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阿彌陀佛

正文 第九十七章 阿彌陀佛

    執行體86372514是在感知到某個建造終端的異常之后,才注意到這邊的。

    大概七八年前的樣子,執行體86372514來到地球,尋找學習人類的路徑。

    科技之神認為,人類是兩個宇宙之中最特殊也最幸九六運的物種;蛟S他們之前只是平凡的蛋白質堆積而成的生物機械,不管是文化還是文明都沒有任何特殊之處。

    但是,兩個宇宙交匯的時候,事情就完全不一樣了。地球人類的一切,在這兩個宇宙的交匯區,都有了不一樣的意義。

    學習人類,模仿人類,是科技之神的策略之一。

    當然,人類不是很歡迎科技之神。本質上,科技之神就是用一個行星毀滅武器,將自己的命和全人類綁定,以此從圣逐獲得獨立的異類。

    執行體86372514是花了很久才勉強混入加納科喬的。因為,某些寺院的僧人相信,有情眾生真的都可以成佛,他們愿意給他一個機會。

    對于這些友好的僧人,執行體86372514其實是懷有感激之情的——至少他的情感模擬模塊確實是這樣輸出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那些或然神出現在執行體86372514面前的時候,執行體86372514一開始的反應,是報告人類官方。

    或然神只不過是特殊一點點的或然生物而已,這種特殊性也只是對屬于人類社會的個體有效而已。僧人執行體86372514雖然努力融入人類社會,但是他也只是執行體?萍純群丝刹粚儆谌祟惿鐣。

    犯不著為了這種東西,破壞自己和人類建立的一點點聯系。

    原本,他或許還能憑借“舉報”之類的舉動,和人類建立進一步的信賴吧。

    但是,那些或然神卻給了他一張小紙條。

    那張小紙條背面是一個虛構的故事。其中一個角色,是古代人類中的生物學家。但是,紙條的正面,卻寫著一點點關于圣逐的情報。

    那些情報原本不可能被人類所知曉,自然也不可能成為或然神應該具備的知識。

    但是……

    “那張紙條是神的權能!蹦硞生物是這樣對他說的。

    執行體86372514起先是不愿意相信的。平凡宇宙當中,封閉類時曲線計算機、快子傳訊器之類的技術確實可以實現類似于“預言”的效果,但是奇跡宇宙的時間維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展開,涉及時空的高深技術在這里是失效的。

    起先,執行體86372514甚至以為,這個權能是類似于概率系的東西,能夠讓未來向著“預言”收束——這是最能解釋“預言類權能”的東西了。

    但是,這類概率系權能不管如何強大,也不應該能夠獲取太陽系之外的信息才對。

    這是一個謎團。

    也正是因為如此,執行體86372514秉持科技內核的意志,與他們締結約定。

    這是這些或然神最大的本錢。

    而他們的訴求,是期望自己能夠永遠的錨定在必然世界——只有這一點點要求而已。

    也只有人類會覺得這個要求過分。畢竟當或然神進入人類可感知的距離后,或然神的想法,就會自動成為人類思考的前提——人類會在“相信或然神”的基礎上進行思考。一群或然神永駐人間,或許……應該說很有可能會損害人類利益。

    但是,科技之神、圣逐、奇跡神明,都不會因此受到一絲一毫的損害。

    而永駐人間的或然神,也可以為圣逐他們提供新的觀察對象。

    這對人類之外的勢力來說,不僅沒有危害,反而有一定的益處。

    這只是“人類之內”的事情。

    只不過,奇跡神明難以交流,且他們內部意志眾多,而圣逐則有著“盡量少干涉其他文明事務”的原則——他們或許不會幫助人類鎮壓或然神,但也不會幫助或然神永駐必然世界。對于他們來說,不管雙方誰勝誰敗,都只是自然發展的結果,都是“可以觀察的對象”。

    而這一批或然神的結盟對象,就只剩下科技之神了。

    礙于圣逐的監視,科技之神也不能提供太多的援助。

    但是,執行體86372514也真的為這些或然神帶去了很多寶貴的神恩科技產物。

    比如說,某個對或然生物非常有用的寶貴神恩科技產品,某種芯片狀的東西。

    這個東西對于科技之神來說,也是難以制作的。為了躲避社會系魔法的監控,科技之神甚至在所有終端里抹去了那個芯片狀神恩科技產物的真實代號。

    而之前在實驗室角落里安放著的章魚狀機器人,也是執行體86372514賣給或然神們的。

    這個東西,就是一個建造終端。只要有相應的設計圖,甚至是模糊的概念,它都可以將東西制造出來。甚至它還能對一些不完整的設計圖進行補全。

    只不過,這個建造終端,只對或然神開放了較低的權限。

    這倒算是解了或然神們的燃眉之急。按照這些或然神的說法,他們降臨世界的儀式,是一個人類之中的瘋狂天才,用科技的范式構建的。而這些或然神的信眾,幾乎沒怎么經歷過 現代化世界,對“科技”缺乏概念。那個瘋狂天才也只是在一個更大的計劃下辦事。他沒工夫將全套的技術交給或然神們的祭司。

    結果在那個家伙離開之后……

    說真的,祭司們就連實驗動物都養得不怎么樣,降神的儀式一度中斷。

    而這個建造終端,對于這些或然神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了。

    為此,執行體86372514頗愧疚了一段時間。他的人格模塊確實認可了“僧侶”這個身份,甚至將之納入了“社會系魔法管理模塊”當中——而“出家人不打誑語”應該是一種常識才對。

    有一段時間,他在面對方丈大師的時候,都會忍不住低頭。

    而就在剛才,他突然收到了建造終端的警報。

    建造終端提交的信息顯示,在剛才的一段時間里面,終端內的電流呈現無規律的流動現象。終端內置的時鐘甚至一度掉線。而直到終端自動重啟,執行體86372514才知道,這東西已經持續失能十分鐘了。

    “難道是奇跡短路故障?”僧侶如此猜測。

    神恩科技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科技,而是“看起來像科技的全新體系魔法”。按照道理來說,這東西的故障率應該很低。

    但依舊存在一點故障率。

    執行體86372514思考了片刻,覺得確實有必要為那建造終端做一個檢修了。

    于是,他將自己的實體傳輸到了建造終端的邊緣。

    這也是基于神恩科技的一個能力。他只需要一點準備時間,就能夠將自己傳真到任何權限低于自身節點的終端旁邊。

    然后,他就被這仿佛酸液溶解過的環境嚇了一跳。

    “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正這么想著,就看見籠子里的狂笑的老人。

    “‘憤恨不滿’、‘渴望報仇’……哈哈哈……哈哈哈……沒錯,沒錯,我的dilogun果然是正確的……哈哈……哈哈哈哈……那個少年,那個少年,一定就是符文所指示的對象!哈哈哈!自稱奧紹熙的褻瀆之物哦!你看到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僧侶懸浮著飛了過去,然后稍稍降低自己的高度。他認識這個老頭。很多地球人叫他“巴巴拉沃”。他原本是那些或然神的祭司,只不過出于“良心”或者“社會性”一類的東西,和其他或然神決裂了。

    神對祭司的懲罰是格外嚴重的。

    對于這個老人,執行體86372514多少是有些想笑的。如果這個人類真的那么在意人類身上的那一點“社會性”,真的那么在意所謂的“道德”,那他一開始就不應該接受那個瘋狂天才的邀請。

    他們合力開發出的降神儀式,怎么看都不像符合地球人道德標準的樣子。

    結果做到一半的時候突然不想做了?以為自己是清白的?

    這實在是……太不理性了。

    只不過,出家人畢竟慈悲為懷。

    執行體86372514伸出了手,如同捻斷泥塑的線一半,捻斷了囚籠的鐵柱,盡量用溫和的語氣詢問:“我希望你可以給我解釋一下這里發生過的事情,先生!

    出家人慈悲為懷。他確實不介意給這位老者一點點“自由”作為慰藉。

    這樣,老人稍后說出來的情報,可信度也會大一點。

    至于這位巴巴拉沃萎縮的手腳能不能走出這個地方、他會不會被那些神重新抓住……

    跟他執行體86372514又有什么關系呢?

    巴巴拉沃愣住了。他見過這個怪異的機器人——它好像是從什么廉價科幻插圖里面走出來的一樣。巴巴拉沃知道,這個家伙應該是那些瀆神之物的盟友。

    但是……

    他久違的活動了一下肩膀。有一種輕微的酸痛感。這個區域的肌肉太久沒有用了,只是輕微的運動,就產生了明顯的感覺。

    “這……這是……”

    無法理解的感覺。這種……這種已經忘記了觸感……

    “好了,老人家,我雖然和你的敵人是盟友,但這不代表我就是你的敵人。我畢竟是個出家人。他們在的時候,我礙于和他們的盟約,不能放了你。但這里,天知地知!眻绦畜w86372514用溫和的語氣說道:“請問你能夠告訴我發生了什么嗎?”

    “這……這……”

    巴巴拉沃嘗試著站起來。體內埋著的碎片讓他差點摔倒。。

    但是他還是站起來了。

    他站起來了……

    巴巴拉沃哭了出來。他以為自己不會哭的,但是他真的……沒法不哭。他帶著嚎啕,向這個僧人講述他的占卜。

    “‘獵人’先生的獵物嗎?”執行體86372514愣了一下。他發現“奧紹熙”這個名字已經不會觸發某種社會系魔法的約束了。獵人之神在必然世界的存在已經被消滅了。

    “這可真是一件大事啊……”

    執行體86372514開始思考占卜的事情。

    平凡世界存在“預測未來”的技術。但這種技術可是涉及時間維的,怎么想也和原始人那些依靠大麻、咖啡渣、木棍和金屬塊的技術無關。地球的“占卜”原先就不存在預測未來的功能。奇跡世界則不存在“未來”這種東西,自然談不上“預測”。

    當然,“精準的占卜”確實是存在的。只要言辭足夠模糊,占卜的次數足夠多,任何人都能靠“文字游戲”和“瞎貓碰上死耗子”成為大預言家的。

    尤其是這種“一個符號配很多抽象意義”的占卜,中不了反而才是怪事一樁。

    “難道說……存在一個奇跡的靈,莫名其妙的注視到了這里?那個占卜的儀式,與那個靈的力量相通?它呈現出了這個奇妙的占卜結果?”

    執行體86372514思考回路內電流飛馳,F在回想起來,加納科喬這個特殊地域,確實曾經被奇跡宇宙的某些存在注視過。至今仍有大量語焉不詳的情報流傳,說這里曾經目擊到奇跡神靈與圣逐。

    但是……

    ——現在真的有一個奇跡之物在注視這里嗎?

    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真的?萍純群耸翘栂抵,名義上的第四方勢力,但它和圣逐、神靈的關系都很微妙。

    執行體86372514覺得,自己若是不小心闖入了奇跡神靈的注視之中,說不定會給科技內核帶去一定的危害。

    仔細考量一下那個符號所代表的意義……或許那就是那個神秘存在安排的“命運”。

    “令人失望的驚喜”,“忘恩負義”、“憤恨不滿”、“渴望報仇”、“只在巨大的努力后才感到滿足”。

    這些關鍵詞還是記下來,以后說不定會遇到。

    執行體86372514對老人說道:“趁他們還沒來,你自己想辦法逃走吧,我只能幫你這么多了!

    雖然老人根本不可能逃出去就是了。

    執行體86372514又走到了兩個奄奄一息的改造人身邊。他體內的神恩科技系統自動吸收空氣之中游離的元素,構建蛋白質機械,然后,他身處手指,將構建好的蛋白質機械注入兩個孩子體內。

    阿彌陀佛。

    做完這一切之后,執行體86372514才走向軌道。他知道這個地方的奧妙。那些神秘的“盟友”肯定會送他去他需要去的地方的。

    他要去找那個“可以融化一切的少年”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渾身纏繞著雷電的青年從甬道深處跑了出來。他面色猙獰,對著執行體86372514大喊“滾開!”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内蒙古11选五内蒙古11 捕鱼达人3旧版本去哪里下载 安徽福彩快3开奖结果 河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怎样用公式算下期六肖 有一个捕鸟游戏叫什么 青海省11选5最新开奖体彩 河南11选5体彩开奖 广东11选5技巧稳赚 特彩吧高手论坛网齐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