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奇跡的宇宙,無敵的主角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奇跡的宇宙,無敵的主角

    海洋之中,馬歇爾的手機再一次響起。

    “哦豁,來消息了。我看看啊……關于異鄉民的神話!瘪R歇爾一只胳膊枕在腦袋后面,透過透明的塑料膜,看向那不斷落雨的、沒有一絲光亮的天空。

    “在普拉文人的神話之中,靈魂具有大地的特性,而罪業具有‘火’與‘熱’的特性……嗯,很有特色的神學!

    “靈魂、水和萬物都具有‘向下’的固有特性!蛳隆亲匀坏囊徊糠,所以靈魂的歸處也在‘下方’。與此同時,正如同水向上蒸騰會形成云一樣,靈魂被罪業蒸騰,也會升上高空的煉獄。在罪與熱被苦行凈化之后,靈魂就會順從‘自然’的特性,一直下落,落入地下深處……”

    “原來如此?雌饋碓谒麄兊纳裨捴,大地之下,一定存在一個巨大的水體……嗯,這一點和東亞先秦楚地的信仰很接近了啊。楚人相信魂魄死后會進入水體之下,所謂‘九泉之下’……這個水體無限大,可以永遠的接納地上留下來的水!

    他頓了一下:“我們現在就在這里。嗯,已經可以確定了”

    赫爾奇一旁撓了撓耳朵:“隊長,我完全感受不到‘無窮多的水’啊……直覺來講,這水體還蠻小的吧?”

    “對于只能數到三位數的數學低能兒來說,‘無限’就是‘比一千還要大一些’的概念嘛。神話里的‘無限’,基本都是這樣的。向印度那樣發明民間科學計數法來給神話吹水的文化,可不多見!瘪R歇爾看著上方:“而且我們多少也感受到了‘無限’的力量!

    “什么?”

    “由于它上下的空間是聯通的,所以地球重力不消失,它就是一個可以憑空產動能的偽永動機——這已經很接近人類認知的‘無限’了。我想,神話之中的‘無限’就是這樣表現的吧?”

    必須強調一下,“或然神”在理論體系之中,并不是“神話之中的那個神”,而是“不知道為什么,很巧合的和神話設定一模一樣的或然生物”。

    不是“神話之中的那一個”,而是“不知道為什么就是一模一樣的生物”。

    不然的話,當或然神出現的時候,人類記載的神話,就會變成“這個神最終抵達了‘現實’/‘此岸’”之類的結局,也不會重復涌現。

    從這一點來講,所有的或然神,都是“二次設定”的產物。

    “喂,隊長,知道了這個對我們也沒啥好處吧?”

    “未必!

    赫爾奇爬了起來:“你想到離開的辦法了?”

    馬歇爾聳肩:“還沒!

    “切!焙諣柶嬷匦绿氏。

    “但也有頭緒了!瘪R歇爾看著上方:“如果確定我們在‘九泉之下’一類的地方,那我們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我是不會再被你逗了,隊長……”

    “我是說真的!瘪R歇爾很認真的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來的時候還在聊‘旅游’的事情?辛蒂和你在看旅游手冊的時候提到過吧?這里最近是盂蘭盆節,有個盛大集會?”

    赫爾奇閉目沉思:“是有這么回事……網上說這里用垃圾扎的大佛還算別有一番風味的,很朋克!

    “盂蘭盆節,‘有目連僧者,法力宏大。其母墮落餓鬼道中,食物入口,即化為烈焰,饑苦太甚。目連無法解救母厄,于是求教于佛,為說盂蘭盆經,教于七月十五日作盂蘭盆以救其母!瘪R歇爾有條不紊的說道:“注意,七月十五。東亞道教有‘三官大帝’的說法。三位大帝又稱‘三元’,道經稱: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天地水三官以正月十五日、七月十五日和十月十五日為神誕之日。陰陽歷七月十五日,為‘中元節’。在于佛教合流的民俗之中,到了這一天,閻羅王就會打開地獄之門“鬼門關”,讓關押的鬼類出來自由活動,直至七月結束才回歸地府!

    “那也得是東亞……等等!”赫爾奇陡然意識到了什么:“這座城市……在另一個歷史里是受東亞影響很深的!有東亞的痕跡!”

    “我們可以在概念上混同‘盂蘭盆會’與‘中元節’!瘪R歇爾繼續說道:“現在我們已經符合‘離開斗魔界’的條件了,所以可以借助那么‘民俗’,來構建從‘黃泉’回歸‘此岸’的儀式!

    混淆不同文明不同宗教“彼岸”的概念,可算得上是社會系法師的拿手好戲。

    “我滴個神!居然真的可以出去了!”赫爾奇驚呼:“厲害了!”

    “但問題在于,這個儀式必須到盂蘭盆會開始的時候才能完成。那起碼也得是明天!瘪R歇爾看著自己的收集:“然后呢,我們這邊還有新的消息——還是壞消息!

    “還能有什么壞消息?能出去就夠了!”赫爾奇雙手握拳,振奮道。

    “我們之前認為是‘王牌戰力’的那個小鬼,現在居然出問題了!

    “我不會被你逗了,隊長!焙諣柶鏀[擺手指:“那個家伙身上的魔法可是‘主角屬性’?出問題?可笑!

    馬歇爾嘆了口氣:“我這么嚴肅的人,怎么老是被人認為是在開玩笑!

    他晃了晃手機,將那個奧倫米拉的權能,以及米氫琳的說法,統統轉述了一遍。

    “居然有這種事?”赫爾奇抱住了腦袋:“‘主角屬性’……居然不是真正的‘主角’?這……居然有這種……有這種……”

    “這可真是精妙的設計啊。對于一個‘知道自己是主角’的主角來說,奧倫米拉的權能,可謂是唯一一個能否定他一切行動意義的人了。呵呵,所有的勝負對他來說都是形容詞,所有的得失對他來說都是數據。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完全不想開多大的掛,只是想著要安安靜靜的體驗‘游戲’的交互式快感。但現在,‘現實’這個游戲全部的攻略、全部的劇情、全部的CG乃至全部的成就都解鎖在他面前了,他反而會覺得‘玩不下去’了!

    “靠……”赫爾奇拍了拍船板:“絕了……”

    “嗯,絕妙的設計!

    “我們對‘主角屬性’的對抗推演進行了無數次,每一次的結果都是‘無法對抗’、‘不可攻略’……”赫爾奇撓了撓頭:“可這么強大的魔法,在這個權能面前,居然被抹去了‘行動的意義’……”

    ——就好像被設計好的一樣。

    “夏吾在見到奧倫米拉的瞬間,就會發現這個事實,然后失去行動的動機?梢哉f,奧倫米拉是唯一一個,實力強弱到可以出現在夏吾面前,但是夏吾卻對付不了的人!

    魔法的源頭,不是“瑪娜”、“魔力”、“氣”,而是存在于心靈之中的“動機”。一個人釋放了超過自身承受上限的魔法,就會導致意志力被放空,無法執行任何行動。而奧倫米拉權能的樣子,就是奪去夏吾“行動的理由”的姿態。

    赫爾奇嘆了口氣:“fuck,看起來就像赫胥黎推測的那樣……夏吾只是一個受害者。一切都在那個奧倫米拉的掌控之中……”

    “也未必!瘪R歇爾搖頭:“‘主角屬性’依舊在庇佑夏吾!

    “?”赫爾奇有些怪異:“這也算庇佑?”

    “因為現在提出這一點的,不是奧倫米拉,而是米氫琳女士!瘪R歇爾放下手機,摩挲自己下巴上的胡茬:“如果夏吾的宿命,真的是被這個理由破解掉一切行動的意義來成就奧倫米拉這個‘真主角’的計劃,那么這一點就會在他與奧倫米拉對決的時候被跳出來。然后……我想想啊。如果是動畫的話,這一幕就會閃回過無數‘美好的記憶’,然后這些記憶又紛紛變灰、化為灰燼,表現出這些記憶的‘意義’消失。在背景音樂的最高潮,夏吾被奧倫米拉處決,動畫以bad end的形式落幕……”

    赫爾奇喃喃:“而現在提出這個的是米女士的話……”

    “它就是‘英雄受難’的一部分,最終‘英雄’會‘復蘇’!瘪R歇爾如此說道。

    “也就是說,我們贏定了?”赫爾奇咧開嘴:“這才對嘛!”

    “哪怕支撐‘主角屬性’的力量真的是奧倫米拉的預言權能,這個權能自身的行動邏輯,也要遠遠優于奧倫米拉作為生物體的意志。而且區區權能,也不至于連費爾巴哈機械概率都能壓過!

    “那么接下來就只要找到一個辦法,讓夏吾振作起來就好了嘛!”赫爾奇咧嘴笑道:“我現在就去寫一個‘知心姐姐’的AI,然后爬蟲抓取教育學網站里所有相關案例……”

    馬歇爾嘆了口氣:“這個問題不是那么簡單的!

    “?也不復雜啊。這種接近虛無主義中二病的想法,很多內向的孩子都會經歷啦!”赫爾奇打開個人設備,手指顫動,然后義手的手指部分分裂開,變成許多獨立的纖細肢體,質感更接近昆蟲節肢。

    “你也該有點身為魔法學研究者的敏感……啊,我忘了,你是負責計算機技術支援的!

    馬歇爾無奈的搖了搖頭。

    “頭,那你說說,這件事在魔法上有啥特殊意義唄?”

    “奇跡宇宙沒有‘時間’的概念,最開始來到太陽系的奇跡神靈,不理解‘未來’,也不知道‘過去’,他們甚至不具備‘記憶’這個機能,仿佛從來沒有經歷過‘時間’這個維度一樣!瘪R歇爾解釋道:“所以在奇跡宇宙的世界觀里,‘過去’與‘未來’都是不存在的。哪怕魔法也很好的體現了這一點。任何記錄,都可以被社會系高位魔法‘歷史改寫’所篡寫。未來……呵呵,你無法收到‘未來’發送給‘過去’的信息,只能讓失態朝著預設的方向收束!磥怼遣豢芍,你只能主動創造‘未來’!

    “奇跡的法則,也只有‘現在’!泵仔獱栴D了頓,說道:“奇跡神是只活在現在的、有生命的奇跡!

    赫爾奇點了點頭。

    “而夏吾的困惑也來自于此。對于他來說,‘未來’是存在于作者頭腦之中的、尚未確定的東西,‘過去’是紙上存留的東西,是那個完整的‘小說’!

    “他的所有行為,都是在試圖干涉‘作者之靈’,讓未來朝著對他有利的方向收束。但僅此而已。他的一切行為,僅僅在‘作者腦中的內容轉為文字’的這一個‘瞬間’,也就是‘現在’,才有意義!

    “作品完成之后,那么這些行為,就只是他所留下的‘軌跡’了!

    赫爾奇沉吟:“他對于‘時間’的觀念,居然如此接近‘奇跡’?”

    “被創造出來,用來解析‘奇跡’的理性怪物嘛!瘪R歇爾點了點頭:“或許他對奇跡的理解,就是以這種方式呈現的,奧爾格·劉確實找到了通往真理的下一步,但是在與奧倫米拉相遇之前,他也缺乏足夠的信息來理解這一切。他離開這個城市之前,奧倫米拉只給他看了‘一點’情報。他看到的句子太少了,也沒有任何關于‘05就是夏吾’的相關段落,所以他沒有意識到,那是一部小說!

    這些情報,就只有在知曉奧倫米拉權能真面目的情況下才能被確定。

    “‘作者與讀者所在的世界’,包覆了我們這個屬于‘作品’的世界,是一個宏大而龐雜的‘上級結構’。在過往,它屬于‘不必要的實體’,可以被剔除掉!

    “但是,這樣包覆我們世界的上級結構,真的不存在嗎……”

    馬歇爾一邊思索,一邊解釋,但卻半天沒有得到回應。

    他看了看赫爾奇,發現對方因為對這話題興趣過低,所以直接去做其他事了。

    “呵,和年輕人比起來,我的同理心確實是有幾分不足了啊!瘪R歇爾扔了手機,按住胸口:“搞不好我和奧爾格是類似的人?”

    “算了,接下來,整理一下現階段的情報吧!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江西11选5官方开奖结果 捕鸟游戏百鸟巢凤 王中王四不像精选资料 王中王开奖结果 安徽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福建11选五走势图表彩经网 最最最简单的捕鸟方法 河南体彩11选五规则 上期平特计下期出肖 上海11选5计划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