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后的世界?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后的世界?

    奧爾格·劉曾經在這個城市里搞事。

    那些或然神進行的人體改造之中,存在與奧爾格那個實驗相近的思路。

    那些或然神認識奧爾格·劉。

    這幾點相加,就足以證明,夏吾這一批實驗體,同那些或然神是一脈相承的“產品”。

    其中某一個步驟——可能是用某種逆轉錄病毒植入某種基因片段,又或者是運用某種儀式讓他們獲得特定的奇跡特性。

    總而言之,這個步驟被奧爾格·劉一直沿用到了夏吾這一批實驗體身上。

    而科技之神在設計那些機械白癡級的或然神也能使用的產品時,就剛好利用這個特性,定制了這個產品。

    科技之神不知道,世界上剛好還有另外一批生物的血液,也可以啟動這個東西。

    啊,是的,剛好。

    很多年之前的奧爾格·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保留那些技術、程序作為實驗體改造的標準,科技之神與這個城市的或然神更不知道這一點。但是,他們偏偏就在無意之中,選擇了同一種“過程”,來作為啟動的“特征”。

    這是完全的巧合。

    如果是正常的法師,那么這個時候就應該質疑夏吾主角屬性的真實性了。因為,這個“巧合”發生的時間,是夏吾作為“主角”覺醒之前。

    盡管高階的奇跡確實可以修改“過去”,但是“魔法”的范疇之內,仍舊不存在可以干涉自身儀式完成之前事項的魔法。

    但夏吾卻絕對不會這樣想。他身為主角,不是因為什么概率魔法,僅僅是因為他真的是一個主角,這是客觀上的事實。

    他只是在思考另一個問題。

    “這東西,到底是怎么運作的?”

    “奇跡”是一種蠻不講理的東西。如果只看平凡宇宙的物理規律,那么奇跡簡直就是作弊。比如說,用魔法以及平凡宇宙自然而然就存在的重力,就可以輕易的創造永動機——兩個相連接的空間門,將它們擺放在一條垂直于水平面的線上,然后在兩個門之間放上水。

    但奇跡也有奇跡的規則。

    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一些如同自然災害一般,沒有什么規律可言的奇跡。但與此同時,所有由智慧所引發的、有目的性的奇跡,都需要遵循“以意志支撐”的原則!井斎灰膊皇菦]有例外。比方說,世界上也存在“混沌之釘”這種最終效果無法統計的玩意。但“混沌之釘”是否能算是“有目的性的魔法”也確實存疑。畢竟,“混沌之釘”的施術者自己也無法控制法術的最終效果,只能決定“在何處啟動”以及“在何時啟動”而已!

    而一些魔法儀式,也可以借助特殊的靈性奇物,或者人類族群的文化要素,來降低“意志”的要求,或者用其他的東西來替代支付。

    但不管怎么說,“有目的的奇跡”,就一定有“支撐”。

    被呼喚到必然世界的或然之物,如果沒有意志支撐的話,就會重新跌入“不可能”之中。

    或然神之所以特殊,就是因為他們被集體無意識之海所固定,人類群體的意志將他們留在必然世界之中。

    而將必然世界的物體按進或然世界,也需要同樣的力量進行“支撐”。

    換言之,這個芯片不是憑空將夏吾轉移到這里的。在這個過程當中,一定有某種力量支撐它的效果。

    這個力量,不可能來自于科技之神。原因很簡單,如果這個東西還遠程連接著科技之神,那么就沒必要搞出這么復雜的認證機制了?萍純群丝梢赃h程決定某次操作是否授權。

    另外,他們將這東西用“走私”的形式運進來,還專門用“販毒”作為“掩護”。搞得這么麻煩,就是為了規避人類的社會系魔法警戒體系。而一個由科技之神遠程支持的物品,觸發警戒的可能性太高了。

    支付代價的也不可能是夏吾自己。他剛才還處于“昏迷”之中。

    那么,剩下的可能性就還有幾種。

    支撐這個奇跡的是芯片自身——它可以理解為“充能用品”或者“使用次數有限的物品”。

    支撐這個奇跡的是人類群體的意識——偶爾有魔法師的法術觸及了天堂、仙境一類的地帶,就是因為如此了。

    支撐這個奇跡的是其他物品——比如說夏吾自身特殊的“血液”。

    “我的血不只是認證秘鑰,還是動力源……”夏吾如此想著,利用流體控制的能力,從角膜擠出一滴血。

    沒辦法,他痛覺還是有點敏銳的。雖然在逃命的時候,他也能把一條斷手按進自己的傷口里面,但是非緊急時刻,能少痛一點就少痛一點。

    一地血液落在芯片表面。隨后,這芯片泛起幽藍色的光。

    與此同時,夏吾的視網膜上,刷出了一大堆奇異的字符。這些字符很快就轉換成他熟練掌握的英文。

    【authorize】

    “果然我的血……那么接下來是操作……”夏吾在這個芯片左按按右按按,最終確定沒有任何可以用來操作的結構。

    “要么是直接用意念操控,要么是進行某種魔法儀式……”夏吾思考道:“但我不可能知道他們用的是什么魔法儀式,因此,只能先試一試‘意念’操控了?”

    男孩這樣想著,舉起芯片,大喊:“我要離開這里?”

    什么都沒有發生。

    夏吾的眼角自動刷出一行字符。

    【error1566】

    “有反應……這說明它可以將我剛才的行為識別成‘指令’,不需要特殊的魔法才能使用它!

    “但是……error?運行發生錯誤?這是這芯片本身bug了,還是我輸入的指令有問題?”

    “如果是芯片bug,那我就沒辦法,只能期待這個或然世界奇跡般的刷出一個會維修的家伙了……當然,我相信作者也不會開這種劇情掛。這樣想來,那就應該是另一種?指令不對?”

    “離開這里”的指令太過模糊,所以不對?

    夏吾斟酌詞句,道:“我要離開當前所在區域!

    【error1566】刷新了一次。

    “沒有定義目的地?”夏吾沉思片刻:“我要前往必然世界!

    【error1566】。

    “我要前往必然世界的加納科喬!

    【error1566】

    “我要前往必然世界加納科喬郊區的孤兒院!

    【error1566】

    “我要前往必然世界加納科喬花鳥市場街尾的旅店!

    【error1566】

    “我要前往緯度0度,東經40度的地點!

    【error1566】

    “我要前往緯度0度,東經40度、海平面上3000米的區域!

    【error1566】

    “看起來應該不是我指令不夠精確的問題了!毕奈釃@了口氣:“都已經精確到經緯度和海拔高度了,那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點!

    “如果不是因為指令不夠明確的話……那又可能是因為……”

    A,指令格式不正確

    B,指令本身因為某種客觀因素無法執行

    “得好好思考一下我到底是怎么來的了!毕奈岚櫭,然后摸了摸胸口。

    奇怪。

    不知道為什么,他每次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胸口都會隱隱作痛,仿佛是被什么貫穿了一樣。

    莫名的很想情感小說里描述“失戀”的感覺。

    “奇怪了,難道是發生了什么讓我不堪回首的事情?”夏吾喃喃自語:“而且……話說回來,芯片上為什么會有我的血液?”

    嗯,血液是這個芯片的啟動條件,所以他身上一定會發生各種各樣的意外,讓血液濺到芯片上。

    但由于他的血液里面可能含有未知病毒,所以夏吾對自己血液的管理非常嚴格,從來不亂滴一滴血。

    理論上,他的血液根本不會滴到芯片上面。

    但是,夏吾知道,作者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他的血液沾到芯片的。

    “嗯,因為這東西在劇情里是貼身放置,所以沒有鋒利的外緣,自身無法割破我的皮膚……”夏吾沉思片刻:“難道是我在出租車上睡姿很巧合,然后我又巧合的流鼻血了,然后這一滴血巧合的滴在了芯片上,導致芯片無意識啟動?”

    夏吾撓了撓頭。不行啊作者朋友,這樣的設計是不行的。巧合因素太重太重了。這樣子寫出來,讀者老爺們都只會罵你懶的,都懶得找合理的理由了!

    “但我到底是怎么觸發這個芯片的固有機能的呢?真是奇怪了啊……難道是姿勢?或者夢話?”夏吾思考片刻,坐在地上,身體微微前傾,保證自己鼻孔和芯片在同一條垂直線上。

    這是他假想之中“鼻血滴到芯片上”的姿勢。

    然后,他又快速的重復了之前的指令。

    考慮到他當時有可能在說夢話,所以這一次又添加了“我想去天國”“我想前往一個人人和平友善的世界”“我想看看未來”之類意義不明的指令。

    理所當然的,又是一連串的【error1566】。

    夏吾躺在地上:“也難怪啊……想想也不現實。但是……我到底是怎么來這個鬼地方的?”

    正上方是漆黑一片,沒有光源。也不知道讓周圍略微可見的光到底是從哪里出現的。夏吾甚至無法判斷,上方是一個比較高的穹頂,還是開放的天空。地上的泥土質地古怪。夏吾索然不懂地質學的術語,不知道怎么正確描述,但是這土的粘彈性、屈服曲線之類的感覺,與加納科喬的紅土完全不同。

    四周廝殺的怪物,對他來說更像是某種毫無意義的背景。周圍的地形也異常的平坦。在夏吾的視角來看,這里的地面竟似乎是在朝著四面八方抬起一樣。

    但根據透視原理……這里的地面其實是異常平整的。這里甚至不是星球表面——不再一個球體上,地面不存在常人難以察覺的弧度。

    非常典型的神話式世界觀。

    但這些“不可能的風景”,對夏吾來說,就好像背景貼圖一樣。

    整個世界,就只有他一個活人。

    “想要回去!

    【error1566】

    “這個也能識別為指令,但是無法執行……靠……”

    夏吾稍微感受到了一絲挫敗感。

    “主角被困在這里,誰來推進劇情?”夏吾坐起來,撓了撓頭:“昨天真的不應該一個人出來啊,現在身邊連個捧哏的都沒有。這個時候,就應該有個配角來一些漫不經心的說話將我疑惑解開吧?”

    就在這個時候,幾道白色的光斑出現在地面上。

    夏吾立刻警覺了起來。

    這里的怪物一律手持冷兵器,沒有誰擁有光源的——尤其是這種光斑,怎么看怎么像是手電筒 的照射結果。

    換句話說,對方和他一樣,不屬于這個或然世界。

    “哈哈哈……我就知道!”夏吾拍了拍手:“這里果然存在劇情!剛才我不知道為什么來到這里,一定是劇情殺!

    下面的泥土松動,夏吾很快沉進地下,將自己隱藏起來。

    很快,一行人從業遠處走了過來。

    這一行人中,有一個是類人的怪物,與該或然世界的怪物沒什么兩樣,就是長著枝枝椏椏軀干、五官生的猙獰的人類。而其他的個體,則是人類。其中有一個人類,是本地人的樣子,身穿加納科喬的警服,與那高大怪物并肩而行。

    這兩個生物的脖子上,都帶著那種神秘的芯片,芯片散發幽幽藍光,正是啟動狀態。

    兩個“人”手上拽著一根繩子。繩子后面,是一串被綁縛雙手的人類……

    只是奇怪的是,這些古怪的人類,神色木訥,而且好似沒有重量一樣,就這樣飄在半空之中。

    “今天又是七個……”警察嘆息了一聲:“這是不是越來越多了?”

    “這是好事。這說明這個地方的存在逐漸在上浮,變得‘更加有可能’了!惫治锕α藘上,道:“領導有什么新的指令來著?之前那個實驗還做不做了?”

    “?你是說把這些死人長期放置在這里?還是說想辦法主動回應那個召喚魔法?”警察聳聳肩:“這些白癡死掉的時候,應該就不算必然世界的居民了吧……或者說,上面有一個人在滿足某種條件的情況下死了之后,這個或然世界涌現出一個與上面死人剛好一致的死靈……這就是正常的或然世界產物吧?我猜放著不管也會成為地獄囚徒了,了不得進入斗魔界嘛……”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 江苏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宁夏体彩11选5软件 15期倍投 49829原创5尾中特 湖北体彩11选5前三组选 平码资料 云南11选5如何准确选号 4.97亿巨奖魏吉祥 浙江11选5一定牛分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