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4、貨比貨得扔

正文 4、貨比貨得扔

    林婉晴臉色微變,隨即又鎮定下來,沉聲道:“娟兒表姐都跟你說了?”

    “哈哈哈,區區十幾萬的禮物,就想打動奶奶?”

    “她老人家收藏的那些珍貴首飾珠寶,都能開一場展覽會了!

    “你真是天真得可笑之極!

    林玉玲得意一笑,轉頭朝余珍珍咧嘴。

    “余嬸嬸,你想過生日,何必選在今天呢,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余珍珍一張白胖的臉龐漲成了豬肝色,呼吸明顯急促起來。

    奈何林玉玲在林家的地位,比她高了不知多少。

    哪怕對方只是一個晚輩,余珍珍也只能忍氣吞聲,敢怒不敢言。

    “玉玲,今天是你奶奶的壽宴,就少說兩句,少說兩句……”

    林文建訕訕笑著,眼中竟是有幾分哀求之色。

    “三叔,你說說你都一大把年紀了,還帶著一家人擠在那套電梯公寓里面!

    “這樣混吃等死的活著,又有什么意思?”

    林玉玲搖搖頭,又看向滿臉淡然的方休。

    “我倒是挺佩服三叔你的,養活一家子本就難,偏偏還得多養一個廢物!

    一番話說得林文建老臉通紅,險些無地自容,垂頭不敢吭聲了。

    “林玉玲,你夠了!”

    林婉晴豁然起身,死死望著林玉玲。

    她氣恨林玉玲的奚落,更惱恨自家父母的不爭氣,居然不敢反駁一個晚輩的恥笑。

    最令林婉晴氣憤的是,自家父母顏面受損,方休還有心情去打量那些堆積如山的壽禮,好似個局外人。

    “唔,宴會馬上開始了,余嬸嬸,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啊!

    林玉玲嘴角一翹,對余珍珍笑得饒有深意。

    年年有今日,那豈不是在說,她最好每年都這樣丟臉?

    “還有你,等會兒多吃點鮑魚海鮮,你也就今天能嘗嘗海鮮的滋味了!

    林玉玲對方休揶揄道。

    方休笑著點點頭。

    和林玉玲這樣的女人多說一句話,他覺得都是浪費口水。

    等林玉玲一走,余珍珍氣得眼眶都紅了,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憤恨的瞪向方休。

    “都是你這個窩囊廢,連累了我們家!”

    “當初多少朱城的世家大少追求我家婉晴,那老爺子也不知吃錯了什么藥,偏偏要婉晴嫁給你!”

    林文建也是極度窩火,把氣頭全撒在了方休身上。

    他怒聲道:“你剛才就這么看著林玉玲羞辱我們,你到底是不是婉晴的丈夫?”

    林婉晴也滿臉怒容的死死瞪著方休。

    一家三口對方休橫眉怒目,好似剛從所受的侮辱,全然都是因為他造成的。

    就在這時,宴會正式開始,一道道山珍海味輪番上桌,打消了三人的話頭。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是餓死鬼投胎啊你?”

    送了一上午的外賣,方休早就又渴又餓。

    此刻見到這些美味可口的菜肴,也顧不得其他,拾起筷子便吃了起來。

    余珍珍看不慣方休這副模樣,又怒氣沖沖的咒罵道。

    “別吃了,你趕緊起來,和我去給奶奶祝壽!

    此刻林家的小輩們,已經輪流走到了大廳上。

    按照輩分,挨個給林老太君說幾句吉祥話,然后獻上壽禮。

    林婉晴臉色難看,頗為嫌棄的給方休遞過去一張紙巾。

    這貨一通胡吃海塞,滿嘴都是油漬。

    “謝謝婉晴,對我太好了!

    方休樂呵呵的接過紙巾,仔仔細細擦干凈嘴,這才站起身,和林婉晴并肩站著。

    林婉晴伸過皓腕,頗為僵硬的挽住方休的胳膊。

    畢竟是名義上的夫妻,該裝的姿態還是得裝下去。

    “奶奶,這是我買的夷山大紅袍茶餅,已經儲藏了幾十年,聽說這茶葉是越陳越香呢!”

    一個林家晚輩走上前去,將手中的茶盒,恭恭敬敬的捧到林老太君跟前。

    “好,好,三千你有心了!

    林老太君慈祥的笑了笑,讓人把這茶盒收了。

    “奶奶,這是我找老匠人親自打磨的玉簪,和您的氣質絕配!”

    一個女孩走上前,親手將一根通體白皙透亮的玉簪,別在了林老太君的發髻上。

    “好,好,迎夏你也有心了!

    一件件寶物流水般獻上前去,引得大廳林家眾人紛紛贊嘆不已,林老太君更是眉開眼笑,越發慈祥和藹起來。

    眼看那些壽禮都價值不菲,林婉晴的一顆芳心不由得發緊。

    她低聲對方休道:“把首飾盒拿出來!

    生怕這個不靠譜的家伙,把那十幾萬的祖母綠胸針給弄丟了。

    要知道,這件昂貴的壽禮,幾乎花光了林婉晴所有的積蓄。

    “晚晴,我覺得,你還是別送這件禮物比較好!

    方休低聲回應,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把胸針給弄壞了??”

    林婉晴一聽這話,眼前頓時陣陣發黑,連殺了方休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這個家伙如此的不靠譜,剛才就不該提前把壽禮給他保管!

    “沒有,我只是覺得…… ”

    “你覺得什么?你覺得你有資格開口嗎?給我閉嘴!”

    林婉晴火冒三丈,差點被方休給嚇死。

    你就不能老老實實閉嘴當個啞巴,非得發表點意見刷刷存在感?

    就在這時,緊挨著林老太君站著的林玉玲,發現了林婉晴和方休兩人的身影。

    “奶奶你快看,婉晴和她那個老公,給您老祝壽來了!”

    似乎生怕引不到眾人的注意,林玉玲故意把嗓音提高了好幾度。

    “哦,婉晴和那,那……也來了?”

    要不是林玉玲的提醒,林老太君幾乎都忘記她們林家,還有方休這號人物了。

    她臉上的慈祥與和藹之色淡了不少。

    不過今天有外人在場,林老太君還是保持著笑意,朝林婉晴兩人點點頭。

    “奶奶,這是方休給您買的禮物,他知道您喜歡收藏珠寶首飾,特地選購了一款造型別致的胸針,送給您老!

    眾人的目光紛紛落來,林婉晴俏臉一緊,又露出笑意來,挽著方休,齊齊朝林老太君走上前去。

    “這就是咱們林家那個上門女婿?”

    “可惜婉晴這個孩子了,好好一朵鮮花,硬是插在了牛糞上……”

    “看他連吉利話都不會說,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周圍的低聲笑語隱隱傳來,林婉晴羞得臉色通紅,竭力咬牙,才保持住了笑意。

    “奶奶,您看,這祖母綠胸針,和您的氣質非常契合,戴在胸前一定很漂亮!

    林婉晴從方休手上接過首飾盒,打開后向著林老太君靠近,想要給她別在胸襟上。

    豈料林老太君臉色平淡,揮揮手,止住了林婉晴的步伐。

    示意她將首飾盒擱在一旁的桌上,和那些普通的禮品堆在一起。

    林婉晴一愣,隨即咬緊紅唇,一言不發的退了回來。

    她的禮物,竟是被奶奶給拒絕了。

    “奶奶,這是我給您定制的一款卡迪歐鑲鉆手工腕表,您看看喜不喜歡?”

    見到林婉晴吃癟,林玉玲笑得那叫一個高興。

    她趁熱打鐵一般,掏出了精心準備的壽禮來。

    那是一款鑲滿碎鉆的名貴女士腕表,就連表盤上的時間刻度,都是由星星點點的彩鉆打磨鑲嵌而成。

    在燈光下璀璨奪目,晃得人睜不開眼。

    “老天,玉玲真是好大的手筆啊,這表光是造價,怕是就得上百萬吧?”

    “我看不止,單看這腕表的造型設計,絕對是出自名家之手,整體下來,估計得快上千萬了!

    “玉玲這孩子太有孝心了,不愧是老太君最為疼愛的孫女啊!

    一聲聲驚嘆與稱贊,聽得林老太君笑瞇了眼睛。

    她笑呵呵的伸出雞皮般的胳膊,讓林玉玲將這腕表給她戴上。

    “玉玲啊,下次可不許買這么貴重的禮物了,你還沒有結婚,不能把錢都花在我這個老太婆的身上!”

    林老太君佯怒,可那雙老眼之中,分明都是滿滿的寵溺笑意。

    “只要讓奶奶高興,我就是花再多的錢,也樂意!

    一時間成為眾人所矚目的焦點,林玉玲意氣風發,把頭顱昂起了幾分。

    “不過我聽到點風聲,說是某人生怕給奶奶買禮物花錢,用假貨來糊弄奶奶呢!”

    林玉玲話鋒一轉,朝林婉晴饒有深意的笑了笑。

    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林玉玲指向林婉晴手中的首飾盒。

    她大聲道:“奶奶,這胸針上的寶石,根本就是假的!”

    轟!

    林婉晴的臉色,霎時間白了幾分。

    假,假的?

    這枚胸針可是花了足足十多萬!怎么可能是假的?

    而在她對面,林老太君那張笑得慈祥和藹的老臉,瞬間僵硬,隨即一點一點陰沉下來。

    “婉晴,玉玲說的是不是真的?”

    她目光如電,直直逼視著渾身顫抖的林婉晴,厲聲喝問道。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捕鸟达人免费游戏 国际棋牌下载大全 新三板股票 棋牌开元 内蒙古11选五 手机网赚app pc蛋蛋真的吗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 广东11选5胆拖玩法 股票软件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