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跑!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跑!

    這是一片神奇的草原。它看上去永遠處于黑夜,但是天空之中始終存在瑰麗的紫光以及神秘的星空。這些奇異的光使得這草原的亮度始終與黃昏時刻相當。

    在這樣一個神奇的稀樹草原之上,有一件神奇的大屋。

    大屋九六之內,或然神們再次聚到了一起。

    只是這一次,再也沒有“獵人”站在光明的地方了。

    陰影之中,一個含混的聲音嘆息道:“總結一下這兩天里發生的事情吧。伊洛古死了,奧紹熙也死了。奧紹熙死的時候,他還在調查‘王’的預言。就是因為你們當中的某個人想要尋找預言之中的重要角色,所以才導致了奧紹熙的死亡。我說得沒錯吧?”

    “與此同時,你們有沒有感覺到,加之于唇舌之間的封印也松動了。我們似乎可以說出某個名字了!

    “‘王’的真名,而非代號嗎?”另一個聲音嘟囔道。

    或然神是社會系魔法監控系統重點關注的對象。所以這些或然神開發出了某種魔法,作用在他們自己身上。所有接受這個封印的生物都無法說出他們的“名字”。只有與他們存在社會性聯系的人在說出他們的名字之后,這個封印才會松動。

    他們所說的任何話,都有可能成為社會系魔法監控系統用來攻擊他們的素材。

    盡管只是“有可能”,但那也足夠可怕了。

    “他是我們之中最強大的。但是他也只是大神的長子,不是什么國王!绷硪粋呻吟嘆息。

    “但是,這說明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們的身份意外泄露了!蹦莻主持會議的女聲再次開口:“隔壁的魔鬼們已經知會了我們。消息最先是從巴巴拉沃那個叛徒那里泄露出去的。阿爾馬洛·赫胥黎知道了這個消息。然后,就在剛才,阿爾馬洛·赫胥黎離開了無盡戰斗的迷宮!

    一陣騷動。

    “這福應噶……”

    “我知道你想說‘這不應該’,但是你的口器真的不適合人類的語言,所以還是不要說話了!敝鞒謺h的聲音嘆息一聲:“是,我們的盟友,執行體86372514先生設計將赫胥黎與兩個重傷垂死的人類綁定在一起。赫胥黎應該是無法離開了才對。沒錯,那些魔鬼還算可靠。但問題在于,赫胥黎啟動了‘貨’!

    “‘貨’?”

    “怎么可能?”

    “這福應噶……”

    幾聲驚呼。

    一個聲音激動的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貨’的啟動條件非?量贪?難道不是非得我們的血樣才行嗎?”

    科技之神做這個道具的時候,設置了相對復雜的權限系統。他采集了這些神的血液樣本,然后根據這些血液樣本的共性,來設計這種芯片。想要提權,就得通過芯片外層的血統檢測技術。

    理應是這樣。

    阿爾馬洛·赫胥黎不可能有激活那“貨”的能力。

    “難道說科技之神耍了我們?”那個聲音激動的說道:“他耍了我們?兩面三刀?”

    “那個機械佛教徒呢?假和尚!他在哪?”

    “這就是另一個不幸的消息了!蹦莻主持會議的聲音嘆息:“根據最新的情報,執行體86372514的產業,一棟大廈,因為不明原因而坍塌。有人認為,就是殺死奧紹熙的那個生物動的手。執行體86372514在無盡戰斗迷宮之內將那個怪物封印,帶回了自己的產業,然后那個強敵就將他的產業摧毀,并消滅了執行體86372514的一具軀體。然后,幾分鐘之后,另一個神恩科技生物從大氣層外進入加納科喬。經推測,那有可能是執行體86372514的新軀體。但很奇怪的是,他沒有到坍塌的大樓現場,而是去了城市的另一邊。然后,他因為攻擊無關路人,而被一個圣逐報廢了!

    “等等……”有一個聲音懵逼了:“無關路人?”

    “對,無關路人。雖然說是‘代行者’那家孤兒院里的孤兒,會一點魔法,但是與這次事件沒有明顯的關系!敝鞒謺h的女聲嘆息道:“完全不懂到底發生了什么,F在最靠譜的說法是,那個圣逐有可能利用某種我們不知道的技術手段,誤導了執行體86372514……”

    “會不會是演戲?”另一個聲音問道:“他們不想繼續合作了……”

    “不!迸曊f道:“惟獨這件事是完全不可能的?萍贾窈褪ブ鸬年P系太過惡劣了。他們不可能合起來演戲!

    “在短短數日之內,我們丟了自己的‘貨’,在赫胥黎手下損兵折將,失去了伊洛古和奧紹熙,F在,赫胥黎知道了‘王’的真名。再加上已經被封印的伊洛古、奧紹熙,我們共有的神話故事已經暴露無遺……而赫胥黎又脫離了迷宮。要不了多久,我們或許就要面對人類社會的圍攻了!

    有一個聲音喃喃:“這怎么可能呢,預言不應該是絕對的嗎……”

    “承認吧!蹦莻主持會議的聲音嘆息:“預言只說了我們的計劃一定會成功。但到目前為止,就沒有任何關于我們活到那個時候的文字!

    “而且,我們已經失去了奧紹熙。將‘創世力量’追回的最大保證已經沒有了……”

    “計劃真的是在我們手中成功的嗎?我們真的不是某位的棋子嗎?”

    “我認為,事情已經暴露到這個程度了,我們就不要心存僥幸了!

    “在計劃成功之前,就將城市變成最適合我們的戰場吧!

    ……………………………………………………

    阿爾馬洛·赫胥黎一度感覺自己像是磕了藥,或者是在看嗑藥人士做出來的動畫作品。

    抽象的曲線組成了抽象的圖形。他自己仿佛也變成了這些圖形當中的一部分。有那么一瞬間,他甚至以為自己是毛線構成的。

    極度不寫實的鬼畜景象撲面而來,往他腦子里塞各種有的沒的的信息。

    這好像是人類剛剛誕生時的故事……他們剛剛因為演化而獲得“想象”的能力。他們可以相信現實之中不存在的東西。

    組織、村落、家族、精靈、宗教、國家……

    這些“不存在的東西”被人類相信著。

    或許對于文明程度更加發達的現代人類來說,這種演化得到的能力,已經造成了很多麻煩。但在某些方面,智人正是因為“可以相信不存在的東西”,所以才能形成其他人科生物無法想象的大規模群落,獲得無比強大的組織能力。

    恐怖直立猿也因此而一路滅絕看到的生物。

    而現在,赫胥黎就處于一個個被人類想象的故事之中……

    ——這是……或許存在的故事?或然的真實?

    仿佛人在水中就自然存在浮力一樣,一股力量將他往“上”推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

    赫胥黎感覺自己鉆出了水面……

    然后他就真的鉆出了水面。

    “什么情況……”赫胥黎頭發上一道道熱水留下,讓他睜不開眼睛。

    不知道為什么,這水還有一點刺激性,蠻辣眼睛的。

    ——敵人的手段?

    他掙扎這想要舉起左手擦擦臉,接著右手就被帶了起來。他這才想起自己還被手銬拷著,甚至手里還拿著那見鬼的“超級破解小子”。

    這個動作帶起了一連串的水聲。

    由于手被拷住了,還拿著一個智能設備,赫胥黎好不容易才將臉擦干。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藍色的瓷磚。然后周圍還有浴簾……

    赫胥黎發現,自己在一個魚缸里。

    那有點辣眼睛的感覺,應該是……某種沐浴精油吧?

    ——等等,這是誰要洗澡?為什么……

    赫胥黎想到這里,頓時愣住了。

    他找到答案了。

    浴室的門口是開著的。一個年幼的黑人小女孩身上裹著一條浴巾,就站在浴室門口,愣愣的看著他。

    赫胥黎不知道是應該慶幸自己來得足夠早,還是慶幸小女孩身上有浴巾……

    ——話說回來,這是某種分級的規制嗎……

    在這個可能摧毀自己人生的時刻,赫胥黎居然沒有沒腦的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或許是聽到了水聲吧,門外傳來一聲大吼:“穆瑟烏!你還太!一個人的時候不許進浴缸玩水!”

    小女孩這才如夢初醒,大聲叫道:“爸爸爸爸!浴缸里有個男人!”

    “什么男人!不要胡說!這家里除了我,哪來的男人?”那個門外的聲音大叫:“不要淘氣!等我來給你洗頭發!”

    “爸爸!真的有男人!”

    “你這孩子越來越離譜了!”

    門外的聲音在靠近,伴隨而來的還有腳步聲。

    赫胥黎本來想要用影子藏住自己。但是他絕望的發現,自己手上這幅用用于禁錮潛在失控者的手銬,實在是太優秀了。平日里如同呼吸一般簡單的魔法,現在居然需要集中精力冥想奇跡……

    ——來不及了……

    影子從浴缸里張開。

    小女孩哭了:“爸爸,他把洗澡水弄得好臟!”

    “什么鬼……”男人浴室門口,然后愣住了:“阿爾瑪?”

    赫胥黎臉頰抽搐:“你好啊,尼亞加……”

    尼亞加警官和赫胥黎差不多大,是加納科喬的高級警司,距離坐辦公室的警督也只有一步之遙。他平時沒有什么大的野心,只想好好過自己的小日子,養大自己的女兒,在力所能及的程度內報答神父。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人生其實平靜有乏善可陳。

    但是,在前幾天,這份“平靜”被打破了。他的兒時好友,阿爾馬洛·赫胥黎在炸掉了他自己的住所、殺死了警察若干之后,又制造了喪心病狂的象群踩踏事件。雖然大抵因為神佛庇佑,象群失控并沒有造成一人死亡,但是這只能說是奇跡,而這種正面的奇跡真的很少發生。

    這是一個喪心病狂的家伙。

    尼亞加曾經加入過追捕赫胥黎的團隊之中。今天他放假,所以久違的想要和女兒洗個澡。

    然后……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在這個時候,在這種場合,看到自己曾經的兒時好友,那個無比危險的恐怖分子。

    就在自己家的浴缸里。

    真的……他沒法理解……

    他為什么要穿著衣服進浴缸……不,不對,在這之前,為什么他要在浴缸里?來殺人的嗎?可暗殺在哪兒暗殺不好?為什么非要進浴缸?還有,他到底是從哪進來的?剛才他給浴缸放水、放精油的時候,這個屋子里絕對沒有別人。

    最終,尼亞加只能嘆息一聲。

    算了,瘋子的世界觀就不要強行理解了。

    警官將女兒護在身后。他現在正處于最脆弱的狀態,全身上下就只有一條浴巾,槍放在客廳里。而赫胥黎則已經準備好了一種邪惡的魔法……

    什么?你問我為什么是邪惡的魔法?一團黑的,還不邪惡?

    但是,身為一個父親,絕對不能在女兒面前露怯。

    “穆瑟烏……”尼亞加低聲說道:“去找媽媽,快一點!”

    他伸手拉住自己腰間的浴巾。他記得電影里有這個橋段。吸飽了水的紡織物,也可以作為武器……

    小女孩明顯被嚇到了:“爸爸?不洗澡嗎?”

    “去找媽媽!”尼亞加咆哮:“快!”

    小女孩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轉身就要跑。但赫胥黎這個時候開口道:“等一下,尼亞加,我沒有惡意。但是請你等一下,不要將我在這里單純消息泄露出去,不然……”

    尼亞加瞪大了眼睛:“你威脅我?你這是在威脅我嗎?如果我沒有按照你說的做,你要對我的女兒怎么樣?”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尼亞加大吼:“我跟你拼了!”

    說著,就撲了上去。

    尼亞加跟神父學過一點格斗技。雖然赫胥黎受過更加專業的訓練,但他現在雙手被限制住了,不管什么格斗技都無法施展。

    于是,斗犬陷入了意料之外的苦戰。

    尼亞加還在吶喊:“跑起來……跑哇!跑!爸爸堅持不了多久的……跑!”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山东11选五直选遗漏 2020年买马12生肖号码图 辽宁11选5手机版 安徽快3开奖数据 什么叫连码 捕鱼无限内购破解安卓 特头公式规律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 安微11选5爱彩人彩票网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