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再好的反派隊伍也架不住一個個送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再好的反派隊伍也架不住一個個送

    “臥槽!”

    夏吾忍不住震驚了:“這一章斷在這里?看樣子這最開始應該是一部網絡小說吧?是連載的吧?這樣子搞不怕被讀者打死嗎?”

    “我覺得營造這種期待感是很重要的!眾W倫米拉如此說著。不知道為什么,夏吾覺得這個或然神似乎逐漸心神不寧起來,回答也蠻心不在焉的。

    奧倫米拉將目光集中在夏吾身上。他問道:“話說,你為什么一點也不為辛德瑞拉擔心的樣子?”

    夏吾搖了搖頭,很奇怪:“為什么?有那么必要嗎?”

    老實說,他之所以震驚,主要還是驚異于“為什么會斷在這里”。實際上,他真的一點也不擔心辛德瑞拉的安危。

    “她不是和你一邊的嗎?”

    “斷在這里,制造一種‘她劣勢很大的錯覺’,就意味著她最后會贏吧?”夏吾撓撓頭:“如果剛才那段文字描寫了她什么什么樣的決意啦,來一段回憶殺啦,然后是經歷多少多少困難取勝然后斷章啦……這種才有那么一點必要擔心吧?況且……”夏吾語氣一轉:“想想奧爾格·劉,那老混蛋比你有Boss氣場多了吧?這女人就把他砍了個生活不能自理。如果讓她在兩個雜兵定位的或然神手下翻車,那才是情節安排有問題吧?”

    奧倫米拉覺得,奧爾格·劉一個學院派的法師,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被砍死,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才對。不知道為什么,夏吾居然這么贊許斗犬……

    ——你是有多討厭奧爾格啊……

    夏吾翻了一頁,然后迅速掃過以上這幾句沒營養的話。

    …………………………………………

    光劍瞬間掃出一面光扇。這面光扇原本是要將辛德瑞拉的頭一分為二的。

    辛德瑞拉的頭部防具沒有抵抗高能粒子磁矩切割的強磁場——按照原本的想法,或然神是不可能獲得Lsa—77之類的武器的,所以他們并沒有準備針對性的防具。

    但是“天命之路”卻扭轉了這個殺局。辛德瑞拉在最關鍵的時刻靠著天然20的骰子,識破了奧芭“表演”出來的攻擊,注意到了奧芭懷中的光劍,用腰力向后扭轉身體。

    然后,閃避,天然20。

    伴隨著一枚骰子的落地,辛德瑞拉逃出奧芭的必殺一劍的范圍,同時往前刺出長劍。如果奧芭不放棄攻勢的話,勢必會撞在劍上——撞在一把有費鋼的劍上。

    它不得不收起攻勢,通過尾巴在空中改變重心,從辛德瑞拉的劍鋒旁邊滑過。

    最終光劍也只是劈開辛德瑞拉的頭盔,燙焦了鬢角的頭發。

    辛德瑞拉甩開頭盔,對自己的發型頗為惋惜。

    而這個時候,煙散已經組織起新一輪的攻勢。更多的風刃在空氣中凝結,朝著辛德瑞拉失去防護的頭部壓來。

    辛德瑞拉劍花狂舞,攪碎了這些風刃。

    ——不要緊……

    她對自己如此說道,同時在心中朝著腦內植入芯片下令。

    【倒計時三秒!

    ——三……

    奧芭再次以光劍襲擊而來。三米長的光刃在它手中施展出近似槍法的招數,逼得辛德瑞拉后退一步。

    ——二……

    奧芭光劍舞動,辛德瑞拉連退好幾步。奧芭的目標并非是直接擊殺辛德瑞拉,而是打散這位斗犬的防御架勢,讓煙散的風刃長驅直入。

    ——三……

    辛德瑞拉的臉頰上出現一道淺淺的血口。

    與此同時,樓面突然坍塌。

    “轟轟轟!”

    奧芭與辛德瑞拉同時往下墜落三層樓!

    “不好!”

    煙散的第一反應就是用風拉起戰神奧芭。但是辛德瑞拉這個時候卻揚起迅捷劍。

    骰子落下。

    感知,天然20。

    辛德瑞拉察覺了風了流向,然后出劍攪動。費鋼那冷如鐵的“現實”,攪碎了煙散的“奇跡”。

    風流向一亂,奧芭就沒辦法在半空控制住自己的體態。它原本必殺的劍招,也露出了破綻來。

    幸運,劣勢,天然20。

    光劍刷刷的劈在辛德瑞拉身邊的空氣上。

    辛德瑞拉與奧芭幾乎同時落地。

    辛德瑞拉當然想過“遇到一個會放風箏的敵人”的可能性。最適合她發揮的環境是狹窄的地域,而她選擇的這座建筑雖然只有一百多層樓,但是卻是和這座城市一齊涌現的現代化建筑,所使用的建材質量一流,非比尋常。

    以煙散的剛才釋放風刃來估算的話,就算是這位風神的權能也沒法在瞬間粉碎這棟建筑的承重結構。它也缺乏夏吾那種能力的絕對強度,可以直接貼著辛德瑞拉的皮膚創造一個風刃然后切開辛德瑞拉的喉嚨。

    狹小的室內環境能夠限制奧芭的發揮。而遮擋物也能限制煙散的視野。

    這相當于將二神分開了。

    最開始在頂層等待敵人值錢,辛德瑞拉就已經在建筑立面埋下了遙控炸藥。

    煙散尖叫了一聲。這個時候它才意識到這邊好像敗了一陣。但是尚未等它反應過來,建筑立面就傳來一聲刺耳的猴子尖叫。

    煙散不敢再多猶豫,沖了進去。

    而后退的奧芭也正好與他匯合。

    煙散發現奧芭左手手掌被切斷了,只剩下半個,不由得叫道:“你這是怎么搞的?”

    奧芭憤怒道:“失策了……”

    在兩者同時落地的關鍵時刻,辛德瑞拉因為有準備,所有搶先一步站穩腳跟,然后展開劍勢壓制奧芭。奧芭劣勢之下,只好使出慣用的“無刀取”,想要去奪辛德瑞拉的劍。

    但是辛德瑞拉的劍上鍍了費鋼,奧芭的權能在這把劍上失去了作用。

    明明是無往不利的神技,但實際用出來卻成了“猴子亂揮”級別的把戲。

    辛德瑞拉掉轉劍刃,一下子就切調了奧芭的半只手掌。

    只可惜,由于劍上的費鋼,所以辛德瑞拉也無法使出“攻擊骰—暴擊骰—即死骰”的天然20三連來一劍秒掉奧芭。

    費鋼帶來的真實傷害,則幾乎讓奧芭的權能崩潰。它不得不暫且后退,穩固自己的神性。

    辛德瑞拉沒有追擊,而是不斷的將小LED燈管扔到墻角。

    赫胥黎曾帶來情報,說那些外星或然神是會從陰暗的角落里傳送過來的。她必須小心,不能在勝利之后再遭到偷襲。

    做完這些,辛德瑞拉才松了口氣。

    現在,她大概是拖住兩個或然神了。努努力,說不定要有機會將對方殲滅。

    而此時此刻,兩個或然神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在那些斗魔忙于自身存在的根本而拒絕參戰、奧倫米拉行蹤不定的前提下,約魯巴眾神對三名斗犬,并沒有多少數量優勢。其中一名又要去阻擊另一路敵人。他們的人手本來就有些吃緊了。

    而現在……

    辛德瑞拉將兩名或然神釘死在這里了。

    ………………

    辛德瑞拉與兩位或然神死斗的時候,在更西一邊的地方……

    ……………………………………………………………

    夏吾眨眨眼:“有沒有搞錯,這就‘鏡頭一轉’了?臥槽,我敢打賭,下一次視點再轉回來的時候,奧芭和煙散至少要跪一個,然后另一個也得和辛德瑞拉兩敗俱傷大眼瞪小眼……”

    奧倫米拉嘆了口氣。

    想要干掉一個或然神確實很難。但是若是你手上有一把費鋼武器,事情就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或然神每一次與費鋼碰觸,都有一定可能會被“否定”,直接跌入不可能。這個“可能”理應罕見,但是架不住“每一次”碰觸都會發生。

    這就好比游戲里有一把武器,每一次攻擊都有千分之一的幾率將敵人擊殺。那這個時候把攻擊速度堆滿,那不管什么樣的敵人,都有可能被一刀殺死——只要砍得夠多就行。

    對奇跡來說,統計學缺乏意義,但只要是發生過的事實,就有可能發生。

    辛德瑞拉確實缺乏將或然神送回的手段,但是她擁有費鋼劍就足夠了。

    夏吾嘆了口氣:“這么算啊,伊洛古最先被殺,然后奧紹熙死在我手里,接下來是奧洛孔,被斗犬小隊殺死。再加上神父殺死的奧貢、被一槍崩了的奧舒馬累,你們已經死亡五名或然神了。然后再加上你,還有與辛德瑞拉戰斗的奧芭、煙散,預言里要出場的桑構、奧姆魯,以及最近的奧巴塔拉……你們這邊居然至少有十一個擁有不同權能的或然神嗎?”

    這可真是恐怖的數字。

    在過去的記錄里,或然神可是從來都只會單獨涌現的。

    二位數的或然神同時出現,確實是有夠嚇人的。

    而且,這些或然神中,還包括了奧倫米拉這樣擁有“預言”這種無解權能的,以及奧巴塔拉這種可以永久改變地球環境的。從文字中來看,奧芭的權能也有很大的發揮余地。

    奧紹熙、伊洛古、煙散這幾個雖然權能顯得很弟弟,但是運用得當的話還是能夠當做合格的常規武力的。

    再加上斗魔那通過陰影運送兵力的手段,以及那恐怖的數量……

    別看奧倫米拉見到他夏吾就白給了,那可是因為夏吾對奧倫米拉來說就是一個無解的結局,一個天災。

    這么說吧,奧倫米拉就好像得到了一個印度神話式的加護——“劇情注定奧倫米拉只會被主角擊敗”。在面對不是主角的任何存在時,奧倫米拉都很威。但是他惟獨無法對夏吾造成任何威脅。

    “如果這十一個或然神同時出手的話……啊,不對,排除奧倫米拉之后的十個或然神同時出手,我也會危險呢……如果算上奧倫米拉,十一個神同時昭告自己的存在,那還是有很大可能與人類社會達成妥協的……”夏吾思忖。

    “沒有任何意義。我的權能是太陽系內唯一逆轉因果的東西。就算我們與人類能夠達成協議,奇跡的神靈也不會放過我!眾W倫米拉搖搖頭。

    夏吾點點頭:“嗯,我明白的。我明白,作者總會千方百計的找理由,讓那些看上去很強的家伙一個個送。我懂的!

    ………………………………………………………………

    辛德瑞拉與兩位或然神死斗的時候,在更西一邊的地方,嘎嘎德正背著錢光華、尼亞加和那個依舊不知道名字的司機,嫻熟的沿著防盜網飛快前進。而米氫琳則對自己使用了提振體能的魔法,在大樓之間跳躍,緊緊跟著嘎嘎德。

    普拉文人是樹棲物種。對于他們來說,這才是最快的前進方式。

    那些著火的房子里已經沒什么人了,基本不用擔心有人從窗戶里射一發子彈。能夠逃跑的人全都逃離了。

    盡管加納科喬剛剛涌現出來的時候,有著不俗的城市規劃,有應對各種災害的原。但是這么多年的發展,各種違章建筑與窩棚早就在原本規劃出來的避難路徑上野蠻生長起來。許多路都被堵死。

    米氫琳強迫自己不去看下面尖叫的人群。

    “需要幫忙嗎?”嘎嘎德顯得米氫琳平靜多了了。盡管他也會為受傷的人類難過,但由于物種不同,至少不會被帶出應激反應:“我還可以再帶一個人。就算是用腳我也能走!

    盡管建筑物在燃燒,但是米氫琳已經用魔法賦予了眾人“耐熱”與“抗灼傷”的能力。嘎嘎德可以找到建筑物未燃燒的部分,借助地形快速擺蕩身軀。

    “不好意思啊老兄!泵讱淞諏Ω赂碌碌搅寺曋x,卻拒絕了他的幫助。

    這個時候,嘎嘎德身后的錢光華突然臉色一變:“不行……我還是惡心……”

    “恐高還是暈動癥?小鬼你這時候毛病別這么多……”

    “不是,我……嘔——”

    錢光華立刻扭頭,吐了身后那還在傻笑的司機一身。

    嘎嘎德露出嫌惡的表情:“別看我這樣,我在我們星球真的是個貴族,王子呀!我也是愛干凈的……”

    “不好意思……嘔——”

    錢光華一邊道歉一邊吐。米氫琳皺皺眉,想要安撫一下。

    但這個時候,她也感到一陣惡心。

    “怎么回事……”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如何分析股市大盘 福彩3d跨度走走势图 支付宝模拟炒股能赚钱吗 海南飞鱼多少个号码 快乐十分任选3中多少 北京快3怎么下载 美国股票行情 福彩3d百个位和值尾振幅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黑马计划软件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