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還有誰記得這里有個偵探社嗎?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還有誰記得這里有個偵探社嗎?

    “所以……”馬歇爾·李表情抽出:“赫胥黎就在你們的看守之下,瞬間消失了?”

    辛德瑞拉和赫爾奇同時點頭。

    就在剛才,在“超級破解小子”突然刷出了一個“plete”之后,赫胥黎就消失了。

    知九六道大事不妙的兩人,立刻將在水下勘探的馬歇爾叫了上來。

    “哪種消失?身體漸漸透明虛化,還是身體周圍出現了傳送門?或者是一道光之類的?還是身體散成了光粒?”

    那些都是常見的“消失”,對應不同的魔法類別。

    這些現象,可能指向不同的魔法。

    雖然這也不是絕對的,但至少可以找出一點線索。

    辛德瑞拉說道:“突然消失,完全沒有任何多余跡象……”

    “那么,你們有聽到過某種爆鳴聲,或者感受到劇烈的空氣流動嗎?”

    如果赫胥黎是在一瞬間消失了,那么他身體所占據的空間,就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形成真空。然后周圍的空氣會去填補。

    這就一定會產生動靜。

    “沒有聲音!焙諣柶婧芸隙ǎ骸拔揖嚯x他很近,也沒有感受到氣流!

    “張開了一個空氣可以流動的通道,或者干脆用一團空氣將他置換出去?”馬歇爾·李沉吟。

    他不由得感到一陣煩躁。赫胥黎現在還被拷著雙手。那手銬上還有針對工程系、涌現系的破壞魔法。法師很難帶著那種手銬施法。赫胥黎又將動力服和武器都交了。這種情況下,他要是遇到強敵,必死無疑。

    但事情偏偏就這么發生了。赫胥黎就在兩個斗犬的監控之下消失了。

    “那一枚芯片的作用嗎?”馬歇爾·李猜測道。

    赫爾奇臉色很難看:“現在還無法確定。在超級破解小子之前,那芯片沒有被以任何形式啟動過,我們無法認定這就是芯片的作用。不過……”

    在芯片刷出“plete”的同時,赫胥黎因為其他原因而被其他什么人拉走,這種事情并非不可能。

    但目前有限考慮“這兩件事之間有必然關聯”。

    “‘error1566—資格不符’。也就是說,想要啟動這個機能,就必須具備一個‘資格’……而這個資格,我們都沒有,但赫胥黎具備!瘪R歇爾·李思考道:“這個‘資格’有可能是什么?赫胥黎和我們之間有什么本質上的區別?在這個情景之下有意義的……”

    赫爾奇不確定的問道:“血統……之類的?”

    “這個可能性非常小。只要愿意追溯基因,我們每一個人可能都對應一個古時候的顯貴。畢竟在遙遠的過去,平民存活下去,將基因傳遞的幾率是遠小于富人的!瘪R歇爾·李搖頭:“‘赫胥黎’這個姓氏也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擁有。除非赫胥黎家族在這個事件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不然的話,他們就不會做出一個綁定血統的‘資格’!

    “也有可能是奧爾格·劉的實驗品?他被那個東西識別為‘自己人’了?”

    這個猜測倒是比剛才那個靠譜了。這芯片原本是要賣給或然神的。而現在,眾人已經知道了,現在他們所面對的約魯巴或然神,全部都是奧爾格·劉降神儀式所催生出來的。

    或許“奧爾格·劉的實驗體”本身就有什么特殊之處?

    “有道理!瘪R歇爾·李閉著眼睛,思考片刻:“我們可以羅列一下赫胥黎可能存在的‘不同’!

    他取出一臺平板電腦,打開速記功能。

    A,赫胥黎是奧爾格·劉的實驗品,被販賣給奧爾格·劉實驗品的芯片識別為合法用戶

    B,由于現在這芯片事實上是歸赫胥黎所有,所以芯片將赫胥黎識別為合法用戶

    C,赫胥黎長期持有芯片,所以被識別為合法用戶

    ……

    “不對!焙苌匍_口的何寧婷突然說道:“這些都是指向‘赫胥黎自身的特殊’以及‘芯片將之識別為合法用戶’兩點。但這個所謂的‘資格不符’,不一定是‘芯片使用的資格’,而是‘執行那個操作的資格’!

    辛德瑞拉有些糊涂:“何?你在說什么?能不能解釋一下?”

    “這個空間具有‘不能離開的規則’,而赫胥黎則通過了規則,有‘離開的資格’!

    何云婷言簡意賅。

    馬歇爾點了點頭,補充道:“這是非常常見的東西。神話之中就廣泛存在類似的規則。到了一個地方之后,如果違反了某種規則,就有可能導致‘永遠無法離開’的后果。這種故事廣泛存在于各地的神話之中。舉個例子,近古代的神話題材作品《千與千尋》就有講述主角的父母因為吃了某個奇妙所在的食物,而變成了豬,不能離開!

    這類故事廣泛存在于早期世界的各地。

    在希臘神話之中,冥王哈迪斯垂涎豐產女神佩爾塞福涅的美色,將其劫持到冥界中去。佩爾塞福涅的母親農業女神得墨忒耳四處尋找失蹤的愛女,而無暇顧及農事,結果造成世界上的所有田地都荒蕪了,萬物無法生長。太陽神赫利俄斯將佩爾塞福涅被冥王哈迪斯綁架的消息告訴了得墨忒耳,得墨忒耳懇請宙斯幫忙。眾神之王宙斯勒令哈迪斯釋放佩爾塞福涅。但是,在得墨忒耳趕到冥界之前,哈迪斯已經誘騙佩爾塞福涅吃下了冥界的石榴。佩爾塞福涅吃下了四顆石榴籽,因此她每年必須在冥界呆上四個月。而當佩爾塞福涅在冥界的時候,得墨忒耳會悲傷無比,萬物都不會發芽生長。

    而在東瀛的神話《古事記》中也有類似的記載;鹬染咄撩诔錾臅r候,燒傷了自己的母親伊邪那美,導致伊邪那美最終死亡。伊邪那岐下到黃泉尋找自己的妻子,但伊邪那美卻告訴伊邪那岐,自己已經吃下了黃泉的食物,想要離開,就必須與黃泉的神明商量。

    而在華夏,《太平廣記》里也出現過“活人不能吃陰間食物”的規則。

    另外,還有規則就是“不能看”。

    在伊邪那美的故事后半段,伊邪那美同黃泉國君商議,并告誡自己的兄長與丈夫“不能看”。伊邪那岐在黃泉國君的宮殿外等待,但他最后耐心消失,于是走了進去,卻看見伊邪那美身軀腐爛,氣結喉塞,全身化為大雷到伏雷共八個雷神。伊邪那岐因此驚駭得逃跑。伊邪那美與伊邪那岐就此反目。

    而希臘神話之中也存在類似的案例。

    俄耳浦斯有一位情投意合,如花似玉的妻子,叫歐律狄克。歐律狄克被毒蛇咬死,俄耳浦斯聽到噩耗痛不欲生,舍身進入地府要尋回妻子。他的琴聲打動了冥河的船夫卡戎,馴服了守衛冥界大門的三頭狗,感動了復仇女神們,最后他來到冥王哈迪斯面前,請求冥王把妻子還給他。他的琴聲打動了哈迪斯,便答應了他的請求,但提出一個條件:在他領著妻子走出地府之前決不能回頭看她。但在將要走出大門的時候,俄耳浦斯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轉身擁抱了自己的妻子。

    然后,他的妻子就再永遠留在那里了。

    “這個空間可能存在某種規則。我們只要做到了一些事情,就會獲得或者失去‘離開的資格’!瘪R歇爾沉吟:“確實是有可能的……”

    赫爾奇也點頭道:“確實。如果那東西會因為那些小事就將一個人認定為合法用戶,那么科技內核都未必敢用那種兒戲的方式‘走私’這東西。按照‘超級破解小子’過去的表現來看,就算我們不是合法用戶,破解小子的能力也會將我們邊做合法用戶……”

    阿瑪斯臉色一僵:“我有可能無意中喝過這地方的雨水……”

    “這個應該不算。我記得赫胥黎在剛被我救上來的時候,也有用雨水漱口,洗掉蜂蜜酒的味兒!毙恋氯鹄貞浀。

    “而且我也一直有叫你們盡量使用自己攜帶的物資。這個問題不大!瘪R歇爾擺擺手:“況且這種‘食物禁忌’在約魯巴神話之中的表現形式是‘食用了禁忌食物,導致神上神的離開’,而不是‘吃下冥土的食物就無法歸還’或者‘墜入某種形式的地獄’……”

    “那么生下來的可能性就是……”

    D,赫胥黎在這里呆的時間不足一天,而我們已經在這里呆了好幾天

    E,赫胥黎斬殺了很多敵人,而我們沒有經歷戰斗

    F,赫胥黎感受到了痛苦,而我們沒有類似的感受

    G,赫胥黎經過了戰斗,而我們沒有

    H,或許這個地方不允許攜帶裝備離開,赫胥黎上交了裝備,所以獲得了資格

    I,赫胥黎處于被束縛的狀態,或許這個地方的規則是“人必須被綁縛著離開”

    J,赫胥黎拯救了人命,而我們沒有

    E、F、G三個可能性看起來很像,但內核有差異。E要求的是“殺敵數”,F要求的是“痛苦值”,G要求的是“戰斗經驗”。

    “我覺得E、F、G三個猜測都很有可能……”赫爾奇思考道:“那個海神似乎在避免與我們交戰;蛟S‘交戰’這個行為本身,或該行為的‘結果’,有可能造成對他不利的局面!

    辛德瑞拉看向馬歇爾·李:“長官,現在怎么辦?”

    馬歇爾盯著平板,若有所思:“現在我們可以驗證的,其實就只有F和G兩條。我們暫時無法拋棄裝備或者自縛雙手,這個都是最后選項。另外,這里沒有人可以殺,我們也不能人為讓同伴陷入危險,然后自己再去救。而在這里呆著的時間長度也無法逆轉了。綜上所述……”

    馬歇爾·李摘下手套,脫了帶動力的外套:“來吧,我們互相傷害吧!

    …………………………………………………

    在斗犬們互相傷害的時候,喬爾喬神父的孤兒院里,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一個歐羅巴人,紅發碧眼。這個中年男人有一點胖,神色陰郁,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而喬爾喬神父正坐在他對面,面露難色:“先生啊,如果您是來找‘艾德蒙大偵探’的話,他今天真的不在。我……”

    “得了吧神父!奔t發男人發出了嗤嗤的笑聲:“那網站上的幾個兒童?大偵探?別以為我不懂您的把戲。這個所謂的偵探社,根本就是您在做主吧?用孤兒院里孩子的名義,處理一些自己不方便去做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哈哈……”

    喬爾喬神父有些苦惱。這種“你的心思我已經猜透啦”的人從來就不少。他們就是不想承認,世界其實是很簡單的東西。

    “我知道您的背景,神父!蹦腥诵Φ溃骸半m然還不知道具體的,但是有多重證據顯示,您與理想國有一定的干系……我確實是來找‘偵探’的!

    神父了然的點了點頭;蛟S他真的不相信,一個有理想國背景的神父,會在這里開一家孤兒院,然后孤兒院里面會出一個偵探社?

    好吧,如果不是事情真的發生了,這句話的后半截他自己都不信。

    不過,這個家伙也就是想告訴“理想國”一點東西,然后借助理想國的手去做什么?

    “我來委托尋找我的同事,馬克亨納瑞·霍爾德曼!蹦腥说吐曅Φ溃骸澳羌一锊恢老胍墒裁垂硭畹墓串,昨天被某個勢力綁架了,耗盡家財回來之后,立刻就請假脫離了公司的視線。到了現在,我們才覺得他的行為顯得有些反常。不過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離開的時候帶走了自己的個人筆記本,那個筆記本里,可能存在一些……丑聞!

    “丑聞?”神父啼笑皆非:“會上報紙的娛樂板塊嗎?”

    “可能是社會板塊?”男人若無其事的說道:“好多年之前,這里大概發生過一次實驗標本泄露的事件。當時,我現在的上司,瑪德萊娜女士負責處理的。她也因此獲得了升遷。只不過,這些首尾,似乎不是很干凈。馬克亨納瑞在來到了這座城市之后,似乎就調查到了一些東西!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如何判断特别号码的单双波色 白小姐开奖官网 摇钱树论坛平特一肖资料 河南11选5走势图表 吉林11选5真准网 2020今晚开奖现场结果 广东11选5胆拖玩法 浙江11选5推荐专家 二肖二码今年大公开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