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問候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問候

    在風暴襲來的時候,赫胥黎在第一時間做出應對。他立刻將所有被線纏住的煤球匯聚起來,在左右兩側形成兩個明亮光源。他的左前方與右前方分別形成了一道很強的陰影。這一塊影子很快就脫離了二維的平面,支撐起一個錐形屏障,立在他的面前。

    但這一下并沒有起到十足的效果。

    氣流被錐形的屏障分開,朝著兩側奔涌。錐形壁障的后方與兩側,空氣流速差異極大,巨大的壓強就這樣形成了。

    赫胥黎感覺到一股吸力襲來。他在雙腳離地的同時就將長刀插進起邊,然后用小腿勾住米氫琳的上半身,用一道影子纏住馬卡亨納瑞。

    被這種風暴壓到墻上,那多半就要被狂暴的大氣推著刷墻——以血肉為原材料,粉刷一段甬道。

    赫胥黎隱約聽到了一聲“咔”,以及馬克亨納瑞的慘叫。他的手臂一下子就脫臼了,甚至有可能骨折。米氫琳則被勒得直翻白眼,雙手本能的拍打赫胥黎的小腿。

    而那些怪物則更加不堪。他們直接就被吹入了洞穴的深處。

    最早的黑衣怪物似乎可以無視風力。他尖叫道:“到底發生了什……”

    “嘭!”

    “……么”

    巨大的悶響。

    風暴將什么東西砸了過來。實際上,之前也有石塊、紙張、垃圾之類的東西隨風而來。但這些東西大多隨著強烈的氣流而進入兩側的甬道。這個東西卻是完全不符合流體力學一般,直接砸在了墻壁之上。

    甬道的壁障本來是一種質感類似于水泥的高科技材料。但那個人撞在這壁障上的時候,這壁障就如同泥巴或橡膠一樣產生了形變。墻壁上直接形成了一個貼合他體型的凹陷。

    那個被拍到墻上的黑人艱難的開口:“救……”

    這個時候,藍色的霧氣隨著風暴席卷而來。赫胥黎認得這個架勢——這分明就是最常見的“魔法墨水特性賦予”。這只是很常見的小魔法。他從沒想過,有人能夠一次性將這么多空氣變成魔法墨水。

    恐怖的靈性在其中騷動。隨后,一個個氣旋憑空出現,將這些墨水約束成了魔法陣。其中,地面上,無數個環形的魔法陣排列成一行。這些魔法陣是涌現系魔法中提振類的基本形式之一。這種法陣會根據旁側的其他法陣決定其功能。

    赫胥黎只是掃了一眼。在目之所及的地方,所有的法陣都是非;A的魔法。

    提振體能,提振韌性,等等。

    除開自己創造的,仍處于理論外的“主角屬性”之外,夏吾掌握的所有魔法都是從大學課本之中學到的,這里面也不會有什么特別強大的專利魔法,都是最基本的。

    但是,這樣基本的涌現系魔法疊加得足夠多,也能產生駭人的效果。

    兩道風聲。有兩個物體飛速的接近了。

    最先進入赫胥黎視野的是一道銀光。這道銀光射中了那個或然神右胸,如同子彈一般直接炸開一個洞口。

    然后,一道黑影。

    夏吾飛起一腳,踢在或然神的小腹上。

    墻壁出現了極端夸張極端不寫實的形變,整個凹陷下去。而或然神的血肉,則直接涂滿了周圍的墻壁。

    赫胥黎幾乎以為自己眼前出現了掉幀的現象。上一秒的時候,那個或然神還是人形的,但下一秒,血肉就涂滿了整個視野。

    甚至還粘到了他的影子上。

    或然神死去的時候,風就停歇了。赫胥黎三人摔成一團

    夏吾從墻壁里拔出了匕首。由于他能力的干涉,整個墻壁都軟得如同泥巴,但這匕首的刀刃是費鋼。這不過相當于鐵刃砍進黏土而已。匕首的刀身沒有收到任何傷害。

    夏吾困惑的看著自己握刀的手。

    “你這家伙!”那個黑袍的怪物發生一聲尖叫,撲向夏吾。黑袍之下一抹銀光延伸而出。但夏吾看都沒看就一巴掌反手揮出。

    那個怪物就像個肥皂泡一樣被打碎了。

    這一巴掌力量太強了。夏吾的肩膀直接撕裂,一道血箭迸發。他似乎沒辦法控制這么龐大的力量。夏吾身上附著著無數個涌現系魔法賦予的不可思議大力。這份力量飛快的衰減,但仍舊強得駭人。

    “呵……哈哈……”夏吾突然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好奇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笑了起來。最開始的時候,這笑聲之中還帶著一絲絲的困惑,但沒幾下就放開了——夏吾在笑,他在狂笑。

    “夏吾?”赫胥黎只覺得毛骨悚然。他松開米氫琳和馬克亨納瑞,擺好戰斗架勢,對著夏吾舉起長刀:“你現在是什么情況?”

    “哈哈哈哈……我剛剛……嘔……嘔……”夏吾似乎想要回答,但突然臉色一白,繼而開始嘔吐。嘔吐物的酸臭味進一步刺激了反胃感。他吐得稀里嘩啦的。

    半分鐘之后,他才后退兩步,整理呼吸:“嘖……這個城市的下水道系統真的不怎么樣……感覺就好像有一萬噸屎和其他同等級的惡心物質被塞進腦子里了……嘔……”

    他忍不住又吐了一口。

    爆發帶來的反噬確實是極為嚴重的。惡心感滯塞了夏吾的靈性感覺。他的施法能力產生了明顯的弱化。

    涌現系魔法獲取的力量飛快的消失。虛弱感襲來。夏吾不得不扶著墻,以避免倒在自己的嘔吐物里面。

    但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亮:“我大概明白了……‘在本以為會發現可憎之物的地方,我們看到了神祇;在本以為會殺死另一個人的地方,我們殺死了自己;在本以為會向外遠游的地方,我們來到了自我存在的核心;在本以為會孑然一身的地方,我們卻與全世界在一起!

    【什么意思?】赫胥黎看向米氫琳。

    【二十世紀神話學學者約瑟夫·坎貝爾的作品,其人算是那個時代比較有名的比較神話學學者,只不過他比較出名,是因為他能夠把學術性的作品寫成暢銷書!棵讱淞盏吐曊f道:【二十世紀開始,很多有關英雄故事的文藝作品就深受他作品的影響!

    【剛才那句話?】

    【從神話之中提取的“英雄試煉”的共通特征。在不同的語境下乃至不同的學派里,可以有不同但是解讀。不過代換到你容易理解的語境里,應該就是‘發現黑暗殘酷也是現實的一部分;殺死過去的自己;深入自己的內心;與現實和解’。非常經典的英雄故事套路!

    心念如電。兩人交流這些信息,只用了一秒不到。赫胥黎開口,想要再問些什么,但夏吾已經開口了:“我單知道,某個白癡作者可能會死板的參考一些理論安排劇情,可能是因為他真的不會寫,也可能是因為要刻意安排喜劇效果。但我真的沒想到,他居然會按照字面意思來解釋這幾句話——我以為會看到‘令人作嘔的邪惡’的地方,我看到了或然神!

    “喂,這句話是這個意思嗎?這個不是指‘直面信仰之物的殘酷一面’嗎?如果信仰烏托邦,就暴露烏托邦之下的丑惡,如果信仰族群,就反映族群的黑歷史。對應無神論者,這里就應該替換成‘現實’——或然神是個什么鬼?”

    “然后啊……然后!我!人設崩了,畫風崩了!我現在突然發現,自己不是無敵流的主角,就連喜劇畫風都沒有把握好!

    夏吾確實意識到了一點之前沒有意識到的事情。

    神父說得確實沒有錯。他之所以不憤怒,是因為他不覺得這個世界有什么值得去憤怒。他不貪婪,不嫉妒,也是覺得這世界上不存在值得他去貪婪與嫉妒的東西。

    他遠離原罪,不是因為美德。

    而現在,他第一次出現了“代入感”,出現了“沉浸式體驗”。

    這算什么呢?這是個好兆頭嗎?

    這或許是好兆頭吧?畢竟……可能看上去“像人”的主角更符合主流審美。但夏吾是真心覺得,自己這個充滿了meta系元素的世界能夠受大眾歡迎。這分明就是一個小眾核心向的作品呀!

    他剛剛殺死了自己的人設——或許是這樣。他可能不再是那個冷無缺式主角。

    或者說,他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冷無缺主角。

    但這就很危險了!

    主角的人設這種東西,不應該是一開始就決定的嗎?現在作品再怎么樣也得有個四十萬字了吧?在四十萬字的時候突然“鏘鏘鏘鏘沖擊性的事實”的告訴讀者,“主角之前的人設都是浮于表面的東西啦~”

    這尼瑪還想賣出去?

    夏吾喋喋不休的講著,而他對面的三人則面面相覷。

    【他到底在說什么?】

    赫胥黎的困惑覆蓋到了其他兩人的思維上。

    【可能是某種基于他特殊世界觀的討論?】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應該是“發現了現實殘酷的一面”?】米氫琳嘗試分析:【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冷漠,無理想,信仰缺失”的特征只是一種表象,他依舊被這個世界傷害過,他依舊會為“這個世界”的事情而感到憤怒……】

    “我知道的……”夏吾突然指著米氫琳:“你一定在心里說,‘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冷無缺的特征只是一種表象,他依舊被這個世界傷害過,他依舊會為“這個世界”的事情而感到憤怒’——你在想什么呢??這種應該在小說前三章,或者電影前十分鐘就交代的劇情,在一部小說已經進行了四十萬字的時候提出來,這是什么?這是什么?”

    馬克思考著一個問題:【“四十萬字”這個數據,到底是怎么計算的?多少事件多少信息量可以算一萬字?】

    【別問,問就是“作者的提詞板”……】

    【他現在看上去好像很暴躁的樣子?】

    【我猜……有可能?在他的世界觀里,他是掌握了絕對真理的人,并且這個絕對的真理能夠為他所用,所以面對任何人,他都可以保有一種“你們這些愚昧無知的凡人”的優越感。他對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喜歡的劇情”和“不喜歡的劇情”,而現在他感同身受了……】

    “給我住手……不,住腦!”夏吾大怒:“你們還想要進一步的降低讀者的期待感還是怎么得?你們在分析劇情對吧?但是劇情這種東西難道不應該交給讀者自己去分析和品味嗎?要是剛才你們所思所想落于文字,那么就會造成讀者和作品傳達情緒的進一步割裂!這個時候,誰會喜歡分析!要的是有沖擊力!沖擊力!理性的分析是傳達不了情緒的啦!你們是在將讀者當成沒有腦子的白癡嗎?需要一步步的這樣寫出來嗎?”

    一通嚷嚷之后,似乎是稍稍宣泄了一點點情緒,夏吾喘了一口氣。

    一種嗜睡的感覺襲來。他眼皮逐漸變得沉重。

    他也分不清自己的焦躁究竟是源自“這樣寫的話小說要撲街”還是“自己曾經被傷害,所以感到憤怒”。這種非理性的東西很難被簡單的區分。

    但話說回來,夏吾再一次產生了一種“我不愧是主角”的想法。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體內似乎還有一股自己尚未發現的力量——這不就是一件很有“主角感”的事情嗎?雖然俗套了一點。

    那么接下來……或許需要做一點點驗證……

    【看起來,他應當是陷入了某種“英雄式故事”的模式之中,并且“感受到了現實的殘酷”,那么接下來,他就會經歷“使命的召喚”“拒絕召喚”“抵達自己內心,與自己和解”“深入問題的核心”之類的階段……】

    米氫琳抓緊做最后的分析的時候,夏吾突然露出笑容,對著馬克亨納瑞招了招手:“喲,馬克啊,好久不見吶!

    馬克亨納瑞忙不迭的點頭:“是,是啊,好久不見了,05……”

    “話說回來,你現在在這里,是公司公干?”

    “不,我是來找你……”

    話音未落,赫胥黎的心底就涌現出巨大的危機感。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捕鱼达人大全游戏 山东11选5遗漏爱彩乐 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云南11选5一定牛 4.97亿巨奖魏吉祥 买马十二生肖排成表图 广东11选五开奖直播网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 双色球最全缩水软件 2020开奖记录历史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