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亞智慧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亞智慧

    在商定之后,眾人分做幾波。夏吾自己去尋找嘎嘎嘎,赫胥黎和辛德瑞拉、尼亞加去詢問那些涉及惡魔召喚的人,而何云婷則與米氫琳一起處理其余事務。

    夏吾是在一個圖書室……或者說類似于圖書室的地方找到嘎嘎德的。嘎嘎德在見到夏吾的時候,著實嚇了一跳。他驚呼:“原來你們真的是不死的斗魔?”

    普拉文人的信仰之中,亡者若是抵達彼岸,凈化了一切罪孽,但是本身卻又不喜安樂,渴望戰斗,那么就會投入斗魔界中,成為不死的戰斗之魔。在斗魔界,即使死亡了也會瞬間復活,不停的進行戰斗。

    原本嘎嘎德來到這里的時候,也是相信這個傳說的。并且,和其他族人一樣,他也覺得內戰不休,且世界大戰動輒損傷全族百分之二的怪物,就是斗魔。但是,但他看到人類也會死之后,就不大信了。

    但是,夏吾仿佛又要顛覆這個信條了。

    夏吾搖了搖頭,道:“沒那么高級,一點魔法手段而已!

    他稍微解釋了一下,嘎嘎德就接受了。對于普拉文人來說,“魔法”就是這樣可以解釋一切的東西。普拉文人原本的世界觀就非常脆弱,本就無法與人類相提并論。他們也無從分辨“魔法”與“科技”之間的差異。

    “看起來你的生活也不是很順利,我的朋友!备赂碌潞仙蠒,對夏吾點了點頭:“生活啊……”

    夏吾看到書的封面上寫著《二十二世紀宗教學講義》這一行字,有些訝異:“你居然還愛看這些書?我以為……”

    嘎嘎德面部皮膚顫動片刻,然后才人類化的嘆了口氣:“其實我很喜歡人類的學問的。我本來就是這種人啦!

    “不好意思……”夏吾摸了摸下巴:“我還以為你作為角斗士,生活會更加……更加……”

    “需要磨練自己打斗的技術嗎?這倒是完全不同!备赂碌禄蝿邮种副硎痉裾J:“其實啊,我們普拉文人的格斗技我也是稍微會一點的。我是一個王子,和侍衛多少學了一點點。但是我在工作中完全不能用,因為普拉文人的格斗技對人類來說觀賞性很低。我的奴隸主不需要我打贏,只需要我打得好看一點。而對于你們人類來說,我這種大塊頭的異鄉民打得越原始野蠻也就越好看!

    夏吾點了點頭:“也是,別說那些人了,我偶爾也會……刻板印象刻板印象啦!

    “其實我原本也沒機會看這種書的,只不過瓦達德先生心腸很好,他最開始的時候給我們看過一些繪本,問我們有什么體驗、感受。我回答得多一些,他就給我更多的書……嘖,他經常一次性租一大批異鄉民來的!

    夏吾聳聳肩,不置可否。

    靈長類動物學家指出,對于大多數猴子與猩猩來說,“露齒而笑”這個表情表示“屈服”,地位更低的猴子會對猴王露齒而笑,表示對族群王者的臣服,表示自己“毫無威脅”。

    而在靈長類之長——恐怖直立猿身上,這個表情又有更進一步的演化。比如說,身上特定部位感覺有異物騷動、感覺癢癢的時候。在原始的野外,這種感覺就很有可能代表“毒蟲”。只是,更多的情況下,這種感覺也就代表“無害的蟲子、葉子掃過”。人必然要因為這種感覺而緊張。因為你若是對這種感覺遲鈍一次,而那一次恰好是毒蟲的話,那么你就死定了。你必須在這個時候進入“高度集中”的戰備狀態。

    而若是這次不是毒蟲,那么人就需要通過“笑”這個表情來釋放“危機解除”的信號。

    在生理上,這種機制就演化成了“癢癢肉”。而在文化上,“笑”又被用來舒緩緊張與尷尬。

    并最終成就了“以痛苦為笑料”的喜劇文化。

    但只有人類能夠理解這么復雜的東西。在猴子眼中,露齒而笑往往就意味著“臣服”與“討好”。

    可靈長類動物學家在過去并不介意對猴子露齒而笑,哪怕他明知道這在猴子眼中,等同于人類文化的“下跪”。

    研究者當然不介意對猴子笑一笑了。

    前實驗體對此深有體會。如果僅從對談的態度來看,奧爾格·劉也可以算是一個和善的人呢!

    瓦達德先生是奧爾格先生最初的合作者,想必兩人也是一般的心態。

    他只是說道:“我大概相信,你在你們老家真的是個詩人了……”

    “也不算吧!备赂碌聯狭藫项^:“我是被克隆來的……我所擁有的記憶里,我的原體應該還沒有成為了不起的詩人……我也不知道他會變成什么樣呢!

    夏吾同情的搖了搖頭:“我理解你的,兄弟!

    在某一個時間點上,克隆體奴隸角斗士嘎嘎德和他的母本——普拉文人王子嘎嘎德還算是同一個人。但是,在這個時間點后,克隆體就被送到了地球,幾經波折之后成為了奴隸角斗士。

    “老實說,我覺得你比一般的人類還要聰明一些啦,真的。我最近幾個月就見過不少的小孩子,雖然蠻可愛的,但是真的蠢得可以。放到北回歸線以北,都不知道能不能考上中學!毕奈峥戳烁赂碌率掷锏臅谎郏骸翱赡愣荚谧x大學的書啦!

    當然,瓦達德為了更深入的探索異鄉民的世界觀,自然會將一些東西教給他們,然后讓他們以高屋建瓴的眼光闡述自己過去的世界觀。

    這也算是一種聰明的做法了。其實奧爾格·劉對“正式版實驗體”就抱有這樣的期許。老東西不相信人類可以理解現在兩個宇宙沖撞下的“真理”,就指望實驗體以超越人類的眼光得出,然后再轉述給他。

    也不知道是這兩個混賬東西臭味相投,還是瓦達德從奧爾格身上雪到了這些天殺的思路。

    但對夏吾的贊許,嘎嘎德卻沒有信息,反而有幾分悵然若失。他如同老學究一般,撫摸著本劣質書籍的書脊,說道:“可也沒什么了不起啊……以人類的體系來評價,我終其一生,也只能成為一個三流的學者吧?”

    “也很好啦,我知道很多人,終其一生也就想獲得承認,成為三流的學者咧!”

    實際上,那件空間站實驗室里的實驗員,就多屬于這種。他們確實擁有常人無比艷慕的學歷。但在學術界,“頂尖的學歷”只是人人都有的基本功之一,多高的學歷都不能算高,哪怕是在那里刷試管的擼瑟,過去都得是某些頂尖高中的尖子生。

    這些人都只能算是學者的預備役。

    對于他們來說,“成為學者”,在實驗室提出自己的想法、在論文上署上自己的名字,仍需要天大的運起,走出這一步之后,才能算是“學者”。

    人文社會學科也是類似。熟讀前人的理論也只是基礎,皓首窮經也只是前期準備而已。

    “但我這輩子也就只能這樣啦!备赂碌聡@息:“我有時候也想,是不是我這個人相對于族群來說也是一個異常分子呢,明明是奴隸,學會這些東西也不可能獲得改變命運的機會,更不可能具有魔法。但是,我還是蠻想學會的……”

    夏吾鼓掌:“真的,我覺得這蠻好的。如果每個人普拉文人都像你這樣……”

    “說不定我們就不是亞智慧生物了?”嘎嘎德晃了晃腦袋:“我也學過一點進化論。我知道啊,如果我這種個體,在普拉文人當中具有巨大的競爭優勢,如果我這種異常的性狀傳播得更廣泛……說不定普拉文人在幾十萬年之后會成為智慧生物?但是我知道的,我的基因,無論如何都沒法傳開!

    “?”夏吾不明所以。

    “我是王子啊,我是王子。但是,我不是繼承王位的那個人。我的哥哥是一個了不起的野心家。我……我的原體甚至沒有與他競爭的想法。作為王子……以后作為王的兄弟,我自然是具有繁育后代的權利的。但是我的……原體的兒子就沒有了。在我的故鄉,王家就有這種風俗,我的身上說不定發生了什么有利于腦部發育的基因。我在地球上知道了進化論,知道了這種基因如果擴展下去的話……但是,那個故鄉距離這里有好遠好遠,你們人類都無法抵達。只有圣逐……只有神才能跨越……”

    夏吾沉默了片刻,小心翼翼的說道:“朋友,我不知道這種說法能不能安慰你……我得告訴你,‘基因型’不等于‘表型’……”

    “嗯?哦……哦,我大概聽過!

    “二十世紀的時候還流行過人口凈化的偽科學么……”夏吾聳了聳肩:“人類犯過的傻逼錯誤之一啦!”

    基因型,指一個生物的遺傳。

    表型,則指一個生物所表現出的特征。

    基因型決定表型,但是基因型不等于表型。能夠決定“表型”,還有“外部環境”,讓某些特定基因片段生效的“觸發器”【以隱性遺傳病為代表】,以及一點點“概率”。

    這些東西加在一塊,才等于“表型”。

    “高智力”是一個“表型”沒錯,但是“智力”是一個具有眾多評價維度的東西,不僅僅由基因決定,能影響這一表型的因素非常多。在地球上,智力高絕者的子女,也未必能有多么聰明。

    實際上,在數十萬年前的某個歷史時期,“智人”這個族群,就只剩下一個不滿千人的部落,F代社會的百億智人,都是這個部落智人的后裔。

    一個南非原住民的后裔,與一個美洲原住民后裔之間的基因差距,甚至都比不上一個黑猩猩族群內部兩只無血緣猩猩。

    人類的血統太過相似了,以至于從基因學的角度,根本分不出亞種。比人類基因更為接近的,或許就只有少量瀕臨滅絕的有袋類物種了——這些物種種群太過稀少,以至于接近實驗室的近交系。對于它們來說,“癌癥”或許是一種傳染病!疽驗檠壧^接近,所以對他者的癌細胞也不會產生免疫】

    而過去幾百年里人類一直想要給人類劃分亞種,只不過是……人類大腦天然對自身族群的性狀更為敏感。

    你覺得一個人智力高絕,或許只是你的錯覺——人家只是種族值正常浮動而已。

    嘎嘎德看上去更為痛苦了:“是啊。決定你們人類智力的基因,或許是一次性,或者少數幾次變異就到位了的。族群的智能是不會緩步提升的……”他意興闌珊的將書一拋:“可若是如此,為什么要讓我們建立文明了?又為什么要讓我知道這些智慧生物才能知道的東西?”

    亞智慧生物的智力有限,如果沒有外來者的話,他們自己發展,永遠也不可能點出“腦內芯片”、“腦機接口”的科技,解除自身桎梏,無限的提升自己的智力。亞智慧生物最好的結局,也就發展出人類所謂的“近代文明”。

    亞智慧生物是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離開母星的。

    圣逐也因此并不認可亞智慧生物的完整人權。

    “歸根結底,還是‘文明’這玩意對智慧的要求太低了!毕奈崧柭柤纾骸拔沂钦嫘挠X得,大部分人類都不如你的!

    嘎嘎德雖然不可能成為頂尖的學者,但是也要強過人類大部分個體了——普拉文人平均值確實遠低于地球人,但嘎嘎德卻是普拉文人當中智力最高的個體之一,超過地球的平均值還是可以的。

    “文明”這玩意的基石,是“共同想象”這個能力。

    即,“不同的個體去相信同樣的一個想象之物”的能力。

    具有這個能力,就有資格具有“文明”。

    但這并不是智慧高就一定會有的能力。

    比如說人科的尼安德特人,絕對腦容量與相對腦容量都略高于智人,但是他們就沒有。

    反過來說,這也不等于說智慧高就一定沒有。

    所有亞智慧生物都愿意證明這一點。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11选5黄金一胆 双色球模拟选号器 上海11选5走势 宁夏休彩11选5走势图 2011年捕鱼达人旧版本 11选5傻瓜打法 48减2能算出下期平码吗 甘肃11选5遗漏号技巧 黑龙11选5开奖走势图 香港正版黑白彩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