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文學四要素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文學四要素

    作者、作品以及讀者到底是什么關系呢?

    這是一個沒有定論的事情。有些理論認為,“作品”是“作者”人格的附屬品與外延,是作者自身的一部分。因此,人品如文品。而有些人認為,作者與作品是相互獨立的,當九六作品成為作品之后,它就是一個客觀存在的東西,一個實際存在的、文字與故事的排列組合。

    正是因為如此,也就有人認為,當作品誕生之后,作者對作品的看法,也只是眾多“一家之言”里的一種,不比其他人的高貴,也不比其他人的渺小。

    “作者”、“作品”、“讀者”,以及作者與讀者共存的“外部世界”,便是文學活動最基本的“四要素”。

    美國文學批評家艾布拉姆斯在《鏡與燈——浪漫主義文論及批評傳統》之中首次提出了這個概念,隨后它便逐漸成為文學批評家看待文學活動的重要方法。

    文學研究也從此細致的劃分出“研究作者生平”、“研究同時代讀者反響”、“結合時代背景”以及“分析文本本身”幾個具體的研究方法,其中又延伸出注入比較閱讀之類結合了對某幾種要素盡心探究的方式。

    夏吾明白,自己是“作品”。但是他也是客觀的存在。文學作品并非是作者的“夢囈”。哪怕是“私小說”一類專注于描述個人感受的東西,也必須遵循世界根本的邏輯,才能將信息傳遞給讀者。

    他會向讀者祈禱,但是卻不會向作者祈禱。真正決定他人生走向的,不是他的作者,而是他的讀者。

    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卻嘗試向作者說話了。

    【喂,我說作者朋友啊,想要讓對話成立的話呢,你也得給我一點反饋不是?之前不是出現過所謂“作者的提詞板”這類方便劇情推進的技能嗎?如果將這個看做是“伏筆”的話,其實現在你直接跟我說話,也不算違和的!

    夏吾如此想到。

    當然,這當然不行,作者是不能以可以被其他角色察覺的方式直接進入作品的世界的,讀者也不行。這并非是交互式的作品,不是相聲、不是小品也不是電子游戲!白髡叩脑挕笔墙^對不會出現在夏吾的腦海之中的。

    ——不知道為什么,夏吾就是有這樣的感覺,并且非常強烈。

    向山右手五指彈開,按在半透明的光壁之上,似乎是在和某個看不見的目標相接觸。

    【我還記得,有人認為,“力比多”就是文學作品的生命力。雖然將一切都歸結于你潛意識里想要日的弗洛伊德先生很沙雕,但是“力比多”這種總結了“欲望”之類概念的詞匯倒是個好詞。很多頂厲害的作家也是喜歡飚黃段子的,“欲望”就是“文學”的一部分!

    【作者朋友,你應該知道的,我這種主角啊,通常就只有一個“爽”的工作,因為這就是維系我們的情緒,也是驅動你創作的原始動力。因為意難平,所以想要宣泄,或者反過來,想要將這種“不平”刻在人類的精神世界里,想要在現實之中消解這種難平之意!

    【從這一點上來說,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是你內心一部分欲望的投射,我是你想法的人格化身——對于你來說,我就是這樣的。而對于我來說,你或許應該是我的“力比多”,你應該是我動機的源頭!

    【所以,你最近是怎么了嗎?生活不順利嗎?因為完全沒有人來看你寫的東西,所以灰心喪氣嗎?你是那種“啊怎么沒有人討論我不行我真的要放棄”的類型?還是說長期不規律的作息終于讓你失去了清醒的意識?你連激情都沒有了嗎?】

    夏吾嘆了口氣。

    【我確實不可能知道你內心真實的想法,作者朋友。但是我的生活某種意義上和你生命的軌跡是重疊的。我們共用相似的欲望。你想要什么呢?知己?知音?朋友?想要受到歡迎?想要所有人都接納你?想要過上安逸的生活?想要……】

    不知道為什么,夏吾突然鼻子有點酸。

    【我突然想起來了,其實你甚至都沒有好好設定我真正想要干的到底是什么……】

    攤開的手掌無意識地握緊了。

    【連我都明白的道理,朋友。所謂的“不順”也只是一時的。就算你感覺自己失去了一切吧……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誒。你是全職寫手嗎?沒有同事的?與社會長期割裂?還是社交恐懼癥?聽好,朋友,如果你覺得自己已經失去了一切,你不是還有生命嗎?你還沒死呀!】

    【你看看我,看看我啊。我可是連過去的記憶都沒有的可憐人啊,是不是?不要說“啊這些都是我編的”啦。人為什么會喜歡虛假的英雄故事呢?因為英雄的故事雖然是虛假的,但是故事所傳遞的“情感”卻是貨真價實的。你會喜歡“逆境中逆轉敗局”的英雄,并透過虛假的故事去確信,這樣的精神是真的存在的……】

    【恐怖直立猿……我是說,智人之所以能夠一路戰勝其他人科物種,就是因為智人可以想象出虛擬的東西,并加以相信。所以,你要相信啊……相信我可以做到你不能做到的事情,然后就這么寫我的故事。緊接著,你就可以治一治自己陰森發霉的內心——你要相信自己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啊!

    【疏離感……說得這么哲學,不還是因為你沒啥機會跟人說話嗎?聽好,走出你的家門,約個朋友吃頓飯,一點也不難!

    這個時候,一道思緒傳入了他的意識之中。

    那是米氫琳傳來的信號。

    夏吾嘆了口氣。

    【看起來時間不夠了。我說,這也是你自己的安排吧?是因為寫太多自己的事情,會感到羞恥不成?但是……暫且再見了吧!

    【祝你生活愉快!

    夏吾腦海之中這個念頭轉完,就撤去了自己的冥想狀態,不再屏蔽米氫琳的思緒。

    米氫琳所傳遞的思緒一下子就變清晰了。

    【好了,法師換備的時限快要到了,小鬼!棵讱淞占鼻械膯柕溃骸究梢詼蕚淞税?】

    她是真的想要逃出這里!

    夏吾捂住自己的胸口。說真的,他現在還是處于一個“沒有干勁”的狀態。這是失控暴走抽干意志力之后的后遺癥。但話雖如此,“意志力”卻是一個相當主觀的標準。

    很多法師都可以通過“回憶過去經歷”,喚起自己或幸;驊嵟蛲纯嗟那榫w,然后再將這股情緒作為魔法的力量源泉,施展出新的魔法。

    這并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這甚至是一種可以被稱作從“回憶殺”的戰斗策略。

    從原理上來說,他剛才所嘗試的東西,和法師應該是差不多的。通過思考人生哲學,法師就能暫時重新取回自己的精神力量。

    但這招也不是屢試不爽的。由于施展魔法消耗了意志力之后,情緒會跌落到較為負面與消極的狀態,在這種精神狀況之下思考人生哲學,三觀都容易扭曲。

    有很多邪惡的法師,就是因為這種“回憶殺”用多了,所以人才越來越極端,最后走上了不歸路。

    夏吾實在是沒有什么可以用來“回憶殺”的東西。他短暫的記憶實在是太過糟糕了。所以,他才選擇使用那種看上去有些古怪的做法。

    他不知道這有沒有用。畢竟剛才的“情節”,雖然是客觀存在的,但是也是發生在作者腦海之中的。他其實不是很能理解“作者”所遭遇的困境。畢竟,他的同理心是被動過手腳的。其次,他所面對的困難,雖然是作者生命困境的放大,但“量級”上卻完全不一樣。

    如果真要說的話,他只會對作者的人生困境做出“呵,不過如此”的感想吧。

    人類的悲喜本就是不相通的。

    “作者朋友”寫這些東西真的就代表他想要積極的面對世界了嗎?

    夏吾不知道。

    但是這個態度卻有關系著他之后會以怎樣的姿態迎接故事怒濤般的展開。

    米氫琳膽戰心驚:“你看上去還是油盡燈枯的狀態啊……要不要多休息一下?”

    “算了。要離開的話,還是趁著那個妖僧不在場的時機吧!毕奈釗u了搖頭:“現在就逃!

    說著,他反手抽出了一柄匕首。

    費鋼匕首是一個非常詭異的東西。如果用魔法去感知,那么費鋼就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樣?扇绻闷椒灿钪嬖试S的技術手段去觀察,那么費鋼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碳鋼。

    在抓住夏吾的時候,那個妖僧的注意力都在米氫琳那里,所以對夏吾的檢查并不嚴格。至少夏吾可以肯定,那個妖僧沒有同時使用技術手段與奇跡手段探查自己的隨身物品。

    這一柄鍍了費鋼的匕首就這樣保留了下來。

    夏吾看向米氫琳:“準備好了就做吧!

    米氫琳深吸一口氣,然后閉上雙眼,自封五聽,準備釋放自己最大規模的社會系魔法。

    京都純子的“文化樹”,本就是從社會、文化整體入手的魔法流派,更加擅長針對群體的施法。

    米氫琳的意識不斷的下沉,下沉,下沉……

    在集體無意識之海中,米氫琳用意識刻畫出一段清晰的信息。這一段信息如同氣泡一樣迅速的上浮……上浮……

    幾乎在同一時刻,大樓附近的居民的意識之中,同時浮現出一條信息。

    “這棟超級建筑上有強大法師要戰斗,樓要塌了!”

    高達千米的巨型建筑坍塌,便是能夠波及小半個城市的超級災難。建筑物坍塌范圍之內的其他物體暫且不談,頂層墜毀的碎片所蘊含的強大動能,會造成非常嚴重的二次傷害。但法師的戰斗,是真的能夠將這樣的建筑攔腰截斷的——至少夏吾和執行體86372514是絕對辦得到的。

    而夏吾之前便事先聲明,他需要米氫琳在脫離的時候實現對周圍人群進行示警。這樣他才能放開手腳進行戰斗。

    米氫琳認為這會打草驚蛇的,是一種不理性的行為。最理想的狀況,就是兩個人能夠在不驚動執行體86372514的前提下離開。不過她也知道,現實往往不會朝著“理想”的狀態前進。他們不驚動執行體86372514的可能性太小了。

    而魔法就是這樣的。法師的心態真的能夠影響很多事情。如果一個厭惡殺戮的法師置身于鬧市之中,那么他戰斗起來不僅會束手束腳,施展魔法的難度都會憑空倍增。

    這是米氫琳用京都純子的魔法做的最后一件事。

    隨后,魔法儀式的力量被撤銷。寄托在神秘所在的、米氫琳自身的知識與魔法重返她的身體。

    “呼……果然還是涌現系爽……”米氫琳深吸一口氣,給自己刷了好幾個“體能提振”與“恢復能力提振”。隨著血液流動加快,她感覺身體上的皮肉傷正在快速好轉。

    在這個時代,敢進行同人創作,甚至傳播同人作品,就要面對任氏集團維權部隊的打擊。這些武裝到牙齒的魔法師名義上的工作是“保安”,有權力使用一切手段維護任氏集團的合法權益。

    所以米氫琳至少跑得很快。

    夏吾用費鋼匕首在光壁上輕輕劃了一下。光壁立刻失去拘束物體的能力,夏吾自然掉了出來。

    然后,他又戳了關押米氫琳的光球,就好像戳一個泡泡一樣,光球瞬間化為絢爛的彩光。而米氫琳則穩穩的落在地上。

    與此同時,激烈的警報聲響了起來。

    墻角的監控器下,一個揚聲器傳出了語音——那是執行體86372514所使用的聲紋,指不定是同一個語音包。

    執行體86372514用留在這里的低級終端說道:“我的客人們,你們現在就要離開了嗎?不再接著坐坐嗎?”

    回應他的是一團憑空出現的風暴。這里原本有一些建材,有些細小的建筑材料用廢舊報紙包裹著。夏吾一揮手,就吹出一陣狂風,將報紙糊在攝像頭上。

    等另一臺機器來到這個樓層的時候,兩人已經不在這個房間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前三组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定牛 今晚出什么生肖的图片 云南11选5号码推荐 辽宁11选5一定牛走图 百分百平特一肖146 云南11选5推荐今天的 上海11选5走势图定牛 最准特马 香港红姐统一彩图图库+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