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 正文 220 國際馳名雙標,共筑愛巢(3更)

正文 220 國際馳名雙標,共筑愛巢(3更)

    唐菀送阮夢西回家時,因為唐菀在場,阮夢西的父親還笑呵呵得留她喝茶聊天。

    無非是問她唐老身體,又問了些男朋友的事。

    “阮夢西,你看看菀菀,人家都談戀愛了,你看你……”

    阮夢西喝多了酒,一副xx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唐菀臨走的時候,阮家爸媽,又是塞紅包,就是送禮物的,“叔叔阿姨,真不用,您太客氣了!

    “你爺爺住院,我也沒去看望,這就是叔叔一點心意,拿著吧!比罴胰撕軣崆,主要是出手太闊綽,唐菀拿著實在不好意思。

    “就是,你和我們還客氣什么,你和阿姨親閨女沒兩樣!

    其實她倆是閨蜜,可是兩家長輩關系卻一般,就好像尋常閨蜜,你們關系好,認識雙方長輩,雙方家庭卻并不一定那般熟絡,阮家想去探病,又覺得關系沒到那地步,也擔心太過打擾。

    唐菀推辭不掉,只能拿著紅包和禮物出了門。

    “孩子他爸,穿了衣服,開車送她回去!比顗粑鞯母改笇μ戚沂终疹,畢竟因為身材原因,阮夢西朋友極少,能帶回家的更不多。

    “我已經在網上叫了車!碧戚彝裱灾x絕。

    ……

    送走唐菀,阮夢西喝得雙頰通紅,笑嘻嘻地問了句,“爸,你給菀菀包了多大的紅包!

    “你給我貼墻站好了,你聽聽你剛才給我說的那些話,是一個女孩子該說的嘛,你要干嘛,圖男人身子,這話聽著,我都覺得臊得慌——”

    “爸,那是醉話!”

    “我看是你的心里話!”

    “也算吧!比顗粑饕Я艘Т。

    “你是女孩子,能不能矜持點!蹦硞老父親氣得臉紅脖子粗。

    ……

    阮夢西被父親“訓斥”后,酒也醒了,回屋后就急忙給祁則衍發信息。

    【祁總,我剛才喝多了,實在抱歉,您找我有事嗎?】

    【明天再說!

    【那你明天什么時候找我?】

    祁則衍蹙眉,她這問話的語氣,有點奇怪啊。

    可對暗戀的人來說,就是收到他的短信,都有種在戀愛的錯覺。

    **

    唐菀回家的路上,一直在和江錦上打電話,阮夢西的囧事她自是沒提,只說拿了不少東西,挺不好意思。

    “……還有五六分鐘就到家了,你呢?在忙什么?”

    “陪我哥在看家具!

    “家具?”唐菀詫異。

    “嫂子前幾天借著分家為由,和謝家說,準備和陶陶搬出去住!

    “謝老能同意?”

    “一開始肯定都不同意,畢竟她一個人帶孩子在外面,沒人照應,不放心,只是她態度比較強硬,謝家那邊,隨時會有動作,陶陶留在那里,始終不是個事兒!

    小孩子不能和她說太多,她又沒有自我保護意識,留在謝家,難保會出事。

    唐菀應了聲,“房子找好了?”

    “嗯,明天搬家!

    ……

    掛了電話之后,江錦上才抬眼看向屋內的幾個人,選購家具,其實是在網上看的,看中哪些,直接訂購下單,會有人送上門,除卻江宴廷,屋里還有江承嗣,他正拿著手機,似乎在打游戲。

    “明天搬家,你們兩個人……”

    江錦上:“我身體不好,估計幫不上什么忙!卑峒铱刹惠p松,他不愿摻和。

    江承嗣剛想開口說,自己也有事,江宴廷就直接把他的話堵了回去,“承嗣,你明天負責幫忙照顧孩子!

    他眉梢一挑,“什么?”

    “不行?”江宴廷看著他,忽然就笑了。

    江承嗣輕笑,“我還有拒絕的權利嗎?”

    “明天你帶孩子!

    “二哥,我明天還有事!

    “你能有什么正經事?”

    “……”

    過年期間,本就是輕松娛樂的,他的確沒什么正經事,就是約了幾個人去郊外飆車,現在讓他帶孩子?

    **

    翌日一早,約好九點搬家,六點不到,江宴廷的奪命電話就打了過來。

    “二哥,天還沒亮!”江承嗣作息不規律,晚睡晚起。

    “等你起來,天就亮了,七點半,我在家等你!

    “不是,我……”再想拒絕時電話就被撂了。

    今日沈知閑母女搬家,是大事,若是尋常,江承嗣肯定撂挑子跑了,看在嫂子和小侄女的份上,還是忍了。

    只是當他趕到江家時,沈知閑打了電話過來。

    “不好意思啊,東西實在有點多,要不你們十點再過來吧!彼Z氣十分抱歉。

    可是江宴廷卻只是語氣溫柔的回了一句,“沒關系,你慢慢來,我等你!

    江承嗣一聽這話,整個人都好像失去了靈魂,這也太雙標了吧。

    端著做哥哥的架子,對弟弟“吆五喝六”,對媳婦兒,那叫一個柔情似水……

    而接下來,江承嗣算是徹底體會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雙標!

    從到謝家,見到沈知閑開始,某人就把雙標貫徹得徹底。

    因為叫了搬家公司,有些大件的東西,直接運過去,江宴廷車上,只是裝了些小零碎,可搬家都是這樣,自己覺得沒什么東西,真的收拾起來,沒完沒了。

    謝家人雖有幫忙,只是搬家這事兒,一開始江承嗣就一力承擔了。

    所以謝奪直接說:“既然他想表現自己,那就把機會讓給他好了,如果實在需要幫忙,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

    搬家真不容易,謝奪自然是逮著機會,能坑他就坑他了。

    只是江承嗣沒坑到,倒是把同行的江承嗣累得夠嗆。

    而江承嗣,除卻要照顧孩子,作為一個青壯勞動力,那么點剩余價值,都被榨得一點不剩。

    臟活累活兒他得幫忙干,還要時刻盯著兩個孩子的動態。

    他怕是要把自己當成八臂哪吒使喚了。

    房子本就是精裝修的,只是需要再添置一些必需品,將行李搬過來之后,讓江承嗣在家留守帶孩子,江宴廷就和沈知閑去超市采購一些日用品。

    美其名曰:共筑愛巢!

    江江和陶陶正坐在一起,在玩魔方,江承嗣便抽空給江錦上打了個電話。

    “已經搬完了?”

    “差不多吧!苯兴枚加X得這一天過得莫名其妙,他原本應該在寬闊的道路上,騎著他心愛的小摩托,體驗速度與激情的,怎么突然就變成保姆了……

    江宴廷的某些話,說得非常好聽。

    說詢問兩個孩子,希望誰來陪他們,兩人全票通過,說希望他來!

    兩個孩子,還搞全票?

    不過江江和陶陶,的確很喜歡江承嗣,首選就是他,江承嗣聽到這個理由的時候,也不知該哭還是笑。

    “哥和嫂子不在?”

    “他倆去超市了,我在家看孩子,二哥說要共筑愛巢,你說可笑不,人家壓根就沒打算留他在這里住!苯兴眯笨吭诖斑,視線卻一直盯著不遠處的兩個孩子,“這邊給江江準備了房間,唯獨沒考慮過他,這算哪門子的愛巢啊!

    “今天我算是徹底見識到,什么叫做雙標了!

    江錦上輕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了,你不知道我哥是國際馳名雙標嗎?”

    “以前就是對江江,現在……”江承嗣笑得無奈。

    江宴廷是典型的面冷心熱,悶騷得要命,他對江江雖然嚴苛,但也是真的很疼他。

    “四哥……新的一年,你是不是該處對象了?”

    江承嗣挑眉,“江小五!”

    他在家的時候,江兆林已經旁敲側擊不知提過多少次了,趁著過年有人來家里訪友的機會,甚至直接把相親安排在了家里。

    江承嗣雖然不羈,對這種行為很不爽,可也會給對方留面子,不會把火氣發泄在外人身上,人家可能認為就是真的交個朋友,見個面,江兆林吃準他這點,最近某些行為倒是越發肆無忌憚。

    也是因為江宴廷和江錦上都有情況,尤其是謝家那邊,一旦沈知閑繼承了家產,對他來說,就太緊迫了。

    所以他急著尋找合作伙伴,最能快速建立合作關系的,無非就是聯姻。

    “你如果不想回家,晚上就來這邊住,叔叔總不會把人帶到我們家的!苯\上笑道。

    ……

    另外這邊

    江宴廷和沈知閑正在超市采購生活用品,新家,需要添置的東西太多,柴米油鹽,都是極為瑣碎的。

    “這次還得謝謝你,幫我找了那么好的房子!

    沈知閑之前就考慮搬出去了,只是以前的那個小公寓比較老舊,周圍也沒學校醫院這些,總是不太方便,而且地方太小,江江如果過去,總不能擠在一張床上。

    “嗯!

    “你覺得這個圖案,江江會喜歡嗎?”沈知閑此時正在挑選拖鞋。

    “他應該會喜歡這個!苯缤⑻袅穗p上面有胡蘿卜圖案的,綠底拖鞋,盯著幾個毛茸茸的胡蘿卜。

    “是嗎?”沈知閑打量著拖鞋,最后給兄妹倆搭配了不同顏色的胡蘿卜拖鞋,自己則隨意選了一雙女士棉拖。

    江宴廷挑眉,“我的呢?”

    “你……”沈知閑咳了聲,她此時光想著以后他們母子三人的美好時光,壓根沒考慮過江宴廷。

    江宴廷自己拿了雙與沈知閑那個能搭配上的情侶款拖鞋,丟進購物車,“走吧!

    但凡是私人用品,牙刷,毛巾……

    江宴廷是一樣都沒落下,沈知閑不幫他選,他就自動自覺地自己加入購物車,一家四口的東西,碼得整整齊齊。

    沈知閑在挑選水杯的時候,看中的杯子在較高的貨架上,她伸手拿了幾次,卻只摸到了杯壁。

    “要哪個?”江宴廷將手推車推到一側,避免妨礙到其他人。

    “那款玻璃杯!鄙蛑e今日搬家,穿得休閑運動,扎著馬尾,看模樣,倒不像是生過兩孩子的人。

    江宴廷走過去,站在她身后,抬手,一一指著杯子問她,是否是想要的那款。

    超市過道本就不太寬敞,他整個人靠過來,幾乎把她所有空間都積壓在了那點窄小的地方,前面貨架上都是杯子,許多是陶瓷制品,她不敢亂動,只能任由著兩人距離越靠越近。

    “這個嗎?”江宴廷說話的時候,氣息從她發頂吹過,就好似帶著股熱風。

    吹得人頭皮發麻。

    “嗯,給我看一下!

    沈知閑接了杯子,在手中打量,與其他杯子比較著,家中畢竟是有孩子,她選東西,幾乎有些苛刻,好看,還希望安全質量好。

    她垂頭看著杯子,江宴廷就站在她身后,垂眼看著她。

    “你覺得這兩個杯子,哪個比較……”沈知閑偏頭想詢問他的意見。

    許是方才太過專注,并沒注意兩人此時距離已經非常近,她一個轉頭,鼻尖就從他下巴處輕輕蹭過……

    男人的下巴處,并沒那般光滑平整,肯定有些胡茬的殘留,有點刺撓。

    她鼻尖有些泛紅,想往后挪一點距離時,他忽然就偏頭湊過去,對準她的唇角,就輕輕啄了一口……

    “江宴廷!”沈知閑駭然,這可是在超市,而且過年期間,人來人往,到處都是人,他怕不是瘋了。

    “這個比較好看!苯缤]理她,只是指了指她右手的一個杯子。

    此時又有人路人推車而過,沈知閑又羞又惱,卻又不好發作,只能拿了三個杯子,小心放進購物車,推著車就要走,只是江宴廷動作更快,從后面一把按住車把手,不讓她動。

    幾乎把她圈在了購物車與自己身體中間。

    “你……”

    “幫我拿一個!

    江宴廷力氣太大,沈知閑推不動車子,人又被她圈著,動彈不得,只能硬著頭皮,給他拿了個杯子。

    這趟超市,兩人收獲頗豐,饒是如此,東西也沒買齊,天色黯淡下來,到了晚飯時間。

    新家什么都是新的,就是鍋具都是一次都沒用過的,開鍋什么的,也需要時間,最后干脆點了外賣。

    等餐的時間,沈知閑忙著收拾屋子,江承嗣就抵著江宴廷的胳膊,“二哥,我看嫂子并沒給你準備房間啊,你怎么辦?今晚要回家?”

    三室兩廳的屋子,沈知閑和兩個孩子,各占一間,的確沒有江宴廷的容身之地。

    “誰說我沒房間?”

    “嗯?”

    “你見過夫妻分房?”江宴廷挑眉看他,那模樣。

    江承嗣語塞,你倆是夫妻嗎?有孩子,卻還是個沒名沒分的野男人,你也好意思說這種話?

    ------題外話------

    三更結束~

    四爺,你是沒見過你二哥操作有多騷【捂臉】

    江承嗣:我期待著。

    **

    求個月票,么么~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黄大仙四不像肖图片 双色球怎么看中奖 精准3尾中特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有 连码三全中怎么玩 青海11选5的台子 吉林11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今 捕鱼达人3正版官方下载 辽宁11选5精准推荐计划 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