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版權保護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版權保護

    胖子飛快的逃命。說真的,這位警察現在仍舊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他仍舊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個環節暴露的。就連赫胥黎,最多也就知道警察系統有問題,而不可能精確他和瘦子兩個人身上。

    那個怪異的小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是赫胥黎的同伴嗎?他是來接應赫胥黎的嗎?他出現在這里,到底是為了什么?自己到底是在哪里露出了馬腳?

    由于他所在的幕后勢力內部情報共享做的不是太好,所以胖子尚且不知道,這個人類孩子,就是殺死了狩獵之神奧紹熙的敵人。

    但光憑夏吾現在表現出的力量,他就應該抱頭鼠竄了。

    胖子是“斗魔”,是約魯巴諸神將普拉文人神話在異鄉民之中推廣后,利用奧爾格·劉發明的儀式所呼喚的“或然存在”。和一般的或然神相比,這些斗魔沒有什么像樣的權能。異鄉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亂七八糟的,所有他們做出的設定也充滿了矛盾。如果真的要將那些自相矛盾的東西重現出來,那就需要深入更深的“不可能”之中。

    而現在這些斗魔,就完全是與“合理性”做出妥協的產物。

    它們最多也就是能夠掌控一個“斗魔界”——也就是“無盡戰斗迷宮”,然后可以呼喚出大量的或然生物罷了。

    如果非要說的話,那就是他們那套基于神秘學運轉,完全不考慮正常生物呼吸與循環的血液系統了!井吘巩愢l民大多不知道什么是“解剖學”】這種體質賦予了他們難以想象的強大力量。他們可以欺負一些反應速度與施法速度跟不上的低等級法師。

    如果用構筑學的角度來看,這就是“只有帶一種低消耗站場打點的牌”的組合。

    在卡牌游戲當中,這種極端的卡組當然不強。只要被人解了一波攻勢,那么這種沒有回收資源持續運作能力的牌組,就會再也不會有勝利的機會。

    但若是能夠趁著對方沒有展開的功夫,也有亂拳打死老師傅的機會。

    而現在,胖子就落入了“沒有一波把對手打死”的尷尬局面。

    夏吾的肉體能力已然在他之上。而現在,呼喚出那些不如他的或然生物,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他所能做的,就只有逃命了!

    胖子如同皮球一般靈活。他只是一跳,就在空中越過了進百米的距離。隨后,胖子踩碎了一棟房子,再次加速。

    夏吾也是跳了起來。一股氣流從他身后飛撲過來,推著它在半空之中前行。

    兩人一追一逃,轉瞬之間已經飛出八百米開外。

    ——那個小孩還要去接應赫胥黎,所以不會逃的太遠。

    ——如果他要放棄追擊,我就反身做出攻擊的姿態,就這樣綴著他。

    ——只要瘦子收拾了赫胥黎,出來之后,我們兩個一起上……說不定還是白給!不行,等瘦子出來就直接逃跑!

    胖子咬牙切齒,再次加速。

    夏吾也覺得棘手。

    這樣子追逃下去也不是辦法。歸根結底,現在支撐他運轉能力的意志力,是來自于他的感性,是“對奧爾格·劉的憎恨”之中迸發出的激情。他自己也不確定這種激情狀態可以持續多久。說不定他人一冷靜下來,就直接睡過去了。

    “要快點終結這一切了……”

    夏吾如此想著,在右手上構筑魔法。

    “需要道具……能夠限制怪物的行動……最好將他禁錮住……”

    胖子再一次落地然后轉向的時候,夏吾也順勢貼在一堵墻上變向。這極短的時間之內,他就用手在墻壁上敲了敲。

    只要包括夏吾在內,沒有誰看見這個動作,那么這個動作就可以呈現出“或然存在,并且剛巧有用”的道具。

    “你跑不了了!”夏吾感覺到自己手中多了一個不規則的球體。這可能是一顆繩網彈,碰觸之后就會彈出一張繩網,也有可能裝滿了化學粘合劑,可以固定敵人,又或者可能是單純的震撼彈【當然這個可能性就比較小了,夏吾不覺得身為主角的自己會掏出一件會波及無關群眾的武器】

    但是,當夏吾看到自己手上的東西之后,頓時慌了。

    “不……不不不!這個不行!這個!唯有這個!不行!不行!”

    胖子聽到了夏吾驚恐的語氣,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立刻回頭看。

    但這個時候,一種奇妙的感覺傳入了他的心底。

    胖子盯著尼亞加的房子,驚恐的喊道:“搭檔……”

    就在剛才,他莫名生出一種感應。

    他的搭檔,已經失去了錨定物,回到了“不可能”之中,回到了“故事”里!

    夏吾一個沒剎住,直接撞到了胖子身上。這個瞬間,胖子處于失神的狀態,而夏吾則被手上的事物干擾了判斷。兩人撞在一處,竟是狠狠的撞在地上。

    地面上立刻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緊接著就是一陣坍塌。

    然后,某種傷獸咆哮一般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搭檔!”

    ……………………………………………………

    “極端派斗犬傷人的案子怎么還沒了解?”加納科喬警局內,警察局長沃特麥侖正在大聲咆哮:“你們到底是干什么吃的?魔咒政府的預算用在你們這些人身上,真是……”

    就在這個時候,“嘭”“嘭”“嘭”的幾下,警察局長面前的高級警督突然昏倒了好幾個。

    沃特麥倫局長搖了搖頭,恨鐵不成鋼:“現在知道怕了?晚了!我告訴你們,就算你們求我,我也……”

    說了一句話之后,局長才逐漸意識到不對勁。

    這幾個人在撲到地上之后,沒有瑟瑟發抖來襯托他的威嚴,也 沒有磕頭求饒……

    ——昏過去了?

    ——我的威嚴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了?

    沃特麥侖局長對自身威嚴的增長倒是頗為滿意。但這些疲懶的警員卻是不能原諒。他立刻用皮鞋的頂端踢了踢一個警督的臉:“喂,你,你,給我起來!起來?”

    在踢了兩腳之后,局長再一次發現不對勁了。

    這個警督沒有動彈,沒有任何 反應。

    ——休克?我有這么威嚴嗎?

    局長彎下腰,試探性的摸了摸這個警督的脈搏。

    然后發出一聲短促的尖叫。

    “死了?被我訓死了?”

    同一時間之內,相似的一幕在警察局內各處同時發生。

    一個“固定在必然世界的斗魔”回到了故事之中。

    然后,其他依托該斗魔存在的斗魔,也無法固定自己的存在了。

    這是他們存在的方式,斗魔們沒有什么像樣的權能,但是由于普拉文人神話之中,斗魔一直都是群體械斗,群體出場,所以不知道為什么,他們就有一個“召喚或然生物”的共同權能。

    對于常規的或然神來說,這是難以理解的權能。這就好比奧丁有個“召喚洛基”的權能,或者宙斯有個“召喚其他十二神”的權能一樣,不可理喻。

    或然神是“不可能”之中的存在。他們依靠人類集體無意識之中的神話原型固著在必然世界。

    如果說人類神話誕生的或然神之于“錨定物”,是“掛在鉤子上的重物”,那么這些斗魔,都是“很輕的東西”。盡管他們所對應的“異鄉民鉤子”也很弱,但是他們自身更弱。

    所以,在一個“鉤子”上掛好幾個物品,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而約魯巴眾神與斗魔結成的聯盟,最終也好好利用了這個“共通權能”。

    并非所有偽裝成人類的斗魔都是“或然神”的性質,他們也有可能是“或然神斗魔的衍生物”。

    赫胥黎斬殺的大部分魔鬼,都是這種并非獨立存在的衍生物。

    而當瘦子回歸故事的時候……

    那些掛靠在他身上的斗魔,便也失去了存在的依托。

    在這一瞬間,眾多警察倒在了崗位上。

    不只有警察,黑幫之中的打手,街頭巷尾的混混,乃至于商人、貧民……

    許多人都突然倒下。

    數月之后的理想國調查報告之處,這些人倒下的時候,就瞬間失去了所有的體溫。除了沒有腐敗之外,一切都好像死了好幾個小時一樣。

    ………………………………………………

    這一場大規模的死亡自然會引發新一輪的恐慌。

    但眼下,這些這一事件還沒有真正被人察覺。

    至少在那一片街區,所有人都只是在圍觀那個“被人撞出來的大坑”

    米氫琳是在夏吾落入坑道之后的幾分鐘才趕到現場的。她站在那個洞口前面,只覺得那個坑洞之中吹出真真刺骨陰風,仿佛洞穴通往某個魔境一般。

    “喂……”米氫琳壯著膽子對著坑洞喊了一聲:“喂……夏吾,你還好吧?”

    她記得那個莫名其妙的“迷宮”就是在地下的。雖然她和赫胥黎誤打誤撞進入了其中,但米氫琳并不覺得自己掌握了迷宮的規律。她現在只知道迷宮有可能通過地下通道的入口進入。

    ——難道又進去了?

    這個時候,一只手艱難的撐在了坑道的邊緣。那手腕十分纖細,似乎是個未成年人的手。他的手里還握著一貫迷你裝的汽水。夏吾似乎兩只手都有東西,只是手腕用力,將自己艱難的撐起來。

    看樣子他是再一次耗盡意志力了。

    米氫琳急忙上前,將夏吾拉了上來。

    夏吾身上有點濕,有一種甜橙的味道。

    “你怎么了?”米氫琳有些好奇:“怎么像剛從汽水里撈出來一樣?這下面是什么地方?”

    “下面是個倉庫……”夏吾甩開了米氫琳的手,然后將手里的易拉罐塞進米氫琳手中:“拉我上來……謝謝……拿好……這個……”

    “嘖嘖,跌進了一個冷凍倉庫里?”米氫琳震驚了:“那你還真是不走運啊……不過居然記得給我帶一貫冰鎮汽水上來……你這小孩還有點良心啊!

    米氫琳正好口渴,所以順勢就拉開了易拉罐,噸噸噸的將汽水灌了進去。

    一邊喝,她還一邊打量被撞碎的地面。

    這厚厚的泥土層下,居然還真的有一層復合材料,與加納科喬民宅常見的原始材料不同,這一層材料看起來還是蠻現代化的。

    這應該是加納科喬從或然世界涌現出來之后就自帶的。

    至于這個冷庫為什么在這里……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加納科喬原本應該是一座現代化的大都市。按照原始設計,這座城市的居民區,應該在那些巨型建筑之中。巨型建筑與巨型建筑之間的土地,應該是巨大的生態園區才對。

    但是它整個從或然世界涌現之后,卻是一座無人空城,然后才被原住民占領,F在的軍閥政府根本就沒有維持巨型建筑運轉的技術。別的不說,他們根本造不出合格的供水系統,讓自來水與污水在巨型建筑運轉。

    巨型建筑通過電梯上下所消耗的電力,也不是現在的加納科喬供應得起的。

    這個地方可能原本就是民用的冷庫,然后就被居民區所覆蓋。

    或許是米氫琳喝汽水的聲音太過刺耳,夏吾一個激靈,從昏昏欲睡的狀態清醒過來。他看著米氫琳喝汽水的樣子,立刻反應的過來。

    然后,他的表情就經歷了震驚、憤怒、麻木、釋然這四個階段的變化。

    “原來如此,這就是‘不幸’啊……”夏吾失落的跌坐在地上:“果然啊,‘版權保護’……真是可怕的概率魔法……嘖嘖,這樣算的話,我的損失就遠遠超過了購買那個什么使用權所需要的費用……難道這個算牟利了么……”

    米氫琳皺眉:“版權保護?倒霉?你在說什么?”

    夏吾舉起了自己另一只手上握著的東西。

    那個玩意,看上去像是紅色和白色的方塊組成的幾何體。但觸摸上去,卻給人一種球體的感覺。

    “我當時需要一個‘可以限制怪物的道具’!毕奈崦鏌o表情的說道。

    米氫琳冷汗一下子下來了:“這個……難不成就是那個……任氏賴以發家的核心IP之一的……那個用于捉妖怪的……球體道具?上面還有高級球、大師球之類的……”

    夏吾點了點頭:“然后,你剛剛喝掉了一罐封存完好的健力寶——就是那個可以換超汽水公司五十萬支股票和若干現金的東西!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精选3肖六码资料 双色球开奖日期 辽宁11选5精准推荐计划 宁夏11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跨度走势 黑龙江11选5遗漏 彩库宝典有图纸 双色球官网 云南11选五推荐号码是 一笑一码,期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