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內域空間

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內域空間

    青青草地,露珠點綴在細長的草葉之上。

    微風吹過,草葉上的露珠順著葉徑滑落,最終到達葉尖滑落在地上,沒入青草之下的泥土之中。

    這時,一道身影落在草地上,快步朝著前方的陰影走去。

    緊接著又有幾個身影落下來,他們同樣踏著青青草地,疾快的朝著前面的陰影中走去。

    “春秋真人,如玉真人,這是何故?”

    “兩位怎會突然回來,莫不是春風鎮發生變故,來者之強,竟然連春秋真人和如玉真人也不是對手?”

    “這……該如何是好!”來的人群之中,立刻向楚春秋了解春風鎮的情況,不過也有人看到楚春秋的狀況,獨自嘆息起來。

    在場之人都知道,楚春秋和嚴如玉聯合對敵,這天靈秘境中的真人沒有一個會是他們的對手。然而,楚春秋和嚴如玉回了春風鎮一趟,不僅楚春秋身受重傷,就連嚴如玉的狀態也不是太好。

    至于另外三個真人的下落,只是看楚春秋和嚴如玉的情況,也都知道他們的結果如何。

    “楚兄,你又怎么會受如此重的傷勢?還有,你的生命樹枝呢?”站在最前方的青衫男子踏步走到楚春秋身邊,看著楚春秋斷掉的手臂,眉頭緊皺起來。

    “云雷真人,楚某有一事相求,不知……”楚春秋看著青衫男子,開口之時,老臉頓時紅了起來。

    “春秋真人何必客氣,云某也不是難相處,只是不知楚兄究竟遇到什么人,竟會受此重傷,而且還把生命樹枝弄丟了!痹评渍嫒苏f話平緩,不過話音聽起來也有責怪之意。

    “云雷真人何必要挖苦楚兄!眹廊缬裾境鰜頌槌呵锎虮Р黄。

    “如玉真人所言甚是,都怪云某言過了,不過春風鎮遭此大劫,云某作為春風鎮的一份子,自當為了這天靈秘境的安定出力,否則這顆生命之樹若被外人發覺,大家又該何去何從?”云雷真人說著,翻手取出一截生命樹枝,放在了楚春秋受傷的手臂上。

    隨著一股生命氣息散發出來,楚春秋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多謝云雷真人!”嚴如玉感激的看著云雷真人。

    “不必客氣,如玉真人,春秋真人,云某只是擔憂外人闖入此地來,絕無它意,若是讓外人發現這顆生命之樹,恐怕就是我們的劫難!痹评渍嫒耸掌鹕鼧渲,再次提出生命之樹的重要性,立刻就喚醒了其他人的關注。

    “是啊,外人一旦知道生命之樹的存在,只怕會不死不休!”

    “我等能在生命之樹下修行,已是莫大的機緣,若是讓他人搶了此地,恐怕大家皆無緣合體之境!”

    “春風鎮發生之事,春秋真人和如玉真人一定不要隱瞞!”

    “遇到什么問題都要說出來,大家一起慎重商議,若是真的需要離開這天靈秘境,我們得不到的,也就不讓他人得到,到時毀掉這顆生命之樹!庇腥思ち业恼境鰜,抬手指向頭頂。

    而在眾人的頭頂上空,皆是碧綠之色。

    只不過碧綠之色實在太過遙遠,完全無法看清上空的綠色是怎么來的,不過在碧綠色的頭頂亮光之中,有一棵已經不能算是粗壯的枝干,因為這個枝干,圍繞一圈就有數十里之長。

    堪稱巨樹!

    巨樹具體不知有多高,只能看到天空上碧綠的青葉,甚至連巨樹延伸出來的枝干也見不到。

    整個巨樹生長的極為旺盛,散發著強烈的生命氣息和磅礴靈氣,而在巨樹附近不遠處的陰影籠罩下,一個六芒星傳送陣正在散發著微弱的靈力波動。

    楚春秋和嚴如玉等人所在的位置,其實距離六芒星傳送陣并不算遠,兩人聽到其他人的疑問,楚春秋和嚴如玉兩人的臉色全都變得凝重起來。

    春風鎮發生之事,在場之人也就只能擔憂罷了!

    楚春秋自然也知道,若非云雷真人動用生命樹枝,自己的傷勢也不會那么快恢復,礙于恩情和面子,楚春秋沒有隱瞞春風鎮發生的事情,簡單將春風鎮被毀,生活在鎮內的人大量被殺,現在已經成了一個荒廢的鎮子。

    重點方面,嚴如玉補充了屠殺春風鎮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實力很強,可能是化神巔峰的紅衣女子,手中有一件偽靈寶青靈鼎,另一個只是元嬰初期的修士,正是他們聯手毀掉了春風鎮。

    不過,嚴如玉提到楚春秋的傷勢,最終欲言又止!

    提到自己的受傷,楚春秋的老臉立刻變得火辣辣的,雖然知道說出來不好,楚春秋也知道若不讓大家有所準備,恐怕都會在葉天手下吃大虧,只好交代出受傷的狀況。

    “此次楚某都怪太過大意,不小心栽在那個元嬰初期的小子手中……”楚春秋壓低聲音說著,在場都是化神巔峰的修士,自然全都聽得明明白白。

    “哦,一個元嬰小子?”云雷真人皺起眉頭,事情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若是楚春秋栽在持有青靈鼎的紅衣女子,云雷真人尚且不覺得有問題,至少偽靈寶展現出來的實力,生命樹枝未必可以全部阻擋,楚春秋栽在她的手中,其實還可以理解為楚春秋太過大意。

    “怎會是這個元嬰初期的修士,憑他也能傷到春秋真人?”

    “此人究竟有什么能力,不僅斬掉春秋真人一只手臂,甚至還能奪去春秋真人的生命樹枝,他,真的只是元嬰初期的修士?”

    “是不是他隱藏了自己修為,春秋真人和如玉真人都沒有發現?”對于元嬰初期重創楚春秋并且奪走楚春秋之事,在場的真人總覺得很不真實。

    什么時候,元嬰初期的修士也能斬殺化神巔峰的修士!

    真要這樣,他們躲在內域空間又能有什么樣,一旦紅衣女子和元嬰初期的修士殺過來,豈不是還要束手就擒,拱手交出生命樹枝?

    “楚某所言沒有假話,諸位不信,不久以后自會遇到之人!背呵锩嫔幊料聛,曾幾何時,有誰敢向今日這般對他說話,眼前的這些真人還不是見他丟了生命樹枝,膽子大了起來。

    “諸位安靜!”嚴如玉皺起眉頭,站起來厲聲說道。

    “如玉真人莫要動氣,可否與我說一說那個元嬰初期的修士,他有什么能耐,竟然可以傷到春秋真人?”云雷真人自然清楚,落井下石不只發生在凡間,修仙者之間更甚之。

    云雷真人也知道這種事情也無法阻止,只能讓其他人少開口。

    果不其然,云雷真人的問題,立刻吸引住所有人的視線,全部看向嚴如玉,因為他們都想知道,楚春秋究竟是怎么在一個元嬰初期的修士手下傷的這樣重。

    “此人手中有一件不亞于偽靈寶的飛劍……”嚴如玉說到此處,立刻就有人楚楚欲動起來。

    “偽靈寶的飛劍,當真是好東西!”

    “就算是件偽靈寶的飛劍,也未必可以傷到春秋真人,何況春秋真人當時手持生命樹枝,完全可以無懼飛劍的傷害!

    “待到此人進入內域空間,偽靈寶的飛劍,有能者得之!比~天還沒進來,就已經開始有人打他手中的青訣沖云劍的注意,嚴如玉看著這些人毫不掩飾自己的貪婪,頓覺無知之人真的可笑。

    “咳,如玉真人,此人當真用飛劍傷了春秋真人?”云雷真人輕‘咳’一聲,其他人立刻閉上嘴巴,誰讓他們沒有生命樹枝,而云雷真人就有。

    “云雷真人也有生命樹枝,豈會懼怕一件偽靈寶的飛劍?楚兄的傷勢,其實是被這個元嬰初期的修士用天下異火榜排行第三的異火所傷!眹廊缬袢鐚嵳f道。

    “什么!”

    “異火排行榜第三?骨冷冰焰!”

    “如玉真人莫非是在說笑,一個元嬰初期的修士也能獲得天下間最為霸道的骨冷冰焰?”

    “骨冷冰焰僅次于業火和劫火,凡是修士曾未有人見過此三種火焰,其中劫火和業火只要有人沾染,必死無疑。雖然骨冷冰焰不如業火和劫火的排名,但威名絕不在兩種異火之下!”

    “業火、劫火雖強,一個是傳言天道懲治大惡之輩,一個是突破桎梏時引發的天劫,兩種火焰大家都未見過,自然也不知道其威力?晒抢浔娌煌,許多典籍資料都有對骨冷冰焰的描述!

    “若真是骨冷冰焰,諸位可要小心!”云雷真人提醒說道。

    其實他也不希望如玉真人的交代是真的,因為骨冷冰焰實在霸道,就算是一個元嬰初期的修士持有它,所能爆發出來的威力,恐怕化神巔峰的修士遇到也要萬分防備才行。

    云雷真人心里已有決定,若是遇到化神初期的修士,一定要遠距離和此人相處,免得中了骨冷冰焰而不自知。

    當然,也有化神巔峰的修士對此顯得極為不屑。

    他們進入這天靈秘境實在太久,而且又在天靈秘境中建立了春風鎮,繁衍子嗣,自此再也沒有走出過這天靈秘境。

    其中,難保還有一些思想固化之輩,完全不認同嚴如玉所說的話,區區一個元嬰初期的修士可以獲取骨冷冰焰,更加不會相信楚春秋的傷勢來自這個元嬰初期的修士。

    自然也不缺少對春秋真人、如玉真人所言持有懷疑態度之人,認為他們杜撰一個故事,目的就是借助外來之人鏟除異己,方才有機會占據這天靈秘境。

    不過,這件事在沒有證實之前,他們是不會站出來反駁的。

    在場之人的臉上表情變化,楚春秋觀察的極為細致。他從站在傳送陣上就已經猜出來,內域空間里面的人不會全都相信自己的話,也就沒再站出來為嚴如玉做任何解釋,一切都交給進來事實來驗證。

    當務之急,自是恢復體內損耗的靈力和修為,以備不久之后的大戰。

    嚴如玉看著眼前各懷心思的每個人,盤膝靜坐下來。先前在春風鎮的時候,嚴如玉消耗的靈力雖然不多,可他的金旭劍已經被葉天毀掉,法寶損毀造成的反噬也需要調理一段時間。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