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消失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消失

    京都純子很快就找到了神父的辦公室,然后拿起了那個看樣子最復古的電腦——除開紙質書籍之外,這個帶鍵盤結構的電子產品無疑是這個房間里最復古的信息載體,活像是二十一世紀的產品。只有少數癡迷機械結構的宅男才會喜歡。

    隨后,她又跌跌撞撞的沖出房間,循著感應,去尋找這個教堂之內還有一些意識的人。

    錢光華他最先接觸到的魔法力量,是某個約魯巴神話或然神的宗教體驗,所以他對或然神“神意”的抗性反而比一般人還要差很多。

    但他卻依舊保留了思維的能力,呆呆的看著正上方。

    “OK,保留了思維能力總比一般人要強一點……”京都純子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碰觸錢光華的思維。她生怕一個不好,讓已經被神意影響的錢光華將自身識別為“敵人”進行 攻擊。

    所幸一切都還順利。

    緊接著就是約翰和小田。小田是這個孤兒院最聰明的孩子之一,而思維能力較強的人對魔法有著更強的適應能力。另外,在于約魯巴或然神伊洛古對峙的時候,這個女孩也是最為清醒的人。這份經歷也足夠讓她擁有些微抗性。

    再然后就是約翰·克里斯托弗。雖然這個少年腦子木了一點,但是自從開掛般的“入門”之后,他每日都在重復提振體能的魔法,現在也算是一個正式的法師了。

    在快速幫助三個孩子恢復狀態之后,京都純子快速說道:“你們誰要是還有力氣的話,盡量帶上年紀更小的孩子,我們快點逃出去!”

    “發生什么了?”約翰驚惶失措:“外面是什么?我們現在會……”

    “好了,快點逃命吧!”小田扯了一下約翰。

    而錢光華已經飛也似的向大門跑去了。

    京都純子走了兩步,一陣酥麻的感覺就填滿了她的下半身。她的脊椎可是新換的,還在磨合期里。按照正常的程序,她至少還需要幾天的康復訓練……

    但眼下實在是沒有這個功夫了。

    京都純子咬牙,將筆記本電腦夾在左側腋下,用右手扶著墻,想要跟上三個孩子的腳步。

    就在這個時候,劇烈的震蕩……

    有那么一瞬間,京都純子以為自己騰空了——不,并非是她“升空”,而是整個建筑突然“下沉”了半米。隨后,京都純子就和房間里的家具亂七八糟的雜在地上。

    ——地震……不,不對……房間突然下沉半米……如果這是“地震”的結果,那房子應該直接散架了才對。

    京都純子嘗試站起來。但是他莫名其妙的發現,自己手上不知道為什么,居然拿出了一臺游戲掌機。

    好像是她手撐在地上的時候摸到的。

    ——等一等……游戲掌機?

    京都純子隨手扔掉了游戲掌機,站了起來。那臺掌機看上去不像是孤兒院的孩子能夠擁有的。神父只保證了孩子們基本的生活條件與教育。這種看起來很高級的游戲機,可是她之前想買但是沒有買成的——由于收入的關系,她甚至都只買了一個低配版本。如果不是現在的狀態太詭異,她都像帶著那玩意逃命了。

    ——不,不對……

    京都純子愣住了。

    剛才地上……有這么多的雜物嗎?

    就算柜子里的東西都被顛了出來,也不至于說有這種……

    不。

    京都純子所能看到的地面上,堆滿了東西。玩具……其中還包括了破舊的與嶄新的,武器,生活用品,電子產品,腐敗的食物……

    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不明不白的物資,看上去幾近血跡。

    些東西看不出任何規律

    這種滿地都是雜物的情況……

    ——不……

    轟!

    地面再次震動。京都純子眼睛一花。地上的雜物也變少了,仿佛剛才一切都是幻覺。

    她有種古怪的感覺。自己大腿往下的身體,好像……好像陷入了某種難以形容的狀態……這個是……

    ——如果小米和阿爾瑪在這里的話,說不定可以看出更多東西……

    這個時候,京都純子聽到了前方傳來的尖叫聲。她快速走向大門。

    三個孩子就僵在大門處。門是打開著的,但是從地板往上半米的空間,全都被一種詭異的黑色所填滿了。這種黑色似乎被結界抵擋,無法進入門中,就好像就玻璃墻擋住的墨水一樣。

    那“影子”還在一厘米一厘米的向上蔓延,仿佛整個孤兒院正在緩慢的沉沒……

    “跟上!”京都純子顧不得許多,對自己下達數個“自我暗示”,用幻覺代替感覺,覆蓋了身軀上的不適。她直接沖進了陰影之中。

    沒有任何感覺。陰影之下依舊感覺得到地面,仿佛這些影子就只是影子,沒有其他的東西。

    最多就是空氣稍微粘稠了一點,如同暴風雨前的濕熱空氣一樣。

    她轉身對三個孩子喊道:“快一點!這里還能走!”

    這一次是約翰最先反應過來。他猛的推了錢光華一把,然后扛起不知所措的小田往外沖。

    映入三個孩子眼簾的,是從未想過的畫面。

    一個鎧甲人,正舉著四十米長的巨型武器,朝著孤兒院斜斬而來。

    “趴下!”京都純子尖叫著將錢光華和約翰壓進陰影之中。四十米的巨型武器,足夠劈開十來層樓的建筑。就算只是擦過,也會讓脆弱的人體受到致命性創傷。

    但這個時候,神父驟然將手中的炎之劍往下一插,劍鋒與那巨劍正面相抗。神父手中的劍不過是凈火組成的,本應該無形無質。但在某種涌現系魔法的作用之下,原本因為“粒子流”的火焰,也能反常的賦予“剪切抗性”,賦予“硬度”!

    炎之劍生生擋下了這巨大的斬擊。但由于這劍溫度實在是太高,那鋼鐵鑄就的巨劍居然開始融化,整個劍身都被炎之劍斬進三分之二。

    “快逃!”神父一面呼喊,一面用雙手在炎之劍上輕輕一抹,抽出兩柄較小的火焰之劍,然后做出了仿佛漫畫分鏡一般不講理的運動,用極高的速度毫無道理的閃到了奧貢的斜前方,兩柄細劍如同庖丁解牛一般順著鎧甲的縫隙斬擊。

    京都純子聞言起身,卻看到了更加驚悚的一幕。鋼鐵巨劍與火焰大劍之間扔靠在一起。被融化的鐵水如同小雨一樣灑在他們身側,

    如果是工程系或者涌現系的法師,倒還是有可能應對這種東西的。但京都純子卻是一個社會系。

    “快!”京都純子大聲叫道:“快!沖過去!不然這戰斗遲早會波及我們!”

    上一次她能夠封印掉一個或然神,是因為夏吾在正面作戰,而她才有機會從容構建魔法。但現在她顯然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其他三個孩子這才驚醒過來,跟著京都純子往結界外跑。

    隨著孤兒院的下沉,影子也變得越來越粘稠,最開始只是濕潤空氣,然后如水,現在他們只是感覺自己腳下如同淤泥一樣。

    而上方的戰局也發生了變化。

    更多如同蝙蝠一般的小型怪物從影子里噴出,好像噴泉一樣。

    但這些東西只是靠近神父,就無火自燃。鋼鐵戰神奧貢被砍得尖叫不已,似乎在人手莫大的痛苦。

    但這個時候,神父卻放棄了奧貢,轉而回到自己最初所在的地方。

    奧舒馬累再一次升上高空蓄力。它就是這樣一次次的沖擊,想要將整個孤兒院一同“按”進陰影里。

    而神父所在的方位,正是這個結界目前最薄弱的環節。

    幾天之前被赫胥黎踢塌的屋頂。

    由于當時是被舉報說“有人在屋頂上進行可疑的儀式”,所謂為了照顧周圍鄰居的情緒,他沒有在第一時間用儀式補上結界的部分。

    然后,一道彩虹如同長矛一般墜落。

    孤兒院猛烈的下沉,再一次沒入陰影之中。京都純子看到影子已經淹沒自己腹部了。三個孩子里,只有最高的小田腦袋還在陰影之上。約翰只漏出一個頭頂,錢光華則快看不見人了。

    但奧舒馬累的攻擊,終究是被消去了大部分的力量。

    神父的火焰圣劍穩穩的架住了奧舒馬累。純凈的火焰化作了雷霆,化作了光,剝離了奧舒馬累身上的彩虹。

    一頭具備神性的斑鬣狗出現在神父的面前。它比同類更加巨大,并且心臟帶動血液流動的聲音,竟好似某種古老的音樂……

    “奧舒馬累不應該是一條蛇……等等……斑鬣狗……”神父瞪大了眼睛:“這個感覺……‘惡魔附體’?不,這是……”

    “‘著魔的祭禮’?原來是這樣嗎……”

    斑鬣狗扯起喉嚨,大吼道:“里資道得太多了!”

    虹色的槍管再次覆蓋了眾人的視線。

    在虹與雷、影與光、鋼與火的沖突之中,京都純子帶著四個人,終于來到了結界的邊緣。她首先將手上的電腦拋在外側,然后伸手往上爬。

    突然,一只手握住了京都純子的手腕。京都純子本想尖叫,但卻看到了意料之外的臉。

    赫胥黎拉住了京都純子。他在幾公里之外就看到了這一場戰斗。甚至在百米開外,他就意識到神父為什么只在那么小的一個范圍里移動。

    ——因為我……神父的結界出現了薄弱之處……

    他心急如焚的趕了過來,最終卻只是看到隨著孤兒院一同下沉的神父。他只來得及握住京都純子的手腕。

    尼亞加在他身后喃喃自語:“原來都是真的……原來神父真的……真的……”

    看著孤軍奮戰的神父,赫胥黎渾身顫抖。如果沒有手銬的話,他倒是可以加入這種戰斗。那兩個,或者三個或然神,或許成功限制住了神父,但是他們也被神父限制住了。他們必須用搏命的態度,才能勉強在神父的反擊之中求生。這個時候……哪怕是沒有什么裝備的他,也能夠讓戰局逆轉。

    但他現在偏偏就做不到。

    “可惡……”

    赫胥黎甚至在拉出京都純子之后就想要退回車子里面。如果三個或然神發現了他的存在,說不定就會給他來一下——如果不是被手銬限制,他同樣是可以對抗神的法師。

    但這個時候,一個小男孩從影子里飛了出來。

    是錢光華。

    錢光華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孤兒院下沉得非?。他原本已經夠不到結界之外的地面了。但是這個時候,他屁股下面突然出現一股力量,將他拋了起來。

    是約翰。

    “體能提振”,這是約翰現在完整掌握的唯一魔法。對于約翰來說,這是他唯一值得一提的東西。他就像對待最心愛的玩具一樣,對這個魔法愛不釋手。他日夜不停的維持這個魔法。

    再低級的魔法,只要想辦法將效果一層層的疊加上去,就能夠展現出神妙的效果。夏吾如同“必殺技”一般秒殺奧紹熙,也不過是將許多低級的提振類涌現系魔法疊加在自己身上。

    約翰沒有那么強。但是他對提振體能的魔法,卻掌握得非常純熟。

    在瀝青一樣的影子當中,他甚至可以將錢光華拋投出去。

    赫胥黎眼疾手快,將錢光華拽出了陰影區域。

    但緊隨其后的是一個女孩。

    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個驚惶失措的聲音。

    某個男孩在下面驚呼:“?啊!那我怎么辦?”

    赫胥黎想要再伸出一只手把女孩也拉上來。但手銬限制了他的動作。他眼眶幾乎撕裂,就這么看著小田重新落入陰影之中。

    孤兒院繼續下沉。神父不能脫離自己結界,也只能跟著一起下沉。

    他確實被握住了弱點。

    “神父……不……”赫胥黎幾乎叫出聲。但這個時候,他被人扯住了。京都純子扳過他的臉,然后用額頭撞向赫胥黎的額頭。兩人額頭相觸,赫胥黎感覺自己體內被注入一個魔法。

    然后,一臺計算機被塞入赫胥黎的手中。

    “拿好,這個是很關鍵的東西……”

    說完,京都純子轉身跳進了陰影之中。

    她好歹也是個社會系的法師,能夠封印或然神的那種。

    既然神父托付的信息與孩子都交到了可信之人手中……

    她當然得回去了!

    “純子……”赫胥黎京都:“別!”

    但京都純子已經消失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双色球什么叫三角码 内蒙11选5一定牛 安徽省11选五开奖走垫图 双色球术语大全 上海11选5推荐 2019今晚香港开码结果 超精准一尾中特高手 四肖期期中准免费心水 福建11选五5走势 香港九龙高手论坛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