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 正文 222 親昵被撞破?你想當我后爸?(2更)

正文 222 親昵被撞破?你想當我后爸?(2更)

    公寓這邊,江承嗣離開后,沈知閑已經把孩子的換洗衣服找出來,準備幫兩人洗澡,讓兄妹倆早點休息。

    瞧著江宴廷送人回來,剛開口說了句:“時間不早了……”

    “你幫陶陶洗澡,我去給江江洗,這樣比較快,你一個人要忙很久!闭f著抱起江江就往另一個浴室走。

    伺候兩個孩子,的確忙不過來,江宴廷這理由,她沒法拒絕。

    江宴廷幫江江脫了衣服,幫他洗澡時,江江認真看著他,“爸爸,你是不是不想走?”

    某渣爹沒說話。

    “可是媽媽好像沒給你準備房間?那你今晚還是睡沙發?”

    “要不然你跟我睡吧,我有房間的,床也很大!

    ……

    江江那語氣,頗有點炫耀的感覺。

    江宴廷動作利索得幫他擦干凈身子,把衣服丟給他,“自己穿!

    穿好衣服,抱他出浴室,才讓他穿上新買的棉拖鞋。

    江江小嘚瑟,一看到那雙胡蘿卜拖鞋,小臉都垮了。

    “挑食不好,要從根源治,每天多看看胡蘿卜,可能慢慢就會接受了!

    “爸爸……”江江簡直想哭,他以后真的不嘚瑟了。

    陶陶倒是蠻喜歡這款拖鞋的。

    **

    兩個孩子安頓好,各自在房間休息,沈知閑這才松了口氣,只是看著亂糟糟的客廳,還是頭疼得要命。

    眼看著已過十點,沈知閑剛想再提讓他回家的事,就瞧見江宴廷,直接進了主臥,也就是她的房間。

    他不回家,跑她屋里干嘛?

    “江……”

    她推開虛掩的房門,入目就看到某人半掩的衣服,他……

    正在脫衣服。

    襯衫紐扣已經解開大半,露出一條細縫,可以隱約看到里面的肌肉紋理。

    兩人早就坦誠相見過,那時候的江宴廷只是學生,很是青澀,身形也偏瘦,身上只有平素打球運動形成的肌肉線條,遠不如此時帶給她的沖擊力更大。

    那時太瘦,現在屬于脫衣也有肉。

    “有事?”

    江宴廷對她的忽然闖入,并沒覺得太訝異,繼續慢條斯理解開扣子,將襯衣脫下來。

    精壯的腰身,漂亮性感的肌肉線條,隨著他呼吸,微微起伏的腹肌,男色惑人,這只要是喜歡的人,就算他不撩,單單是獨處,都會覺得興奮到心跳加速,更何況此時,她是存了心引誘。

    沈知閑手指微微收緊,手心緊張出了一層熱汗。

    你在我房間,把衣服脫成這樣,你還問我有沒有事?

    “剛才幫江江洗澡,孩子太皮,衣服被弄濕了,我烘干一下!苯缤⒁路旁谂瘹馄吷。

    江江:“……”

    “陶陶還在,我不能去客廳脫衣服,只能到你屋里了!

    沈知閑知道他是故意的,偏又沒法子,“那我先出去,再稍微把客廳收拾下!

    獨處一室,某人還把衣服脫成這樣,再這么下去,肯定要出事的,開門,她轉身往外走,還沒走出去,就聽到后面傳來腳步聲……

    她下意識轉身,眼看著他快速迫近,他上半身未著寸縷,她想伸手把他推開,指尖剛碰到他的皮膚。

    灼燙的,燒得她縮回手。

    就是遲疑得這短短瞬間,她就被抵在了墻上。

    “江宴廷!”沈知閑不知所措,他這個模樣,她都不好抬手推他。

    “我們聊聊!

    “聊就聊,你先……”沈知閑無奈,說話就說話,靠這么近,能說什么話啊。

    “你好像一直都在無視我!

    他身上高溫,呼吸很燙,就連緊盯著她的眼神,好似都熱意灼灼。

    “沒有!

    “你是準備只留下兒子,不要我了?”

    “我……”沈知閑和江宴廷分開始,是在冷戰鬧矛盾。

    “對承嗣都比我熱情!

    “他今天一直在幫忙,而且他是客人,那我肯定要……”

    “那我是你的什么人?”江宴廷越靠越近,說話的時候,每個咬字,呼吸都落在她臉上,恨不能掀起漫天山火。

    她本就是愛出汗的體質,此時渾身緊繃,出了層汗,潮熱,黏糊糊的。

    “閑閑——”嗓音沉沉,勾魂攝魄般,“我是你什么人?”

    “你先離我遠點,你要說話,我們就好好說……”沈知閑實在受不住了,再這么下去,她心跳太快,再這么下去,怕是要心力衰竭而死。

    只是她剛抬手,手腕就被他握住,再一掙扎,他手指往下,握住了她的手心。

    “出汗了,和我相處,就這么緊張?”

    “你靠我這么近,那我肯定會……唔!”

    沈知閑話音未落,聲音就被他封于口中……

    手腕被按住,固定在墻上,無法掙脫,此時男女之間的體力懸殊,讓她連掙扎的力氣都沒了,只能任由著某人為非作歹。

    ……

    兩個孩子都在,她實在不敢亂動,整個人都處于高度緊繃的狀態,所以她根本沒注意到,隔壁的房門,被偷偷打開了。

    陶陶原本是想下來喝點水的,屋子剛搬來,沒裝加濕器,此時房間溫度高,干得要命。

    她手腳本就很輕,探著身子出去,想找沈知閑幫忙,自然下意識要去她房間找她。

    剛走兩步,就看到江宴廷與沈知閑正……

    她眼睛睜得渾圓,就算年紀小,也知道他倆好像在親親,以前在電視上,每次看到這種畫面,都有長輩捂住她的眼睛,告訴她,小孩子不該看這個。

    可她是第一次在現實里看到,又是自己母親,一時嚇得不知所措,就在這時候,從身后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眼。

    陶陶被嚇懵了,也忘了尖叫,就由著那人又牽著她的手,兩人躡手躡腳得回到了屋里。

    “哥哥?”陶陶臉漲得通紅,不知該怎么辦?

    “怎么了?”江江倒是很鎮定。

    “他們……他們……”陶陶語無倫次,顯然剛才的畫面,對他造成的沖擊性太大。

    “就是親小嘴嘛!

    “……”

    江江自小也是被江承嗣帶大的,可能某些長輩對于這種事,諱莫如深,江承嗣卻毫不在乎,很早就旁敲側擊給他普及了男女方面的知識。

    這世上總有些猥瑣之人,他不過是想讓江江早些知道,男女有別,也讓他有自我保護意識,他對這種事,倒是沒什么所謂,就是陶陶被嚇得不輕。

    “其實這很正常的,不要怕!苯駛小大人一樣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出去干嘛?”

    “喝水,你呢?”他倆并不是睡在一個房間。

    “我也喝水!边@點倒是巧了,“你待在屋里,我去幫你倒水!

    江江出門,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動靜,江宴廷與沈知閑也知道避忌,自然很快就分開。

    “爸爸,我和妹妹都要喝水!苯故堑。

    “我幫你們!苯缤]穿襯衣,扯了外套,裹在身上,轉身去幫兩人倒水,沈知閑則回屋,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

    “爸爸,剛才你們在那個的時候,被陶陶看到了,她好像被嚇到了!苯舆^水的時候,特意提醒他。

    “我知道了,喝完水,去睡覺,妹妹那里我會去處理的!

    江江點頭,拿著杯子回到了自己房間。

    而江宴廷則端著水,敲開了陶陶的房門,“我能進去嗎?”

    兩人畢竟生分,又是女孩子,江宴廷語氣算是非常溫柔了。

    “可以!碧仗张老麓,站直身子,如臨大敵,她雖然小,卻也知道,有些事,不是什么關系都能做的,而且他最近與自己母親走得多近,她是看在眼里的。

    年紀小,卻不是什么都不懂。

    推門而入的這個高大男人,極有可能會成為她的后爸。

    “喝水吧!苯缤澭,將杯子遞給她。

    “謝謝!碧仗张c他仍舊非?蜌。

    “上床吧,地上很涼!苯缤⑻职阉У酱策呑,他身材高大,臂彎寬厚有力,抱她的感覺,輕松有余,與沈知閑抱她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江宴廷把她抱到床邊坐下,并沒離開,而是緊挨著她,小姑娘立刻就緊張起來。

    算起來,兩人還從未這么獨處過。

    其實江宴廷也有些小小的緊張,只是目前這情況,也沒辦法和她坦白,只想著稍稍安撫她一下,卻又不知該說什么?

    “陶陶……”

    “叔叔,你是要當我后爸嗎?”

    “……”

    “我都知道的!

    “抱歉,下次我會注意的!贝藭r的情況,也不好解釋別的,江宴廷只能如此說。

    父女倆第一次交談,兩句話之后,陷入了無比尷尬的境地。

    “那個……”江宴廷低咳一聲,“我給你講故事吧!

    “好!碧仗找诧@得有些局促,放下杯子,鉆進被子里。

    沈知閑一直在門口,聽著父女倆的對話,哭笑不得,她就知道,以江宴廷的性子,怕是應付不來,只是聽說他要講故事,忽然就緊張起來。

    他已經成功把一個孩子帶歪了,可不要在和自己女兒說什么暗黑童話了。

    可父女倆難得有這樣時光,她此時進去,把江宴廷趕出來不合適,她就在外面聽著,如果某人再篡改劇情,她就不客氣了。

    今天說的是美人魚的故事,有些奇怪的……

    他按照原本的故事情節,分毫不差的復述了一遍,倒是全無暗黑之色。

    “小美人魚太可憐了!碧仗諊@了口氣。

    “早點休息,明天四叔會過來帶你出去玩,要是他過來,你還沒起來,就不太好了!

    一聽這話,小姑娘鉆進被窩,乖乖睡覺。

    江宴廷嘴角一抽,自己和她說了這么久的話,還不如江承嗣一個名字好用?

    不過等他走出房間時,馬上就十二點了,時間太晚,衣服未干,沈知閑沒法子,又留他住了一夜……

    陶陶在這邊,她心底還覺得江宴廷是“外人”,總要照顧她的感受,所以他并沒強留在沈知閑屋里,而是推開了江江的房門。

    江江早已熟睡,隔天醒來,才發現渣爹躺在他身側,蓋著他的被子,睡著他的枕頭,把他擠到了床邊。

    “你睡著我的床,還差點把我擠下去!

    “自己睡覺不老實,差點滾下去,怪我?”

    “我什么時候睡覺不老實?”

    “你睡覺什么德性,心里不清楚?但凡和你睡過的人,誰沒被你踹過?”

    “……”

    **

    早上八點半左右,江承嗣就過來了,沈知閑給兩個孩子準備了保溫杯等東西,又叮囑感謝了江承嗣,才讓他把孩子帶走。

    “他一個人,照顧得過來嗎?”沈知閑不放心。

    畢竟有兩個孩子,而她對江承嗣的初印象,這是個高危的男人。

    “他可以!苯缤⒌故呛苡行判,“不是還要買東西?去商場吧!

    沈知閑這心底總歸是不踏實,他們出發去商場的時候,江承嗣開車已經載著兩個孩子到了自己經常來的賽車場……

    “四爺,怎么帶了兩個孩子啊!惫ぷ魅藛T笑道。

    “帶他們過來玩玩,見見世面,幫我找兩套適合他倆的衣服,還有頭盔護具……”

    ------題外話------

    四爺這個魔鬼,終于對孩子下手了!

    渣爹,你再不來,你兩個孩子,都要被帶歪了。

    江承嗣:我只是帶他們見見世面罷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有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中特一码网站 双色球三角码走势图 河北11选5预测专家推荐 六肖中特期期准精选蓝月亮 山东11选五5开奖结果一定牛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 安徽15选五开奖号码 香港6合宝典彩图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