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準備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準備

    晨昏線,晝半球與夜半球的分界線,陽光與地球表面的切點所連成的一條線。在這一個瞬間,陽光與地面是完全平行的。

    而在這一瞬間之前的數分鐘之內,影子就處在“最大”的狀態。越是接近這一條線掠過的瞬間,影子的力量就越是強大。

    除開“日蝕”之外,這就是地球表面所能找到的最強的影子了。

    歷史上最大的“橙色災害”之一,就是九條陰獸流在月球表面利用“活化陰影”的魔法創造出史無前例的影獸,吞噬了好幾個月球永久聚居地。

    赫胥黎暫時還做不到那樣。在這種極限狀態之下,他就只能維持一分鐘的施法、在那一分鐘之后,他的專注就會崩潰,整個人暫時陷入“失去內心動力”的狀態。

    所以,機會只有一次。

    ——解放自己的感情……

    赫胥黎對自己說道。

    解法自己的情緒,哪怕是挖掘自身獸性,也要暫時取得那種力量……

    “不要提前解放……一定要忍住……”何云婷一邊后退,一邊小聲的說著。

    赫胥黎此時正在自己的精神世界當中構建完全不同的魔法。

    異化系,自我改造。

    這是一種從精神上就改變自己,將自己的情緒作為“武器”或“攻擊”,進行改造、暫時換取更強力量的魔法。

    對自己使用這個魔法,幾乎必定會引起性格上的改變,甚至有一定概率導致心性大變,整個人完全變了副模樣。

    赫胥黎也是在冒險。

    而何云婷則是負責輔助。

    在赫胥黎專注于準備的時刻,她要盯著表。

    晨昏線是在大地之上不停移動的。且由于黃赤交角的關系,晨昏線每天掃過某地的時間并不確定——除開赤道之外。

    加納科喬只是靠近赤道,而并非就在赤道之上,所以晨昏線掃過的時間點,仍舊存在的每天的變動。

    想要取得最大的戰果,就只能這樣計時。

    與此同時,何云婷手里還攥著一把黃裱紙。庭園的角落里,有一個粉筆畫出來的圈,圓圈之內擺放有香燭與貢品。

    這是喚回小隊隊長馬歇爾·李與隊友赫爾奇的儀式。

    在東亞地區,盂蘭盆節與中元節合二為一。加納科喬是漢傳佛教,所以當地民俗之中仍舊可以找到這樣的痕跡。

    而在中元節,入夜之后,鬼門洞開,只需要點燃香燭,焚燒,就能接引暫時回到陽世的鬼。

    馬歇爾·李與赫爾奇確實是位于“彼岸”,這個魔法對他們來說正好是“對癥”。

    在赫胥黎施展魔法的瞬間,何云婷就會去點燃手中的紙錢。

    隨著太陽西墜,花園里面的等自動亮起。

    但突然,路燈開始閃爍,變得明滅不定。

    與此同時,電線上無端冒出火花來。

    “噼啪、噼啪……”

    毫無掩飾的神性,毫無掩飾的存在感。

    一個懷有敵意的“神”就這樣宣告自己的到來。

    雷神桑構,約魯巴神話中代表著暴力、復仇與正義,能夠操縱雷電、太陽、風暴的神明。

    而或然神桑構所顯現出的,就是作為“雷”與“復仇”的側面。

    桑構具有兩個權能,其中之一,就是“雷神的權能”,能夠操縱電——并非是操縱“電子的流動”,而是其他更為玄學的東西。這個權能的作用之下,他甚至可以將自己的身體化為雷電,在電線之中以光速運動。

    而桑構的第二個權能,就是“復仇反擊”——他受到的所有傷害,都可以成為他的力量,直到他對敵人造成同等或在那之上的傷害為止。

    順帶一提,這個“同等或在那之上”的傷害標準,是由桑構的主觀來決定的。如果桑構打心眼里認為“你劃破了我的皮,就必須要用命償還”才算對等,那么這個權能也依舊成立。

    桑構也在觀察著這個庭院里面的斗犬。由于它的肉身不是靈長類,又沒有可以直接操控固體物質或者大氣的權能,所以他說話一向不是很清晰。長久以來,都是奧芭來解釋他那含糊不清的話語!驹谏裨捴,女戰神奧芭是雷神桑構的妻子。兩名或然神通過這種聯系來做到玄學層面的“溝通”——類似于“心有靈犀”之類】這使得他較為內向與謹慎。

    桑構并不是很有出手的欲望。因為奧倫米拉的預言說的很清楚,赫胥黎的“影獸”確實是撲向了奧巴塔拉的雞的。他現在就算去阻止,那個事實也一定會發生。換言之,他不管什么時候發動攻擊,不管取得多好的戰果,赫胥黎也一定會發動那個魔法。這是必然發生的。

    況且,這個地方看上去也不像是很好闖的樣子。對方很明顯已經布下了什么魔法陣。這個魔法陣十有八九是要將赫胥黎增幅到可以對抗奧巴塔拉的程度。若是這個力量被用作對付它呢?

    還有旁邊的那個女性斗犬,明顯也在準備什么魔法的樣子。

    但他也會擔心另一件事——萬一自己的行動也是構成這個局面的一部分呢?

    幸好或然神們對奧倫米拉預言的性質已經習慣了。

    他們唯一曉得的就是,不要多想,隨便選一個自己習慣的時間發動攻擊就好。

    于是,桑構嘆了口氣。

    何云婷舉起了槍。她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么路數,但是從電器那明顯的異象來看,顯然對方的權能與“電”脫不了干系。

    “雷神桑構……”何云婷迅速想到了對手的名字。

    只要知道具體的情報,那么或然神就不難對付,因為他們所有的情報,所有的經歷,所有的弱點,都可以通過搜索引擎找到。

    何云婷迅速的對自己使用“提升電阻”的涌現系魔法。

    她最后看了一眼計時器。

    ——時間還有三十秒……

    然后,眼前一亮,一黑,緊接著,景色飛速的倒退。

    何云婷意識到自己被攻擊了。

    然后,才是遲來的疼痛。

    ——神經信號在神經內運行的最快速度為每秒百米,經過魔法提振之后可以快三倍以上。但就算這樣,我仍舊在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被擊中了。這說明對方的速度遠在這之上。

    ——視網膜上扔殘留有光暈,剛才一瞬間確實有強光。

    ——這鈍感……這種疼痛是撕裂傷?不是電擊傷,也不是電灼傷……而是撕裂傷?

    “嘭”的一下,何云婷撞在一堵墻上。磚墻碎裂。何云婷幾乎嵌進墻壁里面。

    她胸口那足以防御子彈的動力甲居然已經被撕裂了,某種攻擊在切開了動力甲之后又撕開她的皮膚,留下彈道血痕。

    ——不妙……

    何云婷如此想著,閉上了眼睛。

    對方的攻擊速度遠超他的想象。而根據F=ma的公式,這么強的速度下,隨便什么樣的攻擊都能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威力。只不過對方似乎有什么限制一樣,沒有對她再補上一擊。

    但這樣仍舊不妙,非常不妙。

    何云婷可以肯定,這個人下一次攻擊的對象,就是赫胥黎。只要赫胥黎受傷,那么自己這邊的計劃就會無限的接近破產。

    ——一定要趕上……

    工程系魔法,循環加速,開啟。

    血液流動加速、呼吸加速、神經遞質傳遞加速——這個魔法疤痕之上是對實驗體05超自然天賦的魔法,并曾存在于奧爾格·劉的實驗記錄之中。而當斗犬部隊奪得那些實驗記錄之后,這個魔法也出現在了理想國的魔法庫中。

    斗犬們是最先訓練這個魔法的一批人。因為他們親眼看到一個對自己使用了這沒扣分的學院派法師,打翻半個小隊斗犬的事實。他們知道這個魔法在必要的時候能夠產生多大的威力。

    思維加速。

    而在何云婷眼中,整個世界在減速。

    ——還不夠……

    加速的思維以更快的速度在精神之勾勒魔法。

    ——還不夠快……更快……

    萬物皆流,這個魔法的幾乎是裹挾著神經遞質擊穿了一個個神經元,讓離子的浪潮以超越化學反應的速度生成,讓生物電激蕩在大腦之中。

    于是,何云婷看到了。

    看到了電線之中沖出的一團藍光。那是自由電子組成的團塊,權能約束著這玩意,使之形成詭異的球狀閃電。然后閃電擊穿大氣,以近光的速度撲向赫胥黎。

    在這個過程當中,閃電開始變形,組合成全新的肉體。

    一頭獅子,以可怕的速度沖了出來。它出現的一瞬間,皮毛就開始碳化。這種運動速度,早就超越了蛋白質的承受上限——與大氣摩擦產生的熱量,瞬間就讓那些蛋白質焦炭化了。

    這就是這個獅子的權能。它將自己轉變為“電”的時候,體重似乎消失了,然后重組的時候,體重又會重新出現。

    這這等若是憑空獲得了質量。

    而在高速運動當中憑空獲得質量,就等于憑空獲得動能。

    獲得恐怖的動能。

    盡管獅子的身體強度并不高,在這種速度下與敵人產生碰撞,就會粉碎性骨折,但是在此化身雷電之后,它卻可以重組肉身,修復傷勢。

    這個權能,與“復仇反擊”組合,就是令人畏懼的單對單構筑。

    何云婷舉起槍,對準了桑構。這只是斗犬在絕境之中的搏命一擊,她只能期待槍膛內的費鋼子彈可以創造出否定奇跡的奇跡,一擊就否定掉桑構的存在。

    肉體相對于高速的思維來說,實在是太慢。何云婷甚至能夠看到自己的手臂與空氣默查產生火光,感覺到自己肌肉細胞一點點炸裂的痛覺。

    她還看到自己胸口如同噴泉一樣的血花。

    和當初被辛德瑞拉匕首刺傷的奧爾格·劉一樣,何云婷也必須面對從“循環加速”帶來的副作用。

    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夏吾那樣,對流體操控得如臂使指。絕大多數人都缺乏夏吾那樣的絕對強度。使用這個魔法的時候,如果身上有傷口,那么高壓的血液就會之間從傷口中迸射而出。

    生物電被魔法裹挾著撞向手指,然后手指蜷縮,撞向扳機。

    但就在這一瞬間,獅子身體再次發出幽藍色電光,整個人化作一團閃電,瞬間鉆入電燈之中。

    然后是以連串的噼啪聲。

    桑構又不是傻逼。既然預言里面說了,何云婷的槍里有費鋼子彈,那他干嘛還要傻傻的用身體去接?

    對于費鋼造成的傷害,“復仇反擊”的權能可是不會生效的。更要命的是,如果費鋼子彈滯留體內,那“化身雷電”的權能應用也會被封鎖。

    它就只是一頭能夠駕馭電能的獅子了。

    當然,這也很強就是了。如果放在過去,或許能夠與裝備了熱武器的偷獵者五五開。

    但是……這種強度是無法與斗犬相抗衡的!

    權能給他的超高速,不就是用來規避的嗎?

    …………………………………………………………

    “臥槽!”夏吾忍不住感嘆道:“原句確實出現了,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

    “何云婷舉起槍,對準了桑構!边@一段,夏吾原本腦補的是“兩人手段用盡,最后只能以西部牛仔的方式正面對決,何云婷將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一顆子彈上”。

    哪成想,這居然不是對決的結束,而是開始?

    …………………………………………………………

    何云婷看了計時器一秒。

    距離“最佳時點”還有二十八秒。

    剛才那一連串看似緩慢的攻防,實際上是在一秒多的時間里完成的。

    考慮到聲音的傳播速度,以及赫胥黎的反應速度……

    “再撐幾秒,然后倒數……”

    何云婷對自己說道。

    原本只是淺淺傷口的胸口抓傷,如今正如同切斷主動脈一樣噴血。如果繼續這樣,要不了多久何云婷就會失血過多而死。就算用涌現系魔法提振造血能力也是一樣。她不是夏吾,沒辦法不靠血液循環就活下去。

    但是,這么一點時間就必須撐下去。

    何云婷面對赫胥黎,背對香燭貢品構成的魔法儀式區域,緩緩后退。

    藍光一閃,桑構再次出現。

    槍口噴出火光。桑構再次重組,消失,然后再次出現。

    槍口再次射出子彈。

    如此重復三次,桑構換了三個方位,卻都被子彈逼退。

    然后,三聲槍響才幾乎連成一聲的傳入赫胥黎的耳朵里。

    又過了一秒。

    “砰!”

    “砰!”

    “砰!”

    閃光與槍聲交替出現。

    再然后,是何云婷的聲音:“赫胥黎,現在是是倒數……十!”

    閃光,槍聲。

    “九!”

    閃光,槍聲,閃光,槍聲。

    “八!”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安徽快三奖金对照表 期货如何配资 pk10软件计划 吉林快3每两期预测 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苹果pk10计划app破解版 山西快乐十分官网 中国中期股票分析 上海时时乐质合 浙江六加一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