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穿越小說 > 庶族無名 > 第一卷 螻蟻 第五十六章 箭書

第一卷 螻蟻 第五十六章 箭書

    次日一早,太平教的人開始催促人們起身,陳默將黑子藏好,方才跟著眾人一起出來,心中有了計劃,所以今天的陳默格外的積極。

    不過跟之前那一場攻城不一樣,這一次,那位渠帥周方派出一部分太平教將士出來,將這些難民分開,也沒有細分,反正幾十上百人一支,由十名或是五名太平軍將士摻雜在其中,負責統領這些難民。

    身在其中的陳默是沒有發現什么變化,不過站在曲陽城頭看去,便能發現今日的太平教軍隊跟之前有所不同,雖然陣列還是有些亂,但至少看上去有那么幾分樣子了。

    “不想這太平教中還有懂些治軍之人!”臧洪看著太平軍的變化,并沒有太多驚訝的感覺。

    張超點了點頭道:“還做了長梯出來,今日之戰,怕是難以向前日那般容易!

    這守城又非兩軍對壘,對方陣型排的好也沒用,真正威脅守軍的,是那一架長梯,雖然不是云梯,能夠被輕易推出去,但總歸這幫太平教的人有了些蹬城的手段,如果真讓這些人沖到城下,還是有威脅的,這城中人馬不過數百,一但進入消耗戰階段,哪怕一個人能換對方十個,他們也換不起。

    “讓人以戈守住四方,看他們長梯搭上來,便以長戈將之推倒!标昂榭戳丝磳Ψ降年囌,也贊同張超的話,這么多長梯,真讓他們搭在城墻上,那可就是一場苦戰了。

    “這里只有三百余縣衛,哪還有人?”張超無奈道。

    “此前已在城中命縣尉征發民壯,讓他們上來協助!标昂榘櫭嫉。

    “這些民壯還需在城中維護城中秩序,若是將他們派上來,有人在城中生亂該當如何?”張超有些有遇道。

    “那不正好,將城中剩余殘黨盡數殲滅!”臧洪扶著女墻,朗笑道:“上次我等清查城中太平教徒,已然擒獲許多,便是有些許疏漏,也難成大事!”

    最終,張超還是擔心城中穩定,沒有將所有民壯都叫上來,只是調來一半,發了長戈專門負責將各處搭上城墻的梯子給頂下去。

    這東西不是云梯,不但帶著倒鉤,底部還有專門固定的底座,很難推動,尋常的梯子只需用東西一頂就能推出去,這也是為何哪怕面對數萬太平教的人馬,臧洪和張超還能再敵樓上談笑風生的緣故,攻城器械的缺失,哪怕對方人再多,也沒辦法爬上來,就算現在有了梯子登城的點也是數得著的,很容易對付。

    更何況雖說剛才在夸對方懂治軍,但治軍跟打仗是兩回事,裝備上的差距更無須多言,大多數人都是難民一般的存在,根本不具備威脅性。

    太平軍今日顯然是動了真格,大量太平教精銳摻雜在人群中負責指揮,至少不會像之前那樣人家只是一波箭射過來,整個軍陣便都亂了,在這些太平教精銳的指揮下,一架架梯子被人抬著往城墻方向沖去,尚未到城墻,對方的箭簇已經落下來。

    “不要亂,后退者就地格殺!”一名太平教精銳揮手一刀便將想要后退的人斬殺,同時厲聲嘶吼道:“給我沖!”

    別看難民人多,但多數都是怯懦之輩,面對這些太平教精銳的兇殘,根本沒有反抗的想法,只能在他們的催促下繼續前行。

    陳默殺過人,骨子里也多了股悍氣,并未被嚇住,不過這個時候如果掉頭跑,肯定是找死,太平教那些精銳他怕是一個都打不過,而且他也沒準備跑。

    短弓已經拎在手中,包裹了血書的木箭已經搭在弦上,只是此刻距離城墻少說還有近百步,這個距離,陳默可沒辦法把自己的木箭射到城墻上,只能盡量低著頭,跟著人群朝著城墻方向涌去。

    噗~

    城墻方向的進攻明顯強了許多,冰冷的箭簇帶著強大的關興從天而降,就在陳默身側的一名漢子毫無征兆的被一枚箭簇貫穿了頭殼,僵立了片刻之后,直挺挺的倒下去。

    陳默的心臟狠狠地跳了跳,這從天而降的箭簇毫無規律可循,他便是有望運的本事,能夠看到誰的運氣旺,但普通人能有多強的氣運,通常都是對方箭出的那一刻,人身上的氣運才會出現變化,靠這個是很難避開的。

    這個時候,陳默也只能仗著體型相對瘦弱,盡量低下身子,讓周圍的人成為自己的天然屏障,不容易受到箭簇攻擊,剩下的,就看命了。

    不過他們這些被趕在最前線的人,顯然并非城頭守軍的照顧目標,真正遭受重點關照的,還是后方負責幫忙壓制城頭守軍的弓箭手,并不是很多,而且守軍居高臨下,弓箭射程更遠一些。

    陳默混在人群中,仔細打量著城頭的守軍,他沒見過真正的將軍是如何穿著的,但從對方的衣飾之上,與其他人不同的,想來身份不會太差,陳默很快便瞄到幾個,此時距離城墻已經差不多只剩下三十多步,前排的人馬已經開始將梯子搭在護城河外往上爬。

    心中默默地估算著距離,為了保證自己的血書能夠被曲陽高層看到,他準備給每個人附近都射一支。

    到了二十步左右的時候,陳默猛然開弓搭箭,一支木箭輕飄飄的飛出去,輕微的尖嘯聲在這喧囂的戰場上并未引起注意。

    城頭上,縣尉正在指揮戰斗,卻見一枚木箭朝著自己奔來,在縣尉愕然的目光中,落在自己胸口的護心鏡上彈了出去。

    何物?

    縣尉愣愣的摸了摸自己的護心鏡。

    陳默有些遺憾,還是太遠了一些,再近些的話,應當可以射中其頭頂銀盔。

    換一個!

    陳默這次將目標放在一名文士身上,雖說是文士,不過身上也披著皮甲,陳默跟著人群往前幾步,再度出手射箭,這一次,他將箭簇設在對方皮甲的間隙之中,沒有被彈落。

    下一個!

    看到那文士好奇的將木箭拔出來,陳默有些興奮地捏了捏拳頭,繼續找尋其他目標……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网络李逵劈鱼漏洞技巧 刘伯温期期精选一肖 湖北体彩11选5前三组遗漏 福建36选7 旧版哈尔滨麻将下载 基金最佳配置组合 三分彩技巧 华人博彩网 jdb财神捕鱼安卓版 河北麻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