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重回八五之團寵是個技術活 > 正文 第52章 丟不起那個人

正文 第52章 丟不起那個人

    “豐豐,你回來了?咂不提前說一聲,奶給你弄點吃的……”

    進了院門,正好碰上端了一碰黑水準備潑水的老太太,老太太的表情,莫名緊張,祝豐豐跟著一愣。

    “奶?這是,你燒啥了?”

    “沒啥,先進屋,霞子也先進來,你爸出去了,晚上才能回來呢,先進來我給你們弄點吃的……”

    祝老太還沒說完,就聽到屋里傳來祝安的殺豬聲,慌的臉盆都顧不上,直接跑了進去。

    “奶,怎么回事?安子……”怎么成禿子了?臉上還到處疤疤瘌癩的。

    “還能怎么回事?大半夜不睡覺,窩被窩里點了蠟燭看書,結果睡著打翻了蠟碗子,全燒了……”

    看著大孫子捂著腦袋難為情,老太太又好氣又好笑。

    不是她半夜聞著不對勁兒,這孩子能把整個家都燒了。

    “不得了了啊你,你是豬頭嗎?被窩里點蠟,是你看我們家房子太結實了,準備開財門呢是不是?”

    祝豐豐說著,氣不過的又懟了熊弟弟兩下,才扒拉開他的手,看看他燒成鍋底的腦袋,而且越看越想笑。

    “怎么沒給燒成炭桿!”

    “呸呸呸,豐豐,不許胡說,安子也是被我影響了,總是省電,天黑了也舍不得照明,這往后,可不能這樣了……”

    “好吧,奶,我知道了……拿出來吧,讓我看看你不惜把自己燒成光頭,到底看的什么書,吸引力這么大!

    “嗷……奶,我難受,頭疼,我,我先睡一會……”

    這要是讓他姐知道了,他今天沒給燒壞,都能讓他姐折騰死了。

    “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沒那么用功,還敢糊弄奶,你給我等著,吃飽了再收拾你……”

    見嚇唬的差不多了,祝豐豐才幫著老太太下了兩碗面,跟同樣餓的肚子咕咕叫喚的柳霞祭了五臟廟。

    “霞子,你爸今晚可能回不來,要不你就跟豐豐擠一晚?”

    眼看著天色暗下來了,柳木匠也沒消息,老太太搓著手,有些不放心。

    “行啊……祝奶,我爸到底干啥去了?都這么遲了,不會是出啥事了吧?”

    “沒有,沒有,你爸跟你大伯一起去的,不會有事……”

    “我大伯?他來干什么?!”柳霞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就站了起來。

    “這個,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你爸臨走打了聲招呼,讓我操心一下雞豬兔子,說晚上就回來……”

    老太太有些為難,柳木匠臨走前特意叮囑她了,如果孩子們回來,不能跟霞子說實話的。

    “肯定是他們誰家又出什么事兒了,每次都這樣,平時就跟不知道有這么個人似的,一出事,肯定第一個找上門,不要臉!”

    柳霞對柳家那幫子親朋好友,是真的厭惡至極了,開口一點不客氣。

    “霞子!一個丫頭家家的,說話要注意……祝嬸兒,今天麻煩你了!

    柳木匠進門,抖了抖褲腿,順手接住了柳霞的書包。

    “不礙事,不礙事,你吃了沒,今晚面搟多了,我給你下一碗面吃了再回去……”

    不給柳木匠拒絕的機會,老太太手腳麻利的煮了碗蔥花面,笑著看他狼吞虎咽吃完。

    ……

    “說吧,今天干什么去了,他們找你又想撈什么好處?”

    柳家父女剛進屋,柳霞就一屁股坐椅子上,看著柳木匠,頗有些會審的意思。

    “你這丫頭……行了,就你三叔那娃子,以前沒注意,前天發現有疝氣了,這不是,咱們柳家本來就沒幾個娃子,你大伯喊我過去看看……”

    說起來,柳木匠就犯愁,柳家是真的人丁興旺,不說嫁出去的姑娘,就是兒子也好幾個,可現在,到了霞子這一輩兒,大多生的是姑娘,每次回老家,老太太都要念叨。

    “哼,肯定又是想讓你掏錢是不是?爸,我可跟你說好了,我這眼看著就要去外地念大學了,學費什么的你盡早湊,可別被那些人哄幾句又犯糊涂了!

    “盡瞎說,你放心,你的學費,爸都給你準備好了,只要你上進,以后就是念博士,你爸砸鍋賣鐵都給你供出來!

    “那我就放心了……那個誰,沒事吧?”起身準備回去睡覺了,柳霞才別扭的問了一句。

    “有些嚴重,之前他們沒操心,拖嚴重了,已經住到醫院里了,明天檢查一下,星期一動手術,今晚你大伯在醫院守著呢,別擔心了!

    平時看不出來,這時候卻很明顯,這孩子啊,性子像她媽,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不饒人,其實心里還是惦記的。

    “誰擔心了,我就是不想你見天兒跟著東奔西跑,至于那誰,跟我有什么關系,都沒聽他喊過一聲姐的,還不如安子呢!

    傲嬌一聲,柳霞已經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了。

    “提到安子,霞子,你三叔那里是真困難,爸的錢都存成定期了,就等著你上大學拿出來,你看,能不能問問豐豐……”

    “爸?你老糊涂了?這話你怎么說得出口?問豐豐干什么?那是豐豐的運氣,跟我沒有一分錢的關系,你讓我紅口白牙去要錢?我丟不起那個人!”

    “唉……這脾氣怎么就這么擰呢?沒讓你去要,我就想著,先問問豐豐,能不能借點,我現在這家活兒干完拿到錢就還回去,沒讓你去要……”

    他也知道這樣不好,可他不能眼睜睜看著侄子出事啊,現在醫院里一群人,都等著他拿錢回去呢。

    “爸,我看你是真的糊涂了,你想想,我要開這個口了,豐豐還要你還錢嗎?爸,我是真拿豐豐跟安子當親姊妹,這一旦開口,就回不去了……”

    “還有,今天你要是出事,不,我出事,爸,要是我有點什么事兒,你覺得大伯三叔他們會不會像你現在這樣幫忙?我能保證豐豐跟祝奶他們會想辦法,你能保證我三叔給我買一頓飯嗎?”

    “我……”柳木匠真的沒有底氣,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以自家兄弟的日子和性格,如果真困難了,肯定有多遠躲多遠。

    可……畢竟是自家親侄子。

    “你要真想幫你自己幫吧,反正我不會替你跟豐豐開口,都說遠親不如近鄰,那些人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嗎?還巴巴兒貼上去,被人宰也不冤!”

    重重哼了一聲,柳霞直接回了自己房間,結果越想越氣,實在坐不住,大半夜又偷偷摸到了隔壁。

    “怎么了?”

    “沒事……就我爸,每次都跟那些親戚摻和,我都不知道到底有他什么事兒……”

    “你是因為平時不跟那邊親戚接觸,可那些人畢竟是柳叔的親人,某種方面來說,在柳叔心里,那些人其實跟你一樣親密!

    “我知道,我要不知道,我能讓他每次提著豬頭去人家里,還連個好臉色都沒有?我就是氣不過,你說說我爸,每天干活那么累,掙幾個錢不容易……”

    “好了好了,不想了,咱們睡覺,明天上山采沙蔥花,今年夏天雨水好,估計洋蔥花也不少!

    “行吧,但我今晚要跟你睡!”

    “知道了,大半夜沒想讓你回去,睡吧,睡吧!

    ------題外話------

    ps:農村有講究,火燒財門開,其實就跟碎碎平安一樣,自己安慰自己的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