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變化的點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變化的點

    “劇情”必須是“變化”。

    一段有意義的劇情,必然會引發某種人物或者故事沖突上的“變化”,或者為“變化”埋下某種“預示”——也就是一般意義上的“伏筆”。這樣的話,劇情才會是有意義的。

    “塑造人物”,就可以說是讓角色的“形象”在讀者的眼中發生“改變”,變得更加清晰明確。

    換句話說……

    “如果單純是跑路的話,不管跑多遠、跑多久、跑多累,這一段都不會顯現在劇情之內!本┒技冏右ё∮沂帜粗,仔細思考起來:“現在已經不是能夠靠著正常手段就翻盤的時候了。畢竟這個區域的一切對我們來說都是‘未知’的,對于我們來說,‘它大到幾乎不可能走出去’和‘順著一個方向走很快就可以找到出路’的可信度是一模一樣的。換句話說,這尚且屬于概率魔法可以運作的范圍之內……”

    但是現在這種復雜狀況并不是機械幸運應用可以改變的。其他的概率魔法,不是不針對現在的狀況,就是短時間內無法運用。

    唯一可以借力的,就只有屬于夏吾的第六概率魔法,那個作用機制不明、作用范圍不明、具體作用對象不明的“主角屬性”了。

    按照邏輯來看,現場的三人都與夏吾有交集,是夏吾奇妙冒險之中的重要角色,所以“主角屬性”這個不成比例扭曲世界的魔法加護,也有可能覆蓋在他們身上。

    這是最大的希望了。

    但問題在于,沒人知道作者的“鏡頭”或者說“視點”在什么地方。這位無所不能的“靈”到底會在什么時候干涉他們的命運。

    夏吾也不行。他只能“感覺”,也沒有證據證明他的感覺到底是不是正確的。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

    對“劇情”沒有一點推動作用,也不是承前啟后內容的部分,肯定不會落于作者的筆下。

    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是漫畫、電影的話,那么“跑一長段路”并不會事無巨細的拍出來。它最多給你幾個鏡頭。這些鏡頭包括了跌倒、被樹枝或者石子刮傷、顫抖的腿部、紊亂的呼吸,通過這種鏡頭來表現你跑得特別久特別辛苦。

    甚至有可能直接給你一個“抵達終點”的畫面,然后在角色身上添一些大大小小的傷口與痕跡。

    換句話說,當跑動的路程長度超過了可以目測的距離之后,具體跑多長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唯一需要的,就是“變化”。

    京都純子仔細思考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吧自己的襯衫下半截撕開,在胸腹之間打個結,露出相對來說還算纖細的腰,將一件好好的衣服改造得有幾分誘惑的氣息。

    約翰情不自禁的吹了個口哨。

    “對,要再仔細依靠一下……”京都純子自言自語:“有限的福利未必是要緊的……”

    這應當算是京都純子最先遭到的手段了。軟色情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都是有利的要素。不過,這一點也需要小心使用。夏吾滿口現代詞匯,想必是誕生與分級制度出現之后的時代,并且夏吾自己都不一定明白分級。

    如果自己搞的太過的話,那這一幕肯定也不會出現在鏡頭之中,好一點的話會被當成一個笑話流傳下去,并出現在以后的各種對話之中!颈热缯f“你還記得京都純子那個白癡嗎?她當時居然****”】壞一點的話,這個加護說不定直接沒了。

    當然,京都純子也可以肯定,這個魔法不會做到那一步就是了。要是主角屬性會因為某個關聯人員啪啪啪了而消失,那赫胥黎和米氫琳也不需要挖空心思去想對付夏吾的事情了。畢竟就算是兒童節目,也沒有要求所有出場人物全員童貞的。

    最多也就是為愛鼓掌的鏡頭不會出現而已。

    所以,尺度必須小心,得稍微露那么一點,但是又不能實質性的露出太多。同理,微妙的踩在“兒童”分界線上的小田同學也不適合做這件事。

    然后,京都純子等了一會,什么都沒有發生。

    “果然,如果負責賣福利的人本身不覺得尷尬,而是一種坦然的態度,那么反而不會有多少性暗示的意味……”京都純子垂下頭。雖然她平時穿得不算開放,但是這種程度的“福利”也確實沒法讓她感覺到尷尬。

    畢竟……什么年代了?

    “除此之外……除此之外……”

    小田頗為擔心的將她的手背伸向京都純子的額頭。

    “京都女士,您是……”

    京都純子撓了撓頭:“不行,想不出來……”

    “女士,您……”

    京都純子最終站了起來,大聲說道:“那就對話吧!”

    “?”小田不明所以。

    “是在到了推進不了劇情的時候,我們就來對話!”京都純子斬釘截鐵的說道:“這樣搞的話,不管怎么樣,都會出現‘觀念上的轉變’。劇情也一定會因此而推動……”

    小田一臉絕望,F在京都純子是唯一一個能夠帶他們走出苦境的大人了?煽礃幼,這個大人也瘋了。

    她很傷心的拍了拍約翰的肩膀:“大人全都靠不住……約翰,接下來只能靠我們自己啦!”

    約翰一臉疑惑:“這和夏吾平時說的那套,是不是一樣的?”

    “對呀!”小田很震驚:“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嗎?為什么要特地去說?”

    “因為……”約翰沉吟了片刻:“我們平時不就是聽五哥的話,到處去玩嗎?這和我們平時做的事情沒有什么很大的差別嗎?我們平時不就是做這些事的嗎?如果說這是發瘋的話,那我們之前……”

    小田沉痛的捂住眼睛:“我最近幾天才加入你們這個瘋狂的男子三人小團體好么?五哥在想什么?想要平衡一下隊伍內的性別配比?”

    “對,就是這個!”京都純子一下子就樂了,抓住小田的手:“這位女士,你在這件事情上不是很有見地嗎?”

    小田不著痕跡的后退兩步:“這個……”

    “聽好……算了,這件事最好邊走邊說……”京都純子立刻站了起來,選了一個方向,大步向前。

    小田叫道:“等一等,京都女士,這邊不是我們剛才走的方向!”

    “只要不是來的方向就沒有問題……啊,不對,考慮到奇跡的幾何規則都有所不同,所以就算是來時的方向也未嘗不可!本┒技冏诱駣^的說道:“邊聊邊走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嘛!”

    “我的天哪!”小田有些崩潰:“請正常一點好嗎?我們現在要找到出去的辦法,去拯救神父還有孤兒院……”

    “毫無疑問,這就是‘出去的辦法’!本┒技冏愚D頭看向小田:“孩子,你有沒有想過,夏吾身上確實存在一種特別的力量?”

    “他老是自稱主角,沒錯,他確實有一種超乎想象的好運,但是,這個世界上不是存在概率系魔法這種東西嗎?這一切都是可以解釋的吧?”

    “咦?原來你是這么想的嗎?”京都純子很是驚訝:“你之前識破了一個或然神的真名,救了我一命。當時你說,你識破那個神名字的理由是……我記得,你當時說,‘夏吾無意中提到過‘大綠柄桑豆’’?對吧?為什么你會這么注意這個名字呢?因為夏吾所說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你是意識到了的,沒錯吧?我之前也跟你說過,夏吾確實和我們不一樣!

    “他是什么……什么實驗的實驗體,對吧?”小田點了點頭:“我確實問過,您也這么跟我們說過……”

    “?”約翰一愣:“說過嗎?”

    小田無奈:“跟我和光華說過……你別搗亂!

    “哦!

    京都純子反問:“難道你覺得我當時說的‘不一樣’就是指這個嗎?”

    “不然呢?”小田瞪大了眼睛。

    “雖然你們的五哥確實是瘋的,但是他說的話也確實是事實!本┒技冏狱c了點頭:“明白嗎?”

    “不可能!”小田到:“一切都存在合理的解釋……”

    京都純子嘆了口氣:“你認為,世界上存在一種概率魔法,可以解釋夏吾的極端好運,然后夏吾自認為主角的行為,實際上是那種極端好運帶來的認知偏差?”

    “雖然您的話我聽不大懂,但是應該就是這樣……”

    “哦……”京都純子點了點頭:“可是啊,我們——也就是喬爾喬神父、赫胥黎、我還有那個染了一頭櫻色的矮子,我們幾個知道更多內幕,都接受過相關領域的高等教育,神父更是魔法研究的先驅者。我們都覺得,夏吾的‘瘋話’有可能是真的。你怎么會覺得這個問題上你會比我們看的更清楚呢?”

    “所謂‘當局者迷’……”

    “但你很顯然是誤解了……”京都純子搖了搖頭,看著小田:“我想想看……根據赫胥黎的調查,錢光華愿意和夏吾做朋友,是因為他覺得夏吾是個不普通的人,可能有大秘密,會給他的生活帶來什么了不得的改變——然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夏吾來之前,你和錢光華就是聊得來的朋友?”

    小田點了點頭:“有什么奇怪的嗎?”

    京都純子嘆了口氣:“我還覺得你是這批主角團里最成熟的孩子呢……”

    ——原來也是個方向比較特殊的中二病。

    如果說夏吾的中二病是魔法效果,錢光華的中二病是“幻想自己能夠變得很了不起”的經典類型,那么小田的中二病就是“覺得什么都能按照自己的解釋運行”。

    簡單來說,這姑娘平日里太過聰明了,輕易的就理解了日常生活中的大多數事情,但偏偏神父又沒有讓孤兒院的孩子過早的接觸到生活荒誕的一面,也沒有讓他們接觸奇跡那危險的一面。

    所以,這個姑娘,就稍微有那么一點小驕傲的認定,世界就是這么簡單的東西。

    她也用自己的邏輯解釋了夏吾的行為。在這個小姑娘的眼中,夏吾曾經經受住了可怕的魔法實驗,就好像故事書里那樣。而夏吾也因此獲得了了不起的能力,以及了不起的運氣——她知道“概率系”這種魔法存在,卻并不知道現有的幾個概率魔法分別能夠做什么。

    所以,小田覺得,夏吾是一個強大,但是內心有創傷,所以用瘋癲來保護自己的……可憐人?

    而在這個日常系的故事當中,她扮演是一個……“溫柔的友人”的角色?

    想到這里,京都純子點了點頭?雌饋硭业健敖巧砷L”的點了。

    把握好這個點,一切就都好說了。

    小田唯一的錯誤就是覺得,這個故事是……用他們扶桑人的話來說,是“日常系”的。

    日常系故事里,主角固然依舊有一定的特權,但那特權大多不會大到對人生軌跡產生干涉的程度。

    充其量就是“在街上亂走遇到熟人”的概率大一點而已。

    當然,你可以說,“伊洛古”這件事就是屬于“非日!绷。但是,在加納科喬這個不算和平的城市來說……

    或許這可以算“日!钡囊徊糠?

    “聽好,孩子,我得跟你說,用平凡的思維分析夏吾的世界觀,那確實荒誕不經。但是如果用‘奇跡’的思維去分析,那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奇跡宇宙的邏輯詭異之處就在于,凡是無法被自身的邏輯所否認的東西,都一定存在。

    這話聽起來很繞,用日常的話來說,應該更接近于……

    “凡是無法驗證為‘假’的話,都一定是真的”。

    這話對于平凡宇宙來說,實在是狗屁不通的道理。

    就比如說吧,“世界上存在一只獨角獸”,這個話題就具有很強的“可證偽性”。但它顯然不是一個科學的命題。

    確實,支持這個命題的人無法真的找出一只獨角獸,但是,科學家們也無法從這句話本身的邏輯將它否認,只能說,“就目前的生物學以及地理學知識來看,這種動物是不存在的”。

    因此,對于地球人來說,“世界上存在一只獨角獸”是一個“應該被認為為假”的東西。

    但是,奇跡宇宙的邏輯與完全相反。

    這個時候,奇跡宇宙的邏輯一定是“這個命題存在的前提下,獨角獸必定存在”。

    “換句話說,夏吾必定是這本書的主角!本┒技冏尤绱苏f道。

    那表情在小田眼中,是如此的神經兮兮。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上海11选5开奖列表 112期心水一点必中特 一肖两码discuz默认板块 四码期期准精选资料 云南11选五今天开奖号 三平加减下期特肖记录 连码专家六肖复式网址 买绿波赔多少 山东11选5奖金 山西11选5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