看著這個驚喜不已的胖妞,方休卻是笑得頗為和藹。

    這個胖妞是糧油店的老板女兒,因為肥胖過度,一直沒有找到男朋友。

    方休之前來這家糧油店,為老孟飯館采購過幾次食用油,倒是和這胖妞混熟了。

    或許是很少有同齡男生,對自己和顏悅色的說話,胖妞阿麗對方休似乎頗有好感。

    每次方休過來買東西,總是偷偷給他點優惠,沒少讓事后發覺的糧油店老板大發雷霆。

    “阿麗,幾天不見,你越來越漂亮了!

    方休摘下頭盔,朝胖妞笑了笑,后者頓時羞紅了胖臉,朝方休拋來一個沉甸甸的媚眼。

    “討厭,方休哥就知道調戲人家~哼,不理你啦!

    阿麗也知道方休是在開玩笑,扭動著水桶腰,領著方休一路走進了糧油店后方的庫房里。

    “方休哥,這次還是老規矩嗎?”

    阿麗摸出小賬本來,捏著那支簽字筆問道。

    方休都有點懷疑,那支在阿麗手指間顯得頗為嬌小的簽字筆,是如何逃過被捏得粉身碎骨的厄運的。

    “不了,我這次要買五十斤大米,給一個顧客送過去!

    方休左右掃視,隨口問道:“阿麗,你們庫房里還有多少斤大米?”

    “大概還有兩噸多吧!

    阿麗有些納悶道:“方休哥,你不是給老孟那死禿子送外賣的嗎,為什么還要替別人送大米?”

    她看著方休那略顯瘦弱的提拔身姿,倒是有點心疼。

    “顧客需要嘛,我當然得滿足,我可是答應過我媳婦的,要做一個勤奮努力的外賣員,不能再讓顧客一窩蜂的給差評,投訴我!

    方休選中了一包二十五公斤的袋裝米,單手一拎,便輕輕松松的放在了肩頭。

    那副舉重若輕的模樣,實在與他單薄的身姿,顯得極不相符。

    “記賬啊,月底我會讓老孟來結清的!

    方休打了聲招呼,扛著這袋沉甸甸的大米,走出了糧油店大門。

    “人都走了,你還傻看著干什么?”

    糧油店老板臭著臉,從柜臺后走了過來,沒好氣的瞪著滿臉桃花的胖閨女。

    “方休就是個林家的窩囊廢女婿,這朱城里誰不知道?也只有你,傻不愣登的稀罕他!

    “你不懂,方休哥身上有一股特別的氣質,他好像從來不會和別人生氣!

    胖女孩斜著眼睛,瞥了眼自家這個瘦巴巴的老爹,吶吶道:“老虎會和叫得歡的野狗生氣嗎?”

    “你在胡說什么,反了你都,把你爸比作野狗?!”

    糧油店老板火冒三丈,氣得鼻子都歪了,這還是自己的親閨女嗎,胳膊肘都快往外拐到天上去了。

    “哼,等方休哥大展雄風的時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恰如猛虎臥荒丘,潛伏爪牙忍受’了……”

    阿麗懶得和自家老爹拌嘴,拽了句詩詞,回到柜臺后啃起了鹵雞腿來。

    與此同時,帝豪KTV。

    “哇,都是豪車啊!

    此時已是晚上六點五十分,望著門口那一溜的豪車,盛裝打扮的葉可可看得滿眼迷醉,驚嘆不已。

    林婉晴咬著紅唇,沒有說話。

    自己這輛半新不舊的奧迪,擠在這一堆豪車之內,活活像是達官貴人之中混進了一個乞丐來。

    她左右掃視,將車子停在了不起眼的角落里。

    豈料就在林婉晴剛打開車門,一道夸張的嗓音便在頭頂響起。

    “婉晴,你這輛破奧迪還在開呢?”

    林婉晴俏臉一僵,抬頭望去,正撞上林玉玲那輕蔑的雙眼。

    眼看周圍的目光,紛紛朝自己的駕座投來古怪之色,林婉晴冷著臉道:“我開什么車,需要你來管嗎?”

    “今天可是咱們青藤高中的精英校友會,林婉晴你這樣,有點拉低我們聚會的檔次!

    就在這時,一個濃妝艷抹的波浪頭女人,站到了林玉玲身后,不咸不淡的說道。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pk10app 上交所股票代码 北京赛车pk10结果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中超开赛 波克棋牌? 什么可以才能了解腾讯分分彩 246天天好彩精选资料大全天下彩 意甲最新赛果 神舟娱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