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9、千萬豪宅

正文 9、千萬豪宅

    噗嗤一聲,方休再度噴出滿地水漬,嗆得連連咳嗽起來。

    “難不成,方景隆當年和岳母余珍珍,有過一段那啥??”

    這個可怕的想法,激得方休渾身都是雞皮疙瘩,望向林婉晴的目光不由得古怪無比。

    “靠,方景隆這混蛋四處留情,林婉晴莫非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

    饒是一向淡定的方休,此刻再也淡定不起來了。

    好在他的疑慮沒有維持多久,手機嗡嗡震動,一條短信解開了方休的困惑。

    “哥,今天是你岳母余珍珍的生日,我找人送了份禮物,其實是給你的驚喜!”

    “呵呵,還真是驚喜,差點驚喜得我懷疑人生,懷疑自己老婆是親妹子……”

    放下手機,方休黑著臉,若有所思。

    眼前這名陌生的中年男人,是方芊芊那個死丫頭自作主張派來的。

    難怪對方打著龍城方家的名頭,方休卻是不認識他。

    “我就是余珍珍,我就是!”

    就在這時,余珍珍終于反應過來,一把將嘴里的半只鮑魚給吐掉,瘋了似的朝中年男人撲過來。

    反觀林老太君還有林玉玲等人,則是個個臭著臉,像是吃了死蒼蠅一樣難受。

    搞什么啊,說好是龍城方家來祝壽的。

    結果,祝壽的對象竟然不是今天的老壽星林老太君,而是那個余珍珍??

    這個結果實在讓人大跌眼鏡,別說林老太君等人無法接受,就連余珍珍也是神色恍惚,只覺做夢一般。

    “爸,媽她年輕的時候……”

    林婉晴咬著嘴唇,一時間被弄得不知所措,不由得望向父親林文建。

    “別問我,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林文建苦悶的揪著頭發,隱隱覺得,他可能被綠了……

    “啊,原來您才是余珍珍女士,抱歉抱歉,險些認錯人了!

    看著這個滿嘴油污的白胖婦人,中年男人不著痕跡的微微皺眉,隨即恭敬的欠了欠身。

    “余珍珍女士您好,這是一份來自龍城方家的生日祝福,在此我僅代表龍城方家,祝余珍珍女士笑口常開!

    說完祝福話語,中年男人拆開禮盒,從中取出了一份紙質合同。

    “這是龍城方家贈送給您的生日禮物,位于朱城月亮灣的山頂別墅!

    轟!

    這話宛如旱地驚雷,震得林家眾人目瞪口呆,耳朵嗡嗡作響。

    月亮灣的山頂別墅!

    老天,那可是價值足足幾千萬的奢華獨棟庭院別墅啊,足足占據了整個月牙山的山頂。

    要知道,月亮灣的別墅區,一直是朱城之內上層人物的居住地。

    不但地價驚人,其象征意義更是無與倫比。

    換句話說,那里坐落的十來棟別墅,并非是普通人有錢就能買得到的。

    不但要有錢,還得有相應的家世!

    像林家這樣的朱城末等家族,根本連邁入別墅區大門的資格都沒有。

    就連那林玉玲朝思暮想都要嫁入的韓家,也不過是在月亮灣別墅區外圍,有一套占地狹小的別墅庭院而已。

    而月亮灣別墅區最為尊貴的華宅,自然是建立在月牙山上的那幾棟。

    其中的山頂別墅,更是月亮灣別墅區中,最為耀眼的那一顆明珠!

    這棟山頂別墅,一直空置至今。

    之前朱城排名前五的幾大家族爭相競拍,令山頂別墅的價格一度飆升到了近億,可最后卻是傳聞被神秘人買走。

    真正的山頂別墅的主人,至今還沒現身朱城。

    可誰能想得到,那個神秘買家,竟是龍城方家的大人物?

    更令人驚駭的是,這樣一棟集價值與身份地位于一體的豪宅,卻是被人當成了生日禮物,送給了區區一個家庭婦女余珍珍?

    震撼,實在是太震撼了。

    不光是林家眾人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就連一家之主的林老太君,此刻也是滿眼嫉妒與不甘。

    她對欣喜若狂的余珍珍,那叫一個眼紅。

    兩人原本同一天過生日,自己身份不知比余珍珍高了多少倍。

    宴會規模,祝福人數,哪怕是生日蛋糕,也是完完全全的碾壓了余珍珍。

    可是眼下,對方今天僅僅收到了這一紙地契,卻是勝過了千言萬語,勝過了這風光排面,勝過了那些堆積如山的禮品。

    在這價值近億豪宅的生日禮物面前,林老太君只覺自己就是個笑話。

    桌上那堆積如山的壽禮,更像是一堆金光閃閃的垃圾!

    “余珍珍女士,麻煩您在這轉讓合同上簽個字,月亮灣山頂別墅就是您的了!

    中年男人也是暗暗驚奇。

    像余珍珍這樣一個掉進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出的普通家庭婦女,何德何能,能夠得到那堂堂龍城方家贈送豪宅?

    不過他只是一個委托人而已,負責過來祝壽,同時將那名方家大人物名下的這棟豪宅,轉讓給余珍珍。

    個中緣由如何,他無法得知,只能暗暗感慨一句造化弄人。

    “好,我簽,我簽,就是這里對不對?”

    余珍珍已經高興得快要暈眩過去,只覺得這輩子都沒如此的風光過。

    她那白胖的臉龐滿是幸福的紅暈,抓起中年男人的派克金筆,正要簽字。

    可就在這時,余珍珍猶豫了下,眼眶突然就濕潤了。

    她抬頭,澀聲問道:“這么些年了,他,他在龍城方家還好嗎?”

    “……”

    中年男人滿心無語,他明顯看得出來,這個余珍珍的女人,根本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豪宅是誰送的。

    還想著拼命擠出點眼淚來演戲,套他的話呢。

    “抱歉,我只是負責這棟月亮灣山頂別墅的經紀人,今天被原主人委派過來祝壽加轉贈,其他一概不知!

    中年男人笑得有點生硬。

    余珍珍的眼底明顯有抹失望之色,不過想到即將簽下大名,就能白得一棟豪宅,還管其他的干什么?

    至于對方的身份,余珍珍并未起疑心。

    她不過是個普通的家庭婦女,家里窮得叮當響。

    就算是行騙,那些騙子也不會傻到,把她作為行騙對象。

    她歡歡喜喜,正要在轉讓合同上落筆。

    “等等!”

    就在這時,老臉陰沉至極的林老太君,卻是攔住了余珍珍的手臂。

    “媽,你這是干什么,這是人家送給我的別墅,你沒有權利來管!”

    余珍珍有了底氣,怒聲朝林老太君吼道。

    “……簽字的事情先等等,我要問問清楚!

    林老太君臭著臉,瞧著余珍珍這副小人得志的模樣,心里更是不舒服到了極點。

    “敢問閣下,你口口聲聲說是代表龍城方家,那方家的委托人,到底有沒有說清楚,這個‘余珍珍’到底是誰?”

    林老太君笑得比哭還難看。

    “你也知道,這樣的大禮,我們林家不敢隨便收下,萬一被弄錯,那就麻煩了!

    “老不死的,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眼紅嫉妒我啊,你要是嫉妒就明說啊,用不著搞這些歪門邪道!”

    余珍珍氣急敗壞,見林老太君再三阻攔,索性也豁出去了。

    “你個沒見識的東西,給我閉嘴!”

    在眾人面前,被余珍珍公然咒罵,林老太君的老臉有些掛不住了,轉頭厲聲怒斥。

    她余威猶在,余珍珍被罵得渾身一顫,不敢再還嘴了。

    “我想應該沒弄錯,余珍珍女士,林家的兒媳婦,丈夫為林文建,女兒林婉晴,還有個女婿方休……”

    中年男人摸出手機,翻看備忘錄里的資料,一字一句的念到。

    不過在念到方休的名字時,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頭猛地一跳。

    這個方休,難道和龍城方家有關系?

    可,可這怎么可能?

    堂堂龍城方家,如何會讓家族子弟去做上門女婿?

    更別說那妻子,不過是朱城里區區一個末等家族中,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罷了。

    想到這里,中年男人暗笑自己的想法荒唐。

    “余珍珍女士,若是信息無誤,那就請簽字吧!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体彩陕西11选5 江西多乐彩开奖直播 贵阳快3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新11选5遗漏号码 四川金7乐中奖规则 快乐8官网地址 捕鱼大师稳赢版官方网 最新特马免费资料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