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穿越小說 > 庶族無名 > 第一卷 螻蟻 第五十五章 出路

第一卷 螻蟻 第五十五章 出路

    反抗被鎮壓了,所有人都閉上了嘴,但這并不代表心服,更多的是對死亡的恐懼,仇恨的火苗被壓在心底卻并未熄滅。

    至少陳默是這樣的感覺,若非不得已,他肯定不敢跟太平教的人直接對抗,但毀家之恨卻從未忘記,只是在他還沒有能力報仇之前,他選擇將這份仇恨埋在心底。

    “再這么下去,我們不是死在攻城的戰場上,便是被這幫人給殺死!被氐阶约旱乃薜,跟大郎等人說過這件事后,大郎咬牙道。

    是啊,不是攻城時被殺就是兵敗時被太平教殺,要不就是逃走后在路上餓死,眼下看來,似乎沒有其他出路。

    陳默摸索著自己的短弓,心中想著是否還有別的出路,繼續這般下去,他們好像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唉,若能進城便好了!辈虌鹪谝慌試@息道。

    進城?

    陳默腦子里突然覺得有什么東西閃過,看了看蔡嬸,又看了看母親,陳默盤算了片刻后,突然起身往外走去。

    “默兒,你去何處?”陳母見狀連忙站起來喊道。

    “娘親放心,孩兒去去就回!标惸穆曇暨h遠傳來,人卻已經沒影了。

    陳母有些擔心,一旁的蔡嬸笑著安慰道:“妹妹莫要多想,我看默郎頗有主意,或許想到了什么對策!

    “唉,能有何對策?”一旁的大郎坐下來,看著外面的景色失神道:“太平教這么多人,我們加起來也才五個……”

    “比人多,我們無論如何也比不上太平教,不過我們打不過,可以借力,子曰:君子生非異也,善假于物也!标惸嘀鴺O快顏色比較淡的破布進來,臉上難得露出了笑容。

    “何意?”大郎和阿呆茫然的看向陳默,不解其意。

    “就是說,人最厲害的不是他生就有多強的力量,而是善于借助外物,我們若與太平教抗衡,自然是以卵擊石,但太平教雖說人多勢眾,卻也未必不能敵,我等雖然打他不過,但朝廷的軍隊當不比其差!”陳默將布鋪開,一邊說,一邊用刀挑開食指,在陳母的驚呼聲中,開始書寫。

    “默兒可是想與城內守軍聯絡?”陳母有些心疼的看著陳默在那里以血寫書,她已明白了陳默的打算。

    “嗯,孩兒也不知該如何做,看看他們有無辦法,先與他們取得聯絡再說!标惸c了點頭道。

    “如今曲陽四門緊閉,就算寫好了,要如何送進去?”阿呆不解道。

    “用箭射進去!标惸谅暤溃骸懊魅杖羰窃俟コ,我會到陣前去,你們二人保護好我娘和蔡嬸!

    他的箭最遠也只能射二十步,想要把書信送進城中,就必須靠近城墻,向昨日那般躲在后陣混是不行的,根本就夠不到。

    “太平教的那些人也有弓箭,那么多弓箭,如何讓對方找到你的?”大郎皺眉道。

    “多寫幾張,剩下的,看命吧!标惸瑢懞靡粡,仔細的綁在木箭之上,食指已經流不出血來,陳默皺了皺眉,想要再割破一只手指,卻被陳母攔住。

    “時間尚早,等到晚上再寫吧,娘給你準備些東西!标惸干焓,攔住陳默,搖了搖頭,她是舍不得兒子這般傷害自己了。

    “找過了,沒有!标惸瑩u了搖頭道。

    “聽娘的!标惸笇㈥惸种械亩痰妒兆,語氣卻十分堅定,不容置疑。

    陳默只得聽從。

    陳母讓三人出去找些柴火,夜里御寒用,待三人離開之后,方才扭頭看向蔡嬸道:“嫂嫂,此番卻是需要嫂嫂相助了!

    ……

    傍晚,陳默回來的時候,看著母親給自己準備好的一缽血水,皺起了眉頭看向母親道:“娘親?你怎么……”

    “放心,女人每個月都有那么幾天是一直流血的,我兒放心用!标惸肝⑿χ参康,一旁的蔡嬸笑的有些勉強。

    “嗯!标惸惶靼,但仔細看了看母親,并無傷口,這才放心下來,用手指蘸了血水繼續開始寫。

    內容倒也簡單,首先自報家門,緊跟著是訴說自己從賊實屬被迫而非資源,此番以血書送信而來,是希望與城內取得聯絡,看是否有方法可助朝廷快速破賊,如果城內收到此信并愿意相信自己,可以在城墻醒目之處,立一座木樁,裹上枯草,他會將箭射在木樁之上。

    “他們未必會信!标惸缚粗惸瑢懞玫臅,對于一個十歲孩子來說,能寫出這樣的書信其實已經不錯了,不過陳母更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總要試試才行,孩兒不想從賊,而且娘也說了,太平教如今雖然聲勢浩大,但卻不可長久,我等當盡快設法脫身才是,此番雖然雄縣,卻未必不是一個機會!标惸J真道。

    “看默郎說話,不太像一個十歲稚童!币慌缘牟虌鸶袊@道,如今的陳默無論說話做事,給人的感覺都比較穩,不像個孩子。

    陳默雖是個孩子,但在夢境訓練營中習練箭術,一待就是七年,雖說大多數時候都是在練箭,但那種無人交流的環境中,對心智的磨練同樣有著重要意義,再加上后來先后經歷了廝殺,一路上所見到的黑暗,陳默的心智在這種環境中不斷地發生改變。

    陳母只是笑著點點頭,只是笑容中有多少苦澀,又有幾人能夠體會?人的成熟并非一蹴而就,這其中需要多少磨練和坎坷,恐怕沒人比陳母更清楚,若有可能,世間又有多少父母愿意孩子如此年幼便這般穩重?

    “娘,蔡嬸,下次再集結攻城,這戰場之上有時候身不由己,若是走散了,切記慌張,切記莫要摔倒,跌倒了,怕是爬不起來!标惸瑢⑿沤壴谀炯瞎潭ê,然后才一臉嚴肅的看向母親和蔡嬸,之前的攻城,潰敗之時,那自相踐踏的場面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默兒放心,娘懂!标惸概Ρ3种约旱奈⑿,不讓兒子擔心:“夜了,快些去睡吧!

    “嗯!

    陳默點點頭,外面的喧囂聲已經漸漸消失,夜幕降臨,漆黑的夜色中,除了睡覺之外,也沒有其他事情做,當下跟阿呆和大郎擠在一起,黑子趴在他們身邊沉沉的睡去,至于對系統那位神仙的跪拜,也只能在心中進行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