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8、龍城來人

正文 8、龍城來人

    鋁可以隔絕輻射,這是常識。

    方休說得這般明目張膽,不亞于是抬起巴掌,狠狠扇在了林老太君的臉上!

    林家眾人齊齊垂頭,都被方休給弄得灰頭土臉,顏面無光。

    林老太君更是咬得牙齒咯咯作響,只覺血壓蹭蹭往上竄。

    她惡狠狠朝方休一瞪,想殺人的心思都有了。

    “都坐下吃飯吧,菜都快涼了,呵呵!

    林老太君笑得跟哭似的,只覺老臉火辣辣的疼。

    她竭力想要維持最后的臉面,朝眾人壓了壓手,對方休的話裝作沒聽見。

    “奶奶你要相信我,我,我沒有,我真的……”

    林玉玲滿心不甘,哪怕事情已經敗露,她依然鼓起勇氣向林老太君苦苦哀求著,幻想得到她的原諒。

    “給我閉嘴!”

    林老太君忍無可忍,若不是看在林玉玲有望勾搭上韓家大少韓易辰,她早就發作出來了。

    此刻再聽林玉玲的聲音,真是越聽越讓人來氣。

    “我說了坐下吃飯!不想吃的馬上給我滾!”

    林老太君勃然大怒,氣呼呼的抓起桌上的冷茶,喝得咕咚作響。

    這哪里是過壽宴,這分明是想要活活氣死她這個老太婆!

    要是再這么鬧下去,恐怕今天她的壽辰,就會變成明年的忌日了。

    而且聯想到林玉玲送的腕表,送鐘諧音“送終”,這豈不是在咒她趕緊去死?!

    林老太君氣得七竅生煙,端著茶盞的手指頭都在哆嗦。

    被吼得花容失色,林玉玲慘淡著臉,不敢吭聲了,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椅子上。

    見林老太君發了怒,林家眾人都不敢觸霉頭。

    紛紛坐下來,裝模作樣的開始吃東西。

    林玉玲的父母更是把頭埋低,恨不得找條地縫轉進去。

    先前林玉玲給他們有多長臉,此刻就有多丟人。

    而在大廳門口,林婉晴一家三口有點尷尬,相互大眼瞪小眼。

    眼下走也不是,干站著更是扎眼。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不得不再度回到角落里的那張空座旁,默默坐下。

    “婉晴你渴不渴,要不要喝點熱茶,我去給你換!

    方休依然離三人坐得遠遠的,對林婉晴笑得沒心沒肺。

    “……”

    林婉晴其實憋了一肚子的疑問,想要當面問問方休。

    可是看到這家伙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她就來氣,扭過頭不愿搭理方休。

    大廳之內,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好好的一場壽宴,在方休的攪合之下,愣是給弄成了最后的晚餐一般。

    沒人敢吭聲,全場只剩下小心翼翼咀嚼食物的輕微響動。

    林婉晴吃得索然無味,只夾了兩筷子,便停住了手。

    今天她被林玉玲算計,可林玉玲送的假表也敗露出來,都把奶奶林老太君給惹怒了。

    算起來,兩敗俱傷,誰也沒討到好處。

    更要命的是,這兩件事讓林老太君在壽宴上,在外人面前丟盡了臉面。

    心里對林婉晴和林玉玲的印象,恐怕從此要一落千丈了。

    可林玉玲有一點不同,她還有希望嫁入韓家。

    單憑這一點,林老太君便會對她網開一面,不愿對假表之事多做深究。

    可是她林婉晴呢?

    只怕今天過后,將徹徹底底,與那項目部負責人的位置無緣了。

    林婉晴垂下頭,銀牙暗咬,滿心不甘。

    “請問,這里是在舉辦生日宴會嗎?”

    就在這時, 旋轉餐廳的門口,一個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彬彬有禮的朗聲問道。

    所有人都停下筷子,望向這個氣度不凡的不速之客。

    “我是代表龍城方家,來給今天的宴會主人祝壽的,這是方家的賀禮!

    中年男人注意到大廳一角,放著一座巨型的七層生日蛋糕。

    他臉上的笑意多了幾分,施施然上前,將手中的一份禮盒放在了空桌上。

    吧嗒一聲,不知是誰的筷子驚掉在地。

    龍城方家!

    這如雷貫耳的四個字,徹徹底底震撼了林家眾人。

    要知道,這可是龍城之內,排名都極為靠前的超級世家大族!

    毫不客氣的說,那龍城方家隨便扯下一根寒毛來,都比林家的腰身還要粗呢。

    在所有人震驚無比的注視中,林老太君顫巍巍站起身,顧不得再端什么家主架子。

    她腳步匆匆,竟是主動朝這個中年男人走來。

    龍城方家的祝壽使者,的確當得起她的親自相迎。

    “請,請問,是龍城方家哪位,哪位送來……”

    林老太君狂喜不已,激動得渾身直哆嗦。

    過度興奮之下,連說話都結結巴巴。

    然而沒等她說完,只見滿臉紅暈的林玉玲猛地沖了過來,一把死死抓緊中年男人的手。

    “是龍城方家的那位少爺對不對,他一定是看上了我,一定是!”

    林玉玲呼吸急促,整個人高興得快瘋了。

    試問朱城林家這樣的小家族,憑什么能得到堂堂龍城方家的祝壽?

    除了“聯姻”這一層關系,確實也找不出其他的可能來了。

    傳聞中龍城方家三脈單傳,到了現任家主方景隆這一代,依然是人丁不興,只有一子一女而已。

    然而方景隆對子女的保護,堪稱嚴密到了極點。

    他那一子一女,到得如今,也沒有任何只言片語的資料流傳而出。

    更厲害的是,世人甚至連那兩人的姓名都不清楚。

    被林玉玲這么一鬧,其他幾個還沒嫁人的林家女性心頭火熱,也坐不住了。

    那個方家少爺若是能夠看上林玉玲,憑什么又沒有可能,看上她們呢?

    呼啦一下,她們紛紛圍了過來,七嘴八舌的向那名中年男人打探口風。

    就連那離婚后單身至今的宋娟兒,也是滿眼狂熱,拼命想要擠到中年男人的身邊去。

    大廳角落里,正在低頭喝水的方休噗嗤一聲,將嘴里的水液噴了一地。

    他滿頭黑線,目瞪狗呆的望著這一幕,險些沒被嗆死。

    “婉晴,你怎么不過去問問,說不準那什么方大少,看上的是你呢?”

    方休抹了把唇邊水漬,一抬眼,正瞧見神色哀婉的林婉晴。

    他嘴邊泛起一抹惡趣味的笑意,故作納悶的問道。

    林婉晴恨恨一瞪,抓起桌上的白瓷碗就想砸過去。

    先前她對方休的印象還有點改觀,此刻卻是又回到了原點。

    “諸位,我只是代表龍城方家來祝壽的,其他一概不知!

    中年男人彬彬有禮的避開林玉玲等人的拉扯,眼底卻是有抹毫不掩飾的鄙夷。

    這些小門小戶的女人就是喜歡做白日夢,堂堂龍城方家的大少,豈會看上你們這些庸脂俗粉的貨色?

    眼看那些林家的適齡男丁也紛紛躁動,一臉的躍躍欲試的模樣。

    似乎開始幻想起那龍城方家的千金,對自己意外鐘情,來一段傳說中“富家女愛上窮書生”的橋段……

    中年男人被惡心得直想掉頭就走,眼底的鄙夷之色更甚幾分。

    “不知貴客如何稱呼,我是現任林家的家主,呵呵……”

    林老太君目光火熱,飛快在腦海里搜索起年輕時的記憶。

    她拼命回憶有沒有遇到過方姓的有錢人,或者是來自龍城的富家公子……

    這事可說不準,萬一當年一不留神,和那龍城方家的某個大人物,有過一段美妙情緣呢?

    想到這里,林老太君偷偷把身姿都挺拔了幾分。

    “啊,那您一定就是余珍珍,余女士吧?”

    中年男人雙眼一亮,連忙對林老太君欠了欠身。

    死寂,一片死寂。

    原本鬧哄哄的旋轉餐廳,猛然間鴉雀無聲。

    林老太君老臉笑意僵硬,林玉玲等人也是呆如木雞,好似瞬間被石化了般。

    所有人都是一副見鬼了的模樣,緩緩轉動著生銹般的僵硬脖子。

    朝大廳角落里,那處冷冷清清的桌子望去。

    哐當!

    碗筷滑落墜地,吃得滿嘴流油的余珍珍呆呆咬著半只鮑魚, 呆呆抬頭,如遭晴天霹靂。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浙江快乐彩11选五 二分彩哪个平台好 广东11选5公式 体彩刮刮乐中奖率 福建体彩36选7今天开 王者捕鱼下载手机版官网 东北麻将下载安卓下载 西甲大爆炸 神来棋牌下载地址 浙江11选5彩票官方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