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這里面的畫餅你們就當真的信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這里面的畫餅你們就當真的信

    這實在是最絕望的局面了——以奧倫米拉的眼光來看。

    奧倫米拉的權能是“獲得一堆寫著字的碎紙條”,這些碎紙條上面的內容可以拼成一部小說。

    而這部小說會精準的預言奧倫米拉在若干年后所面對的局面。

    然后,這部小說做記載的一切事實都會出現在奧倫米拉的生活之中。一切。

    并且一定會發生。

    不管奧倫米拉做什么,都一定會發生。甚至奧倫米拉為了改變預言而做出的努力,也會變成預言的一部分。

    更讓奧倫米拉覺得造化弄人的是……

    “奧倫米拉為了改變預言而做出的努力,也會變成預言的一部分”這一條設定,并不是他試出來的。

    而是這里寫了。

    對的,就是因為這里寫了,而且寫了四遍,所以帶著“奧倫米拉為了改變預言而做出的努力,也會變成預言的一部分”這十四個字加一個逗號的組合,理論上被抽出來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四倍。

    “奧倫米拉為了改變預言而做出的努力,也會變成預言的一部分”這件事,也因此被奧倫米拉洞悉。

    他好多年前就抽出來了。

    而從他拼湊出“奧紹熙在誤會之下帶回夏吾”這一部分劇情之后,奧倫米拉更是明白了主角的不可戰勝。

    不管怎樣,他奧倫米拉難免會向下屬透露一點關于“夏吾”這個人的情報——奧紹熙很明顯是知道“有這么個人”的。但就算如此,他還是在毫不知情的前提下,就將這個可怕的主角抓回了奧倫米拉與斗魔合作建立的秘密基地。

    那個明明保密工作不怎么樣,但大概是因為劇情需要所以硬是幾十年都沒被人類發現的秘密基地。

    也就是說……

    “從讀到那個劇情的時候,我就認識到了。就算我有再多的下屬,再大的勢力,也無濟于事!眾W倫米拉嘆了口氣:“因為‘劇情需要’,所以我不管有多少的戰斗力,最終能出現在您面前的,一定是您能應付的范圍之內的。他們沒辦法一擁而上,因為‘劇情’就是這么要求的。我們就好像……對,奧特曼中每周出現一次的怪獸,假面騎士中每周出現一次的怪人,或者古早機器人動畫中每周出現的雜兵機械怪獸。因為劇情規定,我們一次只能觸動那么多的力量!

    夏吾點了點頭:“好像是哦……這樣一看我確實蠻強!”

    “您不可戰勝。就算贏得了一時的勝利,也無法一直如此——您總會取得最終的勝利!眾W倫米拉如此說道:“我勝利的方法只有一種……只有那一種而已!

    奧倫米拉勝利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劇情進行到最高潮的時候來一個驚天大反轉。

    也就是,在大結局之前,夏吾過得一直很快活,每天和朋友吃吃喝喝,輕松愉快的擊敗每周固定出現的怪物,進入主線之后也是逢戰必勝,干脆利落的擊敗每一個干部級別的或然神。就算有那么一兩個強者,一時之間無法擊敗,夏吾也一定會變得更強,去將他們擊敗。

    一直到最后,夏吾打到奧倫米拉面前。然后,奧倫米拉對著夏吾展露了這本書的全部姿態,再對他說:“你只不過是在作者的掌心跳舞……你只不過是個虛假的構造。你的一切行為都毫無意義。你的一切早已注定。不管你現在是否反抗,都對結局毫無影響!

    如此以來,整部小說畫風陡然反轉,然后走馬燈下,過去的一切快樂景象都如走馬燈一樣飛出來,接著化為飛灰。

    這樣畫風的一百八十度轉變,就有可能產生極大的沖擊力,而使得作品能夠給讀者沉重的沖擊,以至于“印象深刻”。

    這也算是一種很自然的手法了。

    而奧倫米拉唯一的勝機,恰恰在這里。

    他只有“在一瞬間扭轉整個作品的畫風”,并且還要保證對夏吾自身的精神產生極大的沖擊,然后不給他任何思考、反應的機會,才能強行扭轉命運。

    但是……

    夏吾身上有個球。

    那個是出自任氏集團某個作品的道具。

    當時,他為了抓住一個偽裝成警察的胖子斗魔,而利用自己“取出對現狀有用的道具”的魔法,涌現了這么一個東西。

    當然,“版權”是一個非常曖昧的東西!斑@個段子某某寫過了,所以其他人不能寫”這種事對于創作實在是太過克制,因此法律對于“侵害版權”的判定是有一套自己的邏輯的。它只保護某個作品的表達,而不會保護作品的思想、風格、結構。這是一個有明確范圍的東西。

    ——啊,當然,如果放寬了說,這種行為確實能算是侵權,只不過不違法。

    但現代的康采恩式壟斷財團,已經獲得了任意解釋法條的權柄。對于任氏來說,“夏吾扔出一個紅白相間的球捉住了一個生物”,就是一種侵權行為。任氏的“版權保護”是可以發揮作用的。

    所以他身上就背負了“不幸”的概率魔法。

    然后,這個“不幸”,讓夏吾不小心聽到了米氫琳為擊敗他而苦思得到的東西。

    他“不幸”的被擊敗了。

    但是奧倫米拉唯一的勝機也就這樣消失了。

    因為從“情感的沖擊”上來說,“得知自己只是牽線木偶,行為缺乏意義”的瞬間已經過去了。這么長的時間,足夠夏吾進行新的心理建設了——至少很多讀者會這么想。

    “主角是無法戰勝的!眾W倫米拉如此說道。

    “噗噗……哈哈哈哈……”夏吾忍不住哈哈大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你也怪可憐的。居然是遇到了和我差不多的問題嗎?”

    奧倫米拉的權能是前所未有的強。

    但也是前所未有的弱。

    “不,實際上呢,您是無法解脫的,因為您是主角!眾W倫米拉如此說道:“而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脫離劇情,脫離這個作者的筆觸,到您所無法意識到的廣闊世界去!

    夏吾楞了一下:“?”

    “請跟我來吧,主角先生!眾W倫米拉微微躬身,然后握住自己脖子上掛著的芯片狀神恩科技產物:“用意識包裹住這個‘有限不可能潛航儀’,調整自身的‘不可能性’!

    奧倫米拉的手搭在了夏吾的肩膀上。夏吾按照奧倫米拉的指導,使用這個“有限不可能潛航儀”。他感覺到一種“上浮”的感覺。明明沒有水,但是他卻在“向上”……“向上……”

    “這個玩意沒有那么好用!眾W倫米拉嘆息:“你得知道一件事有多不可能,這個東西才能通過魔法擬合演算。將你送入某個或然的世界里。但實際上,一個事情‘有多不可能’,難以統計,現在的一切也缺乏統計學意義。就連科技之神自己也用不好。他只是有相關的技術而已!

    “唯一比較好實現的,就是‘上浮’,進入‘可能性’為‘1’的‘必然世界’!

    夏吾忍不住問道:“所以你們就是用這個增加同伴?”

    “不,我只是知道自己因為偶‘劇情需要’一定不會在劇情之前迷失,所以才敢于隨意使用這個東西!眾W倫米拉如此說道。

    在這個過程當中,他面部的畫風不斷變化。一會是寫實風,一會是高度流暢的3DCG,偶爾是定格動畫,甚至有時干脆就是二次元紙片人。

    夏吾覺得,自己身上也在發生這樣的變化。

    只不過他的感官無法對此發生感覺。

    “如你所見,‘或然的世界’實際上是非常危險的。許多神話的真實性比那些虛構創作的藝術作品更低。神話實在是太不可能了。稍有不慎就會迷失其中!眾W倫米拉嘆氣:“而正如必然世界對你們這些必然世界的生物存在天然吸引力一樣,或然世界也對原本生存于其中的或然生物有天然吸引力。一旦迷失,我們就無法回到必然世界!

    “就算沒有迷失,如果我們這些或然神主動進入了‘神話’,那么我們很快就會重新成為‘神話’的一部分。這一點,赫胥黎已經見過了。有了必然世界的肉身,有了這個‘有限不可能潛航儀’,我才能反過來借助那種天然吸引力,短時間內進入原本屬于我的約魯巴神話。肉體與芯片會保證我不會輕易被同化,我會在新的約魯巴神明身上留下印記,然后嘗試以奧爾格·劉的魔法,創造新的同伴!

    奧倫米拉嘆息:“如果不是早就知道我會說這種話,我也未必有勇氣重新進入或然世界!

    突然,夏吾感覺自己身體陡然被引力重新俘獲。這種感覺是突然出現的。他立刻往下方墜落。

    但就在這個瞬間,他踩到了地面。

    這種感覺很奇怪。這地面應該不是特別堅實,有點軟,類似于軟泥卻不會陷住腳。如同干冰造成的舞臺效果一般,白色的煙霧繚繞在地面……

    不,不對。

    仔細感知就會發現,這白色的煙霧,根本就是“地面”本身。

    這個白色的霧氣就是地面本身,下面根本就沒有東西了。

    “不要去思考這玩意的流體性質!眾W倫米拉告誡道:“這個地方原本就是‘神話’——只不過因為固化在必然世界的或然神足夠多,所以也被帶到了淺層的‘不可能’之中。這里是約魯巴神話之中的‘天上世界’!

    夏吾仔細一看,發現這確實是一個非常有原始風情的地方。遠處,稀疏的棕櫚樹扎根在云霧之中【也不知道它們是怎樣才保持不倒的】,巨大的茅草建筑群聳立在云間。

    這里是神的居所。

    啊,對,確實是這樣,即使是神的居所,也就是這種草木的結構。約魯巴人并沒有使用石材之類建設房屋的習慣。在他們的世界觀中,用草木建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房子就應該是這樣。泥土混合木頭的柱子,在配上神秘而繁復的花紋雕塑作為裝飾。

    這就是他們的神話之中最為尊貴的居所了。

    奧倫米拉也挺無奈的:“事實就是這樣……當神也不容易啊。請跟我進去吧!

    兩人進入了最大的房屋。

    然后,來到了一個……現代化氣息很濃厚的地方。

    那是一個類似于“工作室”的地方,幾面都有辦公用的白板與油性筆,隨寫隨擦的那種?吹贸,奧倫米拉一直在推演劇情。然后,許多根繩子雜亂的掛在房間內,一個個晾衣服的小夾子將一張張小紙片夾在繩子上。

    夏吾翻了個白眼:“這些都是你權能具現的?這劇情還真是又臭又長……”

    “里面包括了番外、特別篇、同人作品……”奧倫米拉微笑道:“字數還是不少的!

    “噫!”夏吾撇撇嘴:“這看起來有幾百萬字嘛,要是這個作者水一點的話,你還可以多逍遙好久咧!

    “不不不,就現在已經整理出來的內容來看,最近一周的劇情,這位作者就寫了六七十萬字!眾W倫米拉苦笑:“按照這個速度,我可能沒幾天好活了!

    “更要命的是……我還有非常小的發現吧!眾W倫米拉搖搖頭:“你也看到了……我只能以‘碎紙條’的形式得到這本小說的片段,但是我并不知道這部小說具體的進度。除開‘盂蘭盆節’之外,這部小說的文字也缺乏具體的日期。甚至里面還有‘回憶劇情’這種東西,所以我不能判斷那些紙條的先后順序!

    “但是,我很早就發現了一件事……我的故事其實很短,在某一個時間節點之后,就徹底消失不見。大概……八九十萬字的劇情哪里?很明顯的,這是一段大劇情——或者說,我不是你的最終boss,明白嗎?我不是什么最終boss。你真正的冒險,要分成好幾個階段,是好幾個不同的單行本……”

    夏吾甩甩手:“八九十萬字的單行本?不嫌太厚了嗎?估計是第一部第二部的關系?”

    “很有可能吧!眾W倫米拉嘆息:“在這個時間點之后,我就沒有再出現過了!

    “那個時間點已經迫在眉睫,而我又看不到哪怕一點兒戰勝您的可能!

    “所以,我現在只能為自己選一個退場方式!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广西11选5 黄大仙论坛精选24码 四不像必中一肖 正版 山东11选五计划在线网址 2020鼠年生肖波色卡 管家婆精选高手资料 河北11选5助手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 广东11选5历史查询 双色球01一33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