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云躍農門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云康霖闖禍,出征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云康霖闖禍,出征

    就在眾人憂心忡忡之際,云康澤從陽城來信,信里先是問候了幾位長輩才說起正事。

    云楚天看完之后額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云玥則是狐疑地看著他,“爹,大哥信里說什么了?你好像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云楚天目無焦距地將信件遞給云玥,咬牙說道:“兒大不中留!老四真是好樣的!”

    云玥莫名其妙地將那封信看完,嘴巴張得都可以塞下雞蛋了,“這這這......這說的真的是四哥?”

    “難不成你大哥會特地寫一封信回來消遣我們?老子真的白白給人家養兒子了!那個不孝子,有種一輩子都別給我回夔州!”云楚天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

    云玥無語了,信上說云康霖自作主張答應成王成王妃入贅成王府,把成王夫妻倆哄得心花怒放,又見云康霖保管者自己的庚帖,就派人去請了云康澤過府談論云康霖和慕容雪的親事。

    不明所以的云康澤以為成王夫妻倆要把慕容雪嫁給云康霖,因為有霽月公主下嫁云家之事他也沒多打聽,答應得很是爽快,等親事定了才知道云康霖把自己給賣了。

    云康澤頓時氣得七竅生煙,又不能沖去成王府找云康霖算賬,生生憋著一股悶氣,顧晨在陽城,自然也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估摸著是這個原因才有云康霖前往匈奴這一事。

    云玥生怕云楚天氣出個好歹來,趕緊勸道:“爹,晨哥哥已經幫您罰了四哥,這次去匈奴正好讓他吃吃苦頭,還有這事您可千萬別讓爺爺奶奶我娘知道,要不他們真的能剝了四哥的皮!

    云楚天很想說他也想剝了云康霖的皮,回頭對上云玥擔憂的眼神,到底沒把氣話說出來。

    云玥安撫了云楚天之后開始琢磨顧晨此舉的用意,說好了去陽城調查丹藥,結果卻大張旗鼓的跟著宋相瑞去邊境參戰,他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還有云康霖,去了邊境也不知道能不能完好無損的回來?不過也該給他一點教訓了。

    跟著大部隊出發的云康霖正一臉郁悶地迎著三月的春風,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的,臉上沒有半點朝氣,跟在他身邊的顧晨好像沒發現一樣,怡然自得地騎著高大的駿馬,不時跟邊上的宋相瑞攀談兩句,氣氛還算和諧。

    只是云康霖這樣子實在讓人無法忽視,幾次之后,宋相瑞忍不住替他求情,“柳家主,康霖這孩子就是心智不夠成熟,做事莽撞,這門親事雖然定了,但成王和王妃并未在婚書上寫明入贅,還是可以商量的!

    顧晨自然知道這個道理,成王可是王爺,又不是沒有兒子,怎么可能真的讓云康霖入贅成王府,他生氣的點是云康霖做事完全沒經過大腦,婚姻大事又不是兒戲,怎么能不說一聲就私自定下,還不管不顧地要去入贅,現在云家都成了陽城的笑柄了,它若是不把云康霖弄出來,云康澤那邊更不好處理。

    “大將軍不用管他,給他三分顏色就能開染坊,也不想想云家現在是什么情況,竟然能說出入贅成王府這話,這是我姑姑他們不在陽城,要不康霖就別想完好無損的跟著我們出發了,還有一點,他要是不去邊境,只怕夔州那邊能馬上派人到陽城把他押回去!鳖櫝苛鑵柕氐闪嗽瓶盗匾谎,涼涼地說道。

    云康霖的腦袋垂得更低了。

    宋相瑞搖搖頭,囁嚅了兩下,不緊不慢地說道:“你要這么想,云家剛剛崛起,根基薄,鬧出點什么笑話也是情有可原,還能消除皇上的戒心,若是云家一平反就無懈可擊,這樣只會讓皇上忌憚,再說了,康霖性子就那樣,太后和成王王妃都清楚,大家也不會把他的話當一回事,也就那些心思不正之人會做些文章,大體上沒問題就成了。

    你也別對這孩子要求太高了,說起來這些年我也是看著他長大的,現在比起以前可是進步極大,不說別的,就說他那身功夫,都可以出師了!”

    顧晨順著宋相瑞的話不時打量云康霖一眼,撇撇嘴,評論了一句,“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宋相瑞一噎,發現這話聊不去了!

    云康霖始終一聲不吭,顧晨以為他在反思,也沒繼續刺他,等隊伍走了一個時辰,云康霖還是耷拉著腦袋,顧晨和宋相瑞才發現不對勁。

    “說你兩句就鬧脾氣了?”顧晨皺眉問道。

    云康霖還是不說話。

    宋相瑞讓親信去看一看,親信拍了云康霖一下,云康霖猛地抬頭,一副如夢初醒的樣子,“怎么了怎么了?到哪兒?”

    顧晨臉都黑了,宋相瑞也有些上火,橫眉豎目地吼道:“云康霖!”

    “到!”云康霖嚇得一激靈,聲音猛地拔高。

    看他那油鹽不進混不吝的樣子,宋相瑞頭疼地搖搖頭,顧晨冷冷地說道:“從現在開始,你不能騎馬,跟著普通將士一起步行!

    云康霖錯愕地指著自己,見顧晨不像開玩笑,不由得猛吞了吞口水,只能認命地下馬在后頭走著。

    那些尋常士兵見云康霖從前頭跑過來跟他們擠還有些奇怪,接觸了兩天,云康霖也跟這些人混熟了,他們不時跟云康霖說些葷段子,開玩笑也沒個度,沒幾天云康霖就被他們影響了。

    軍隊休憩的時候,云康霖跟著大家去打獵,正好看到顧晨,兩人只是說了兩句話,顧晨立馬發現云康霖不對勁,眉頭慢慢皺起,看云康霖的眼神充滿困惑。

    云康霖也跟著郁悶不已,嘟喃道:“晨子哥,你這么看我做什么?我這些天沒犯錯?”

    顧晨一副對牛彈琴的樣子搖搖頭,心里已經放棄拯救云康霖了,算了,還是隨他自生自滅好了!

    這么一想,顧晨立馬感到渾身輕松,也不再管云康霖是騎馬還是步行了。

    宋相瑞讓云康霖回來騎馬,結果那廝竟然拒絕了,說要跟著走,著實讓宋相瑞大吃一驚。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科创板股票查询 甘肃快3电视走势图 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高手 浙江体彩6 1开奖查询官网 五河北11选五走势图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股票基础知识入门 北京pk拾开奖查询 黑龙江22选五开奖公告 线上杠杆配资公司佳永配资炒股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