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神與非神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神與非神

    神,是一個不言自明的文化概念。每當提起這個字的時候,人類就會自然而然的項琪什么——他們的思維就會指向人類共同想象之中的特定區域。

    但是,真的要說“神”是什么的話,卻又是一個非常怪異的話題。

    盡管每個人都知道這個詞會指向什么概念,但是每一個人對這個概念的理解又有差異。

    比如說,絕大多數歐洲人在提到“god”這個詞的時候,就會想起一個肌肉虬結的白胡子粗壯老大爺的形象。盡管在基督教背景下,“god”這個詞是精準指向亞伯拉罕一神教的“耶和華”,而按照基督教神學,耶和華并沒有這種人類形象。

    這個形象實際是來自于宙斯/朱庇特的。拉丁文中具備“god”這個意義的詞匯是“deus”。而“deus”正是希臘文“Zeus”的拉丁文轉寫。而這個形象,在萬神殿之中供奉太久,“神為長者”的要素,已經沉淀在了羅馬的文化之中。哪怕最后基督教成為了羅馬的國教、耶和華獨享了“deus”這個詞,原本屬于宙斯的形象也抹不去了。

    如果這部小說是一個神話背景下的普通奇幻作品,那么講述這個的時候就應該構建“宙斯借殼上市,竊取兩河流域一神教信仰改變自身形象”的陰謀論故事。但很可惜,兩個宇宙對撞之前,所有的神話都不存在于地球上。

    人類今天所能記住的神,來源是多種多樣的。神可以是自然現象的人格化,可以是古老得超過歷史的先祖,也可以是純粹的文化沉淀物。甚至有許多神,具有種種不同的來源。

    這只是一個模糊的文化現象而已。

    如果嚴格按照受基督教影響的約魯巴人信仰神學來講,那么約魯巴神話之中,也就只有奧洛倫這位創世者可以稱作“神”,而包括奧倫米拉與奧巴塔拉在內的眾多奧里莎們都不是“神”。

    但他們在魔法的分類學上,確乎是或然神的。

    這也確實引出了另一個令奇跡研究者們困惑不已的問題。

    ——或然神為什么這樣特殊?

    為什么在自然涌現的或然生物之中,或然神數量這樣多?為什么或然神具有令一般人類不由自主去臣服、信仰的天然力量?為什么那些基于近現代文藝作品而涌現的角色,就沒有這種能力?同樣是虛構之物,“神”和“角色”之間又有什么區別?

    當然,這個問題在短期之內應該是不可能有結果的。

    大多數的研究者實際上都接觸不到研究對象。所有的虛擬角色都是任氏集團的法定財產。以虛擬角色形象為錨定物的或然生物,在絕大多數國家的法律規定中,也是任氏集團所有。而能夠與任氏集團好好合作的奇跡、魔法研究機構并不多。至于或然神,那更是破壞社會的毒瘤。每次或然神出現,不是很快被斗犬討伐,就是被當地機構鎮壓。

    太陽神赫利俄斯是罕見的意外。

    但可以確定的是,所有的或然神,至少都能模糊的對應“神”這個概念。

    哪怕是一些按照自身所屬神學系統來說不算“神”的東西。

    所以,夏吾就問道:“兄弟,那么我問你啊,‘凈罪之地’和‘極樂彼岸’什么的吧,有主管的神靈嗎?誰是管著這個的?比如說,有沒有一個法官一樣的角色,負責裁定一個人要在凈罪之地呆多久?”

    嘎嘎德皺眉:“為什么需要裁定?”

    “如果沒有誰能夠裁定的話,那么怎么決定一個人要在凈罪之地呆多久?”夏吾撓頭:“沒人決定?”

    “罪凈化完了不就可以離開了嗎?”

    “誰規定‘罪’有多大?什么時候算完?”

    嘎嘎德撓頭:“‘罪’沒了自然就完了?”

    “啥?”

    “嗯?”

    嘎嘎德看著夏吾,夏吾看著嘎嘎德。

    兩個人都很確定,自己說的是常識。

    夏吾扶額:“只要‘戰斗’,‘罪’就會減少?”

    嘎嘎德點頭。

    “什么原理?”

    “唔……”

    “誰規定的嗎?”

    “這個……”

    夏吾嘆了口氣:“所以我討厭神話世界觀!

    在普拉文人的宗教觀念之中,“罪”是一種客觀存在的東西。這種說法類似于基督教的“原罪觀”,但是卻有區別。在他們的文化之中,這個“罪”更像是附著在靈魂、精神上的污濁物,是一種物質性的存在。而“苦行”就是驅逐這個污濁物的過程。

    對于難以在戰斗與摧毀生命中獲得成就感的普拉文人來說,“戰斗”就是最大的苦行。

    嘎嘎德接著舉例道:“這就好像是‘水’一樣……”

    普拉文人的可見光范圍,比人類要更寬廣一些。很多在人類眼中屬于不可見的紅外線、紫外線,對于普拉文人來說仍舊是“可見光”。因此,他們可以更直觀的看到“水蒸氣”。他們很早就知道水會蒸發,到天上變成云雨,然后再回到地上,并奔流向他們所不知道的“地下世界”。

    對,普拉文人尚且不知道海洋……

    “啊,這里打斷一下!毕奈崤e手:“兄弟,你的母星上有蠻族嗎?‘蠻族’,這個詞你明白吧?”

    嘎嘎德臉上露出了怪異的表情:“周圍有三支……”

    盡管在他的觀念里,自己國家之外的普拉文人都是“沒有文化的蠻族”。但是和地球人相比……

    再想想地球人和圣逐的差距……

    夏吾則將手掌拍在眼睛上。破案了。盡管他們“普拉文人神話”叫了這么久,但嘎嘎德所知道的,充其量就是一個“普拉文版羅馬神話”。嘎嘎德的母星上,實際上應該還有其他很多完全不同的神話。

    甚至那些神話的數量會非常多……

    因為普拉文人的文明相對而言還比較原始。

    嘎嘎德的母國,甚至不知道“海洋”的寬廣……他們充其量只是見過海而已。

    也正是因為如此,嘎嘎德所屬的文明圈之中,就有一個很奇怪的疑惑。

    “既然水往低處流,那么那些水最后會去哪里呢?”

    普拉文人僅僅是看得到水蒸氣而已。他們還不知道微積分,沒法準確的估量水體的蒸發量,也看不到那些過于細小但為數眾多的蒸發現象。在他們看來,只有一部分水因為熱而前往天空,那么更多的水呢?

    當然是一直往低處流,流向地下了。

    而靈魂具有水的特性。靈魂本應前往地下的樂土。但是,因為“罪”的火,靈魂會上升到天空,前往凈罪之地。在那里,靈魂會通過戰斗,排出罪惡,恢復“向下”的本性,最終進入樂土之中。

    這是偉大的普拉文人哲學家嘰嘰錄所提出的思想!具@個名字的尊貴程度大概和“蘇格拉底”(“全部”與“權力”)相當!俊卷槑б惶,相比之下,“柏拉圖”就只是個“寬闊肩膀”】

    “靠,還真是原始……”夏吾閉上眼睛:“真的沒有神參與其中?”

    嘎嘎德搖頭。

    “你的故鄉還真是夠和平的……”

    “什么意思?”嘎嘎德很是不解:“我問過很多異鄉民了,像地球這樣內戰不休的文明才比較少吧?還是說內斗是智慧生物的固有特性?”

    “不,那純粹是原始智人構建出的共同想象不足以統一古代智人了……”夏吾搖了搖頭,決定不繼續摧殘這淳樸哥們的神話觀了。

    普拉文人的神話觀念如此淳樸,多半是說明……

    說明他們的故鄉真的很少發生兼并文明的大規模沖突。

    在古老的時代,如果一個民族擊敗另一個民族,那么敗者的神也會并入勝利者的神話之中,只是地位會有所變化。那些神會被篡改原有的職位,然后被趕到一個原本沒有神入職的清水崗位上,或者干脆作為勝者神的奴仆。

    這個過程有時是勝利者主導的詮釋,有時是敗者為了保留自身文化而做出的妥協,當然很多時候都是自發形成的合流。

    和世俗的權力斗爭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比如說,從迦南人主神,變成所羅門七十二魔神之首的巴力!酒呤翊蠖嘤羞@種歷史】

    又比如,從太陽女神,變成太陽神車夫【日御】的羲和。

    日本由各地神社分散供奉、傳說之中被天津神【高天原居民】所驅逐的“國津神”中,有許多則是來自于阿伊努族等日本列島原住民的神。

    原本沒有神掌管的領域也會很快被填上一個個神的。哪怕是“地方保護神”這種原本莫名其妙的神位上,也會立刻被添上一個個敗者。

    你甚至能夠在基督教里找到電視機的主保圣人。

    而這種“無神掌管無神保佑”的現象,往往就說明了……

    那個星球真的民風淳樸。

    當然,也有可能是“敗者”都被“勝者”殺絕了,所以根本沒有合流的機會?

    “很好,現在來整理一下!毕奈彡种割^:“那個,我之前去過的那個地方……會將里面的人導向戰斗的方向、在地下、有水。應該是傳說中的‘斗魔界’沒錯。排除掉馬克亨納瑞那個惡人,以及畫風明顯不屬于原始神話的機械妖僧,還有若干壞人、約魯巴神話或然神,其他的敵人就都應該是斗魔界有關的或然神……”

    嘎嘎德撓撓頭。

    “真的沒有一個神嗎?”夏吾撓頭:“有靈魂從凈罪之地逃跑怎么辦?沒人看管?”

    “失去了肉身,靈魂又被罪火蒸騰,只能在天上的凈罪之地……”

    “完成凈罪之后,沒有什么瓦爾基里、黑白無常之類的玩意接引?”

    “魂會自己往下流動的……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斗魔世界沒有神看守?”

    “斗魔都是喜好廝殺的無盡戰斗之魔,斗魔界對他們來說就像家一樣,他們為什么要逃?”

    “名字!”夏吾有些抓狂:“你只要給我一個名字!提起‘凈罪之地’、‘斗魔世界’,你最先想到的‘名字’是什么?”

    “名字”,是或然神最大的弱點,也是最核心的特征。

    或然神掛鉤在人類的共同想象上,依賴神話原型而存在。但是,一個神話原型,卻不只是對應一個神。

    比如說,同時具有“金星神、豐產神、美神、戰神”這幾個神性的女神,就有伊南娜、伊士塔爾、阿芙洛狄忒、維納斯、西王母等數位。她們或許都是源自更加古老、以至于被智人所遺忘的共同想象。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可以用“伊士塔爾”這個名字去送還“伊南娜”或者“西王母”的或然神。

    嘎嘎德撓頭:“但是……如果你硬要我說名字的話……那我只能說……太多了?”

    “?”

    “斗魔是我們在彼岸的先祖。他們可以保有我們普拉文在戰斗當中取得勝利。通過祈禱,他們會透過我們的天堂之眼與我們同在!备赂碌抡f道:“用你們地球人的說法,這應該是一種……祖先崇拜還是什么的吧。每一個人崇拜的對象不一樣……”

    夏吾嘬牙花:“嘖嘖……就沒有共同崇拜的對象嗎?比如說幾百上千年前從來沒有敗過的將軍……或者開國的君主?”

    嘎嘎德露出了一個表情。夏吾看不懂,但大概猜到這是“看白癡的表情”。

    嘎嘎德說道:“國王的先祖,別人有資格祭祀嗎?”

    不得不說,這一點還是很像東亞的。在古華夏,天子祭祀先祖的太廟,旁人是沒有資格踏足的。哪怕是群臣,也只是有資格“代替天子祭祀”。

    但是,先祖崇拜所固定的或然生物,卻不是或然神。

    他們不具備或然神那種“天然就讓人信仰”的特性。

    在魔法的細節上,他們也和或然神有眾多差異。

    順帶一提,在法律上,這些或然生物也屬于任氏集團的財產。

    因為能夠由于“先祖崇拜”而被固定在必然世界的生物,往往具有“古代名人”的身份。而這種人物,往往會在很多文藝作品當中反復刷存在感。

    而眾所周知,所有文藝作品都是任氏集團的私產。

    甚至魔法理論之中,你也很難區分“先祖崇拜”與“虛擬作品”所固化的或然生物。

    但是,當初參與圍攻孤兒院的那個黑影,毫無疑問是或然神。

    “或然神”與“其他或然生物”氣質差異很明顯,神父不可能認錯。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河北11选5助手 北京11选五开奖详情 捕鱼达人4无限金币钻石 正版马会精选资料大全 上海11选五5开奖结果爱彩乐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彩票图表 北京11选5前三走势图 双色球什么叫三角码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11选5任选五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