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劇情掛而已,常規操作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劇情掛而已,常規操作

    “別讓他……逃走……他……奧爾格……”

    這氣若游絲的警告,在瓦達德耳朵里,竟如同驚雷一般駭人。瓦達德甚至有種轉過身去、一法杖敲死赫胥黎的欲望。

    但是,他近身戰水平也就那樣,想要越過一個斗犬的封鎖去殺人,實在是難。

    瓦達德不再掩飾自己的意圖,站起來發足狂奔。

    但是,一股劇痛從四肢上襲來。

    不只是他,這一瞬間,包括那兩個女性達爾文斗犬在內的所有人都是相同的表情。他們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與辛德瑞拉廝殺的虹之蛇,也在那一瞬間瓦解成七彩的色塊。

    在瓦達德的身后,夏吾捂住了嘴巴,一副想吐的表情:“嘔……”

    ——靠,我的感性面,我的親大哥,咱們商量一下成嗎?不要一聽到奧爾格·劉的消息就不管不顧的,用這種惡心的手段控制敵人……

    在正常的狀態之下,夏吾是絕對不會直接控制他們體內的流體——也就是包括體液、排泄物在內任何流動物質的。那就好像用皮膚和這些玩意親密接觸一樣,非常的惡心。光是碰觸,夏吾就會感覺自己意志的衰減。平時的時候,夏吾有一套自我保護機制。他不會第一時間做出這種選擇。

    但是,某種“憤怒”或者其他什么情緒控制了夏吾之后,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就好像發現一個異常貴重的東西掉進糞坑里,然后想也不想就伸手去撈一樣。盡管將那個東西撈上來了,但是惡心感卻是不可避免的。

    夏吾腿一軟,差點跪倒在地上。而瓦達德則覺得有機可乘。他艱難的舉起手杖,對準夏吾,輕聲念誦咒文。

    某個咒無聲無息的發動了。

    夏吾突然有些疑惑。他“丟失”了目標……或者說,他突然忘記了自己到底要抓個什么東西,或者說……自己要抓的東西在社會上是個什么定義?

    他知道自己的目標肯定是周圍的某一個生物,但是這個生物的具體“定義”卻被某法硬生生的扭曲了。

    辛德瑞拉大吼道:“你干嘛把我也禁錮!那個或然神!”

    “社會系!這是魔法效果!”夏吾拍了拍腦袋,疑惑的掃視著自己剛才看向的方位。

    瓦達德迎著夏吾的目光,無比緊張。盡管他身上還穿著明顯區別于護衛們的貴重服飾,但是這些中了他社會系魔法的人無法察覺這服飾和其他護衛們軍裝的區別。他扭曲掉了文化層面上二者的差異。

    夏吾就算能看見他,也無法將他從背景人群之中分離。

    但是,這個魔法的效果應該不止于此才對!所有人都應該如同那個女性斗犬一樣,暫時將他徹底遺忘……

    可這個少年模樣的怪物卻不是的。他立刻就察覺到了這是社會系魔法的效果,甚至迷惘的看向瓦達德的方向。說不定他很快就能通過“文化”之外的要素找到自己!

    他不過是虛構了一個“自己身上的服飾與侍衛們的服飾在文化上等價”的概念而已,所有人的大腦都會下意識的這樣處理自己看到的景象。這本身就是人腦“偷懶”的一種方法。

    但如果沖破這個虛假的思維定式,那么發現他就很容易了。

    比如說,只需要摒除雜念,仔細的分辨衣服的“顏色”……

    ——這個少年……他是個背離社會的家伙!他的思維方式……

    瓦達德掙扎著,手腳并用的在地上攀爬。這個舉動也被他賦予了“文化上等價于‘嚇呆了’”的意義。

    但是夏吾確實是發現了唯一一個在遠離他的生物。盡管“文化”現在告訴他,這種“遠離”是正常的,應當等價于“驚恐的呆立”——但說實話,對于聰明人來說,“文化”就是這種東西。只需要思考,就能察覺到“不合理”

    “啊哈!毕奈嵝α耍骸跋壬,我確實看到你了!你現在……”

    “‘你不要過來!’”瓦達德用某種魔法的語言下令。他利用魔咒政府賦予自己的社會地位編織了咒語,現在的他所說的話都具有類似于“政令”一般的效果,任何人都會本能的認為,違背他的話就是與“社會”做對、有被社會關系放逐的危險。

    在一個國家,官僚集團內卷化之后,就會毫無意義的將自身的晉升標準不斷提高,但同時又會用毫無意義的規則過潛規則降低自身處理事務的應變能力。在這種條件下,官僚集團的反應不會比草履蟲敏銳多少,單獨的官僚都飽受這種環境的毒害。但就算官僚形同低能兒,民眾也會天然的對他們感到畏懼。

    因為某種精神層面的東西告訴民眾,對抗這些官僚,就約等于與社會的力量對抗。

    確實存在一些人,有勇氣去做這種事情。但是,這些勇士也絕不會沒有一絲踟躕的就完成這種心態上的轉變。因此,這種命令式的魔法再不濟也能夠暫時瓦解敵人的控制,讓對方暫時失去進攻欲望。

    這一點,瓦達德已經無數次的驗證過了。

    但是,夏吾卻絲毫不受影響。他的臉上掛著一樣的笑容,再次掰著手指計算周圍人衣服有幾個顏色,然后朝著顏色最不一樣的那個個體的方向走去。

    這個時候,奧舒馬累終于重新組成了虹之蛇。剛才本體身上突然出現的劇痛,讓他以為自己暴露了,所以下意識的就放開了對虹之蛇的控制。盡管有種莫名其妙的力量在干擾他對虹光的控制,但是這種干擾并非無法克服。而作為或然神的奧舒馬累,比夏吾這樣的瘋子更不受社會系魔法的約束。盡管社會系的法師可以通過干涉共同認知、人類集體無意識、神話原型之類的玩意來讓或然神無法固定在必然世界,但是相對的,他們的其他魔法都很難干涉到或然神。因此虹之蛇重組的剎那,蛇就對夏吾發起了攻擊。

    但下一瞬,被夏吾解除了控制的辛德瑞拉也追了上來,用劍劃出一道防線。

    “想要做什么?先過我這關!”

    盡管不明白夏吾在干什么,但她也意識到了,這是社會系魔法扭曲認知的典型狀況。而或然神對社會系魔法的抗性很高。因此,這個或然神知道的東西一定比自己更多。這種情況下,不管這個或然神想要做什么,阻止就對了。

    夏吾靠近了瓦達德。這個時候雙方的距離就就只剩下最后一米。夏吾一伸手就可以按住瓦達德。瓦達德也明白,現在是最后的時刻了,于是他拔起手槍,對準了夏吾,同時暫時篡改“武器”這個詞匯對他認知的影響。在三分之一秒內,夏吾將會覺得,他是舉起了一個如同水果般無害的東西。

    ——勝敗在此一舉……

    遠處的何云婷看到了這一幕。盡管在她的認知之中,夏吾不知道為什么要攻擊一個普通的守衛【最多就是這個守衛衣服好像有點怪】,然后這個守衛突然拔出槍械。她尖叫著想要提醒夏吾。

    ——勝敗在此一舉……

    瓦達德心中這么想著,然后所有的念頭都被手臂的劇痛所打斷。

    盡管他能夠扭曲某個詞匯對他人認知的影響,但是他不能具體的去控制某一個個體的情緒或者想法。他沒法強制讓夏吾解除無差別攻擊的流體控制能力。

    流動異常的體液給他的肉體帶去了巨大的壓力。槍抬到一半的時候,大臂肌肉痙攣。這是無法控制的事情。

    但是,“開槍”的神經信號就已經傳導了出去。他的手指下意識的緊縮。

    “轟”的一聲,子彈沖天而起,然后撞在鋼制的房梁之上,以一個尖銳的角度彈起。辛德瑞拉聽到響動,下意識的就沖向赫胥黎和何云婷那邊,手中迅捷劍一抖,在上方刺出若干絢爛銀花。

    奧舒馬累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虹光蛇如同長矛一般指向辛德瑞拉的后背。對方打算為隊友阻擋攻擊,那就要做好受傷的覺……

    思維在這一瞬間中斷。劇痛如同長矛一般刺入腰間。奧舒馬累感覺自己被一把燒紅的鐵錨從上往下刺,刺入了“現實”薄冰之下的“不可能”之中。陌生又熟悉的溺水感……

    ——否定……

    ——為什么……

    何云婷呆愣的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辛德瑞拉滿臉疑惑,她在保護隊友的時候就做好受傷甚至重傷的覺悟,但是意外的是,她身上一點傷都沒有。辛德瑞拉自己似乎不相信這個事實。她不明白虹之蛇為什么沒有刺殺自己。

    何云婷看到了一切。就在剛才,虹之蛇即將碰觸到辛蒂的時候,它突然就自己消失了。

    “權能?發生了什么?”何云婷也站了起來。她掏出隨身的短刀,警戒四周的同時用肩膀撞了撞辛德瑞拉:“別發呆,辛蒂,鑰匙你身上?旖o赫胥黎解開!

    在斗犬小隊眾人的預估之中,辛德瑞拉離開的幾率比何云婷要大一些,所以解開赫胥黎手銬的要是在辛德瑞拉手上。

    然后,夏吾就抓住了瓦達德,輕輕將他的手扭轉一圈,奪下了那個“應該叫武器的無害物”。

    “雖然我的感性面覺得這可能是無害,但是鬼才相信一把含有費鋼成分的器械是無害物咧!”夏吾嘖嘖稱奇。費鋼不會被任何魔法所影響,但是在這個魔法之中,真正受到魔法干涉的卻不是費鋼本身,而是“夏吾的認知”,或者說“某個文化要素對夏吾認知的影響”。

    而夏吾的理性面卻始終保持運作。他只不過是費了點事,走了“這個玩意是一種叫‘槍’的東西”——“槍是一種利用火藥燃氣能量發射金屬塊,進而打擊目標的東西”——“臥槽,這么扯淡的玩意居然不是‘殺人工具’”這樣一條思考路線。

    當然,必須得說一句,夏吾想到這里的時候,瓦達德就已經射出子彈了。

    換句話說,即使是夏吾這種半成品理性怪,也得花一點時間來掙脫文化帶來的“思維定式”【盡管是虛假的思維定式】。瓦達德的這一招,如果施展成功的話,本來應該是能夠殺死絕大部分人的。費鋼子彈無法用超自然的感覺捕捉,也無法被魔法所干涉,無視絕大部分防護魔法。

    但是……

    瓦達德的肌肉就這么巧合的痙攣了——也就是俗成的“抽筋”。

    一顆子彈向上打出,撞在房梁上。瓦達德的房子雖然有魔法加護,但并不是依靠魔法力量黏合建筑材料。這根房梁可是高科技鋼材。費鋼子彈在房梁上留下一個印痕,就這樣往下彈。

    然后……

    或然神奧舒馬累沒法感知這顆子彈,因為這是費鋼武器。

    原本這也不是事,畢竟房子這么大,跳彈正好打中他的幾率并不高。

    但是……

    凡事就怕這個“但是”!

    但是,這顆子彈就是非常巧合的鉆過鐵籠的縫隙,打在了奧舒馬累的真身上。

    然后,更進一步的奇跡發生了。

    反奇跡的金屬直接引發了現實的否定。

    在一連串的巧合之下,或然神奧舒馬累就這樣沒了。

    夏吾是最先明白這一連串前因后果的人。

    “老鼠或然神和海蛇或然神既然都出現過,那么有個鬣狗或然神也不足為奇吧……”夏吾點了點頭:“不過真奇怪啊,神話之中和爬行類不對付的神進入了海神的身體,神話中有蛇神的神則進入了鬣狗的身體……這個鬼畜的魔法到底是怎么完成的?”

    “另外,這個時候我好像應該強調一下,我沒有開掛……不過,怎么說呢,我應該也算開了作者掛或者劇情掛?這可真是一個神秘的問題!

    夏吾一邊說著,一遍順腳在瓦達德的胸口上重重踢了兩腳。瓦達德覺得胸口劇痛,呼吸困難,肋骨顯然是斷掉了。

    “嘖嘖嘖,居然連費鋼武器都擁有,這絕對不是鄉下土財主能擁有的水平。這位先生,老實交代吧,你和奧爾格到底是什么關系?”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平码固定规律 彩票白小姐 49829原创5尾中特 精准一头中特 超精准一尾中特高手 香港王中王中特精选玄机 甘肃11选五专家预测 平码二中二免费资料 一点红四肖选1肖 43的连码是什么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