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他以時間為名 > 正文 007 心思都用在不務正業上了

正文 007 心思都用在不務正業上了

    一場暴雨罕見狂降敦煌,除了交通出行外,最受影響的恐怕就是山上的石窟了。

    網上的熱搜雖說下去了,但對于敦煌石窟關閉這件事外界都還在議論紛紛,石窟里的壁畫和彩塑都是千百年來歷史文明的見證,石窟有任何異常消息沸騰,壓力自然就會落在研究院身上。

    關于石窟關閉現狀和外界的質疑聲,胡翔聲沒對江執隱瞞,語重心長說,“西方大多數是濕壁畫,咱們敦煌這邊都是干壁畫,這干濕壁畫的區別和修復手法的差異性你是最清楚不過的了,本來呢,敦煌壁畫的病害就多樣復雜,現在又遭遇這場大雨和灌水,一下子給院里的修復師帶來不少壓力啊!

    兩人說話間是站在南區南段一層的石窟前,窟門沒鎖,里面偶爾傳出交談聲。

    午后的陽光更烈,眼能瞧見山壁被晃得金黃刺眼,聽說大暴雨豐了宕泉河的水位,可瞅著石窟下鋪就好的走道上已是厚厚一層黃沙,燥得一絲水分都沒有,偶爾風過,都能聽見沙粒游走剮蹭瀝青地面的聲響。

    停展階段,石窟內外都安靜得很,江執站在群窟之間。

    有腳步聲來源于打掃的工作人員,在悶頭清理朝陰處幾乎要將甬道糊死的沙土。位置較低的石窟難逃被灌水灌沙的命運,聽說這些天是全員上陣,壁畫修復師們更是日夜不停歇。

    江執抬頭瞅了一眼石窟上的編號,98窟。這邊胡翔聲敲了兩聲窟門隨即進入,對他說,“這個窟啊從98年開始修復,一直到13年基本完成,本來就剩下些收尾工作,現在被雨灌了,師傅們大半心血都搭進去了!

    窟內有七八名工作人員,除塵的、測量的、灌膠的、回貼的,工作有條不紊進行,瞧見胡翔聲進來后紛紛同他打了招呼,又顯然對他身邊的江執挺好奇。

    胡翔聲沒打擾他們的工作,同江執簡單介紹,“目前我們的保護工程有進度要求,像是歐美許多國家,進度都是由修復師決定,需要的時間更長!

    江執點頭,的確如此。

    他環視四周,沿途細看,窟內由甬道和主室組成,有四身塑像,其中一身塑像有水漬沙跡,有工作人員正拿著棉球和鑷子小心剔除。

    見胡翔聲在盯著自己瞧,江執淡淡開口,“中心佛壇、四壁連屏的覆斗形殿堂窟的格式,是沿用了晚唐的石窟形制,四壁繪著的經變畫囊括了《報恩經變》《勞度叉斗圣變》《思益經變》《維摩詰經變》。石窟在底層,暫且不提這次的大雨,常年會被水分入侵和風沙侵襲……”

    說到這,他從衣兜里掏出除菌手套戴上,修長的手指輕輕按壓了石壁的幾處后,繼續道,“像是空鼓、酥堿、褪色這類病害必不可少,除此之外地仗層曾經有多處大的裂縫。病害復雜多樣,修復了十多年的確是挺快的了!

    修壁畫說白了就是修時間,有的修復師一輩子也許就耗在一幅壁畫上了。

    胡翔聲有贊許之意,“手指敏感,眼睛夠尖!

    出窟的時候視線有落差,陽光更覺刺眼,江執摘了手套后揉了揉發脹的眼角,胡翔聲沒停步,徑直去了崖面南段底層的另一窟前面。

    江執才兜里抽出條口香糖塞嘴里,心中嗤笑:這小老頭……

    第130窟。

    進去就能瞧見一尊通頂大佛,由鋼管和鋼板達成的腳手架階梯上行,有三人站在佛面下工作,這個洞窟正處于修復階段。這種大型洞窟里,需要搭建輔助工具,否則穹頂的工程無法完成。

    “這個洞窟開鑿于唐開元、天寶年間!焙杪暢媳葎澚艘幌,“師傅們正在修的就是南大佛,以前腳手架是簡易型,修畫的師傅們站在上頭很不方便,現在輔助工具越來越細化,尤其是電源和防火裝置都很齊全,所以能很清楚看見頂部的飛天,飛天的衣飾是用瀝粉堆金工藝做出來的,精美得很吶!

    江執嚼著口香糖點頭,又看了一圈周圍,借著光亮凝視穹頂,“浮塑團龍華蓋藻井,北宋時期!

    最后踱步到甬道西北墻角,蹲身下來查看,壁墻上的畫像已是漫漶不清,“剝離得可惜,三層盛唐、晚唐和北宋時期的壁畫,修復反倒成了雞肋!

    胡翔聲眼里對他的贊許更盛,說,“所以我們做了臨摹復原,尤其是后期的復原圖做得相當不錯!

    “誰做的?”江執隨口一問。

    胡翔聲笑道,“就是你見過的那個小姑娘,盛棠,別看她小,繪畫功底可是數一數二的!

    江執聽了這話后多少愕然,半晌后站起身,扔了句,“還真沒看出來!

    出了石窟,一側的甬道已經打掃干凈了,江執都已經走過去了,突然腳步一停,緊跟著又折回來。

    甬道最里側躺著一大截枯了的胡楊樹干,樹心挖空培了土,里面種了不少種類的多肉植物,再旁邊有些不是缺口就是破損的、卻被收拾干凈的瓦罐瓷盆泥碗的,也都種了各色多肉,長勢旺盛。

    多肉植物成了現代人的新寵后,株株就被裝進了各式各樣精致的小花盆里,像是這么隨性粗魯的養法倒是不常見,雖然江執也認為這種植物本該就這么養,不嬌慣,肆意生長順其自然。

    胡翔聲見他打量了半天,走上前說,“是棠棠種的,說種在這里能添點生機,長得是挺不錯的,有不少我都叫不上名字!

    江執吹了個挺大的泡泡,破的時候沾了滿嘴,舌尖一舔就如數歸位,哼笑,“怪不得滿紙荒唐言,心思都用在不務正業上了!

    胡翔聲聞言先是一愣,緊跟著恍悟說,“你想起來——”

    “胡教授!苯瓐汤洳欢〈驍嗨脑,目光落過來似笑非笑的,“兩處洞窟,試也試過了,現在也該跟我說說第0號洞窟的情況了吧?”

    **

    “查不到資料?孫猴子啊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盛棠盤腿坐在沙發上,啃著西瓜,旁邊放著小號收納桶,里頭全都是西瓜籽。

    “指定是個絕世高手,又指不定是悶聲發大財的那種,胡教授眼眶那么高,總不能請個資質平庸的修復師進洞吧!背啼诓僦豢跂|北普通話,大嗓門奇高。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31选7开奖结果今天 学生炒股赚百万 重庆幸运农场app计划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 浙江6 1开奖 股票权重股是什么意 黑龙江体彩61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定牛 时时彩万能6码 投配宝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