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我和許仙搶男人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白素真救場

正文 第六十六章 白素真救場

    這邊魔氣刺向了栽向地面的小青,另一邊,鈴聲之下,沈青的神志也開始陷入黑暗,他所看不見的是,他靈魂狀態的身體開始逐漸變得透明起來。

    然而也就在這一刻,一道紫光自樹林之中閃過,射向了法海所握的禪杖,眨眼之間便已經撞了上去,卻被金色的屏障所阻擋。

    一個是妖氣,一個是法器。一個想要破了這屏障,一個想要抵消這攻擊。法海握著禪杖喝了一聲,眼瞧著紫光要被逼退,然而又一道紫光出現,撞了上去。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禪杖上掛著的鈴鐺掉到了地上,在法海腳邊滾了兩圈,便安安靜靜地躺在了地上。

    “阿彌陀佛!狈êi]了一下眼睛,呢喃了一句佛號,再次看向樹林那邊的時候,那里已經現出了一個白衣男人的高大身影。

    金色的獸瞳泛著冷意,繞在身上的黑色霧氣看上去像一條繞在身上的黑蛇,緊抿的嘴唇念了一句什么,就見那黑蛇如閃電般竄下了男人的身體,下一刻便出現在了沈青的身邊。

    然而它卻大嘴一張,將沈青吞了下去。

    法海皺了皺眉頭。

    “出家人慈悲為懷?”白衣的男人緩緩走向自己的黑蛇所在的地方,看著法海的眼神冷的像結了冰,暴怒隱在里面,自帶一股上位者的不滿。

    此人正是自姑蘇匆匆趕來的白素真。

    “孽障竊我缽盂,毀我雷峰塔,貧僧只是討個公道!

    “在他還沒竊你缽盂之前,到底是誰先出的手?”白素真嗤笑。

    劍陣在他身后形成,五十七把各異的長劍閃著異光,劍尖對準了法海,在月光下顯得尤為刺眼,劍身冰冷而鋒利,每一把都絕非凡品。

    在這一刻,所有僧人都自發站到法海身后,手持念珠,直直地看著白素真,法海的袈裟無風自動,颯颯作響。

    另一邊,在魔氣快要刺進小青——或者說沈青的身體里那一刻,紫光乍現,呈一個球型的結界將這具身體包在了結界中,碰到紫光的魔氣宛如碰到了陽光的污穢,竟是快速消散了去。

    妖風吹來,拖住了快要栽到地面的身體,這時,從這具身體的胸口處爬出了一條白色的小蛇,立起了上半身,發出了嘶嘶的聲響。

    神秘人嘖了一聲。

    空氣還是那般冷,按理來說,這一魂該睡到溫度回暖為止,除非——白素真來了,神魂穩定,也就不受這溫度的影響了。

    果然,下一刻他就感知到了白素真的到來。

    怕是從這一魂斷開聯系的那一刻白素真就開始往這邊趕了,不然怎么可能來得這么快。

    小白蛇從這具身體上面滑到了地上,它吐著蛇信子,身形開始暴漲,直到身體漲到了兩個人抱在一起時那么粗才停下。

    神秘人看著這蛇形心中一動,心臟咚咚地跳個不停,嘴角竟是咧開了一個夸張的弧度,無聲地笑了一聲,眼中也是含著詭異的興奮感,狂熱之情不言而表,帶上了瘋狂氣息。

    真讓人懷念啊。

    沈青只覺得難受至極,身體像是被人從四面八方用力地拉扯,又像是充滿了氣的氣球,下一刻就要炸開,他只覺得身體重得連一根手指也抬不起。

    一副又一幅的畫面在腦海中閃過,里面是熟悉的場景,熟悉的人物,那是他的記憶,以及第一周目時小青的記憶。

    他茫然地“看”著那些畫面,嗡嗡的嘈雜聲一直在耳邊響著,沒辦法思考,就像身體里的神志走失了一般。

    直到夢中第一周目的白素真和許仙脫下了衣服,沈青才終于回了些神志。

    白素真已經脫掉了衣服,裸露了上半身,和他一樣,許仙也是如此。

    不不不!

    不要不要不要……白素真是他的!

    沈青“瞪”大了眼睛,無聲地拒絕著,他想“擁抱”白素真,想將白素真“擋”在身后,但是他沒有實體,沒有聲音,他抓不住白素真,碰不到白素真,更別說擋住白素真。

    他想起第一周目時,白素真和許仙成親。

    他想起第一周目時,白素真答應要和許仙行那事。

    他想起第一周目時,白素真懷了孩子。

    他想起第一周目時,白素真在雷峰塔里痛苦得翻滾。

    他想起了現在,想要打敗神秘人后向白素真告白的自己。

    最后,他想起了自己的敗北。

    他的自大讓他覺得自己能夠打敗神秘人。

    他以為法海陷入了幻覺,在明天之前都不會“醒”過來,更何況他還敲暈了對方,以至于他在那之后完全沒有再做防備法海的準備。

    他以為他想了那么多的計謀,就算輸了也有辦法逃掉。

    他以為……

    但事實告訴他,你太自以為是了。

    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嗎?

    不是。

    劇情還是在一直走,法海和神秘人站在了一邊,他炸了雷峰塔,取了缽盂,卻在這最后一步失敗了。

    不論過程如何,他終歸還是輸了,如果缽盂重新回到法海手中,白素真還是有危險。

    他什么都沒做到,如今輸了神秘人定是會殺了他,到時候出現在身體里的是誰?

    他就像第一周目時的小青一樣,自以為自己做的對,但事實上不過都是在幫倒忙。

    “你想我雌伏?”

    白素真的聲音響起,拉扯回了沈青的思維,他一點一點的把視線移到了第一周目的回憶之中。

    裸露著上半身的白素真松松的站在屋子里,彎著的嘴角噙著一絲嘲諷,只是意味深長的看著坐在床上的許仙。

    “你覺得可能嗎?”白素真說這話時并沒有帶著其它的情緒在里面,僅僅是陳述。

    “你答應了我,會承擔起“妻子”該有的責任!痹S仙梗著脖子,瞪大了雙眼。

    “夫妻所做的性事——誰說“妻子”就要在下面?”白素真挑眉。

    “強詞奪理!”許仙“唰”地站起了身,渡步到白素真面前,瞪著紅紅的眼睛,又委屈又急,“你說話不算話就不怕報不了恩嗎?”

    小劇場:

    系統:白公子,采訪一下,對于你剛出場就又匿了這事你有什么想法嗎?

    白素真:(豎起中指)去……

    沈青:(急忙捂住白素真的嘴)啊啊啊啊哥我錯了我再也不說臟話了你別跟著我學!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单机麻将四人打麻将 分分彩精准计划网站 股票大盘涨个股下跌 三分彩 11选5胆码拖码奖金图 怎样买股票开户 吉祥棋牌下载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 广东麻将app 股票是跌了买还是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