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他以時間為名 > 正文 006 有點秋后算賬啊

正文 006 有點秋后算賬啊

    胡翔聲是重慶人,好的就是又鮮又辣的火鍋這口,奈何在敦煌想吃到純正家鄉味挺難,盛棠剛來敦煌那會被他拉著吃了頓火鍋,也嫌人店里的底料做得不好,去了趟菜市場買了牛油和各類配料,做出來的底料那叫一個香,從那天起胡教授就有口福了。

    盛棠對辣不是很癡迷,但也能吃,尤其是每次來敦煌都能給胡教授做不少好吃的,她廚藝好,人又鬼靈,所以用美食來“要挾”教授這招十次有九次都靈。

    “不是我親手做的哪能好意思往教授您的肚子里進?我是特意飛了趟重慶買的本地配料。不過,既然進不了254窟,那我今晚就打道回府了!

    盛棠一改剛剛的可憐巴巴,瀟灑返身扯過背包,肩帶往肩頭上一搭,“回見了您內!

    胡翔聲都快頓足捶胸了,矯健地一步竄前死扯住她的包。

    她回頭沖他擠眉瞪眼的,“我去!教授!不帶吃不著就上手搶的啊!”

    “不是不讓你進窟,我說了嗎?我的意思是給你安排別的窟——”

    盛棠扭臉就走。

    “哎哎哎!焙杪暠Ф藢幙蓙G臉也不撒手放包的決心,趕忙道,“我是有特殊任務交給你的,是要跟個國際知名修復師合作,比你自己單打獨斗要有意義!

    盛棠一聽這話來了興致,扭頭看著胡翔聲,“國際知名修復師?是誰?”

    問完后驀地驚喜,將包一甩,趕忙給教授捶肩按摩的,一副諂媚,“難道是Fan神?”

    Fan神那可是她崇拜的偶像,她自認有才沒服過別人,唯獨服Fan神。

    他可是橫空出世的王手級啊,參與和獨立完成諸多文化遺產保護項目,例如米蘭王宮大廳、洛梅洛圣母大殿內中世紀的灰泥壁畫、喬托為斯克羅維尼教堂壁畫等,并且跟盧浮宮和巴塞羅那的加泰羅尼亞國家藝術博物館都有合作。

    只可惜,他出面工作時從不露出真容,有才華不喜歡交際,有人說他性格有缺陷甚至有抑郁癥。

    就在前不久他在退回一塊類似來自敦煌揭取的壁畫后對外宣布退隱,而退隱之前,他剛剛主持完成位于盧浮宮的達·芬奇名作《圣母子與圣安妮》的修復工作。

    胡翔聲聞言后面色遲疑,稍許后笑說,“那個……本事差不多,鬼才,跟你一樣!

    聽這口吻就不是Fan神了,盛棠微微挑眉,捶肩膀的手一停,那院里能請誰過來?更重要的是,如果隨便請個擅長西方壁畫修復的專家過來也水土不服啊。

    胡翔聲見盛棠遲疑不堅,心就放下大半,將她拉坐下后,順帶的將她背包安頓到安全區域,把剛剛倒好的湯推到她跟前,“你師母熬的綠豆湯,喝點吧,降暑!

    見盛棠一直盯著自己,他清清嗓子,“是這樣的,那位專家比較習慣獨立工作,但我會想辦法安排你進去……”

    盛棠心說這就是沒安排好的意思啊,剛要痛訴他這把年齡為了口吃的跟小輩耍賴,就聽手機響了。

    是胡翔聲的手機,接通后說了一聲“好”,掛了電話跟盛棠說,“正好,人來了!

    **

    院內,地面被輪胎卷了沙粒塵煙。

    盛棠跟著胡翔聲身后出大廳時,包師傅的車正好停穩。

    車門一開,從里面下來兩個男人。

    胡翔聲大踏步上前,盛棠雖說緊跟其后,但瞧著剛下車這兩人的身高身形總覺得有些眼熟。

    走在前頭的男子穿著清爽,俊朗的一張臉笑起來浪賤浪賤的,對著胡翔聲叫了聲“師父”,目光一轉落在盛棠臉上,微微一愕。

    盛棠瞧著眼前這張俊臉也是一愣,緊跟著兩人異口同聲,“是你?”

    胡翔聲一瞧這架勢笑了,“這是打過照面了?”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她是盛棠!庇挚聪蚴⑻,“他是肖也!

    肖也笑著補上一句,“也是我師父那位不成器的閉門弟子,原來你就是盛棠啊,總是聽說但沒見過,鬼才級畫家,小梵高嘛,繞了半天咱是一家人!

    對方挺熱情,反倒令盛棠無所適從,畢竟昨天招搖撞騙訛了對方五千大洋……世間何其小,老天爺何其喜歡開玩樂,怪不得當時就覺得他不大好糊弄,敢情他就是胡教授的那位赫赫有名關門弟子。

    這一腳她算是踹鋼板上了。

    擠笑問好,眼神落在肖也的身后。

    剛剛跟著他一同下車的男人沒立馬上前,他在環顧四周,然后佇立在耀眼的陽光里,身影高大挺拔,朝著一個方向看了許久。

    他戴著太陽鏡,盛棠看不出他的具體長相,只著他的側臉輪廓堅挺,他在看……盛棠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是在看石窟的方向?

    胡翔聲沒催促,一直耐心等待。

    盛棠看得真亮兒的,夠能擺譜了,敢讓胡教授這么等著。心思又微微一活分,難道,他就是胡教授說的專家?

    橫向縱向悄悄打量了一番,從身形看倒是看不出他幾斤幾兩重來,但隱隱覺著他像極了昨天的另一位冤大頭。

    念頭雜撞間那男人上前了。

    陽光落在他白得發亮的T恤衫上,讓盛棠不知怎的就想到了森林里的云杉樹,挺拔偉岸、又傲然獨立。

    他走到胡翔聲面前,出于禮節摘了太陽鏡,朝前一伸手,“胡教授,好久不見!

    旁邊的盛棠盯著他的臉,只覺眼前乍亮!

    怕是這輩子見過的男人都不及眼前這位吧,什么神仙顏值?同樣眼睛鼻子的長在人家臉上怎么就能……嗯,這!么!帥!

    心里像是撲騰過萬頭的大羊駝,腦子里嗖嗖閃過的都是自己零星看過的言情小說對帥哥的描寫字眼:薄唇星目,灑脫不羈……

    又或者再來點意境詩句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嵇延祖卓卓如野鶴之在雞群。

    也不怪人家剛剛擺架子,誰讓他長得好看呢,有顏值任性點那叫個性,只是這張臉……

    胡教授伸手相握寒暄了幾句,為盛棠介紹,“他是江執,你可以叫他嗯……江醫生,我剛剛跟你提過的壁畫修復專家!

    盛棠閃過腦的第一反應是,啥?僵直?第二反應是:果然剃了胡子更好看……

    江執將太陽鏡往領口上一掛,雙臂交叉環抱,狀似悠閑,笑,“呵,又見面了!

    這口吻,有點秋后算賬的架勢啊。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北京快3人大小精准计划 彩票泳坛夺金 2020年最有潜力的股票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图大乐透 辽宁35选7开奖号结果 东北期货配资 广西快3预测推荐号码 股市行情分析图 30选5开奖号 快乐十分中奖概率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