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九零:彪悍嬌妻火辣辣 > 正文 499 吃酒
    于海華還想說什么,白父已經追著白娓姐弟出去了。

    “哭哭哭,你除了哭還會什么?真他媽晦氣!庇诤HA聽到于秋雨的哭聲,氣得罵人。

    早知道剛才就該先忽悠白建黨把合同給簽了。

    現在這么一鬧,合作估計要泡湯。

    不行,他得趕緊想法子才行。

    于海華帶著于秋雨離開車隊,白父也追上白娓姐弟兩。

    “爸,你這不錯啊,年輕貌美的小姑娘對你投懷送抱,你這是打算給我們找個小媽?”白娓挑眉看她爸。

    白父瞪她一眼沒好氣的說,“瞎說什么呢?這兩人有問題,前段時間我生意上一個朋友介紹我跟老于認識,合作了一回,他就纏上我了。我跟你媽一琢磨都覺得這人有問題,就想看看他到底想鬧哪樣?”

    “我媽也知道起人家想勾引你當我小媽這事兒?”白娓聽她爸這么說,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氣。

    有防備就好,就怕有心算無心。

    “爸你不老實,我要給爺奶告狀!钡艿馨櫫税櫺”亲油{他爸。

    白父揚手,作勢要揍這臭小子屁股。

    弟弟捂著屁股往白娓背后躲。

    白娓無奈的看了眼嘴欠的弟弟,心想這小家伙是真欠,難怪菀菀總收拾他。

    “不是你想那么回事兒,于秋雨你媽也認得,她以為我跟你媽都不知道呢,她一邊在我這演戲,一邊跟你媽交朋友,真把別人都當傻子!卑赘冈缇筒皇钱敵跄莻淳樸的農民,這幾年做生意跑車隊什么樣的人沒接觸過?

    他現在也就表面看著老實憨厚,心里啥不知道?

    真要沒一點兒心機,老實憨厚,車隊也做不到這么大。

    “你們有數就行,今兒個媽燉了豬蹄,還有紅燒肉和魚,我放你辦公室了,你趕緊回去趁熱吃,我帶弟弟上街玩去!卑祖阜判牧,就騎著單車帶弟弟繼續浪。

    白父叮囑她騎車小心,當心路上的車子,看著她騎著單車拐個彎沒影兒了才回車隊。

    白娓帶弟弟在街上浪了一圈,覺得熱,兩人就跑街上的影吧去看碟了。

    回家的時候都傍晚了。

    他們回家白父還沒回來,白母倒是在家。

    白母服裝廠那邊最近不忙,沒什么事白母也不用一直在廠里待著,有事過去一趟就行。

    白娓回家就把給她爸送飯時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弟弟還在一遍補充,添油加醋的說那女人罵他是小雜種,還要打他,還說要摔死他。

    他一副自己很害怕很委屈的模樣,惹得白母一陣心疼。

    等他說完,白母氣得拍桌子,說要扒了那個欺負她兒子的女人的皮。

    看著三兩句話就把她媽的怒火挑起來的弟弟,白娓心里有點相信菀菀之前說弟弟是個黑芝麻餡兒團子的事兒了。

    表面看著軟軟糯糯好欺負,肚子里黑的,蔫兒壞。

    白娓在家待了兩天,又回老家陪爺爺奶奶待了幾天。

    這個季節正是吃野泡兒的季節,山上野泡兒成片成片的,端個小盆,早上打一盆,下午還管再打一盆兒,酸酸甜甜的野泡兒吃得白娓眼睛都瞇起來了。

    老家山清水秀,熱了就下水泡一泡,順便摸幾條小魚兒,捉幾個螃蟹,回家油鍋一炸,噴香。

    白娓樂得都不想回城里。

    要不是白娓打電話三催四催,她都不想回。

    回到城里,白娓才知道她媽為什么一而再的催她回來。

    原來是她大舅家大表哥結婚,她媽作為小姑,怎么著都得去。

    “媽,讓菀菀陪你去唄!”白娓不想看到她外公家的親戚,就把菀菀推出來讓她媽找她去。

    白菀立馬說,“我要上課,沒空!

    “我也要上課!边@時候弟弟倒是緊跟他二姐的步伐了。

    他也不喜歡那些表哥表姐,都笑得好假,還換著法的跟他打聽他爸媽掙多少錢,把他當三歲小孩呢?他都七歲了,又不是三歲。

    “媽,我忽然想起來我跟朋友約好……”白娓繼續垂死掙扎。

    然而,沒等她說完就被白母無情的打斷,“我不管,你必須陪我去!

    “媽,你暴政,不講道理!卑祖冈噲D跟她媽爭辯。

    “我是你媽,我就愿意暴政,我就不講道理,你能把我怎么樣?”軟的不吃,白母就來硬的,反正非去不可。

    白娓扁嘴,認命了。

    第二天白娓就跟白父白母一塊出門去吃酒。

    大舅家兒子叫王東凱,今年二十六歲了,在銀行上班,這份工作是當初白娓她外公花了不少錢,到處找關系給他找到的。

    王東凱這人也爭氣,腦子靈活會來事兒,沒幾年就從個臨時工坐到了經理的位置。

    他老婆是他同事,她爸做生意的家里很有錢,嫁給王東凱的條件就是要在城里買房子,不回農村老家。

    就連這回婚禮辦酒,都是在城里辦的,王東凱包了兩輛班車專門回家接村里的親戚們來吃酒。

    白母作為王東凱的小姑,按理說是要早點過去幫忙,不過兩家關系又不怎么親,白母就沒提前過去。

    王家這次辦酒的地方,是在城里一家規模不錯的酒店。

    家里的車去年十月份買的,買車的時候剛好趕上白父車隊又添了兩輛貨車,白母就買了輛便宜的車,主要是為了偶爾出門方便。

    白母現在大小也是個老板,經常得廠子店子到處跑,得空還得回老家看看老人。

    她之前就考了駕照,有事自己開車到處跑。

    到酒店門口,把車停在路邊,下車就看到站在酒店門口招待客人的大舅和大舅媽,還有王東凱。

    倒是沒看到新娘子。

    “大哥,大嫂!卑赘赴啄干锨按蛘泻。

    白娓也跟著叫,“大舅,大舅媽,恭喜東凱表哥!

    “小姑小姑夫你們來了,趕緊里面坐。娓娓還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了!蓖鯑|凱長得隨他爸,個頭不高,笑起來跟個彌勒佛似的,讓人很容易就心生好感。

    “娓娓越長越標致了,大姑娘了!贝缶藡尭砂桶偷目淞税祖竷删,把人往樓上領。

    白娓應了兩句,就沒說話了。

    白母跟大舅媽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兩句,就聽到白母問大舅媽,“怎么沒見東凱媳婦兒?”

    就聽大舅媽笑呵呵的說,“琳琳累了,我讓她歇會兒,等會敬酒就能見著人了!

    看大舅媽滿臉喜色的模樣,白娓心想,莫不是懷孕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