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城網 > 都市小說 > 異數定理 > 正文 第九十章 巴巴拉沃

正文 第九十章 巴巴拉沃

    獵人在甬道之中走著。他的肩膀上扛著夏吾,而身后則跟著一群唯唯諾諾的家伙。

    毫無疑問,這些家伙都是墮落的惡人。是的,毫無疑問。獵人還記得,自己抓到這些家伙的時候,他們都在干一些什么勾當。

    很久很久以前……多久呢?記不清了。明明查詢年代是很簡單的事情,但獵人從不去想具體的日期,只是憑借主觀的感受,將那些“過去”斷定為“很久以前”。

    他很討厭這種人的。他們是爛泥里面掙扎的蛆蟲。明明被壓迫著,卻不知道反抗,早就徹底匍匐在命運面前。

    獵人過去就覺得自己和他們不一樣。

    不過,甬道并不是很長,并沒有足夠的時間,讓獵人之神喚起過去的記憶。

    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個篝火堆;鸲堰吷,坐著一個僧侶。這位僧侶身穿紅色麻布衣袍,用現代的廉價染料染的,色澤艷得刺目。這位僧侶的腿關節與人類相反,面部頎長,耳廓在口器下方,赫然也是一個異鄉民。他正以一個人類覺得別扭的姿勢坐在地上,用手指在地面摩挲,反復勾勒一個圖像。

    見到“獵人”到來,這位僧侶站起身來,施了一禮:“尊敬的魔神……”

    獵人點了點頭。異鄉民僧侶和人類社會之間的聯系很弱。他們基本不能理解人類的文化。而相對的,人類文化之中的神話原型,對他們而言就不存在。他們只能正常的感知或然神物質的身軀,而不會向一般人那樣受到影響。

    獵人按捺住鄙視,輕輕點了點頭,繼續往里面走。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一個全新的空間。

    這個空間很像是地鐵站的站臺,只是甬道之內沒有看到鐵軌,而且站臺上也沒有站名,沒有列車表!矮C人”通過一個梯子走上站臺。然后打昏了其他的人。

    站臺之上只有幾盞燈,燈管非;璋。幾個黑人走了出來,將這些人拖走。他們不知道是剛才就在這里,還是憑空冒出來的。

    這些黑人身上都穿著白大褂,很像是研究人員穿的那種,但是這褂子臟兮兮的,就算沒有污漬的地方也泛黃泛黑。他們的臉上還用白色的顏料涂上了某種具備宗教意義的圖案。

    一個人走了過來,匍匐在獵人面前,親吻他的腳趾:“偉大的狩獵者與射手,慶祝您的滿載而歸!

    黑人兩鬢斑白,面容滄桑。獵人點了點頭:“我帶來的那些材料就交給你了!畩W巴塔拉計劃’進展順利嗎?需要更多的獵物嗎?”

    ——“奧巴塔拉計劃”?

    某個熟悉的名字引來了夏吾的警覺。他記得,自己好像是收了個“找寵物猴”的委托的,而那只猴子好死不死就叫“奧巴塔拉”。

    當然,這可以被認為是“巧合”,但夏吾覺得,被身為主角的他所關注到的事情,都不應該是單純的巧合。

    匍匐在地上的黑人身體一顫,幾乎縮了起來:“‘奧巴塔拉計劃’……已經……”

    “我知道啊,那個意外!鲍C人將老人拎了起來,雙目瞪視著他:“我的意思是,補救的那個方案。那個生物,沒有經過嚴格的儀式——你們為什么不能在那之前,就讓奧巴塔拉同歸正規儀式降臨呢?”

    “實際上……已經……”蒼老者已經連話都說不利索了。獵人之神是震懾所有猛獸的神,他的目光能讓獅子膽怯。這個老男人覺得自己的心臟劇痛,冠狀動脈有種血栓一樣的痛感。

    獵人閉上了眼睛。

    老男人喘勻一口氣,這才說道:“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奧巴塔拉……已經從儀式的目標轉移了……它……它……經過不正規的方式……權能已經部分涌現了……理論上,我們就算努力,也只能從‘似是而非的或然世界’創造出不確定的另一個……也叫‘奧巴塔拉’的或然神。但是……”

    這個的難度或許會更大。

    從來就沒有相同名字的兩個或然神同時出現的記錄。目前對這種現象的解釋也是眾說紛紜。有人認為,這是單純是因為或然神出現得太少,這種現象從還沒來得及發生。也有說法,認為或然神在必然世界的錨點是“神話原型”,因此,不只是同名的或然神,哪怕只是其傳說具有相似意象、敘事結構、概念之類的或然神,都不能同時存在太多——一個鉤子之上,能夠掛住的重物也是有限的。

    目前,在這里發生的事情尚且不能證明或證偽任何一種說法。但有一點毫無疑問,他們的這一套儀式所指向的“神話”,無法拉出兩個相同的或然神。

    當然,這也有可能是因為是他們的特殊儀式本身構造的緣故吧?

    理論上,任何沒有發生過的微小的可能性都潛藏在“不可能”之中。但這龐大的,近乎無限的概率空間卻并非人可以遍歷的。

    或許圣逐最高端的黑洞計算機可以完成這種偉業,但是,圣逐科技會在太陽系之中逐漸失效。

    他們只能憑借“經驗”,從某一團特定的概率之中,尋找或然神,利用神話將之錨定。

    這也就注定了“一個神只能出現一次!

    “那就再試!”獵人咬牙:“創世之力失落在外,本就是你們私自販賣失敗實驗體的結果!如果計劃的最后一片拼圖……”

    獵人吐出一口氣,并沒有說完。在預言者的語言之中,那最后一片拼圖其實是完成了的。這是可以肯定的事實。

    這也是唯一一線希望。

    “不要停下,繼續做……預言已經昭示了你們的成功!”獵人如此說著,將肩膀上的夏吾扔在地上:“這是一個很關鍵的獵物。檢查一下!

    “檢查?”

    “他身上或許存在什么魔法……或者特質。他是一個非凡的的超自然能力者!鲍C人看了看夏吾的臉,發現這個獵物意外的年輕。

    這沒什么。他心想。獵人偶爾也會殺死幼崽。

    “檢查血樣,檢查其他魔法的加護。如果可以,讀取他的記憶!鲍C人想了一會:“記得對他注射麻醉劑。然后……如果沒有什么問題的話,你可以嘗試破壞掉他的現有記憶!

    “要賦予他一個新的名字嗎?”那個家伙一顫:“這是一位……”

    “不,僅僅保留他的名字就夠了——或者說,其他什么記憶都不重要,但要保持他的名字!

    那個老男人嚇了一跳:“這在技術上是不可能的呀!我們根本沒法單單保留這么具體的記憶……”

    “那就重新賦予他本來的名字吧。夏吾——我記得是這個名字!鲍C人點了點頭,轉身向上走去。

    那個老男人則勉強抱起夏吾,跟在后面。

    樓上一層,原本是進站口,以及地鐵站工作人員的辦公區域——至少設計上應該是這樣的。這是這個陰森地區最明亮的一塊空間。這地方稱得上燈火通明,內里甚至看得到手術臺和完整的手術機械。

    雖然這么說很扯淡……但是,部分機械甚至比夏吾曾經見過的更好。實驗室的角落之中有一臺機器人。這臺機器人,與其說像是蜘蛛或八爪魚,倒不如說像是某種病原體高度抽象畫之后的形態。它有一人多高,整體是一個銀色的六棱柱,頂端是一個球體,下方則有十二只近似于蜘蛛的腿

    而在這蜘蛛的側面,還有一個籠子;\子里面是一個老人。他是本地人,年紀已經很大,深黑的皮膚也無法遮掩老人斑的存在。老人頭發胡子都亂蓬蓬的,好像幾十年沒有打理了。當然,他也沒法打理自己。幾根鐵鏈從牢籠上伸出,貫穿了他的手臂。他的腳上也有類似的禁錮。

    這毫無人性可言的酷刑似乎已經經歷了好些年頭。老人的血肉已經和這些鎖鏈生長在一起了。層層疊疊的,看上去幾近畸形。他的下身插著管子,應當是收集排泄物的。另外,他胳膊上也有兩個滯留針;\子上掛著一瓶葡萄糖,正在給他輸液。

    老人的活動范圍非常有限。他只有上半身能夠有限的活動。老人正努力伏下身體,將自己身體左側的一枚貝殼叼起來,然后往自己身子右側一吐,接著再去叼下一枚。但最后一枚貝殼距離他實在是太遠了。他伸長了脖子也夠不到。

    獵人只感覺有些好笑。他走過去,拾起那一枚貝殼,放在自己掌心,好像逗狗一樣。老人渾濁的眼球閃動了一下,叼起貝殼,然后“呸”的一下,吐在另一側。

    貝殼一共有十八枚。

    “又在占卜什么呢?巴巴拉沃老爺子,掌握了秘密的長者?這是什么‘知識’告訴你的嗎?在明知道這個世界不存在‘未來’的基礎上?”

    “獵人之神”的語氣之中帶著一重嘲諷。

    “占卜”,在所有的神秘學之中都有相應的內容。人類作為生物的本能會厭惡“未知”。原始的智人懂得懷疑“一個草叢里是否有大型食肉猛獸”而更具有生存競爭。這是人類的本能。而消除這種恐懼,正是一種強大的驅動力。

    能夠被這種內在力量驅動的,并非只有理性的探索精神。人類同時會臆造一個已知的存在,去覆蓋未知,消除恐懼。

    占卜,正是人類想要消除未來的未知的行為。

    但偏偏在奇跡宇宙降臨之后,只有“占卜”這種東西算是徹底沒戲了。

    奇跡宇宙沒有“未來”這個概念。

    從邏輯上來說,“占卜”是獲取未來的信息,那就必然存在一個或者數個“未來”——在時間軸上,未來是“已經存在”的東西。

    而奇跡宇宙卻沒有“時間”的概念。剛剛抵達平凡宇宙的或然神,甚至連“記憶”是什么都不知道。

    圣逐的學者堅持認為,奇跡宇宙一定有一個描述變化的時間維展開,只是它和我們的時間維有著巨大的差異。

    不過可以確定一點,從一般意義上來講,是不存在“從未來獲取信息”的占卜術的。

    理論上可行的“占卜”,有兩種。

    第一,是向未知的智慧詢問某些信息。

    第二,是讓事項朝著預設的概率收斂——也就是概率魔法。

    老人勉強擠出了一點痰液。啐了一口。但他太虛弱了,口水甚至沒能濺到獵人臉皮上,就無力的落在地上。

    “褻瀆之物……”老人開口說著。他的嗓音很怪,仔細一看,口腔之中的舌頭居然泛著銀光。那赫然是一條碳纖維的舌頭,基本款的義體,甚至不具備味覺機能。

    這是老人咬舌自盡的結果。

    除非將咬肌和頜骨替換成強化義體,否者,地球上還沒進化出能咬斷這個碳纖維舌頭的生物,霸王龍都做不到。

    這只是進一步的折磨罷了。

    “你當然不會懂得的,褻瀆之物……”老人對獵人之神報以嗤笑:“這是我們,與奧里莎……與神所締結的秘契……是神告訴我們的代碼……你這種褻瀆之物……”

    “你想多了,尊敬的巴巴拉沃!鲍C人抓住了老人的頭發:“這原本就是我們的力量,只不過屬于‘必然世界中必然不可行’的東西罷了,這是與必然世界矛盾的力量,所以我們不具備這種東西。占卜的解讀方法?我可比你理解多了?”

    老人喉嚨蠕動。

    然后,一點口水星子,濺在獵人的手上。

    獵人晦氣的甩開老人。他用力可能有點大,老人身體運動幅度很大,刺入他身體的鎖鏈被扯動。老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我有點無法理解那些家伙的思維了。為什么非要這個祭祀屈服呢?”獵人搖了搖頭。

    他身后抱著夏吾的男人彎下腰,露出討好的笑容:“那是因為,神對人的愛是具有排他性……”

    獵人轉過頭,瞪著這個男人。男人額頭上冒出冷汗。

    “這可是異教神的神學!鲍C人搖了搖頭:“就連我這種不怎么擅長的都知道……自從跟那個男人學了點手藝之后,本職就已經丟到這個程度了?”

    男人差點跪了下去。

    而老人則發出一聲悲鳴。

    “好了,仔細調查調查那個男孩吧。別思考別的事情了!
预测17年347期福彩开奖号 甘肃11选5专家预测 香港免费资料+王中王 甘肃11选五走势图100 广东11选5技巧 吉林11选5开奖 一定牛 双色球跨度预测方法 吉林Ⅱ选5一定牛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前三组选一定牛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期准 彩库宝典苹果免费