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奧洛孔之死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奧洛孔之死

    由于人類與人類足夠接近,所以在檢測到人類費洛蒙之后,納米機群構成的寄生蟲們也暫時停止了活動。

    猴子舒舒服服的窩在小姑娘的懷里。

    穆瑟烏的母親對這一只猴子感到有幾分不安。她覺得這一切太過詭異了一點。他們一家養了這個猴子也才一兩天。而且他們還是坐車逃離加納科喬市區的。盡管發條車的功率遠低于內燃機車,但是速度也遠大于一般動物的奔跑速度了。這只猴子沒可能追上來的。

    而且,一只猴子,背著一只鳥喙都快碎了的雞,腰上還用藤條掛著幾個裝滿了塵土的蝸!@……這……這真的不是什么魔鬼的作品嗎?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卻只是說道:“既然你要留下這只猴子,那就得負責好好抱著它呀!”

    僅僅是這樣。

    因為“神”想要以這種方式留在這里,所以人就會如此回應。如果不是瘋子、抗拒心與意志力特別強的人,或者專業的社會系魔法師,都無法抵擋或然神所帶有的這種天然特性。

    當肉體的痛苦逐漸減弱的時候,靈智的火就燒得更旺了。

    猴子就繼續思考起關于自己的事情來。對于它來說,“自我”和“理智”就好像是一個玩具一樣。當然,它也挺像是青春期男孩的**,當你意識到自己其實擁有這玩意的時候,它就會是一個讓人欲罷不能的玩具。

    不過,很快,猴子就迷惘的抬起頭來。

    它冥冥之中,產生了一種異常的感覺。

    有一個“設定上是自己的敵人但現在應該是自己盟友”的生物,剛剛被殺死了。就在剛才。

    猴子感覺到了一絲茫然!肮适隆钡闹匾巧谶@一瞬間缺位了。這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它有一種預感,完成“故事”最大的阻礙,對他來說已經消失。他不不需要擔憂任何危機。但反過來,事情也就詭異在這里。

    “故事”已經出了差錯,那么它還有必要按照那個“故事”去走嗎?

    真是一個神奇的問題。

    猴子這么想著的時候,穆瑟烏小姑娘就拿著一枚堅果喂給它。

    尼亞加一家人出逃的時候,就考慮到“斷糧”這種問題!灸醽喖硬⒉恢郎窀傅慕Y界可以生產豆子,赫胥黎考慮到神父有保密需求,也沒有提】他們帶上了食物。就連這個小姑娘都帶上了一些自己最喜歡的零食。

    猴子嗉囊股了起來。他很滿意這一點。

    …………………………………………………

    斗魔界,無盡戰斗迷宮,那些“大概是人類”的斗魔或然神所規劃處的海洋之中。

    馬歇爾·李將一柄短矛從巨蛇的后背拔了出來。這短矛上附帶有封印的咒與必中的加護。它精準的命中了蛇的心臟。與此同時,咒的力量進入巨蛇的身體,從文化層面碾過名為“奧洛孔”的神性。

    現在,這家伙已經被否定了。

    在被咒術連續“借”走神力、在被費鋼擊中并削弱之后。

    馬歇爾做完這些之后,精神一松,臉色微變,鼻孔之中噴出帶血的海水,然后哇的幾下,吐出了粉色的海水。

    “不得不說,作為一個沒有‘戰神’特征的或然神,你很英勇!瘪R歇爾點了點頭,對這個對手致意。奧洛孔確實是一個可怕的敵人。

    在被借走許多力量之后,它已經無力掀起滔天的海嘯,翻轉整個大海將它們淹死了。隨后,馬歇爾又用熏香構筑“清凈的時空”,以工程系魔法操縱煙氣結界形成“臨時的神殿”,并用電子申請表遠程呼喚太陽神赫利俄斯的權能,在奧洛孔體內引發微型聚變,將之重創,最后才是投出關鍵性的必殺,將自己構筑的咒術刺入或然神的心臟。

    但是,在最后的時刻,奧洛孔仍舊企圖將海水送入馬歇爾的口鼻之中,將他“淹死”。

    此時,距離夏吾離開,才過去幾分鐘而已。

    馬歇爾跌坐在船上。而赫爾奇湊了過來,低聲說道:“頭兒,何姐和辛蒂都消失了,但是那個孩子以及巴巴拉沃都還在!

    “有傳回消息嗎?”

    “還沒有!焙諣柶鎿u了搖頭。

    “奇了怪了,我已經最大限度的削減了通訊魔法的施展難度了吧?”馬歇爾·李皺眉:“考慮到這是一個受到東亞大陸文化輻射的城市,那個通訊儀式也非常隱蔽才對……”

    赫爾奇搖了搖頭:“可能是進入了一個‘特殊的場景’,沒有發信息的余地?畢竟是‘主角’呀!”

    馬歇爾點了點頭:“有點道理。他們牽手的順序,是按照預先商量好的來吧?”

    赫爾奇點頭:“辛蒂、何姐、夏吾、巴巴拉沃、那個少年。這個順序沒錯!

    “辛蒂和何云婷……”馬歇爾沉思了片刻:“真是一個奇怪的結果。如果離開的規則僅僅是‘戰斗’,且‘游戲算是戰斗’,那么小何和巴巴拉沃應該同時離開的……”

    何云婷沒有參與與神的戰斗,也沒有隊內互毆。她只是和巴巴拉沃玩牌而已。

    “或許是因為辛蒂有資格離開,然后何姐只是被帶著走的?”

    馬歇爾搖了搖頭:“雖然有點道理,但既然是‘帶著走’,為什么不把巴巴拉沃也帶上?”

    “巴巴拉沃牽著的少年沒有離開的資格……”

    “真正擁有‘離開這里的動力’的,只有夏吾而已!瘪R歇爾思考片刻,道:“你私人物品里面有沒有游戲掌機?如果有的話,給那個少年玩玩格斗游戲……對了,你數學也很好吧?”

    赫爾奇點了點頭:“不是我吹……”

    “如果你跟人打牌的話,做不做得到‘一定輸’?”

    赫爾奇有些為難:“在這個時代,打牌是靠氣勢的哇……”

    統計學失效所帶來的結果之一,就是帶有“運氣”成分的游戲都在很大程度上被摧毀了。這對絕大部分人來說其實沒什么影響。絕大部分普通人不會察覺到牌類電子游戲之中偽概率算法與真實概率之間的區別。他們的記憶力不足以對牌桌上的內容進行統計,也不足以評估一個事件的數學期望。

    但對于真正的賭術高手【這里特指二十一世紀之前被認可的賭術】來說,打擊是毀滅性的。很多隨機性較強的牌類游戲就成了一團迷障,讓人懷疑是不是牌在被抽出來之前,所有的卡片都以量子疊加態的形式存在。不少人甚至相信,打牌是一個靠氣勢或意志的游戲,氣勢更強的人打牌贏面更大,更容易抽出好牌來。

    “輸的把握大不大?”

    “得看隨機性大小了!

    “很好,你去選擇一種隨機性比較小的規則,跟那個老人打賭,就說……就說你是斗犬之中最極端的一個,對神職人員非常痛恨,想要殺了他,然后跟他打牌,定下規則說如果他輸了,就一槍打爆他的頭,然后故意輸給他!

    赫爾奇目瞪口呆:“老大,這種角色一般都是赫胥黎來扮演吧?”

    “別那么多廢話,快去!”馬歇爾踹了赫爾奇一腳,然后利用探測器掃描海蛇巨大的尸體。

    …………………………………………

    “海之主奧洛孔確實死亡了!焙诎抵,一個老人搖頭嘆息:“真是遺憾!

    海之主奧洛孔在神話之中,是與神上神奧洛倫一同誕生的偉大神明。在這一批涌現出來的或然神之中,她的權能是最強大的,也是最適合戰斗的。

    實際上,如果是在廣闊的海域上,奧洛孔就算是面對一整支斗犬小隊,也有可能取勝。

    但問題就在于,約魯巴或然神,以及他們的異星或然神盟友們,都不希望團滅這一支斗犬小隊。這毫無意義,達爾文斗犬是一支“軍隊”,F代軍隊是由少數精英法師和大量無人武器所操控的,但這個“少量精英”也往往是有萬人規模的。滅殺五個根本無濟于事。

    更別說奧洛孔也不是穩贏。

    而且斗犬們還有可能在戰斗之中“逃脫”。

    奧洛孔的任務,就是在這個空間之中呆著,并盡量阻止一切落入空間之內的生物與斗犬小隊接觸、發生戰斗。

    實際上,根據異星或然神們對“無盡戰斗迷宮”的掌握程度來看,一般生物也很難誤入,就算進入了,也會出現在距離斗犬很遠的地方。斗犬小隊不會與任何生物發生接觸。

    也只有這樣,才對他們的“大計劃”最有利。

    但是,主角就是這樣不講道理的生物。夏吾就極其幸運的因為神恩科技,巧合般的“刷新”在了斗犬小隊的附近。夏吾的能力與奧洛孔的權能也相近,在一定距離下正好完全抵消。夏吾就干脆的帶著這些家伙接近了奧洛孔。

    奧洛孔沒有發生戰斗,所以也沒法借助神力離開斗魔界。這個時候,它原本有機會向那些異星的或然神求援吧?但是斗犬們和它發生了戰斗。那些異星或然神無論如何都不會打開通道的。

    “關于奧洛孔最后一戰的總結,原來是我的心理活動啊……看來這一段找到位置了!

    隨后,老人又點了點頭,調整文件夾中若干紙片的位置。

    “這樣,就正式踏入最后一段劇情了!

    …………………………………………………

    這是所有同一系的或然神都體驗到的事情。

    盡管在約魯巴神話之中,奧洛孔是一個不受歡迎的角色。她是天之秩序的叛逆者,游離于奧洛倫與奧里莎的體系之外,也不受人類的崇拜。她是自然災害的象征。

    但是,那條蛇是或然神。

    在這個瞬間,奧舒馬累露出了猙獰的神情。

    “是你們殺死了奧洛孔!”虹光蛇嘶吼著,再次彈起自己的身體,化作光矛刺向夏吾。

    夏吾只來得及將手抬起。雖然從廣義上來看“光線”或者說“光子流”也符合“流體”的物理學定義,但是他還沒有那么習慣于操縱微觀粒子流——說真的,提醒他這個也算流體的馬克先生大概也就死了一兩天的樣子。這段時間里夏吾基本處于意志消磨殆盡的咸魚狀態。

    但是,一抹銀光卻越過了夏吾,奔向虹蛇。

    是辛德瑞拉。

    辛蒂自身就是超強的劍手。當初奧爾格用模仿夏吾能力的魔法給自己貼上buff之后,武力值已經凌駕于大部分斗犬之上,但辛德瑞拉仍舊迅速的重創了他,并精準的將鍍了費鋼的塑料武器送入奧爾格的要害。

    由于考慮到“出來就要面對與或然神戰斗”的狀態,所以辛德瑞拉已經給自己加持了若干魔法。她手中的劍直接刺破了音障,在大氣之中留下一條高溫的軌跡。

    盡管在影視作品之中常常被視作“娘娘腔貴族用的裝飾性武器”,但迅捷劍在現實之中實在是一種單挑利器。辛德瑞拉選擇這種兵器,也是充分考慮到達爾文斗犬常規作戰之中最常面對的就是一對一情況下與邪惡魔法師的戰斗了。她精準捕捉了蛇的軌跡,手中的劍刺出絢爛的花。

    迅捷劍刺入蛇的體內。劍身之上的反光涂層莫名其妙的就攪亂了。蛇如同信號不好一般,在空中閃爍出幾個塊狀光斑。

    奧舒馬累操縱虹光蛇靈活的后退,然后重新盤踞在地上。

    而夏吾則往后跳了一大段距離,拍了拍胸口:“嚇死我了。我只是問一問這里到底是個什么地方來著,怎么反應這么大?”

    “鬼知道,興許是心里有鬼呢?”辛德瑞拉盯著地面上盤踞著的蛇,維持架勢。

    而反應過來的瓦達德則手腳并用的往外逃走。他清楚自己的斤兩。雖然自己專業水平不低,但是實戰能力堪憂。如果僅僅計算這個城市的話,他或許還是有數的高手,但是面對現代魔法體系下訓練、有身經百戰的達爾文斗犬,則根本不夠打。

    但這個時候,仍舊在瀕死狀態的赫胥黎卻掙扎喊道:“別讓他……逃走……他……奧爾格……”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广西11选5哈 白小姐精选八码中特 11选5走势图怎么看 13835平特一肖 最快最准 捕牛达人游戏下载 双色球复式 山西体彩新11选五的规则 辽宁11选5预测 超精准一尾中特高手 11选5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