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上】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上】

    “我看看啊……這一章的標題叫做‘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上】’……”

    夏吾眼睛掃過了這一章的標題……以及標題下面的那一行話,不由得面露鄙夷之色:“看起來到這章或者下一章結束的時候,所有或然神都會死啦?除開你和奧巴塔拉這兩劇情地位比較高的外,其他通通死啦死啦地?”

    奧巴塔拉似乎已經無心回答夏吾的話了。他只是焦急的看著鐘。

    農歷七月十五,晚六點。

    就在剛才,赫胥黎使用了那個魔法。

    錢光華從那個客廳里醒來了,很快就要反擊。

    然后……還不到他退場的時候。

    ——還有幾分鐘……

    “話說你真是無情啊,奧倫米拉!毕奈崂^續搖頭嘆息:“你早就知道是這個結局了吧?什么時候哇?他們大多數是不是都是你的工具神哇……”

    奧倫米拉或許是有些憤怒。他看著夏吾,說道:“至少有一小半,我創造他們的時候并沒有打算犧牲他們。他們是我的同伴。而現在,你,還有作者,你們殺了他們。就是這樣,沒別的了。沒了!

    夏吾搖了搖頭:“對你來說,這一章之內死絕的其他或然神……”

    “對我來說,他們就好像一般的正派角色對你而言的意義!眾W倫米拉如此說道。

    于是夏吾不說話了。

    他打算繼續看下去。當然,他也不怎么擔心錢光華的安危。在他看來,這一路的四個人里面,米氫琳由于搞笑度不足,夠不上“沙雕兮兮的二貨隊友突然爆種慷慨就義”的橋段,而嘎嘎德則是硬實力不足。在那一路里面,唯有戲份不夠多的司機先生以及有點戲份而且背景什么都很圓滿沒有成長必要的尼亞加先生,這兩位容易被流彈擊中死亡。

    其余人等都不需要擔心。

    其中,錢光華更是連“回憶殺”都開出來了。

    要知道,小高潮的時候突然插入一段過去的回憶烘托氣氛,那就代表這場戰斗一定會引發某種人物的蛻變,以及劇情的重要轉折,至少也得是人氣角色的退場。

    除非是那種故意拖戲的,不然一般人還真的不至于在做出回憶殺烘托之后還讓“看上去應該會死”的角色活下去的。

    而從上下文判斷,這本書根本就是一路奔著大結局在狂奔,怎么可能還拖戲呢?

    錢光華咬咬牙,從他地上爬了起來。

    ——不對呀……不對。這不是我想要的冒險,更不是我想要成為的“主角”!

    這兩天,從大家對待夏吾的態度來看,錢光華基本知曉夏吾身上存在“特殊概率魔法”的事實了。

    小田總是說,世界其實是有簡單的運行規則的,相信就好。所以,錢光華嘗試相信這一點。

    ——如果五哥說過我身上有伏筆的話……

    相信夏吾。

    ——如果條件已經集齊了,我還是放棄的話,那這輩子也就是個沒用的家伙,最終長成沒用的大人!

    也相信一次自己!

    一定有什么……一定有什么可以解脫困境的東西。

    錢光華的視線來回騷動。他很確定這個地方存在一個什么東西可以助他脫困。

    與此同時,奧魯姆也將目光轉向了這邊。他察覺到了這里幾個思想之中對他的敵意。

    “哦豁!眾W魯姆如此說道。

    他如同一個正常的猴子那樣快速接近。

    “快點想……快點想……”

    錢光華拼命的對自己說道。

    ——是身上的那些意識道具嗎?不,不對,我根本沒有學會幾個魔法,哪怕是全神貫注的準備魔法,也不可能傷害道一個神……

    ——但是一定會有我能夠運用的魔法……

    驀的,錢光華想起了幾天之前的一件事。

    那一天,夏吾吃完早飯之后拿了張報紙,然后把神父的十字架當做靈擺放在上面亂晃。

    但是他剛剛動手,赫胥黎和神父好像就同時動手了。

    ——首先,我之前吸收過京都純子的經驗,而京都純子是個社會系的法師,所以我隨便亂搞,也有可能實現一個社會系的儀式。

    ——第二,那個魔法一定不需要太高的要求……因為五哥他根本就不會社會系魔法,連入門都沒有,但神父和赫胥黎先生為此大為緊張。

    ——五哥也說過,魔法效果的限制越小,釋放的成功率就越高。如果不限定任何特定“目的”的話……施法難度會被無限下調!

    夏吾那個“在眾人看不到的區域敲一敲,就能取出任何東西”的魔法,元嫩應該算是很高級的涌現系召喚術了。但是夏吾卻更改了規則,他自己也無法控制會召喚出什么。這就極大的降低了魔法的釋放難度。

    ——最后,我那次撞到頭的時候……神父說我和神聯系在一起過……他們是一伙的!

    錢光華迅速將這些線索串聯了起來。

    他沖過去,你假期茶幾上的報紙,快速翻到了金融板塊。

    應該說,謝天謝地,這里還好是有報紙。如果這老頭更喜歡用智能設備看新聞,那錢光華一時半會還未必能夠解鎖。

    他快速翻到了“財經”的板塊,也不管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哆嗦的從口袋里掏出那個備用法術材料包,在地上花了個圈——這是魔法陣里最簡單的圖案,一個有頭有尾、象征神圣的圓圈,然后想了想,在里面添上了一個三角形。

    緊接著,將報紙的財經版正面向上,放在這個法陣的中央。

    隨后,學著夏吾的樣子,將那一枚寫著伯努利極限定理公式的翡翠吊墜纏繞在手上……

    ……

    “嗯哼?”夏吾眉毛一挑:“好像看到了一個什么很眼熟的玩意?”

    ……

    隨后,學著夏吾的樣子,將那一枚寫著伯努利極限定理公式的翡翠吊墜纏繞在手上,并閉上眼睛,努力冥想,回憶自己撞到頭的感受……

    “不對……不是這個樣子的……”

    錢光華很快就睜開眼睛,一臉焦急。

    只有自己和“神”共鳴,才能將臟水潑到神身上。

    他打聽過斗犬的那些大哥哥大姐姐們和瓦達德戰斗的經過,也知道“或然神”這種玩意對人類的影響。只要他能夠通過信仰心與神聯系在一起,然后在施展那個儀式的話……

    這個時候,新的幾條對話浮現在他的腦!

    ……

    夏吾震驚了:“這小子記性這么好的嗎??還是開掛?”

    ……

    這個時候,新的幾條對話浮現在他的腦海。

    ——他只是因為某一個正體不明的宗教祭儀,通過或然神進入了機體無意識之!

    ——宗教體驗這種東西本來就可以由致幻劑賦予……

    ……

    “真是開掛……”夏吾嘟囔著往前翻:“我看看啊,應該是六十五章和六十三章的時候……這話還真是我說的!

    ……

    錢光華立刻想起了什么。他很快撲向那個司機,然后從他口袋里搜刮起來。

    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標——一小包糖粉,喝茶時加進去用的。

    這是在瓦達德家里拿的,摻了致幻劑的那種。

    實際上,在發現這糖粉妙不可言之后,司機就偷偷揣了好幾包。

    錢光華的手開始發抖。雖然北回歸線以北也有人主張“服用致幻劑是人類自由”,但神父還是告訴過孤兒們,這玩意是沾不得的。

    但是……

    如果不沾的話,他現在可能就沒法活下去了。

    “等等,你要干什么?”尼亞加急了:“你這是在傷害自己……”

    “我接下來要展現的,是我作為一個人的覺悟……”錢光華深呼吸,告訴自己:“我知道的,自己其實還是個蠻普通的人……”

    ……

    “不不不您記憶力已經很好了好嗎?如果不是有我這種非人怪物做對比的話……”夏吾連連搖頭。

    ……

    “我知道的,自己其實還是個蠻普通的人。如果不是因為五哥,我可能就作為一個蠻普通的人,在加納科喬有一個普通的家庭……”

    “但是啊,但是……”錢光華擠出一絲笑容:“我現在,有一個機會,超越這份平凡……我很高興……真的……可能我這種普通人一輩子也就有一次這種機會吧。如果我不點燃自己,讓自己變得不一樣,說不定我就真的只能這樣了!

    “所以,我要超越自己!”

    錢光華一口吞下了摻了致幻劑的糖粉。

    然后,那溫柔的粉色火焰,再一次在錢光華身上讓其。

    錢光華呼吸逐漸急促。他不是成年人,攝入致幻劑有心肺停止的危險。

    但是錢光華沒有在意。他走到那張報紙前,放開自己的靈擺。

    ……

    某軍營空間站內,一隊身高195cm上下、肩寬50cm左右、體重約100左右、如同照著刻板印象長出來的特種軍人正在正歡快的在廚房里攪打奶油。這是他們這支隊伍團建的方式之一,每個月會花一天一起在廚房做一道菜。

    今天他們打算開花式冰淇淋party。

    突然,警報聲響起。

    原本被拋起在值班室的瘦弱書呆隊員【大概喜劇里都會有這么角色】慌慌張張的沖了出來,叫道:“全員都有!偵測到金融魔法目標!目前我們空間站距離事發地點最近,將在五分鐘之后掠過始發地上空!隊長,命令!”

    一個長著絡腮胡子,簡直就是“白人暴徒”刻板印象的隊長點了點頭,吆喝道:“情報!”

    “事發地點為加納科喬。目前有或然神災害,且氫素銀行確定,施法者與某種代表‘恐怖’的神話原型存在直接聯系!目標包括或然神!”

    “或然神具體情報?”

    “已知存在‘海神’與‘火鳥’兩尊——不排除是同一或然神不同形象或不同權能的延伸。理想國斗犬小隊曾經在五天之前派遣一支精銳小隊前去對付‘海神’,但沒有抵達地面就迅速失聯。而針對新出現的‘火鳥’,理想國社會系法師部隊已經集結,并針對顯現的形象組織送還儀式。目前已經排除所羅門魔神菲尼克斯、不死鳥安可、迦具土命、翁速日命等諸多神名。其余情況未知!

    “氫素銀行發來訂單,認為該魔法擾動了氫與黃金的價格比,使之產生了萬分之一的‘奇跡變動’,有可能造成可讓國家破產的金融災害,對金融市場明顯懷有惡意,允許使用最大武力擊潰!

    “軍需主管!”隊長叫道:“費鋼裝備儲存?”

    “純費鋼子彈一千發,鍍費鋼子彈三萬發,全身費鋼防護服只能供應十二人小隊,但是費鋼刀充足!”

    “那就十二人小隊!社會系法師們,出列!涌現系高階法師,出列!”隊長臉上露出一絲獰笑:“很好,就讓斗犬部隊那些渣渣看看,什么才叫專業!”

    環球安保公司GreatWall名下最精銳的Troopers部隊,勢要將所有擾亂金融秩序的邪惡法師鏟除!

    至于或然神為什么要擾亂氫素與黃金的價格比?

    這就不是他們應該考慮的問題了。

    ……

    幾分鐘之后,奧魯姆覺得有些不對頭離開。他抬頭看了看,有十三枚流星正從天而降,甚至撞入了他的疾病領域。他明顯的感受到,那幾個玩意,都是有生命的……

    “什么情況?支援部隊?不是說斗犬絕對不會再來人了嗎?”

    但是,奧魯姆很快就沒機會思考這個問題了。

    一發狙擊槍子彈貫穿了他的身體。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香港免费一尾中特 青海11选5走势 正版白小姐四肖选一肖 三中三公式规律阵图 一肖 辽宁11选5一定牛 118图库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买马网站今晚开什么马 一头单双中特高手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