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狂野十八少年時 > 正文卷 第七十一章 女鼓手

正文卷 第七十一章 女鼓手

    “大家先自己想一下剛才老師演奏這段曲子的時候都用了那些指法,我出去一下!

    李勝河走出教室來到萬帆三人面前:“你們三位是...?”

    “老師您好!我想問一下你這吉他班是怎么學習的?”

    “一個月十塊錢,包教包會!

    “老師您貴姓?”

    “免貴姓李!

    “李老師,那么要多長時間能學會?”

    “這個吧因人而異,如果是自己娛樂一下,彈奏幾首歌倒是用不了多長時間。但若是要登臺演出什么的,沒有半年以上的時間是拿不下來的!

    確實,如果就簡單的彈幾首歌跑到姑娘們面前裝個比什么的,有一兩個月估計就可以宣布成功了。

    “李老師,吉他我會一些,就是水平差一點,我是想深入的學習學習!

    “那你進來彈一段我聽聽!

    面前這個青年看樣子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李勝河有點不相信萬帆會彈吉他。

    萬帆也不矯情,跟著李勝河進了教室。

    可是彈啥呢?

    那些吉他世界名曲他根本不會,那就只能挑他會的彈了。

    《像夢一樣自由》前奏的吉他伴奏很有特點,萬帆就開始彈這一段。

    可惜這是把木吉他,沒有電吉他那種震撼的效果。

    “像夢一樣自由?你會這個?”萬帆剛把前奏彈完,李勝河就驚訝地問了一句。

    他驚訝不要緊,萬帆也驚訝了。

    李老師竟然知道這首歌?這不可能呀!

    按理說李勝河不可能知道這首歌的。

    有可能就是他去過京城并且恰好在火鳥酒吧聽到過,再一個可能就是趙永泉的那本磁帶出版了。

    難道那本磁帶出版了?這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是出版也不可能這么快出現在紅崖市場上吧?

    他從京城回來才幾天呀?

    滿打滿算也才十多天,紅崖市場就有賣的了?

    就是盜版也不會這么快吧?

    “李老師!你聽過這首歌?”

    李勝河有點得意:“嘿嘿!我昨天才從首都回來,昨天我在首都車站等車的時候,無意中聽到一盤搖滾帶子,然后就看到車站的小販在盡力推銷這盤帶,有很多人在買我就買了一本,里面就有這首歌我當然知道了!

    李勝河說話的同時,在他的書桌里拿出一個包,從里面翻出一盤錄音帶。

    萬帆就看到了這本黑色封皮很有金屬感的錄音帶。

    不過包裝很一般,怎么看都像盜版,難道趙永泉沒有走正規的渠道?

    這種可能是非常大的,走正規渠道不可能這么快出來的。

    “這是我這輩子認為買過的最值得收藏的帶子,因為里面的歌曲首首經典,這些曲子都是出自一個叫...”

    李勝河裝比失敗,忘記了作曲者的名字,手忙腳亂地區看磁帶。

    “叫萬水千帆!這個名字有點奇怪,莫非是日笨人!”

    萬帆這個心累,這是誰把他的名字這么使用的?一定是白笙這個牲口,好像自己對他解釋過自己的名字來歷。

    “對了!我是從磁帶上知道你剛才彈奏這首曲子的,你是怎么會這首歌的?”李勝河這才反應過來。

    “嘿嘿!十多天前我在首都待了一個禮拜,碰巧在一個叫火鳥的酒吧里看到有幾個樂隊在演出,正好聽過這首歌,我就記住了!

    這個解釋說得通。

    萬帆沒說這些歌都是他做的,擔心李勝河接受不了現實的打擊。

    “噢!前些日子你也去首都了?”

    “我是七月三十一號去的,八月八九號回來的!

    李勝河點點頭,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

    “你的彈奏雖然時間短了點,但我聽出來了,你的吉他是自己摸索出來,沒有經過什么高人指點!

    對李勝河這個結論萬帆持贊同態度。

    “你來我這兒,一兩個月我保證讓你的演奏水平脫胎換骨!

    李勝河面色平靜,沒有一點因為自詡高人而沾沾自喜的表情。

    確實有點高人的風采。

    “李老師!我是個工人,白天好像根本就沒時間來學!

    “晚上我們也有晚班,你可以晚上來!

    晚上他也沒功夫來呀!除非他在工廠住宿。

    這個問題倒是可以考慮。

    “這個我要考慮考慮,也許三四天,也許下個月我一定來!

    這一切要等肖永祥那邊能否給他解決打火器的問題。

    待打火器的問題解決了,他才會決定是住宿還是不住。

    “吉他班的大門隨時為音樂愛好者開著,你什么時候來都行!

    萬帆和李勝河揮手告別,和汪春江兄妹準備下樓。

    就在萬帆準備下樓的時候,耳尖的他好像聽到了哪里傳來了隱隱的鼓聲。

    雖然聽得不太清楚,但萬帆還是聽出了這鼓聲打得很標準。

    想了想又轉回到李勝河的學習班門前。

    “李老師!我好像聽到打鼓的聲音,這里還有架子鼓學習班嗎?”

    李勝河往樓下對面一直:“二樓對面就有個架子鼓班,具體哪個屋子我也不清楚,你自己去找找看!

    萬帆道聲謝,轉身和汪春江兄妹下樓。

    “小萬!沒看出來你還會彈這個!

    “呵呵!這次去京城認識了幾個唱搖滾的,就跟著他們混了幾天,現學的。汪哥!你們先回去吧,我去看看打鼓的!

    “那好!我們先回去了!

    汪春江和他妹子直接下樓回家了,而萬帆下到二樓就向對面走去。

    文化宮是一個圓形的大樓,萬帆順著環形走廊就走到了對面,順著聲音也就找到了鼓聲傳來的教室。

    讓萬帆做夢都沒想到的是打鼓的竟然是一位美女,身體隨著踩底鼓而發出有規律的顫動,腦袋后的馬尾巴甩來甩去。

    關鍵是隨著鼓聲和身體的顫動,她的某個部位也呈大海揚波的態勢,怎一個波濤洶涌。

    不過這臉就有點像三九天的西北風一樣有點冷了,倒是有幾分白雪初次見面的樣子。

    再看打鼓女對面聽課的人。

    握草,與李勝河的吉他班稀稀拉拉的人相比,這里的人氣可就旺盛多了,足有二三十個,而且大多都是男性。

    只是這些家伙是來學打鼓的嗎?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