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分工合作是文明的基礎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分工合作是文明的基礎

    人類在知覺世界的時候,常常會因為自身的性情、已有的認知等等,對外界形成一種錯誤的認識。這是非常常見的一件事。

    就比如說,米氫琳和赫胥黎對“圣逐委托夏吾找一只納米機群改造過的猴子”時,第一印象就是“這猴子身上的納米機群有可能會失控”,而不是……

    “猴子的名字叫奧巴塔拉”。

    畢竟在那個時候,誰都沒有意識到,“奧巴塔拉”這個名字有什么特殊的意義。

    “啊,對的,沒錯,這大概就是唯一的原因了!毕奈崛绱藢ψ约赫f道:“因為我是主角,所以這個事件就會自己找到我的頭上。如果沒有橫生枝節的話,現在我確實應該在找猴子的!

    事實就是這樣。他那天早晨從孤兒院出來的時候,就是為了去找猴子。

    然后就被“狩獵者之神”奧紹熙所襲擊了。

    再然后就是一連串的劇情了。

    米氫琳和赫胥黎這才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

    夏吾之前因為發現這里的黑幕與奧爾格·劉的改造實驗有關,所以情緒爆發、能力失控了一小下。

    大概是這次情緒宣泄來得太強烈,所以夏吾自己也忘記了這件很重要的事情……大概。

    畢竟他那天出去是真的要去找猴子的。

    或許會有讀者覺得,夏吾此時此刻知曉神話,純粹是開掛。但實際上,這一條確實是夏吾的努力。

    在確認了“有多個或然神”這一事實,以及其中一個叫“伊洛古”這個名字之后,夏吾就在神父的書房里面惡補了相關神話。

    他確實是做好準備的。

    當然,也正是因為夏吾是“主角”,所以他的努力不會白費——哪怕只是在某個字里行間提了一筆。

    就僅僅是這樣而已。

    “那么,現在,問題來了!毕奈釕醒笱蟮膯柕溃骸澳銈冞@幾天,有誰見過一只白色的猴子的?啊……現在也有可能不是白色而是金屬色,但是肯定是一只恒河猴!

    米氫琳、赫胥黎本能的搖頭。何云婷、辛德瑞拉自然也是沒見過的。

    尼亞加原本也跟著搖頭,然后叫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這位警官身上。

    夏吾一拍手掌:“看吧,我就說我是天生的偵探嘛,線索這不就自動跑到我面前了——請問這位尼亞加先生,您是在什么時候,見到那么一只猴子的?”

    尼亞加撓了撓頭:“這個……應該不會這么巧吧?我就這幾天,在家門口撿了一只帶著鳥的白猴子……”

    “帶著鳥……奧巴塔拉的雞……”辛德瑞拉抬頭看看正在天空緩緩游動、如同鳳凰般絢爛的火鳥。

    赫胥黎拍了拍尼亞加的肩膀:“我覺得這應該不是巧合。你該適應這一點了。這里沒有巧合的!

    “我……”尼亞加看著天上的火鳥,然后看看遠方已經成為一團飄蕩廢墟的房子,打了個哆嗦:“沒這么巧吧……”

    “你方才是不是說了那個建筑物‘是我家的房子’?”夏吾點了點頭:“這大概就能解釋奧巴塔拉為什么要用造物權能制造一個那種東西了。如果我的名推理沒錯的話,他大概就是在你家獲得了權能與智慧,然后現在覺醒了——話說你們家平時誰和那只猴子最親密?”

    “我女兒穆瑟烏,她最喜歡那只猴子了……”尼亞加點了點頭。

    而赫胥黎面色大變:“你是說……”

    “一定是!”米氫琳面色慘白:“夏吾的‘名推理’是絕對不會錯的,不管過程與理由有多么扯淡,結論一定會符合‘真實’……”

    “什么?”辛德瑞拉問。

    “那只猴子現在一定在他的女兒那里?”何云婷急切的問道:“尼亞加先生,令愛現在在……”

    “就在喬爾喬內神父孤兒院的原址附近!”米氫琳道:“只要能夠抵達那里,我們就能夠送還這個最重要的或然神了!”

    夏吾突然嘆了口氣:“豬隊友啊……帶不動,帶不動!

    米氫琳感覺夏吾意有所指:“陰陽怪氣什么?有話直說嘛!

    “仔細想一想吧,‘只要能夠抵達那里,我們就能夠送還這個最重要的或然神了’!毕奈釗u搖頭:“這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提示’。如果按照赫胥黎之前說過的那樣,奧倫米拉的權能是以小紙條的形成呈現,那么他完全可以找出寫著這一句話的小紙條,然后將那張小紙條交給其他或然神……你明白的!

    “哦!”米氫琳捂住頭:“你為什么要說出來?”

    “我不說出來,這么簡單的事情人家也會想到的吧?”

    “但是你不說出來,就沒有對應的小紙條了!”

    “我懷疑奧倫米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靠偷偷塞小紙條的行為影響周圍的,他必然懂得一套靠只言片語去影響他人決策的話術。所以這里不管我說不說,劇情需要,都會導致你們面對一連串的戰斗!毕奈釃@了口氣:“這下你明白了吧?”

    ………………………………

    在遠處,翻著這一段的奧倫米拉目光正好落在這一段話上。

    他嘆了口氣:“這些家伙啊,到底是怎么想象我的?”

    仔細想想,自己好像確實從一開始就沒有在對方那里得到人格方面的尊重。

    以前他也看過這些語句,但是當時他并不知道這個故事的全貌,不知道正確的語句應該出現在哪里。

    只不過,隨著事情的發生,他對這些紙片的前后順序調整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接近全貌。

    “我看到這個句子的時候……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奧巴塔拉行使權能的時候,以及主角們在說那些話的時候,是同一個時間點!眾W倫米拉點了點頭:“那么,我就應該前往下一個場所了!

    ……………………………………

    “好了,不要爭論這些了……”赫胥黎有些氣急的阻止了兩人:“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他用力指了指上方那巨大的房屋廢墟:“那玩意一掉下來,這個城市就要完了!你能夠阻止淹沒城市的海嘯嗎?”

    夏吾思考了片刻:“如果我現在還有動力的話,說不定有戲?”

    “但問題是你現在沒有!”

    “安心安心……”夏吾依舊是那個慢悠悠的語氣。他指著遠方正在西沉的太陽:“你知道嗎,在很多的原始神話里,‘陸地’是比‘太陽’更早出現的!秳撌兰o》里面,大地是在第三天誕生,而太陽與星辰則是在第四天。希臘神話里面,蓋亞是第一代的創世神,而許佩里翁是蓋亞的兒子,赫利俄斯是蓋亞的孫子。在日本,包括天照大御神在內的三貴子,也是在大地誕生之后才出現!

    “約魯巴神話也是一樣的。奧洛倫在奧巴塔拉創造了太陽之后,才創造了太陽,為奧巴塔拉照亮他所創造的世界!

    “雖然我不知道那一團明顯有質量的玩意為什么會莫名其妙的懸浮在空中,但是奇跡想來就不怎么講道理。在神話里,奧巴塔拉對大海灑下的浮土,也確實沒有立刻就成為大地;蛟S這正是神話對造物神權能的一種塑造?”

    “但總而言之,根據我的名推理,在太陽還存在的時候,這個權能還不會落實!

    換句話說,這個權能想要“落實”,至少也要等到太陽落山之后。

    盡管赫胥黎很想吐槽夏吾的“名推理”,但是他還是生生忍住了。

    ——別驚訝,驚訝你就輸了。畢竟這就是主角的力量。

    在得知了那塊石頭短時間內不會落下來之后,眾人總算是松了口氣。

    辛德瑞拉很是振奮:“小弟,來,用你的名推理想一想,現在應該怎么辦?”

    這個時候,那個不知道為什么神似“貴様~”的雞鳴聲再次響徹天際?吹贸,雞真的很興奮。

    夏吾點了點頭:“!我明白了——如果是動畫,這里應該有‘我眉頭一皺,一個激靈,BGM陡然一變’的過程!

    “什么?”

    “那只雞!毕奈釗u搖頭:“那只雞目前就是最大的問題了。在神話傳說當中,奧巴塔拉最先撒入大海的沙石,都只是海面上的浮土,是一只雞將沙土潑灑開去,才形成了他們神話世界觀中的大地!

    “換句話說,只要將那只雞擊殺,就可以延緩這個過程……”

    辛德瑞拉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裝備,一把對人用的近戰兵器。

    然后看了看天上的巨型怪獸。

    怒吼:“這怎么可能!”

    何云婷安撫:“冷靜……”

    “冷靜個屁啦!我只是針對或然神人形偽裝的,何姐你是個醫務人員,阿爾瑪所有裝備都丟了!對或然神特化的社會系魔法支援呢?火力壓制呢?”辛德瑞拉一臉崩潰:“你這叫我怎么冷靜?”

    夏吾點了點頭:“原來如此,現在水平足夠送還或然神,且本人足夠可靠的社會系法師,目前全都下落不明!

    瓦達德本身就和或然神攪在一起,所以這個關鍵的任務不能交給他。

    喬爾喬神父、京都純子以及馬歇爾·李隊長三人,則全都處于失蹤的狀態。

    夏吾點了點頭:“看起來,這就是最困難的任務了嘛!

    “冷靜一點,我們其實還有一點勝算。至少我們已經掌握了那個或然神最重要的‘名字’!焙振憷璧剑骸爸灰柚鼓侵浑u去潑灑沙土,我們就能勝利……”

    “另外還有或然神若干,這個也得考慮進去。他們有辦法去制造眾多的或然神,而我們目前也只除掉了幾個!焙卧奇醚a充。

    “我們只有四個可用戰力……”辛德瑞拉一臉崩潰。

    米氫琳頗為羞恥,但還是及時指出了一點:“那個……我其實是……文職人員……”

    辛德瑞拉嘆了口氣:“也就是說,我們這幾個人,得去擊墜那么大的火鳥,然后除掉一群不知道具體有多少個的或然神,然后……”

    “最關鍵的是找到一只體內存在納米機群的猴子!”赫胥黎嘆息:“鬼知道納米機群可以將那個猴子變成什么怪物!”

    盡管“奇跡”與“魔法”那不講道理的特性,在失去了核心科技的圣逐眼中非常詭吊非常危險,但很少真的有人會去和納米機群對抗。

    夏吾點了點頭:“關于這一點……我敢打賭,我已經知道怎么解決這個問題了!

    赫胥黎急切的說道:“那你快點說!”

    “不,我現在不能說。這個時候,作者也一定會配合我,不去寫我的思考過程——他需要賣這個關子,來營造一種閱讀體驗。這樣,也就導致了奧倫米拉不能看到這個解決辦法——或許這個解決辦法在后面會出現,但是現階段,奧倫米拉并不知道對應那個‘解決辦法’的小紙條,到底位于這本書的什么地方,是哪一句!毕奈犭p手抱在胸前,說道:“所以呢,我出現,然后一錘定音的時候,各位才會‘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看到那一幕,明白嗎?”

    “所以,現在的分工就很明確了嘛。我去做最困難的任務,有戰斗力的就去懟那些有戰斗力的,爭取到足夠的時間,最后……”

    夏吾環視一周,然以站起來,走到錢光華面前,將嘎嘎德的義眼拍在錢光華的手上:“那么,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錢光華臉色煞白:“五哥,你開玩笑吧?”

    “不是開玩笑。這是我們偵探社的‘主線任務’,既然你是一個名偵探的助手,那么就應該承擔起這種責任!毕奈崮樕珖烂C:“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嗎?天生我材必有用……”

    錢光華哭喪著臉:“我以為我就只用去廁所抄電話號碼!

    “你這蠢蛋……”夏吾恨鐵不成鋼:“你怎么就只有鉆公廁的才能呢?記住,好好回想我過去交給你的東西——那些伏筆一定已經埋下了,明白嗎?一定,已經,埋下了!盡管我不知道哪里才是伏筆,但是必要的東西,我已經教給你了!

    “只有你才能做好這個偵探社的任務!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什么是平码 什么是平特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公式 连码特串开2个平码 捕鸟技术 青海省体育彩票11选五 甘肃11选5复式 双色球今日阳光探码图 河南11选5走势图 澳门三合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