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阻擋者

正文 第九十五章 阻擋者

    在馬克亨納瑞表示自己并非出于公務來尋找夏吾的時候,一枚骰子就落在地上了。

    赫胥黎來不及辨識這是“察言觀色”還是“心理學”。他只知道一件事情——要出人命了。

    影子在地面上蜿蜒,盤旋。這個過程明明九六快如閃電,但赫胥黎卻覺得它很慢……太慢了!

    快快快!再快一點!

    這不是赫胥黎擅長的魔法。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來得及,但眼下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了。米氫琳剛剛用京都純子的社會系構筑替換掉了自己的涌現系構筑,不然的話,她還能直接給未完成的魔法陣賦予完整的功能。

    但現在,只能靠自己了。

    影子的魔法陣緩慢的合圍。而馬克亨納瑞的眼球開始不正常的閃動起來。他似乎陷入了某種痛苦之中。

    血液緩慢的從他的口鼻之中溢出。

    在馬克亨納瑞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懸浮起來的瞬間,陰影的魔法陣終于構筑完成。赫胥黎的靈性在咆哮,魔法陣抗拒外界干涉,瞬間將夏吾的能力阻斷。

    馬克亨納瑞跪倒在地上,鼻涕眼淚不受控制的噴出,張口嘔出一團血污。

    而夏吾也晃了晃,半跪在地上,吐出一灘水來——他剛才已經將今天吃過的東西全吐出來了,胃里實在是什么都沒有了。

    “好惡心……”夏吾覺得自己快要暈過去了。人類實在是太惡心了……那一團血肉堆積而成的機器,以及內里的污穢。

    操控這玩意,毫無疑問會大幅度降低他的意志力,他的專注力。

    “你居然要殺我?”馬克亨納瑞語氣之中充滿了委屈:“你為什么要殺我?05,我……”

    “啊,是,早期試驗的時候呢,你還不是奧爾格那混賬的助手,所以,從這一點來說,你確實沒有直接給我施加肉體上的折磨……”夏吾笑了:“但是,作為奧爾格的助手,你小子……0853號到1360號實驗,基本都要經過你手吧?”

    “我……”馬克亨納瑞尖叫:“我只是服從管理的一部分,我沒有直接傷害過任何一個實驗體……”

    ——不對……不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的……

    “喂,朋友,我的那些漫畫,都是你在采購吧?”夏吾指了指自己的腦門:“試問一下,一個在邪惡組織做到干部級別的反派,能夠是純白無瑕的小天使嗎?哈哈,還是說,你其實是被奧爾格那個老混蛋洗腦了、植入了虛假的人格或者記憶?”

    “我……”

    馬克亨納瑞表情錯愕。

    但與此同時,他卻抬起手掌,放出一道粗大的閃電。輝煌的電子流擊穿空氣,以光速卷向夏吾。

    他知道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夏吾是所有實驗體之中最不擅長戰斗的,但就算如此,就算他已經陷入了虛弱的境地,也不是自己這種三流的魔法師可以力敵的。

    所以在剛才,他就已經默默的準備了好幾個魔法,然后同時發動,匯聚帶電粒子,制造電位差,推動粒子流。

    這道攻擊的速度是光速,除非對方已經準備好了對抗的手段,不然的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的下來……

    防得下來……

    得下來……

    電子流如同水流一般圍繞夏吾的身體旋轉,幻化成炫目的彩光。

    “奧爾格不讓我們接觸過多的物理學知識,恐怕也是有這樣的考慮!毕奈釗P了揚眉毛:“我今天才是第一次想到,電子流也算是流體——或者說,等離子體、超導/超流體乃至于更進一步的夸克—膠子等離子體,色超導體,全·都·是·流·體·!”

    剛才那個實驗室里縮發生的“短路”,并不是由于“某種奇跡”,而是夏吾無意識的干涉。

    對夏吾來說,“電流”其實才是最容易被干擾的流體,只是空間站的電路被魔法固化得更好,而空氣之中游離的帶電粒子又太少,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由于夏吾已經在力量耗盡的邊緣,所以他沒有駕馭住全部的帶電粒子。閃電在他身周快速的消耗、衰弱。

    但夏吾很快就將最后一團閃電捏在自己手心,不懷好意的看著馬克亨納瑞。

    赫胥黎不得已,擋在夏吾和馬克亨納瑞之間:“夏吾,你現在又要干什么?”

    “你還沒明白嗎?沙威警探!毕奈嵝Τ雎暎骸拔液臀业母行悦嬖趧倓傔_成了一樁交易,我要殺了他!

    “什么?”米氫琳以為自己聽錯了。夏吾在上一次見到馬克亨納瑞的時候,便沒有表現出如此強的敵意。按照她們事后了解的狀況,夏吾只是稍微抱怨了一下,就走人了,沒有過多的理會這個奧爾格·劉的助手。

    如果他真的有這個恨奧爾格·劉有關的一切事物……

    ——不,不對……

    其實這里就應該有違和感的。沒有誰會“不恨”的。所有的實驗體都對奧爾格·劉懷有巨大的恨意,這種恨意甚至扭曲了他們的行為。

    奧爾格·劉用生命給他們下達了最后一個指令,讓他們想辦法逃離,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但除了夏吾之外,沒有任何一個實驗體選擇逃走。他們寧可留下來,和達爾文斗犬廝殺。

    因為,“逃出去”是奧爾格·劉的命令。

    只要這些實驗體選擇了逃跑,奧爾格的目的就達到了。

    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寧可失去生命,也要阻撓奧爾格·劉實現自己的目的。

    哪怕他們并不知道奧爾格的具體想法。

    實驗體和奧爾格之間的仇恨,就是有這么深的。

    從這里也不難看出,所有的實驗體都有強烈的自毀傾向。他們根本就不留戀這個世界。

    而在看了馬克亨納瑞特別強調的資料之后,米氫琳反而理解這種想法——如果誰對她做出那種事了,那她多半也沒有活下去的念頭了。

    那么……為什么夏吾會是個例外?

    ——難道……

    驀然間,她看向夏吾的眼神閃爍了一下。

    夏吾依舊在喘息:“呵呵呵……雖然我很感謝你的同情,但麻煩表情不要這么明顯吧!彼麖牡厣险玖似饋恚骸皣K嘖,沒錯,我之前沒想著要殺死他呢,是因為我知道殺死他肯定會引來大康采恩的注視,所以我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殺他!

    夏吾的思考回路非常奇特。正常人面對仇人的時候,會本能的先感到“仇恨”,然后再以這份“仇恨”為前提進行思考。而夏吾則完全相反,他會先對敵人的狀態進行一個評估,并以評估結果為前提完成思考活動。

    夏吾明白,馬克亨納瑞身上有著大康采恩的契約魔法,所以他沒法在工作時間將對方殺死。而且,他也很難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打聽到馬卡亨納瑞是否在“出差”——按照大康采恩的條款,員工在出差過程之中遭受的意外,公司同樣需要負一定責任。

    在社會系魔法的庇護下,夏吾這種依舊在人類社會之內活動的怪物,也沒辦法在隱秘的前提下降將其暗殺。

    所以,在做出這個判斷之后,他就根本不會去思考“殺死馬克亨納瑞”的問題。

    而他在空間站中的表現,也是出于這個邏輯的。

    只要“必須服從人類”的本能還在,那他就沒法離開那個空間站。

    所以,他就不去思考“離開空間站”的事情。

    與此同時,他也明白,自己是絕對可以離開空間站的——因為他是主角,所以他一定可以離開。劇情注定了這樣。

    “實驗體05是所有實驗體中最溫順的”恐怕也只是一種表現。

    這僅僅是因為夏吾看不到勝利的可能性,所以沒有表現出反抗的意愿而已。

    只要有一點點可能,他就一定會做出反抗的。

    甚至,如果剛才馬克亨納瑞沒有說明自己的狀況,而是欺騙夏吾說自己是因為工作關系來到這里,夏吾就根本不會表現出任何殺意,甚至能夠像以前一樣,和馬克亨納瑞嘻嘻哈哈幾句。

    “只要你們別說什么‘哎呀呀呀這孩子一定是因為痛苦而屏蔽了自己的心靈,幻想自己是無所不能的主角’就好了!毕奈岱鲋鴫,盯著馬克亨納瑞:“我很清楚我并非無所不能,但我真的是主角,這是客觀上的事實!

    “你們可以說,我是過于懦弱,過于膽小,或者過于怎么樣,不敢反抗,甚至強迫自己忘了反抗——隨你們的便。畢竟,人只能通過事件的結果來認知他人。出于理想考慮不反抗與出于懦弱不敢反抗,從結果上來看沒有多大區別!

    夏吾的右手松開扶著的墻壁,雙腿微微打開,就這樣站穩在三人的面前。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他確實快要耗盡了全部的力量。但這個時候,即使是赫胥黎,也不免生出一種“這家伙不可阻擋”的錯覺。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可能就是這樣太久了吧?我可能真的忘記怎么憤怒了。居然到今天才想起來……哈哈……我的天——我是說,我的作者啊……”夏吾指著馬克亨納瑞:“我的感性面覺得,所有與那個實驗有關的人,都得死,我覺得我不應該反對這件事情。我沒有任何理由否決!

    “我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夏吾!焙振憷栉站o長刀:“我覺得你不應該殺人。神父沒有告訴你這是不對的嗎?”

    夏吾反問:“你難道沒有殺過人嗎?”

    “我沒有一次是出于自己的欲望殺人!焙振憷枵Z氣平靜:“我殺死的每一個人,都是經過自然法原則斷罪,且對人類產生巨大危害的個體!

    夏吾偏了偏頭:“你身后那個,難道不是‘對人類社會產生巨大危害’的個體嗎?”

    赫胥黎沉默不語。

    “顯然是的了。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我個人的主觀偏見,但那天你們攻打空間站的時候,確實殺死了幾乎所有研究員——而其中顯然有一些罪責比馬克先生更輕一點!毕奈釗P起眉毛:“換句話說,你應該一槍崩了他的,沒錯吧?”

    馬克亨納瑞不可思議的看著赫胥黎,兩腳悄悄的往后挪移,但依舊不敢離開赫胥黎的保護范圍。

    他確實記得,赫胥黎很沒人性的。這個時候……

    “當然,你出于某些目的,也確實可以不殺他。大康采恩代表著人類的秩序,而理想國尚且無法顛覆這種秩序。我懂的。甚至你與他暫時的合作,也不是不可理解……”夏吾聳聳肩:“而且,我要殺死他,也不僅僅是出于個人的激情。我是……‘復仇’!

    “這非是正義……”

    “但也不是邪惡,沙威警探!毕奈釃@了口氣:“同態復仇,本就是自然法的一部分。但是,現代社會為什么會禁止‘復仇’呢?因為‘法’啊——每個人讓渡出一點點自然權力,組成了社會契約,使得眾人的力量能夠合二為一。而‘復仇’就屬于‘讓渡出的一點點權力’了。而同態復仇,確實很容易失控,造成社會的動蕩!

    “但是,人們遵守法律,是有前提的——人之所以會讓渡出自己的權利,結成社會契約,是因為他們相信這樣就能過得更好。換句話說,在新的社會契約之中,必然存在那些讓渡出的權力的上位替代或補償!

    “人們正是相信,執法者代表權力的意志執行的懲罰,就足夠實現‘公平’,震懾潛在的罪犯,庇護公民,所以才自愿放棄了古老的自然權利!

    夏吾說到這里,頓了一下:“然后呢?然后……”他張開雙臂:“你看看我吧,還有我那些現在不知道在哪里的兄弟姐妹們。資本的力量就足夠踐踏我等了——它已經做了。然后,再看看你……或許你是正義的英雄,但你顯然不是所有政治力量都認可的執法者。你維護的自然法,并沒有庇護我們所有人,F在,你又因為某些目的,而與一個應該被殺死的人合作!

    “這就是答案啦,沙威警探!

    夏吾攤攤手,示意自己已經說完了。

    赫胥黎輕輕搖了搖頭:“有些事情,你不能做!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新疆11选5开奖 查询 今天晚上开特马资料 精准一头中特2018 北京11选5一定牛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 吉林11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今 安徽福彩app 118图库管家婆精选 福建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