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奧倫米拉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奧倫米拉

    赫胥黎眼睜睜的看著巴巴拉沃臉上的表情從驚喜,到驚嚇,再到掙扎,最后到絕望。

    巴巴拉沃一開始并沒有意識到赫胥黎的身份。他不知道對方是來干什么的,只以為他也是誤入此地的法師。

    但仔細想想……這種地方,真的有人可以“誤入”嗎?

    ——他就是斗犬。

    老人很快就明白了這一點。

    但他并不覺得高興。雖然他一直嚷嚷要面前這個人去理想國報警,讓斗犬部隊過來,但這并非是因為他對理想國有什么感情、從而支持斗犬的工作,僅僅是因為他心中懷有仇恨。在他看來,自己和這位年輕人一起逃了出去,那多少也能有些矯情。年輕人出去“報警”的話,不一定會將自己抖出去。

    但是現在……

    全完了。

    巴巴拉沃知道自己做過了什么。盡管他最終和那些家伙分道揚鑣,并為此受盡折磨。但是,這也不可能成為饒恕他的理由。

    他開啟了這一切,并且也撇步青關系。

    現在他落在了斗犬手里……

    剛剛離開囚籠就……

    “好吧,這樣也好。這很適合我這種人……”巴巴拉沃靠在粗糲的墻壁上,喘息著:“我明白的。至少這樣也不用再受到良心的譴責了……很好。我會跟你去接受審判的。如果你最后決定處死我,那在殺我之前,請給我一杯甜牛奶!

    赫胥黎皺起眉頭。他原本以為這位老人也只是受害者之一。但老人現在的話,卻顯示事情沒有這么簡單。

    “你到底是什么人?”赫胥黎問道:“你為什么會這樣受到折磨?”

    “我的故事?呵呵……一個蠢材背叛諸神,走向末路的故事,沒什么有趣的!卑桶屠值吐曅α诵,講述起自己的故事。

    一個向往魔法田園生活的理想主義社群,周邊那些險惡的軍閥。還有一個向往牧歌、想要不計一切代價回到過去的青年。

    “你渴望力量,所以想要呼喚或然神?”赫胥黎露出玩味的笑容。在他看來,信神的家伙多半是腦子有問題的,邏輯思維可能一塌糊涂。強大的神,存在的“可能性”很低,在很深的“不可能”之中,無法呼喚。能夠立足于這個必然世界的,必然是不怎么強大的或然神。

    赫胥黎已經與這種家伙打過很多次交道了。比如說,想要強制全世界吃素,所以召喚了明王的極端佛教徒;比如想要減肥,所以召喚了天啟四騎士之饑荒的溫和基督徒。各種大大小小想要滿足各種或嚴肅或沙雕的愿望的神明信徒,他是當做月常任務刷的。

    “不……這一點我還是清楚的!卑桶屠謸u了搖頭:“或然神……只是或然神而已。被達爾文斗犬驅趕的或然神,和被任氏維權部隊捉走的或然神,占了或然神之中的絕大多數。單獨的或然神對人類來說實在是太弱小了。這一點我還是很清楚的!

    “哦?”赫胥黎瞪大眼睛:“你們真的掌握了召喚復數或然神的辦法?”

    “不,不能說掌握了吧?”巴巴拉沃苦笑:“大概三十幾年前的時候,有一個……有一個很天才的魔法師來到了這座城市。他還是個大學生——但你得知道,對于很多人來說,‘文憑’根本不足以顯示他們的學力。他似乎拉到了神秘力量的投資?赡苁莵碜浴厦妗臇|西……你能夠明白嗎?”

    赫胥黎一驚:“難道說……那個人叫做奧爾格·劉?”

    巴巴拉沃嚇壞了:“你們連這個都知道了?看樣子你們確實是做好萬全的準備了……沒錯,奧爾格·劉!”

    巴巴拉沃念這個名字的時候,咬牙切齒。他一生都不會忘記這個名字……這個曾經給予他希望,但最終帶來絕望的名字。

    赫胥黎卻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按照現有情報來看,奧爾格·劉應該是不滿倫理學束縛,導致他無法施展自己想要的計劃,所以跳槽到了大康采恩。赫胥黎一度以為,奧爾格·劉是在絕望之中選擇了激進的道路。

    但現在看來,驅使他的,并非是長久積累的絕望,而是……而是他這個人本來就有這么激進?

    他在大學時代,就做出過這樣的大事?

    甚至還和“神秘勢力”有關系?

    “仔細說一說?”赫胥黎有些急切。

    “奧爾格·劉……那個年輕人說,他從某個神秘存在那里,獲取了關于奇跡的知識。因為見過了那些‘知識’,所以他越發的清楚,這不是必然世界的人類所能夠理解的東西。、”巴巴拉沃喘息著:“他正在創造一種魔法,可以將或然世界的靈魂固定在人類的肉身之內,創造出具備奇跡靈魂的人類。而這個研究的第一步,就包括了‘創造具有容器資質的人類’,以及‘讓或然世界的靈魂大規模的進入必然世界’……”

    “‘讓或然世界的靈魂大規模進入必然世界’?”赫胥黎思忖了一下:“這個應該不算太難啊,涌現系的高級魔法之中,就有很多是將或然世界的怪物召喚出來,讓他們在必然世界作戰……”

    “不,那不一樣。那些或然世界的怪物,本身就具有很大的‘可能性’。它們最多位于‘淺層的不可能’。就算這樣,它們也無法穩定的存在于必然世界。它們必須要用施術者的意志錨定,才能不至于跌落回去。這種或然怪物,都很低級。奧爾格·劉那種心高氣傲的人,是看不上的。他希望能夠大規模的呼喚出‘沒有施術者也可以長久存在’的或然生物!

    “大規模降神?”

    “神,或者‘偶像’,都可以——這里的偶像,特指‘廣為人知的藝術形象’!卑桶屠中Φ溃骸笆裁炊伎梢。只要是‘可以依靠眾人的意識錨定自己’的,都可以……當然,這個計劃的第一步,就是‘或然神’這個早就有實際例子的東西!

    ——而這個技術的第二步,就是任何“廣為人知的形象”……

    比如說實驗體07的“火獄惡鬼”,雜糅了奇幻作品與宗教的東西。

    而夏吾的“穿越者”,則是21世紀初漢語通俗文學中繞不開的形象。

    奧爾格·劉在這里完成了前置工作!

    赫胥黎急切的問道:“他為什么在這里?為什么找上了你們?”

    “召喚或然神”是理想國所禁止的事項。任何或然神都可能對人類社會產生毀滅性的沖擊。但是,想要召喚或然神的沙雕從來就不少,為什么奧爾格非要在這里搞研究?

    巴巴拉沃嘆了口氣:“你對非洲神話有研究嗎?”

    “非洲的神話……”赫胥黎搖了搖頭:“不是很清楚!

    “非洲是智人的起源,非洲神話或許也是人類最原始,最古老的神話。它甚至可能是最接近一切神話之原型的東西!卑桶屠置媛渡裢,似乎回到了過去,在祖父膝下看書的時候:“而且,非洲的神話,也有共同的母題……”

    老人捂住了胸口。心臟很疼。他不知道這是長期折磨所產生的病變,還是他的心理效應。

    “而所有的非洲神話,都具有以下幾個共同的特征……首先,是天神創生的故事。神如何創造這個世界的!

    “‘創世神話’不是隨便哪個神話之中都存在的內容嗎?”赫胥黎反問:“但凡是人,就會追問‘我是怎么誕生的’以及‘世界是怎么誕生的’的問題。全世界都有……”

    “是啊,全世界都有。這是共同的內容!卑桶屠中α耍骸斑@本來不必特別說明,但是,既然是說神話,就沒法跳過‘創世神話’直接講述后面的內容吧?”

    “另外,這里必須得特別說明,幾乎所有非洲的神話都相信,存在一個‘神上神’。創世的那一個神,和其他神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別。他不只是人的神,也是眾神的神。這位至上神就創造了世界!

    說到這里,老人看向了赫胥黎:“你想到了什么?”

    “一神教的起源?還是‘存在比神更尊貴的東西’的道教信仰?”

    “可以都是,也可以都不是。神話共用原型。而這片土地保留了最原始、加工最少的神話!卑桶屠挚人詢陕暎骸岸凇畡撌郎裨挕,就是‘至上神恩惠’的時代。這個時候,至上神還和人類生活在一起。至上神、其他眾神和人類,就好像是一個大家庭一樣。如果要用亞伯拉罕一神教的詞語來比喻,就是‘伊甸園’?”

    “再然后,就是‘神上神的遠離’。那些至高無上的存在,在創造了世界與人類的同時,也創造出了一種秩序——一種讓世界與他之間保持和諧的秩序。他會規定很多禁忌,并要求人類遵守這種法則。但不幸的是,人類違背了神上神的意愿,觸犯了這些禁忌,最終導致了災難性的后果。而神上神在解決了災難之后,便遠離了人類……”

    ——這是……與“失樂園”源自同一原型的神話?

    “有趣的是。這一條‘禁忌’,在很多民族的神話之中,都與‘飲食’有關——比如說,帕雷人禁止食用雞蛋、巴羅奇人禁止食用野獸、班布蒂人禁止食用塔巴樹。都是‘飲食’!

    赫胥黎思考片刻,還是覺得疑惑:“我還是沒有得出‘奧爾格選擇約魯巴人’的原因。從你的分析來看,他去呼喚天使也不是不行?畢竟亞當和夏娃也是因為食用了禁果而被萬軍之主趕出伊甸園。都是相似的原型……”

    “不!卑桶屠謸u了搖頭:“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區別……”

    “非洲人的神上神,不是講人類從樂園放逐到地上,而是離開了地上。非洲沒有那么強烈的‘彼岸’理念。我們相信,神依舊存在于‘此岸’,只是他們因為我們觸犯禁忌的事情,而心生不滿,所以不想與人類接觸!

    “我們相信,神就在此岸,甚至有可能會原諒我們,然后回來——一直到奇跡宇宙降臨之前,很多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他們甚至保持了飲食上的禁忌,希望得到神的原諒!

    “你可曾見過歐洲佬因為伊甸園的故事而忌食任何一種水果的?他們的教義之中甚至已經明確規定出了人類的終末——人類一直到最后都不會回到樂園,神只存在于彼岸!

    赫胥黎這才明白過來:“由于這一重信仰,所以奧爾格·劉認為,你們的神比較容易召喚?”

    “沒錯,是這樣的!卑桶屠值椭^:“我記得,有一個叫‘日本’的地方,‘此岸’和‘彼岸’的距離也很近。但是,那個地方現代化得不是很早嘛?或許也不適合劉那個家伙的計劃了吧?”

    不只是因為現代化的生活摧毀了古老的信念,更重要的是,那些區域太發達了,如果出現大規模人口失蹤事件,一定會引來斗犬。

    “然后,我們就一拍即合了。我想,一群神靈,或許可以為我們撐起一片凈土吧……”巴巴拉沃聲音越來越低沉:“我沒有拯救世界的遠大理想,我只想要過上那種……小時候那種自在日子。所以,我就做了,你……你能夠理解吧?我就和他合作了!

    “怎么說呢……最開始的時候,他不過是‘賦予一個人類更適合神靈附身的體質’。對大腦動手術的那種……和腦葉切除術什么的可能一脈相承?他就是這么解釋的。改變一個人的腦結構,讓他得到更加優秀的魔法天賦。然后,再就是結合了古老祭儀的現代魔法,讓他們與或然世界產生某種‘聯系’……”

    “而這種‘聯系’的最終目標,就是‘神’……”

    赫胥黎有些不解:“這感覺有些多此一舉?你要的只是神吧?那為什么要讓神降臨在人體之中?”

    “劉所期望的最終目標,是‘新人類’。對他來說,‘讓奇跡的靈魂進入人體’是必要的過程!卑桶屠殖聊艘幌拢骸拔宜教土,修改不了他的魔法儀式!

    “而我們的第一個成果,是‘奧倫米拉’!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湖北11选5计划 白小姐四选一肖期期准 白姐精选资料大全 4887香港铁算资料开奖小说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王中王 381818白小姐中特+开奖一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 平特一肖怎么挣钱 北京11选五5开奖结果 捕鱼大富翁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