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前方到站,幽冥東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前方到站,幽冥東

    度仙門山門外,一朵白云載著幾道身影,朝東飛馳。

    這朵白云飛的迅速且穩當,所選路徑風景優美、無兇險惡地,駕云之人一看就是老……

    金仙了。

    度仙門掌門親自駕云趕往地府,并不斷對身后這四人,介紹著有關地府之事。

    比如,如何快速地前往幽冥界、幽冥界與地府的關系、地府有什么禁忌之事。

    “地府執掌六道輪回,陰司乃萬靈魂魄之歸宿,并非等閑所在。

    不過,地府也算是洪荒中的一方勢力,自然會給其他勢力一些顏面。

    大多數時候,只要有人求過去,他們稍作推諉,收些好處、賣點人情,就會利用天道賦予的權柄,略微調整生靈輪回之事宜……

    所以你們不必擔心。

    咱們度仙門是實打實的人教道承,這份面皮自然也是有的!

    季無憂在前負手而立、侃侃而談;

    忘情上人在門內修行這么久的歲月,也是不知,掌門竟還有如此健談的一面。

    其他事,忘情上人此刻也不能多說,只是在旁做出傾聽的模樣。

    而江林兒心事重重,站在忘情上人身側,眉目間帶著幾分憂色,依然是在暗自焦慮。

    季無憂緩緩說起地府之來歷,又引申到了幽冥界的演化。

    李長壽:……

    掌門您怎么不從開天辟地開始講?地府明明就只是上古之事。

    就聽季無憂悠然道:“說起這幽冥界從何而來,那就要講那片血海,須從開天辟地時講起了……”

    李長壽:……

    那沒事了。

    李長壽的輩分最低,自然就站在這朵白云的最后方。

    聽掌門越說越起勁,李長壽又禁不住,扭頭看了眼身旁三尺之外,與他并肩站著的……

    有琴玄雅。

    道理他都懂,可為啥有毒會跟著他們一起去幽冥界?

    她是跟地府陰司的哪位閻羅、判官有親戚關系,還是能憑借出眾的外貌,讓此事降低些許難度?

    掌門這是怎么了?

    為何這么多迷惑行為?

    有琴玄雅剛才過來時,身上還殘留著閉關悟道時的道韻,明顯是剛被掌門臨時喊了出來!

    似乎感受到李長壽的目光,正閉目凝神的有琴玄雅睫毛輕顫,睜開雙眼。

    她白皙的脖頸輕輕扭動,那雙明亮的眼眸轉了過來,帶著一分茫然、二分好奇、三分柔情、四分清澈,與李長壽對視一眼。

    隨后,她的視線就如被嚇到了的幼鹿,立刻朝著側旁躲開,又留下四分羞澀、三分緊張、二分自惱、一分歡喜……

    呃,有些癥狀,隨著她閉關,明顯加深了許多!

    李長壽心底苦笑了聲;

    掌門該不會,想撮合他跟有毒師妹?

    作為【金仙劫差點來的那一夜】三個當事人之一,有琴玄雅是知道李長壽‘底細’的,更見到過李長壽紙道人‘漏氣’的全過程。

    故此,李長壽也不能對有琴玄雅完全漠視。

    而且說實話……

    李長壽用‘龜訣’處理過的模擬靈識,看了眼身旁這位大妹子。

    有琴玄雅氣質出眾,有沉魚落雁之容貌,窈窕輕盈之身姿,外形方面無可挑剔;尤其是她成仙后,仙靈氣息環繞、自帶柔光特效。

    她性格中的耿直雖然麻煩,但這其實也能算是優點……

    可男女之間這種事,又不是她長的美,自己就必須有好感的!

    雖然拿別人的外形、性格做比較不太妥當,但講道理,自家親師妹比這位隔壁峰上的師妹,也是不差的。

    想撮合兩個人,談何容易?

    在‘紅爹’這條路上走的越深、了解的越多,李長壽就越覺得此道無比復雜……

    自古花紅配柳綠,無非癡男與怨女。

    春宵一刻值千金,千金散盡還復來。

    李長壽看了眼前方自家掌門的背影,心底略微一嘆。

    有琴玄雅一縷傳聲鉆入他耳中,說的卻是:

    “長壽師兄,近來可安好?”

    “嗯,尚可,”李長壽含笑點頭,傳聲回道,“你修行如何了?”

    “穩固境界后又有少許突破!

    有琴玄雅提到正事,瞬間恢復成了平時那嚴肅地模樣,詳細地傳聲說著:

    “如今正體悟真靈不滅之理,遵太清無為之法,大概再有百年,應當能突破下一層境界,抵達真仙境中期!

    李長壽頓時含笑點頭,‘你真棒’三個字差點脫口而出。

    有琴玄雅輕輕抿了下嘴唇,又傳聲道:“師兄近來修為可有突破?”

    李長壽笑了笑,略微搖頭。

    要說突破,其實也是有的,只不過被自己……斬下去了。

    聊完了修為,兩人之間頓時就沒了話題。

    李長壽選擇閉目養神,有琴玄雅則時不時扭頭看他一眼;她靜靜站在那,做他們一行五人的顏值擔當……

    現如今,四海的局勢越發惡劣了。

    仙云在東海之上迅速穿梭而過,剛飛幾萬里,李長壽的仙識就捕捉到了幾處亂戰之地。

    這幾處海水中的對戰雖然規模都不大,但場面卻十分血腥……

    龍族與海族廝殺、海族中不同立場者互相廝殺,最倒霉的,還是那些無憂無慮無靈智的海中生靈。

    這段時間,東海、南海之濱的凡人漁村,都是難得的大豐收。

    以前的時候,一網下去,能上來十幾條魚就算不錯;

    現在一網下去,經常拉不動,偶爾還能拉出一些奇形怪狀的大家伙……

    于是,海神廟的香火,更旺盛了些。

    【度仙門去地府辦事小分隊】橫越大半東海,忘情上人總算主動開口:

    “掌門,近來聽聞,龍族似乎遭了劫難、麻煩不斷,四海各處都有些不太平!

    季無憂緩緩點頭,言道:“這些與咱們度仙門并無關聯,不必擔心!

    并無關聯?

    李長壽心底一嘆,實際上,這關聯比酒玖師叔的罪惡都大……

    若一直看著這一望無際的汪洋大海不去抬頭,他們宛若就是在畫中靜止了一般。

    此刻,度仙門一行要去東海之東、天柱之下,那里有最快前往幽冥地府的路。

    洪荒三界,總體而言就如一只——多層肉餅。

    五部洲是主體,九重天闕立于五部洲之上,幽冥界依附于五部洲之下。

    地府由何而來?

    話自盤古三板斧,清氣化天濁化地。

    渾濁自生九污泉,血海翻涌幽冥立。

    內有老祖曰冥河,左手元屠右阿鼻。

    效仿女媧造生靈,無奈神通不給力。

    大德后土演輪回,冥河相阻遭天劈。

    地府陰司自此起,血海半枯修羅泣。

    大概……就是這么回事了。

    ……

    掌門季無憂駕云,帶著李長壽他們迅速飛過東海,見到了那宏偉無比、無邊無際的‘天柱’,徑直去了天柱之下。

    幽冥界埋于洪荒大地深處,大德后土演化六道輪回之后,將幽冥界全方位鎮壓,絕大多數進入幽冥界的通路,都已被封住。

    最快去地府的路徑,也是此時最廣為人知的地府通路,就是在東南西北四大天柱附近的深海裂谷中。

    除此之外,還有地府鬼差進出五部洲、三千世界的路徑,不過這些路徑煉氣士不能擅闖,都有天道之力護持。

    五人飛到那宏偉天柱之前,看著下方海面出現的巨大旋渦;

    季無憂咳嗽了兩聲,用一抹仙光將五人包裹,朝下方旋渦迅速墜去。

    穿過深?p,闖過熔巖湖,路過一處處兇惡之地,下沉不知幾萬仞。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路上還遇到了幾波自地府回返的人族煉氣士,估計也是去送禮‘辦事’……

    這一路并無兇險,但凡真仙境,其實都可自行闖過這些‘關卡’,抵達一條被灰色霧氣包裹的羊腸小路……

    幽冥路。

    李長壽怕自己突然頓悟,一路上不敢多看、多想,只是將這條路徑記了下來。

    有琴玄雅傳聲問:“師兄來過這里很多次嗎?”

    “并未,”李長壽笑道,“我修道也不過數百年歲,還沒來得及走太多地方!

    “那……”

    有琴玄雅一雙妙目凝視著李長壽,朱唇不啟,傳聲問詢,語調十分自然:

    “若以后有機會,師兄愿與玄雅一同四處走走看看嗎?”

    李長壽:……

    這是,什么路數?

    突然表白?

    按他對有琴玄雅性格的十數次總結歸納,李長壽心底不由泛起了【這莫非是一具傀儡】的荒唐念頭!

    還好,有琴玄雅及時發現,她這般言說似乎有些失禮,臉蛋唰地變紅,直接開口,有些慌亂地解釋著,輕柔的嗓音在仙光之內流轉。

    “長壽師兄……

    我不是那般意思,我對師兄并沒有非分之想!

    只是想與師兄一同四處游歷,增長見識、感悟修行!”

    李長壽心底苦笑一聲。

    沒錯了,確實是自己熟悉的有毒。

    前方三道目光投了過來,兩男會心一笑,而本就有些心煩焦慮的江林兒,此時不由輕輕皺眉。

    小靈娥的勁敵?

    這個對靈娥的威脅度,似乎比小玖大多了!

    ‘怎么,小瓊峰這一代,關系這么復雜!

    江林兒心底嘆了口氣,此時卻也沒多少心思管這些,牽掛著皖江雨之事……

    季無憂來過地府幾次,倒是真的熟門熟路。

    在這羊腸小路之上,季無憂左手向下按壓,一縷縷純凈、陰冷的霧氣迅速匯聚而來,凝成了一朵灰云,托住了五人的身形。

    隨后,繼續沿著羊腸小路向前疾飛;

    不過片刻,他們就飛出了這片連綿不絕的迷霧,視界被一座宏偉的黑色高山‘填滿’。

    這山的形狀就如一座石碑,其上都是堅固的黑石,上書三個血紅色的繁復大字……

    季無憂淡然道:“幽冥東,到了!

    李長壽暗自輕嘆;

    此情此景,突然有種上輩子公交到站的味道。

    還好掌門大人沒喊下一句‘上車請打卡’,不然真不一定能‘滴’出點什么。

    ……

    就在李長壽的這具紙道人剛剛抵達幽冥界時;

    天庭,東天門前。

    守門的數千天兵各自拄著長槍而立,道道目光匯聚在不遠處的云路上。

    那里有幾明老者,正不斷圍著一名英俊的青年道者說著什么,后者的眼神卻十分堅定,一步步不斷向前。

    “少主啊,您還有天涯閣需要打理,何必來天庭做什么兵將!”

    “老夫人若知道了,該會多傷心吶!”

    “天庭有什么好的?您以后只要穩步就班修行,肯定能成長生道果,繼承這份家業!”

    “夠了!”

    卞莊一聲輕喝,抬頭注視著那雕刻著眾多祥云的天門白玉柱,眼底帶著星光,慨然道:

    “我不要一成不變的修道人生!

    被安排好的道,并非是我的道,我的道就在我腳下,需我一步步走出來!

    天庭,這里就有我的夢!”

    幾位老者頓時被這幾句話鎮住,一時間也不知該怎么勸說。

    卞莊腳下挪步,迅速到了天門之前。

    而聽聞卞莊之言,那群天兵已是齊齊動容!

    這青年道者,是何等自信的氣概,何等高潔的仙生追求!

    在天門之內的幾位天將對視一眼,雙目之中一陣放光。

    難道,天庭要來一位人才了?

    正此時,一位老者禁不住頓足長嘆:

    “少主!您那算啥子夢!”

    卞莊雙目之中頓時滿滿地向往,慨然道:“那位仙子就是我的夢!

    只有在這里,我才能找到自己的夢!”

    “您這夢可是幾年就換一次!咱們天涯閣那么多姑娘,少主您就沒一個能成夢的嗎!”

    “少主您說一句話,夢多少都有!還各種各樣的,絕對不重復!”

    誒……

    這群天兵天將齊齊額頭掛滿黑線;

    一名天將翻了個白眼,立刻對天門前的眾天兵暗中傳聲下令。

    卻見,卞莊頭都不回地到了東天門之前,向前拱手,喊道:

    “煉氣士卞莊,今日特來投奔天庭!”

    “滾!”

    一群天兵齊聲怒喝。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二分彩一期精准计划 股票涨停选股公式 2020白小姐精选四不像大全 大盘股一定是权重股 体育彩票幸运赛车 听风忆雪三尾单三尾双中特 分分彩技巧方法 股票投资理财平台 850棋牌最新版平台 意甲和德甲哪个水平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