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都市最強狂少 > 正文 第97章 抓獲

正文 第97章 抓獲

    剛說到這里,突然注意到李姚,臉色一僵,忙敬禮道:“李隊!

    其他人見狀,都臉色一變,那位黃哥亦是如此,誰也沒有想到李姚會是警察。

    “他們幾個襲警,都給我帶回去,一個也不要放過!

    李姚沉著臉說道。

    “是!

    四名警察忙點頭答應。

    “喂,臭三八,你別胡說八道,我們什么時候襲警了!

    那個有紋身的男人大叫出來。

    四名警察聞言,都知道那人慘了,李姚可是出了名的脾氣火爆,又有家庭背景,很少有人敢去惹的。

    果然,砰地一聲,李姚一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肚子上,冷聲道:“現在再多告你一條罪,侮辱警務人員,給我帶走!

    “是,李隊!

    四名警察都擦了擦冷汗,押著這些人走出了包廂。

    下面三人也不能繼續吃飯了,走出飯店之后,李姚便離開了。

    方舟跟沈如影也沒急著回家,他們在街上閑逛,直到下午五六點方才到家。

    第二天,兩人哪都沒去,沈如影趴在沙發上,擺動精致的小秀腿,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著電視。

    方舟坐在一旁,明里看著電視,暗地里卻瞥著沈如影,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也不能怪他如此,實在是沈如影今天穿的很性感勾人,火紅的睡衣,如煙紗似的,肌體若隱若現,大腿以下暴露在空中,猶如霜雪一般,白皙而有光澤。

    “喂,混蛋你看夠了沒有!

    沈如影陡然瞪著方舟,她早已經知道對方在偷看自己了,盡管不損失什么,但還是覺得不自在。

    “沒看夠!

    方舟很無恥的搖搖頭,也不再偷偷摸摸的,轉過去光明正大的在她身上掃視。

    “色胚!臭不要臉的,還不轉過去!

    沈如影臉一紅,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嘿嘿!狈街酆俸僖恍,也沒轉頭,笑道:“這件睡衣哪來的,怎么以前從來沒看你穿過!

    “我剛買的,怎么樣,好看吧?”

    提起這身睡衣來,沈如影很高興,忘記了剛才的不快,站起來轉了個圈。

    “何止好看,簡直太美了!

    方舟連連點頭,鼻血都差點流出來,這件火紅的睡衣將沈如影襯托的如妖嬈的妖女一般美麗。

    “我也覺得不錯!

    沈如影一笑,看見方舟的目光色色的,又將臉拉下來,道:“小色胚,不如你用那種眼光看我!

    “我用哪種眼光了?”方舟笑瞇瞇的。

    “就是……就是那種!

    沈如影臉一紅,猶如一抹煙霞爬上青山上。

    “哪種?”

    方舟故意裝糊涂,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臭混蛋,我不理你了!

    沈如影臉上又多出一抹煙霞,憤憤的轉過去,背對著方舟,仿佛是真不搭理他了。

    “你這件睡衣什么時候買的,在哪里買的……”

    方舟坐到沈如影的身畔,笑著引其說話,他知道沈如影的性子,嘴里說不理,實際上展眼便會把它拋到九霄云外。

    果然,他還沒說三句話,沈如影又轉過臉來,跟他笑嘻嘻的說起來。

    兩人正說的歡快,桌上的手機響了,沈如影瞥了一眼,道:“你的手機響了!

    方舟把手機拿來一看,卻是警花李姚打過來的,不由的接通,放到耳邊,道:“喂,李姚什么事?”

    “記得昨天在包廂里遇見的那個黃哥嗎?”

    李姚的清爽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

    “當然了,怎么了?”

    “我今天查了下他的來歷……”

    黃哥本名叫黃崇仁,35歲,是帝皇俱樂部的老板。

    這帝皇俱樂部非同尋常,是濱海市最大的俱樂部之一,很多富豪都是它們的會員,而且跟黑道上的水月幫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黃崇仁本身也是個人物,有數億的身價,在黑白兩道也都吃的開,昨天跟他一起吃飯的那一幫人就是水月幫的。

    “你對我說這些做什么?”方舟疑惑。

    “沒什么,我是想提醒你,黃崇仁吃了這么大的虧,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可能不敢動我,但是你的話,就難以預料了!

    “既然這樣,你就把他關個十年八年的,他想要找我報仇也不行了!

    方舟笑著開玩笑。

    “混蛋,他又沒犯什么重罪,我怎么關他十年八年的,你還真站著說話不腰疼!

    “跟你開玩笑的!

    方舟見對方認真了,忍不住笑起來。

    “王八蛋,我跟你說正經事,我卻和我開玩笑!

    手里傳來李姚的咆哮聲,方舟笑著道:“好好好,我知道這些了,還有什么事嗎?”

    “黃崇仁在警局也有朋友,下午他跟那些人就會被放出去,你自己看著辦吧!

    方舟還想說話,但是李姚已經掛斷了電話,不由的苦笑一聲。

    “怎么了,是誰打來的?”

    沈如影見狀,由不得相問。

    “李姚!狈街刍貞。

    “她跟你說什么了?”沈如影好奇。

    “沒什么,不過是隨便聊聊!

    方舟沒把剛才的對話告訴她,如果跟她講的話,也只會讓她擔心,不起什么作用,還不如瞞下來。

    晚上八點,方舟跟沈如影在外面吃夜宵,兩人坐在紅帳篷中,邊喝啤酒邊聊天。

    吃完之后,方舟跟老板結賬,遂與沈如影一起走出來,在月下閑逛。

    陣陣晚風吹來,萬葉鳴動,拂在人身上,有一股說不出的舒暢。

    不知不覺中,兩人來到一座石拱橋上,見水波蕩漾,清輝漫灑,風光有趣,不由的駐足,欣賞這片晚景。

    “蹬蹬瞪……”

    突然,一陣腳步聲響起,前方轉角處,有七八人出現,快步向這里靠近。

    方舟眉頭微蹙,很明顯來者不善。沈如影的臉色亦變了,轉身過去,失口叫道:“那里也有人來了!

    在他們的后方,也有七八人趕過來,手里都擎著刀棍。

    這里很安靜,很少有車輛過往,唯有兩對情侶在石橋邊低頭私語,在看到這些人后,也都嚇的逃走了。

    展眼過后,方舟兩人被他們團團圍住,一位有紋身的男人走到近前,面目兇獰,怒眼圓睜,道:“小子,你沒想到我們這么快又見面了吧!

    “確實沒想到,你們行動還挺快的!

    方舟點頭,這人就是昨天包廂里遇見的那位有紋身的男人,亦是水月幫的人。

    不用說也知道,是黃崇仁想要報復他,所以讓這些人過來。

    果然,這個有紋身的男人瞪著眼,罵道:“媽個戈壁的,昨天你很有種嘛,跟那個臭警察把黃哥打成那樣!

    “喂,是他先來惹我們好不!

    聽對方這樣說,沈如影忍不住插口,這些天她也見過不少場面,有點習以為常了,且又有方舟在身邊,所以倒也不怕這些人。

    “臭女人,誰讓你多嘴了,信不信我把你賣去做雞?”

    帶紋身的男人怒眼圓睜,狠狠地瞪了沈如影一眼。

    “說話客氣點!狈街劭粗,語氣平淡。

    “哈哈,他說,讓我說話客氣點!

    帶紋身的男人大笑出來,仿佛是聽見笑話一般。

    “哈哈……”

    周圍的混混都跟著大笑起來,看著方舟,眼中閃過不屑。

    帶紋身的男人陡然止住笑聲,惡狠狠的盯著方舟,道:“小子,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兩腿打斷,扔在路上,讓車子壓死你!

    “信,怎么不信!

    方舟點頭,話語平靜。

    帶紋身的男人見狀,沒有多想,只以為他怕了,忍不住大笑道:“小子,你是不是你怕了?今天只要你磕三個響頭,喊我一聲爺爺,我就饒過你!

    “你剛才說什么,我沒聽清!

    方舟豎著耳朵。

    “只要你磕三個響頭……”

    帶紋身的男人真以為方舟沒聽清,又將剛才的話重復一遍,誰知方舟搖搖手,道:“不是這句,是下一句!

    “喊我一聲爺爺!

    “孫子真乖,爺爺給你錢去買糖吃!

    方舟說著,真的拿出一毛錢出來。

    “噗哧!”

    沈如影聞言,忍不住笑出來,猶如枝頭上的花兒在亂顫。

    “你……”

    帶紋身的男人明白過來,頓時氣的滿臉鐵青,眼中欲要噴出火來。

    尤其是看到方舟遞過來的那一毛錢,讓他有一種很強烈的羞辱感,他堂堂七尺男兒,竟然讓人這樣說,而且拿出的居然只是一毛。

    “給我打斷他的雙腿,再把這個女人抓回去,讓兄弟們享受!

    “是!”

    眾位混混都興奮起來,沈如影那樣的美女,誰不想跟她上/床,他們如同打了雞血似的,向方舟沖上去。

    “嘭……”

    六七把砍刀從頭上砍下來,下一秒就要見血,可是方舟從容若定,臉上無絲毫表情,他連打出數個巴掌,在空中留下數個掌影。

    “啪啪……”

    一連串清脆的耳光聲傳出來,面前的六七人,臉上都出現一個血掌印,兩三顆牙齒迸飛出來,他們都橫飛出數米遠,狠狠的摔在水泥路上,不知死活。

    其他人都吃了一驚,連那個帶紋身的男人亦是如此,盡管已經在包廂里見過方舟的身手,可此時再看到他瞬間將六七打飛出去,還是會感到心驚。

    “兄弟們不用怕他,一起上,弄死他!

    帶紋身的男人大喊出來。

    聽老大如此說,眾位混混也感覺膽氣壯了很多,又向著方舟沖上去。

    “不知死活的家伙!

    方舟冷笑,看到這些水月幫的家伙,不由的想起劉成來,已經過去數天,想來這光頭男應該被放出警局了。

    心里想著這些,他卻腳步不停的沖過去,猶如一陣疾風一般,在眾位混混之間回旋,只能看見他模糊的影子。

    帶紋身的男人眼中駭然,怎么也沒想到方舟這么厲害,簡直有點不像是人類。

    在他驚駭的目光中,那些混混們一個又一個倒在地上,嘴里發出痛苦的哀嚎聲。

    數十米之外,同樣有一群人極為震驚,全部張大嘴巴,不敢置信。

    “這家伙,怎么這么恐怖!

    一位身穿名牌服裝的青年好久才回過神來,他渾身上下極為華麗,散發出一股奢侈的氣味,只是人又丑又胖,滿臉橫肉。

    “朱少爺,現在怎么辦?”

    一位穿西服的大漢問道。

    這人正是朱偉,自那日灰溜溜的回家之后,他整頓軍馬,花重金從外面請來五名保鏢,加上之前的四名,總共有九名保鏢。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斗牛a组30万大奖20l8年 000042股票分析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跨度走势图 股票操盘手回忆录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华东联销15选5玩法 广东11选5玩法说明 外盘期货配资公司 上海十一选五任五基本走势图 股票融资公司靠谱认准大牛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