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穿越小說 > 庶族無名 > 第一卷 螻蟻 第五十四章 立威

第一卷 螻蟻 第五十四章 立威

    大郎變得話少了許多,不像往日那般整日咋咋呼呼的,自從在陳默這邊定下來之后,沒事就找塊石頭打磨自己那把柴刀,事實上,大家都在變,在生存的逼迫下,不變,就會死。

    當初為什么鬧得不歡而散已經記不清了,雖然只是一兩個月的時間,但在陳默的認知中,當初的事情似乎已經過去很久了,如今開始逐漸重新抱團,目的只有一個,活下去!

    陳默準備去找找還活著的人,眼下這情況,他們這孤兒寡母的若想不被欺負,就必須有更多人抱在一起,不然哪天太平教的人跑來這里強搶他娘親或是蔡嬸,陳默便是拼命也未必能改變什么。

    已經加固了幾次的草棚外面,陳默拿著幾根用刀削好的木棍細細的打磨著,弓箭是他如今最擅長的武器,雖然如今也弄不到更好地,但即便是短弓木箭,射對了地方一樣能要人命,沒事的時候,陳默會多給自己做一些木箭,為此,他還多了一樣木箭制作的技能,雖然等級有些低,但至少做出來的木箭能用,這便夠了。

    遠處的人群亂了起來,似乎有太平教的人來了。

    “默哥,大郎哥!快跑!”阿呆急匆匆的跑過來。

    “發生了何事?”陳默站起身來,皺眉問道。

    “太平教的人過來抓人了!”阿呆來到陳默身邊,喘著氣道。

    “這抓人總該有個由頭吧?”陳默安撫了一下黑子,皺眉道,這才剛來,還沒來得及下黑手呢,太平教因為這個來抓他的可能性不大。

    “這個沒聽清楚,不過他們確實是來抓人的!卑⒋裘H坏膿u了搖頭道。

    “你們在這里看著,我去看看!”陳默將短刀遞給母親,又把打磨好的木箭裝在箭囊里面背上,便朝那邊走去。

    “我與你去!”大郎也站起身來,拎著一把柴刀,眼中那股子仇恨似乎快要溢出來一般。

    “你這個樣子,別去,阿呆一個人我也不放心!标惸戳舜罄梢谎,搖了搖頭,現在的大郎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對太平教的仇恨,還沒弄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兒,大郎現在跟過去容易壞事。

    雖然陳默論年紀比大郎小了兩歲,但或許是沒有經歷父母在眼前被殘害這種慘事,陳默的心性雖然也變了,卻沒有變得如同大郎那般極端,更穩重,也更冷靜,遇到事情,也不會直接往極端的那方面想。

    不過這些問題,他也不好跟大郎直說,只能換個說法,蠱惑技能在達到二級之后并沒有如同其他技能一般給陳默任何信息,但陳默說話會更委婉一些。

    “是啊,大郎,阿呆還小,不懂事,這里也需要一個男人來照應!币慌缘牟虌饚颓坏。

    “那你小心些!贝罄蓯瀽灥膽艘宦,繼續去磨自己的柴刀。

    陳默點點頭,拎了根棍子往人群喧囂處走去,還沒到近前,一股血腥的氣息便已經涌來,這些日子,陳默對于血腥的氣味十分敏感。

    “我們為你們拼命,你們在后面殺人不說,現在還要殺人,左右是死,老子跟你們拼了!”人群中,陳默看到一名魁梧的漢子咆哮著對著周圍十幾個太平教徒,在他腳下,一名太平教徒被糞叉刺穿了胸肺,眼見是活不成了,再往后,自有一群人跟在他身后,氣勢洶洶的看著這幫人。

    “你在戰場上刺殺我教將士,已經有人看到了!殺人,自該償命!”那太平教徒顯然也沒想到這些人竟然有勇氣反抗,不過氣勢卻沒弱,他們都是經過訓練的教徒,或者本身就是各地的獵戶,跟尋常教眾不同,陳默在那群人中看到楊叔和李叔的身影。

    “他殺了我爹,我為父報仇有何不可?”那漢子紅著眼睛,一把將糞叉從那人胸腔里拔出來,帶起一蓬鮮血,遙遙指著這群人道:“老子也沒想過要給你們賣命,是你們把我們攆上了戰場,我爹沒死在人家手里,卻死在你們這群叛賊手中,如今還要我來償命,好啊,那便來,今日便是死,也不叫你等好過!”

    “爾等也要跟他一起找死?”那將領皺了皺眉,不是因為對面這十來號人,太平教力士不是經過訓練便是從各地征募來的厲害獵戶,三五個便足矣將這些人收拾,真正讓他遲疑的是周圍的人,四周的這些百姓已經開始向這邊聚攏,而且隨著漢子的言語,一股無形的怒火在醞釀,無形無質,但卻能夠明顯的感覺到。

    “找死?”漢子身后,一人冷笑道:“我等今日不死,明日一樣會死,你們毀我家宅,與其窩囊的餓死,還不如今日跟你等拼了!”

    一人拼命,萬夫莫敵,這話說的是夸張了些,但真到了那個地步,所有人都不管不顧的時候,那股子橫勁兒卻是極為滲人的。

    陳默在確定了跟自己沒多大關系之后,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同時在腦海中思索,若自己處在太平教的位置上,自己該如何處理這種事情?

    四周的人越聚越多,甚至有人開始鼓噪,畢竟太平教的將士雖然很強,但終究人少,如今這么多人開始一個個鼓噪起來的時候,場面漸漸有些控制不住了。

    矛盾其實早就已經存在,只是一直被壓制著,此刻隨著太平教窮追不舍的追究,終于將一直以來壓抑在所有人心中的怒火點燃。

    陳默在人群中,看向楊茂和李九的目光有些擔憂,楊叔和李叔就算再能打,這么多人若是真的動了手,怕是也……

    “噗~”正當陳默思索一會兒生亂是否有機會救下楊叔和李叔的時候,太平教后方有人射箭,一箭沒入那手持糞叉的壯漢胸口,緊跟著數十名太平教徒從兩側殺出,不由分說,對著那十幾人便是一陣亂砍。

    甚至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十幾名漢子便被砍殺一空,周方緩緩地從后陣走出,森冷的目光掃向四周,原本已經隱隱激憤起來的怒火,隨著十幾人被這般干凈利落的斬殺之后,瞬間消散。

    “還有么?”周方看向四周,皺眉道。

    “沒了,這是最后一個!蹦菍㈩I搖了搖頭。

    “收兵,再有作亂者,立殺無赦!”周方冷哼一聲,轉身向后走去,聲音遠遠的傳來:“讓人把這些尸體掛起來!”

    “喏!”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福利福彩十五选五开奖 足球皇帝 幸运赛车技巧全攻略 麻将胡了下载 股票交流论坛 不怕连挂的倍投 广西棋牌十三张 穷胡麻将技巧 11选5万能八码必中一注 电子天天捕鱼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