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霸婿兇猛 > 正文 1、最爛外賣員

正文 1、最爛外賣員

    初夏的朱城酷暑難耐,大街上行人稀疏,熱浪蒸騰。

    “方休,這個月你已經被投訴超過五十次了,你那點送外賣掙的跑腿費,還不夠賠呢!”

    一家小飯館門口,發量稀疏的老板唾沫橫飛,指著一個穿著身外賣服的年輕人說道。

    年輕人解下頭盔,露出滿頭熱汗的發絲,對著老板那橫眉怒目的臉,依然是滿臉的無所謂。

    這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讓老板更是來氣,從兜里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百元大鈔,徑直丟到了方休的臉上。

    “你被開除了,給我滾!”

    過往行人望著這一幕,紛紛對方休指指點點。

    “這不是林家那個窩囊廢女婿嗎,真是可憐,現在連外賣都送不了!

    “哼,這小子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運,三年前娶了林婉晴那樣一個大美女,真是一朵鮮花插牛糞!”

    “誒誒,我聽說這個方休啊,林家本來是打算把他關在家里當傭人,結果做了一頓飯,吃得全家人上吐下瀉,差點全進醫院了,就再也不敢讓他進廚房了!

    “還不止呢,他后來又去干家務活,沒想到把馬桶給堵了,林婉晴家里直接淹成了化糞池!”

    “他后來不是去工地搬磚了嗎?”

    “搬磚?第一天就累得吐血了,反而害得工地老板賠了一筆醫藥費,再也不肯要他了!

    迎著那些異樣的目光,方休沒有說話,彎腰把那皺巴巴的一百塊撿起來,撫平后放進錢夾里。

    這是他的血汗錢,方休想拿著這錢,去給林婉晴買一束郁金香。

    “方休,當初要不是我可憐你,招你進我家飯館送外賣,你現在連這一百塊都掙不到!”

    飯館老板哼哼唧唧說完,突然湊頭到方休跟前,賤兮兮的低聲笑道:

    “要不,你再考慮考慮我以前說的,只要你肯拍點林婉晴的私房照給我,嘿嘿……”

    他的嗓音不大,卻是故意要讓過往行人聽到。

    那些人也不負眾望,連忙豎起了耳朵。

    “行啊,一張兩百,要是價錢再高點,我就給你看看林婉晴生孩子的地方!

    方休彈了彈外賣服,吸著鼻尖道。

    咕嘰咕嘰的吞咽口水之聲傳來,方休干脆掏出手機,點開了相冊。

    “還有誰想看林婉晴生孩子的地方?一張三百,便宜賣了!”

    “我要看我要看!”

    “三百,拿去!”

    雖說方休出賣老婆的色相來賺錢,的確挺無恥,但架不住眾人對朱城第一大美女林婉晴的幻想啊。

    能花三百塊一睹林婉晴的那啥,簡直就是物超所值!

    一時間,不光飯館老板激動,就連好幾個男性路人,也是急不可耐的擠到方休跟前,一個勁的把錢往他手里塞。

    “一人三百塊,我數數……”

    方休攥著一大把紅票子,還有人想要微信轉賬,方休也同意了。

    “快點快點,把相冊打開!”

    幾人火急火燎,都在一個勁的催促方休,望向方休的目光又是鄙夷,又是透著十足的火熱勁頭。

    方休不慌不忙,先把錢收好,這才施施然點開了相冊。

    “看到了吧,這就是林婉晴生孩子的地方!”

    只見一張圖片被方休放大點開,赫然是一家醫院的大門口,一旁的墻上,還有“朱城第三婦產科醫院”的字樣……

    “我呸!這分明是婦產科醫院的大門口!”

    “尼瑪,死騙子,退錢退錢!”

    幾個人圍著方休憤怒叫嚷,只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特別是那飯館老板,還想伸手去揪方休的衣領。

    方休不動聲色的往后一退,避開了眾人的糾纏。

    他舉著手機道:“你們說我騙人,那我就先問問你們幾個問題!

    “你們是不是想看林婉晴生孩子的地方?”

    “我是不是林婉晴的老公?”

    “以后林婉晴要分娩生孩子,我是不是有權做主,把她送進這家婦產科醫院?”

    接連三個問題,問得那幾人啞口無言,憋得他們臉色青紫,險些沒給氣炸了肺。

    那個飯館老板,更是被氣得呼呼直喘粗氣。

    先前他還把方休訓得跟個孫子一樣,一轉眼,卻是被方休給耍得團團轉。

    “你們那點齷齪的心思,我當然清楚!

    方休收起手機,咧嘴笑了笑,“你們這些臟錢,我是不會碰的,替你們捐給山區的那些孩子吧!

    一不小心被這個林家的窩囊廢女婿,給騙走了三百塊,這點錢還是在其次,關鍵是丟人啊。

    那幾人哪里肯讓方休就這么離開,全都把他給團團圍住了。

    飯館老板更是沖回店里,拎了把菜刀出來,用刀尖指著方休的鼻子道:“姓方的窩囊廢,要是你今天不退錢道歉,你就別想走!”

    “動粗嗎?那咱們先把醫藥費給商量好了!

    方休板起手指頭道:“誤工費,精神損失費,肉體補償費,還有無法行房補償費……算了,看在咱們有過合作的份上,算你十萬塊吧!

    一番話聽得飯館老板臉都綠了,十萬塊,你小子怎么不去搶?

    他這小破飯館,一個月的營業額也沒有十萬塊啊。

    見飯館老板握著菜刀的手指頭都在哆嗦,方休斜著眼道:“要不,你們幾個眾籌一下,我就站著不動,讓你這個死禿子砍一刀?”

    呼啦一下,那幾人連忙對方休退避三舍,個個都是跟吃了死蒼蠅一般的難受。

    這貨哪里是個窩囊廢?分明就是個流氓無賴!

    飯館老板更是臉色發紫,胸口劇烈起伏,顯然要被方休給氣出心臟病來了。

    “砍不砍啊,不砍我可走了,今天我岳母在大酒店過生日,還等著我這個女婿去祝壽呢!

    方休將頭盔往腦門上一扣,便準備騎著自己那輛二手的電瓶車離開。

    “你這個窩囊廢,今天我要不教訓教訓你,我就是你兒子!”

    飯館老板怒氣沖沖,一把扯住方休的衣領,死活不松手。

    其他幾人也圍了上來,面色不善的盯著方休。

    就在飯館老板高舉菜刀之時,大街前方傳來疾馳的響動。

    隨即嘎吱一聲,一輛渾身湛藍的勞斯萊斯幻影,堪堪停在了方休的電瓶車前。

    所有人都是齊齊一愣。

    余光掃到那“龍城”字樣的黑色車牌,方休臉色猛然一變,隨即又恢復那副懶散的模樣。

    那幾人顯然就沒方休這般淡定,被這輛突如其來的豪車給嚇住了。

    像朱城這般的三線小城市,根本見不到這類限量版的定制車輛啊。

    更別說,對方的車牌是玄黑色的龍城車牌。

    這種顏色,也只有龍城里那些頂級世家大族,才能有資格使用。

    那幾人默默退避開來,就連飯館老板,也是連忙將手中的菜刀藏到背后去,生怕唐突了豪車上的大人物。

    車門無聲推開,一對雪白長腿,踩著鑲有細鉆的酒紅色高跟鞋,率先邁了下來。

    那是個秀發披肩的年輕女孩,穿著一襲緊身紫色長裙,容貌嫵媚至極,一顰一笑之間,仿佛都能引得天光明暗,令天地為之失色。

    飯館老板等人已經看得如癡如醉,只見那嫵媚動人的女孩裊裊婷婷,迎風擺柳一般。

    走到了臉色陰沉的方休面前。

    “哥,好久不見!

    女孩激動萬分說完,俏臉一寒,森然望向滿臉尷尬的飯館老板。

    “我哥是不是一直在你家送外賣?”

    “呃,這個,這個,也不是很久,就,就送了兩個月而已……”

    飯館老板結結巴巴,在這個女孩強大的氣場面前,莫名有些心虛。

    啪!

    女孩揚起芊芊素手,猛然扇在飯館老板的臉上。

    “敢對我哥這樣呼來喝去,要是在龍城,你已經被丟到大街上喂狗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有没有好玩的棋牌游 特马12生肖数字图 股票涨停时买得到吗 体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 福州麻将教学视频 买股票用什么软件好 3d澳门彩报1今天 919棋牌游戏代理平台 深圳风采开奖日 中国平安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