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總裁前夫好久不見 > 正文 第170章 你要為前途著想

正文 第170章 你要為前途著想

    就連許懷清自己都沒有發現,聽了穆謙城的詢問,她不自覺的想解釋。

    “穆謙城,你未免太自大了些,不管阿清為什么在這里,和你又有什么關系?”季子風冷笑一聲,語氣嚴肅。

    “你是和他來的?”穆謙城轉而瞥向季子風,語氣帶著絲絲醋意。

    許懷清看了季子風一眼,愣神片刻急忙解釋道:“不是!”

    “我…我和朋友聚餐,我該回去了!痹S懷清語氣有些慌亂,想直接繞過他們離開。

    “朋友?季子風?你還是愛他?”穆謙城不知道是為什么,就是想讓她解釋清楚,可聽了她的話,他反而是有些氣惱。

    “是我又怎樣,與你何干?”

    季子風冷笑的嘲諷著,話落邁步向許懷清走近了些。

    “你干什么?”許懷清冷著臉瞥了眼季子風,直接向一旁走了兩步,不愿和他靠近。

    “阿清?我送你回去,怎么樣?”季子風厚著臉皮,溫和的詢問著。

    許懷清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算了,我先回去了!

    走前,她抬眸瞥了眼餐廳,就算是為了景夏,她也不能說出她來這里的原因。

    “阿清……”穆謙城語氣略顯低沉。

    “穆謙城,你能不能別一直糾纏不清?”季子風氣怒的質問著,不爽的伸手想推搡他一把。

    穆謙城直接揮手打落他的手,神色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你這才是厚著臉皮!”

    “你!”季子風氣怒的瞪視著他。

    許懷清轉眸看了眼四周,不少來往的路人看著他三人,讓她有些不太舒服起來。

    “夠了,我走了!”許懷清怒喝一聲,直接邁步打算離開。

    “等等,我送你!蹦轮t城語氣認真,拉著許懷清的手打算一同走遠。

    季子風見狀直接攔住他二人的去路,他可不會給穆謙城機會讓他可以和許懷清獨處,那樣他的機會可就真的沒了。

    餐廳樓上,景夏透過窗簾望著樓下的情況,心中有些著急。

    原先看著季子風現身,他還沒怎么著急,可看見穆謙城現身后頓時讓他有些慌亂起來。

    見著他二人全都拉扯著許懷清,不許她離開,頓時讓他有些怒氣。

    “站!”汪天看著景夏神色氣惱的打算打開房門離開,直接低喝一句。

    “我要下去!本跋恼Z氣不太高興,想著許懷清的處境更是讓他忍不住的捏緊拳頭。

    “你下去做什么?”汪天冷著臉,語氣平淡的質問著。

    景夏手放在門把上卻沒有開門,他轉頭看向汪天,毫不猶豫的道:“我帶懷清離開!

    “你憑什么帶她離開?你要知道,你只要下樓了,那你的前途基本上算是廢了!蓖籼祀m說將事情說的嚴重了些,但結果卻也差不了太多。

    “我……”

    汪天見著他神色猶豫,直接起身走至他身旁,拉著他走向窗邊,“你低頭看看,樓下的兩個男人哪個不是人中翹楚,你若是前途廢了怎么和他們比,那時就算你想待在許懷清身邊,有機會嗎?”

    “可是…難道你要我眼睜睜的看著她……”景夏有些不忍的咬著牙,眼神深沉的看向樓下。

    他知道許懷清和季子風,穆謙城都有關系,可真是因為這樣,他更害怕許懷清被他們帶走。

    “你如果愿意放棄前途,我不會攔著你,但我告訴你,你不用先急著冒險,你看看那邊,那些就是這次追蹤你的狗仔,只要你現身,明天你必定又是頭條!”汪天語氣嚴肅,說的話卻半分不假。

    景夏站在原地,手撐在窗邊,垂眸看著窗外,心情極其復雜,汪天知道他需要好好考慮一下,直接悄然的離開了房間。

    “你們別白費心思了,我不會跟你們任何一個人走的。以前的事全都過去了,我不會選擇你們任何一個人!痹S懷清語氣認真,話落直接甩開穆謙城的手,冷著臉瞪視著他們。

    “我要走了,別跟著我!”

    穆謙城剛打算上前一步,可聽了她的話又有些猶豫的頓住腳步。

    “滴滴滴!”

    突然,車鳴聲響起,許懷清下意識的回頭瞥了一眼,只見一輛跑車停在她身旁不遠處,車窗搖下,一打扮潮流的男人對著她吹了個口哨。

    “懷清,你怎么在這?”

    “勛總,你回來了?”許懷清詫異的看向他,沒想到在這個地方竟然碰見了歐陽勛。

    “嗯,剛回來,你這是……”歐陽勛點了點頭,隨意的轉眸瞥向穆謙城二人。

    “我打算回去!

    “我送你?”歐陽勛指了指車座,語氣試探的詢問著。

    許懷清愣了一瞬,細想一下直接點了點頭,“那麻煩你了!

    “沒事,上來吧!睔W陽勛直接打開車門,等著她上車,轉頭看了眼穆謙城與黑著臉的季子風,心情愉悅的吹了聲口哨。

    穆謙城站在原地,眼看著跑車越走越遠,冷著臉直接向來時方向走去。

    “哼!”季子風氣怒不已,可許懷清已經走了,他也沒別的法子,只好獨自離開。

    說起來,他也覺得有些疑惑,許懷清竟然絲毫不記得舞會的事情,難道是他的問題。

    許懷清坐在跑車內,臉色有些低沉的轉而看向窗外。歐陽勛一邊開車,一邊瞥向許懷清。

    “懷清,有心事?”

    “沒事!痹S懷清語氣低落,并沒有想多談的心思。

    車內氣氛越發的怪異起來,歐陽勛猶豫了好一會,“他們都是因為你?你和他們……”

    “沒什么!痹S懷清語氣冷淡,顯然不愿多談。

    歐陽勛見狀,思索了片刻,猶豫的開口:“懷清,其實我……”

    他對許懷清一直有著除了工作同事外的另一種心思,但許懷清一直沒怎么表露心意,他也不想讓許懷清為難。

    “勛總,熙寶還在家里等我呢,麻煩你快點送我回去吧!痹S懷清回頭看了他一眼,語氣認真,但對他剛剛說的話題卻全然不提。

    “好,我開認真點!睔W陽勛點了點頭,默契的不再多說什么。

    許懷清轉而繼續望著窗外,臉色低落的思索著。說什么家里有熙寶等著全都是假話,她也不過是知道歐陽勛是什么心思,不愿和他糾纏罷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新版捕鱼大师 北方推倒胡怎么玩图解 一期一码最准期期中 浙江20选5开奖走势图查询今天 网络兼职正规平台881 真实靠谱的网赚平台排名 北京赛车计划公式 30选5复式买20个号多少钱 体彩6十1走势图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