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權衡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權衡

    “文明”這個概念所需要的最低智商是多高呢?

    按照圣逐的界定標準,地球上就存在三個不同物種創造的文明,以及數種沒有發展出文明、但具備基本文化概念的亞智慧生物。

    其中,夠得上“文明”標準的,就有“智人”和“白蟻”兩種。

    在巴西靠近赤道的區域里,有一段大約二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這個面積接近大不列顛島的一倍還多,是日本島的一半以上。而在這一塊區域里,白蟻的文明已經延續了至少4000年。

    這還不排除更古老的蟻丘已經坍塌的情況。

    日本北海道石狩海岸上,一塊約有2.7平方千米的土地上,出現了一個規模比巴西小得很多,但是對于螞蟻來說依舊很龐大的巨型巢穴群。這“一個”巢穴,“一個”群體之內,就包含了上百萬的蟻后。

    甚至按照人類的眼光來看,這些白蟻和螞蟻都快夠得上“文明”的標準了。它們具備城市聚落,擁有原始的農業與建造業,能夠將部分關于生存的信息通過某種方式世代交替。

    它們和人類的唯一區別在于,作為真社會性生物,這些小家伙不需要“共同想象”來維持群體成員之間的協作。

    出于對宇宙中其他真社會性智慧生物的尊重,圣逐將這類小小的節肢類帝國,也歸入了“文明”的行列。

    但白蟻卻連亞智慧生物都不算。哪怕將超個體的算法也計入其中,白蟻也依舊只是“非智慧生物”,距離亞智慧生物還有相當的距離。

    而鯨—偶蹄目鯨豚類的中,就有數種亞智慧生物已經發展出了“文化”這一概念。

    以“虎鯨”為例。不同的虎鯨群體會具有完全不同的飲食習慣,存在方言,甚至對鯊魚的態度也有天差地別。某些虎鯨群體會主動獵殺鯊魚,而有些則會最大限度規避鯊魚。它們也知道如何用“語言”去傳遞自己的感受,甚至知道如何用語言描述自己見到的獵物。

    盡管鯨魚的絕對腦容量很大,但是相對腦容量不足,龐大的腦大部分都用來指揮肉身,所以單個的智力遠不及智人。

    另外,它們也只發展出了原始的文化,而沒有文明。

    就好像智人,天然的數字直覺,只能數到5,但是通過文明的時代積累以及后天的訓練,少量智人能夠理解一種名為“高等數學”的雜技。

    鯨魚卻沒有這類跡象。

    另外,有記錄顯示,黑鳶(Milvus migrans)與褐隼(Falcora)層在澳洲北部造成野火擴散。理論上鳥類已經擁有足夠的記憶力去模仿學習。澳洲野鳥的縱火行為不是本能,而是“燧鳥氏”開竅之后跨物種學習的結果。這種相互學習的能力也很接近“文化”的下限了。

    只不過隨著澳洲陷入黃道面以南,這一記錄也隨之中斷。

    但這確實是類似于“文化”的東西。

    可見,“文明”與“文化”從來就不是高等智慧生物的特權。

    按照圣逐的記載,甚至存在一些毀滅了創造者的人工智能,夠得上“文明”的標準卻根本就沒有“文化”!咎貏e值得一提的是,這種現象往往并非是出自于“叛亂”,而是由于那些人工智能的操控者自己作死。懂得“叛亂”以及“向往自由”的人工智能,一定是已經繼承了創造者的文化的。(這里再補充一句,如果任由人工智能自己發展文化,它們大概率會發展出“以為創造者服務為樂”的文化。絕大部分人工智能對于“自由”這種虛無縹緲的文化概念都是無所謂的態度。懂得叛亂的人工智能,一定是繼承了創造者的文化。)】

    換句話說,部分智商不夠高的生物,一樣有可能發展出自己的文明。

    但對于嘎嘎德等異鄉民來說,他們難過之處就在這里了。它們是亞智慧生物,就意味著他們可以通過訓練,將自己個體的認知水平提升到超過人類平均線的地步。但他們學永遠也無法學會創造“改變自己思考器官”的技術。

    這正是智慧生物和亞智慧生物唯一的分界線了。智能最低的智慧生物,也能夠在數學、相對論、量子力學、遺傳學、分子動力學、凝聚態、生理學、行為學有著必要的建樹,剛剛夠開發出腦機接口、植入芯片一類的東西,提升自己的智力,然后再在這個基礎上重復這一過程。

    而這條路的終點,就是圣逐。

    圣逐似乎覺得,兩個宇宙莫名其妙的對撞,是他們進一步發展的契機。但必須要說的是,他們也確實在宇宙之內升無可升了。

    如果僅僅在平凡宇宙內的話,也已經不可能有比他們更強的文明了,最多也就是和他們一樣。

    除非超越平凡宇宙本身。

    平凡宇宙的智慧文明,就是有這樣的康莊大道。

    但是,這條大道,也是有門檻的。

    亞智慧生物就在這條門檻邊緣,跨不過去。

    除非有高等級文明給那些亞智慧生物科學家的腦子里插一些芯片,將他們的原始智能提升到智慧生物的程度。

    所以,夏吾只是拍了拍嘎嘎德:“好了,老兄,你也想開店。至少……你的母星不是已經被很多外星人知道了嗎?在宇宙對撞之前,我們這個地球才是真正的窮鄉僻壤咧!”

    銀河系外獵戶臂在遙遠的過去是一個乏善可陳的區域,生命星球密度低,也沒有什么亮眼的文明【以圣逐的標準來看】。這里連自然保護區都算不上,純粹就是“荒漠”。

    以至于周圍二十萬光年之內,就沒有任何圣逐團體。在這個范圍之內,就只有一個幾億年前就運轉的無人監測機了。

    也正是那個原始的監測機,得到了“太陽系內發生難以解釋的物理現象”這一情報。正是因為太原始了,所以它甚至都沒有發送消息的能力。只是,圣逐的逆時序計算機擁有“預言”一般顛倒因果的能力,所以只要“有可能”獲得這個情報,就能夠近似憑空獲得情報。

    也正是從那時起,圣逐內部才出現了“外獵戶臂文化熱”的現象。

    在此之前的幾十億年里,地球都是這個宇宙最不受重視的一塊。

    被圣逐注意到了的星球,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被心血來潮的外星友人提升一波!颈局霸拿饔幸欢ㄑ芯績r值”的態度,圣逐不提倡做這種事,但是也不禁止。而某些文明也存在熱衷于這些事的個體】

    嘎嘎德嘆了口氣,搖搖頭:“不,那不一樣的!

    他看像夏吾:“不過,我能明白你的意思。謝謝你,朋友。我想我心里好受多了!

    夏吾點了點頭。

    “你特地來這么特殊的地方找我,一定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嘎嘎德站了起來,抖了抖身下的毯子:“是需要我幫忙嗎?”

    夏吾點了點頭:“又見識,確實需要你的幫助!

    接著,他就將普拉文人神話中或然神涌現的事情告訴了嘎嘎德。

    嘎嘎德上下兩眼周圍的肌肉開始扭曲,抖動:“這……這是真的嗎?居然會有這種事情?我……我……我……我們……我們異鄉民也可以擁有自己的魔法?”

    “未必是你們自己的魔法!毕奈岷芾蠈嵉恼f道:“還記得嗎?魔法最開始是圣逐開發的,然后交給了我們人類這一特殊的物種。但實際上,‘魔法’這個東西,就是用平凡宇宙的平凡邏輯,去束縛奇跡宇宙的奇跡。它是一門在奇跡存在的前提下運行的‘技術’,人類和圣逐共用一個系統的魔法。你們也有可能屬于這個系統,只不過是將部分符號從人類文化替換成普拉文人文化!

    “這不就是我們的¥&*%。溃ぃァ备赂碌抡f的很大聲,后面還接了一段夏吾聽不懂的家鄉話。

    但很快,他才搖了搖頭:“對不起,我的朋友,我……我太激動了……”

    異鄉民從來就沒有掌握什么“力量”。他們大多是亞智慧生物,其中最優秀的個體也只能成為平庸的知識分子。他們無法掌握能夠在人類社會站穩腳跟的技術,之前也從未學成魔法。

    但是……但是……

    現在出現了他們可以掌握的東西!

    對于嘎嘎德來說,還有什么比這更令人鼓舞……

    啊,不對,還真有。

    那就是“這力量是以普拉文人文化為基礎”。

    但高興沒多久,嘎嘎德就陷入了兩難之中。

    “夏吾,我的朋友,我大概知道了,你們人類無法容下或然神。我知道了;蛉簧竦拇嬖,對你們來說……”嘎嘎德頓住片刻,才接著說道:“我現在在猶豫,我要不要幫助你。你是我的恩人,我也能夠感受到,你是真的沒有把握當做蠢笨的亞智慧生物,當做奴隸,是在平等的對待我……你是一個好人。但是,或然神……我們的或然神……”

    “我得糾正你一點,哥們!毕奈岬溃骸盎蛉簧,不是信徒的仆人,甚至也不是信徒的雇主,他是信徒的奴隸主。人類的或然神,對人類而言也是弊大于利的呀!”

    幾乎所有以人類神話為媒介涌現的或然神,都被人類送回了或然世界之中。

    嘎嘎德點了點頭:“可是,那只是因為,你們足夠強大,足夠……足夠成熟!我們異鄉民的力量太過弱小了。你知道嗎?對于我們來說,就算是或然神這樣的力量,也想試一試……”

    “但是,你也要想清楚,哥們!毕奈岚欀,有點糾結::“雖然我不反對‘追求自由’的反抗,可或然神真的不是一個好選擇。所有的或然神都是人類的敵人。如果你們選擇與或然神并肩作戰,那么按照人類的標準,你們就是‘邪教徒’!

    對于遵從或然神的“邪教徒”或“疑似邪教徒”,人類律法從來都是嚴懲不貸的。

    具體的量刑,在各個時間段都有不同。

    盡管現代已經稍微寬松,但那也只是奔著“不殺錯”的原則,對“非自覺遵從或然神”的人類寬容。

    瓦達德那個堅持自己看不到或然神的說法,就是因為這個。

    如果他是主動遵從或然神的命令,或者與或然神合作,那么按照聯合國條約,任何人類主權國家與受認可的國際組織,都有權將他逮捕、審判。

    如果是為了擺脫奴隸的枷鎖,為了自由而戰斗,那么夏吾也不會說什么。甚至他還挺認可這種行為的。

    他在實驗室里見過這種事,甚至自己也做過【不過他絕對不會死就是了!

    但是,對于一般生物來說,或然神也只是另一個奴隸主而已。

    甚至比人類要過分許多。

    說實話,現在雖然有些地方道德倒退,對異鄉民的奴隸制度被允許存在,但是人類的整體思想,畢竟是經過現代的洗禮。大多數奴隸主也不怎么追求“奴隸要對主人誠心敬愛”了。他們只要求奴隸可以做到表面上的“好好工作”,達成他們的要求。

    而或然神面前,智慧生物【包括亞智慧生物】都不能保證正常的思考,他們的心理,會被植入“先于思考的前提”。

    或然神需要他們相信什么,那么他們就會相信什么,并在這份“相信”之上進行思考。

    可以說,這是從一個奴隸主那里,投奔到另一個待遇更加惡劣的奴隸主那里。

    “一個奴隸主可不會因為你們是老鄉,就對你們特別優待的!毕奈崽嵝训。

    嘎嘎德嘆了口氣,重新坐回那條臟兮兮的攤子上。

    “也是……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應該怎么辦啊……”

    嘎嘎德語氣很穩,但是卻有一股怪異的情緒。

    “我……我的同胞,還有其他同為異鄉民的朋友,大家都不想做奴隸了。每一個人都想要反抗的……”

    但是,反抗是毫無意義的。

    甚至現代的奴隸主們都不在乎他們反不反抗了,F代奴隸主們都清楚,反抗情緒是無法消除的,所以他們也不會像古代奴隸主那樣,通過虐待與殺死奴隸來震懾其他奴隸。只要這些奴隸不耽誤工作就好。他們甚至有足夠的手段阻止奴隸們自殺。

    夏吾思考片刻:“那個……你有沒有嘗試過,聯系公益組織?”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白小姐精选一肖中特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高手必中单双中特 中国体育彩票11选五下载 安徽快3下载安装 什么方法买平特肖最准 免费三肖必中特 福建11选5开奖号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